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杜勒斯在记者招等会上谈最高级会议等问题

    【美新处华盛顿11日电】国务院发表国务卿杜勒斯在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上回答问题。说在举行最高级会议之前外长会议不是必不可少的
    问:国务卿先生,汤普森先生目前正在回莫斯科任所的途中,苏联大使今天上午也访问了白宫。现在正在采取什么步骤,或者说你实际考虑到了什么步骤以便展开积极的谈判召开最高级会议?
    答:总统目前正在考虑他对布尔加宁主席最近信件的答复,那个答复在拟好后,大概会进一步谈到如何进行的问题。我们按照我们的惯例,打算同我们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友邦讨论我们的复信,然后在发出去,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定出一种程序,这种程序能够满足艾森豪威尔总统在他1月间给布尔加宁主席的信中所规定的条件;即:这次会议必须有充分的准备,而且必须有能够获得积极结果的良好希望。
    问:国务卿先生,你是否认为在举行最高级会议之前举行一次外长会议是必不可少的?
    答:不,这不是必不可少的,我愿意指出,总统给布尔加宁先生的信中并没有谈到外长“会议”。他谈到通过外交途径和由外长来进行工作。但是外交部长——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使不举行会议也是进行工作的。
    问:国务卿先生,为了澄清对外长会议的态度,美国政府目前是否不打算在可能举行的最高级会议以前积极谋求举行外长会议?
    答:我们不知道预备性会谈是否会使这样一种会议(指外长会议——编者注)成为有益的。对于准备工作应当怎样做,我们并无定见,但是变成第二个(巴黎)玫瑰宫会议那样的外长会议肯定是我们所不希望的。对于法机轰炸突尼斯事件不愿明确表示态度
    问:国务卿先生,有消息说,突尼斯政府可能把法国轰炸突尼斯边境村庄的案子向安全理事会提出。也有消息说,似乎俄国人对此特别感到兴趣。美国是否赞成这一行动?
    答:昨天当突尼斯大使来见我时,我们曾简略地谈到这件事,认为这是有可能的。我愿意说,要由我来表明赞同或不赞同还为时过早,因为突尼斯政府究竟寻求什么救济以及如何通过联合国途径取得最适当的救济,突尼斯政府的想法还不清楚。突尼斯政府心中的想法仍然有些不明确,在这一点得到澄清之前,我们不准备阐明我们的态度。
    问:国务卿先生,您能不能告诉我们:美国政府是否正在采取步骤,来判明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使用的美国武器是否用于对突尼斯的进攻?
    答:当然我们很关心这个问题,而且在星期日傍晚我同法国大使会晤时,确实向他提出了这一问题。可是,我想说明,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大部分这类美国造的装备的可能来源是很多的,除非这些装备是十分新的,而且其原造国是显明的,否则其来源之混杂几乎达到不能辨别的程度。有许多项装备是在二次大战结束时移交出去的。有许多项美国装备是法国在不受什么限制的情况下购买的。当初交给法国在印度支那战争中使用的美国装备为数不少,这些装备在法国军队从印度支那撤回时带回了法国。这些军队大部分到阿尔及利亚去了。因而辨认一件装备来源问题是一个极端困难的问题。这并不是说,它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对于法国拿这种装备来派什么用场是用不到予以严加考察的。认为我国外交政策不会有任何改变
    问:国务卿先生,你是否认为共产党中国的外交政策由于周恩来放弃外交部长的头衔而有任何改变,在这方面,中国共产党人是否已经向我们以及向英国人提出了从朝鲜撤军的要求?
    答:我迄今尚未发现他们的外交政策有任何改变。当然,人事更动我想是在昨天才发生的,因此,没有时间进行任何改变,如果要作任何改变的话。我并不乐观而认为由于有新人物上台做外交部长而会有任何改变。我想,我们并没有接到任何有关朝鲜的要求。当然,我们已经读过了周恩来先生关于这个问题的讲话。就我所知,它并没有超越发表讲话的阶段。美国不打算减少侵朝美军
    问:在那方面,先生,有消息说,美国还是在认真考虑按照共产党人所建议的办法撤退军队。你是否愿意就北边或南边的撤军发表意见?
    答:当然,自从停战以来,联合国军已经从朝鲜撤出了很多,我要说,现在留在那里的联合国军的人数至多只有停战时的20%左右。中国共产党部队到现在为止还不曾从北朝鲜作过相应的撤退,虽然他们自称已经把他们在那里的部队减少了一些。他们减少的比例肯定是不能同联合国军在大韩民国所减少的比例相比的。我们不准备对驻在那里的联合国军再作任何重大的减少,因为现在在那里的人数差不多已经少到了危险的程度。
    我们确实认为,在周密考虑之下,韩国军队也许还可以再减少一些。因为韩国的军队从这个国家的经济情况考虑起来或许是过多了一点;而且假使我们像现在这样在那里使用比较新式的装备并且认为停战协定里的那种旧的禁令已经由于共方的先行破坏而在那方面不再对我们有拘束力的话,从需要的情况来考虑,韩国的军队也是过多了一点。诽谤印尼政府并攻击苏加诺的有领导的民主
    问: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美国认为有必要更换驻印度尼西亚的大使,并且也对我们谈谈你对那里最近几个月以来局势发展的估计吗?
    答:我认为现在不适宜解释为什么我们更换大使这个问题。
    刚才你问到印度尼西亚最近几个月的趋势。我认为穆斯林们当中有一种越来越高涨的情绪,特别是在爪哇以外的各岛屿,那就是对于共产党对爪哇的政府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一事实感到不安的情绪,以及对于像苏门答腊这样的外围岛屿的经济资源被人违背印度尼西亚全体人民的最大利益地加以利用感到不安的情绪。这种不安已经表现出来了。这些问题的解决,首先是印度尼西亚人民和他们的政府的内部问题。实际上,我们在关切地观察发生的情况,但是我们不参与或者干预这些政府内部问题。
    我们希望看到印度尼西亚有一个合乎宪法的政府,能够反映印度尼西亚人民的真正利益和愿望的政府。你们知道,那里现在有一种“有指导的民主”的趋势,这一种演变可能是不十分符合临时宪法的,而且显然是不能使人民中间很大一部分人完全满意的。
    我们非常怀疑,印度尼西亚人民是否想要共产党式的政府或者是共产党控制的政府。他们大多数都是穆斯林;我想,他们不会愿意受到那样一种类型的政府的统治,这种政府在一切地方——我要说,在它的确掌权的地方——完全用高压的方法来维持自己而不遵从人民的意志。美国对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的看法要走着瞧
    问:国务卿先生,我国政府对埃及和叙利亚的联合怎样看法,它对约旦、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三国可能联合起来的事的态度是更加热心一些还是不那样热心?
    答:美国理解一般阿拉伯人民特别是那个地区的阿拉伯人民的要求达到更大程度的团结的心情,我们也非常同情那种要增进阿拉伯民族团结的愿望。我想,那里所发生的任何国际性的变化都必须附有两个条件:首先是,它们应该符合那里的各个有关国家人民的愿望;其次是,它们应该符合那整个地区的和平和幸福的利益,无论如何不能带有对任何一个邻国施展侵略阴谋的目的。这就是我们用来衡量现在正在完成中的埃叙合并的标准,我们也将对任何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组合加以同样的考查。
    问:鉴于埃叙合并可以说现在已经实现,你有没有估计过,这个联邦同你刚才所说的那两个标准适合到什么程度?
    答:我觉得,应用这两个标准,并且作出答案,现在还为时过早。比方说,在两个国家中还要举行一次公民投票,我想是在本月下旬举行。在这次公民投票还未举行之前,就不可能判断或预先判断人民的意愿会是怎样的。还有,我认为,必须判断这次公民投票是否真正是为了反映人民的真正意愿而安排的。而且我们还不完全知道,这个联邦的邻国是如何判断它的。它们认为它同该地区的和平、安全和幸福是吻合的呢,还是可能认为它是危害该地区的和平、幸福和睦的。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不知道这些邻国对这件事的明确判断,而我们自己的判断在很大程度上将依据我们在该地区的阿拉伯朋友们的判断。美国认为埃叙合并后两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应该改变
    问:国务卿先生,假定阿拉伯的结成联邦或者合并实现了的话,据你料想,我国和那个联邦之间的、或者是我国和目前同我们保有外交关系的那些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将是怎样的呢?这是不是说,要关闭我们驻在那里的大使馆并且关闭它们驻在这里的大使馆或者采取其他什么行动呢?
    答:我想,由于叙利亚和埃及之间计划实现的那种联合,——其实就是叙利亚并于埃及——,我们驻在大马士革的大使馆就要关闭,我们也许要在大马士革设一位总领事,但是我们的大使就只驻在开罗了。我想,在华盛顿这里,也会有相应的变动。至于谈到其他可能实现的合并,我怀疑,其他阿拉伯国家所考虑的,究竟是不是可以说是要消灭任何国家的独立存在的那样完全的一种合并。大概比较可能的是邦联的形式,而不是完全合并。
    问:国务卿先生,在你看来,由于叙利亚的并于埃及以及计划中的联合,在联合国的地位,在联合国的代表权,是否必须有所改变呢?
    答:我想是这样的,是的。吹嘘美国卫星但承认苏联将在长时期内领先
    问:国务卿先生,自从你上次举行记者招待会以后,美国终于把一个地球卫星射入了轨道。你能不能向我们说明你是如何估计这一事件对于国务院执行美国外交政策这一方面的价值呢,假如是有任何价值的话?
    答:卫星的进入轨道的确有很好的影响,而且,我认为,它恢复了美国的威信;美国的威信之所以受到了一定的损害,与其说是由于苏联把一个卫星射入了轨道,还不如说是由于我们的先锋号遭受了失败从而使得我们在这方面所进行的努力显然遭受了失败;正是这一点使我们在国外遭受了最大的损害。现在,这一个卫星的进入轨道以及全世界对于我们在这一方面的能力的反应,已经抵销了这种失败。他们认识到,苏联也许在较长时间内在这一方面比我们具有专长,但是,我想,我们居然在比较短得多的时间内至少是快要赶上他们这样一个事实,已经使他们确信,我们是有能力在必要时赶上前去而同样在这一方面取得领先地位的。总而言之,它的影响是十分令人放心的,而且也加强了美国在外交方面的地位。
    (下转第四版)(上接第三版)就德国统一社会党政治局革除
    希德万等宗派集团职务进行诽谤
    问:国务卿先生,关于东德共产党政治局的变动,你是如何估计的呢?
    答:看来那至少是接受强硬的斯大林路线,摒弃比较开明地处理问题的作法。我想,他们不得不支持强硬的方针这样一个事实就可以表明,他们在那里而且的确还有像匈牙利这样的另外一些地区以及在波兰所面临的问题究竟有多么严重。看来好像是,东德的不安和不满情绪极其严重,以致只有通过激烈的纪律性的警察措施才能控制住,假如说还能够控制住的话。从长远看来这种作法是会改善情况还是使情况恶化,只有将来才能分晓。从历史上说,走向恐怖主义的趋向从长远看来一般都是使情势恶化而不是好转;在短期内,它却是会奏效的。关于苏美贸易问题
    问:国务卿先生,苏联新任驻美大使上星期抵达这里的时候说,他希望在苏联与美国之间进行互利的贸易。你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吗,你能否告诉我们,这一点可以在哪些方面试行?
    答:我想,互利贸易几乎自然是一个好主意。什么才是互利的,这个问题是多少有些困难的问题。现在,在一切据认为没有重大的和战略的意义的物品方面,与苏联进行贸易是没有任何法律障碍的。与“和平贸易”相反的、我们称之为“战争贸易”的例外,是苏联所不喜欢的。但是,我们认为不应当准许进行看来会加强苏联的战争潜力以及苏联执行敌视美国的政策的潜力的贸易。究竟哪些物品属于这个范畴,这个问题是必须经常审查的问题,也是正在不断进行审查的问题。我绝不排斥经常调整货单的意见。这种货单是在
    巴黎与这个统筹委员会进行讨论的,有时增添一些项目,有时也取消一些项目,这要看苏联国内的经济和工业性质的发展情况而定。但是,我不认为我们应该违背这个基本原则:不出卖盟国一致认为会加强苏联以敌视美国的态度使用的潜力的物品。我认为我们不应当违背这种基本观念。继续散布不可能同苏联谈判达成协议的滥调
    问:国务卿先生,从照片上看来,您同新的苏联大使的会谈是十分融洽的。你脸上呈现的是蒙娜利莎式的微笑吗?你以前曾经十分决断地表示几乎不可能同俄国人谈判,你的这个意见是否有甚么改变呢?
    答:我并未改变我的认为“几乎”不可能同他们谈判这样一种意见。我曾经指出,同他们
    谈判是困难的;我非常怀疑,只要我们实际上是在设法达成有利于美国的协议,事情
    是否会变得容易起来。我这样说,意思并不是说这种协议使美国占便宜,但是它们也不应当使苏联占便宜。而要签订一个双方认为与这种
    平衡关系相适应的协议是困难的。我不认为这个工作会容易起来
    。如果你只想达成协议的话,如果你不在乎协议中的内容,那么要同俄国人达成协议就是很容易的事情。如果你确实注意协议中的内容,并且想做到,用我们刚才在这里用过的话来说,“对双方有利”,那么就需要进行困难的
    、长期的、艰苦的谈判,因为俄国人想使这个协议对他们有利,而我说过,要找出对双方有利的协议来是不容易的。
    这并不是说不应该
    做这件工作。我认为我们应该为做这件工作做好准备。但是我以为,任何认
    为这件工作是轻而易举的人是不怎么了解俄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