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特曼》来了,你还相信光吗?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电视

有这么一个形象,不仅是70、80年代人的童年美好记忆,也得到了90后、00后,甚至10后年轻一代的追随。已走过半个多世纪的他,不但没有被时间淘汰,反倒在一代又一代人中都拥有超高人气,他就是奥特曼。

今年1月29日,著名动画制作人庵野秀明企划的《新奥特曼》公开特报影像,这部定档于初夏的电影,由斋藤工、长泽雅美等日本知名演员主演,是为庆祝奥特曼系列55周年的献礼之作。不出预料,其一经放出,就引起热议,大家关注着庵野秀明这个创造出《新世纪福音战士》等动画、擅长塑造末世的大师,如何用自己的手重写奥特曼的新故事。

虽然诞生于日本特摄片时代,但现在看来特效及装备颇为简陋的奥特曼其实从未过时。事实上,就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奥特曼的形象还高频出现在互联网各个角落,不仅是作为表情包界的新起之秀,同时在疫情的大环境下,它似乎也承载了某种力量,成为人们向奇迹的精神支撑。

在奥特曼世界观的设定里,奥特曼是光的战士,“光”代表着正义与希望。因此,在奥特曼的受众中,是否“相信光”便成了是否热爱奥特曼、相信存在的默契暗号。

1966年,圆谷英二作为导演和制片人创作了科幻特摄剧《奥特Q》,开启了奥特曼长于半个世纪的征程。

圆谷英二被称为“特摄片之父”,1954年他参与了电影《哥斯拉》的特殊技术制作,电影大获成功,1963年他建立了“圆谷特技制作株式会社”,这家公司牵引着奥特曼走过大半个世纪,直到现在。

《哥斯拉》是在日本刚经历过二战的创伤背景下创作的,带有对核武器战争的恐惧和反思。而10年之后《奥特Q》的创作背景随着日本社会的变化转移。战后近20年的经济复苏,让日本国内的生产喘过气后有了欣欣向荣的姿态,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的意愿被投射到了影视创作上,他们想看到积极的故事和强大的形象。

28集的《奥特Q》获得了巨大成功,收视率基本稳定在30%之上,但与《哥斯拉》一样,《奥特Q》仍然是以怪兽为主角来拍摄,其中并没有出现奥特曼的形象。在《奥特Q》完结两周之后,奥特曼系列的第一部剧集《奥特曼》才将大众熟知的英雄放上荧屏。《奥特曼》的成功超过了《奥特Q》,最高单集收视率达到了42.8%。

初代奥特曼奠定了后来者的基础设定:它来自奥特之星,在地球上生存打怪只能和地球人结合,银色为主红色为辅的外形和保持微笑的表情,用来提示战斗时间有限的计时器……而在剧集播出时收视率最高的奥特曼对战怪兽情节,也成为了后续奥特曼剧集的主要情节。

紧随《奥特曼》之后,圆谷公司第二年趁热打造了《赛文·奥特曼》。它是圆谷英二生前参与制作的最后一部特摄作品,却因为讨论的问题过于艰深,不符合当时日本慕强的态度,没取得理想的效果。这也是后来奥特曼剧集常常面临的问题,它似乎想在每个时代做一些思考,但不合时宜的思考并不被时代所看好。

比如《雷欧·奥特曼》。与奥特曼系列剧集的大基调不同,这部1974年播出的剧集风格沉重而阴郁,在故事的最初主角雷欧的故乡就被毁灭,父母、同胞无一幸存,唯一的弟弟成为俘虏,他是仅有的幸存者。悲剧般的情节和整体消极的风格,没能让观众买账,收视率在播出后不断走低。

因为圆谷公司采取边拍边播的制作模式,严重下降的收视率无法平衡拍摄剧集的成本,圆谷公司为了节省演员费用,缩减成本,直接安排了地面的人类战队全灭的情节,毁灭性的结局给当时的观众留下“童年阴影”,也导致了奥特曼系列的停播。

6年之后的1980年,圆谷公司想要做一部风格正面,积极励志的剧集来消解雷欧的阴霾,《爱迪·奥特曼》应运而生,但1980年代的日本影视行业里,特摄已经不再稀有,大量的特摄剧集和电影的出现挤压了奥特曼的市场。

《爱迪·奥特曼》没有迎来想象中的成功,也没有让奥特曼系列恢复昔日的辉煌,反倒是为奥特曼16年的沉寂拉开序幕。这段时间,圆谷公司只制作了几部奥特曼的剧场版以及衍生特摄剧集,也都因为反响平平而沉底。

奥特曼故事的创作无法摆脱当时所处的时代背景,奥特英雄们始终投射着裹挟在时代洪流里普通人的愿望和希冀,反映着当时社会里人们的物质需求和精神世界。进入1990年代,日本股市崩盘、房价下跌,经济泡沫破碎,繁荣景象坍塌,人们直面对于现实的迷茫和困惑。

然而就在人们这原地踌躇的状态下,《迪迦·奥特曼》横空出世,与上一个时代的奥特曼不同,迪迦抛弃了更英雄主义的视角和单纯的打怪模式,把当下社会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具象为单元故事融进剧情里,包含着对弱势群体的观照和宏大命题的思考。

例如,在《再见了奥比克》这一集当中,怪兽奥比克生存的村庄被现代商业建筑挤压,它采取了一些无害的恐吓行为来阻止开发计划,但在与迪迦的战斗中意识到自己的村庄再也回不来,于是假装攻击迪迦,欺骗迪迦将自己杀死,与自己的村庄一同回到黑暗中。

怪兽和奥特曼不再是一条分界线隔断的黑白两面,怪兽也可能是被占据家园跟不上社会前进的弱势,与现实的轨迹不谋而合的故事也是迪迦被“封神”的原因。

而迪迦也是在中国“国民度”最高的奥特曼。

虽然早在1993年《宇宙英雄·奥特曼》,即初代奥特曼就由上海东方电视台引进中国,但由于那时候的电视普及度不高,它只成为了一部分1970、80年代人久远的记忆。

2004年,《迪迦·奥特曼》在诞生8年后被引进中国,并在北京电视台首播,随后在全国的50多个电视台播出,在一次次的重播后成为在中国播放次数最多的奥特曼剧集,迪迦·奥特曼因此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守在电视前,跟着电视唱起《奇迹再现》(《迪迦·奥特曼》主题曲),一边和这个创作自日本,却被全世界熟知的超级英雄一起打怪兽,一边在不得不以学习为重的岁月里和父母打“游击战”,也成为几代人的童年回忆。

随着迪迦的大热,越来越多的奥特曼剧集被引进,更多人才知道奥特曼并不是只有一个,这个系列IP在40年的延续中创造出来许多外表不同、性格各异、故事情节有所交叉但不雷同的奥特曼。

然而迪迦的光芒似乎太过耀眼,圆谷趁热推出的后期几部奥特曼剧集虽不算没有水花,但反响也比较平淡,2006年《梦比优斯·奥特曼》推出后,奥特曼系列再次断档。

在这期间,作为制作公司的圆谷也经历了几次易主,2007年因为经营不善、入不敷出,圆谷公司被日本电通公司(TYO)收购为子公司,随后以生产和售卖各种科幻、动漫、特摄模型的玩具巨头万代注资圆谷公司。2010年,TYO退出对圆谷公司的控制,把股份出售给了Fields公司,形成了现在Fields公司占据51%股份,万代占据49%股份的局面。

至此圆谷公司的管理层中已经不再有圆谷家族的成员,空留一个名字。2013年,奥特曼才重新推出了新生代的剧集,保持一年一部的速度做出了《银河奥特曼》《艾克斯·奥特曼》《欧布·奥特曼》等剧集,但这个时期的圆谷公司在万代的注资下,把重心放在了奥特曼周边玩具的开发上,新生代奥特曼的形象和剧情的设计多少有为售卖玩具服务的成分。

低幼化的剧情、有着浓浓塑料感的服装和道具收窄了奥特曼的受众,虽然圆谷公司达到了赚钱的目的,新时代奥特曼的口碑和质量在几部剧相继面世后也有一定回升,但是相较于圆谷全盛的时候,仍然显得低迷,直到2020年6月《泽塔·奥特曼》播出。

近年剧情往低幼化的方向走的奥特曼系列,似乎在这部新作品中重新找到了立意,无论是男主人公在伤害了只是想保护孩子的怪兽,还是男主人公在四次元空间场里重新遇见父亲,解答心里的疑惑,都给《泽塔·奥特曼》的故事添上了温情但有力度的思考,最后几集里对于人类滥用科技和武器最后得到反噬的表现,也是一种诘问和反思。

《泽塔·奥特曼》豆瓣评分高达9.3分,只比《迪迦·奥特曼》低0.1。在奥特曼迷的心中,《泽塔·奥特曼》的播出既是一个转折点,也是2020年奥特曼重新在中文互联网上火起来的一个加速器。

可以说,《泽塔·奥特曼》的出现与好口碑给奥特曼重回大众视野带来了一个切口,但并不是唯一因素,更多在中文互联网上发生的偶然但有趣的事件,频频把奥特曼的身影重新放在大家的讨论话题中,渗透进各个平台。

前有“艾斯吧”里的艾斯奥特曼卧薪尝胆五年,终于从海贼王粉丝手中夺回吧主的故事,后有天猫评选奥特曼为“2020年度时尚人物”,还给奥特曼按照时尚度做了一次评选和排序,这些都消解了奥特曼原有的更宏大和严肃的风格,在社交网络里变成贴近生活的“梗”。

其实在社交平台和购物平台之前,短视频平台才是奥特曼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2019年1月,迪迦奥特曼的设计师丸山浩在自己的Twitter上转发了一条中国视频博主翻拍迪迦奥特曼的短视频,视频来源于一个ID为“三锅儿”的快手账号,他们用自制的简陋道具和乡土风味的特摄场景拍摄了乡村版奥特曼。

在社交平台爆红后,模仿奥特曼、创作奥特曼“衍生故事”的短视频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形成了抖音快手上一个特别的生态。然而因为模仿特摄的拍摄方式、在原有的奥特曼剧情上致敬,往往需要一定的时间、精力和成本,对只想用奥特曼做噱头、博取点击的人来说,这有些得不偿失,不如一次恶搞和戏谑来得划算。

这些恶搞形成了固定的创作模式,剧本是大量复制粘贴的流水线产品,短视频内容多是在小孩和年轻男孩面前上演奥特曼被绿头鱼打败,或是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没有奥特曼,拍摄下对方嚎啕大哭或是愤怒的反应。在这些高热度视频的发酵下,微博上还出现了#奥特曼灭绝的原因找到了#的热搜。

为了约束野蛮生长的恶搞短视频,2020年年底“新创华”发布了一则声明,称会严惩那些使用“奥特曼”形象制作内容低俗的直播、宣传视频,以及借此开展“非法营利性商演活动”的行为。

今年1月5日,#世界上真的有奥特曼#的话题登上了热搜第6位,话题里是山东济南一位父亲为自己患神经母细胞瘤的儿子列的愿望清单,希望儿子能见到真的奥特曼。这个愿望在10天后实现,新创华为患病儿童送去了赛罗奥特曼和周边礼包。

虽然“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奥特曼”这个有些中二的命题在这一年里时常出现在人们的讨论中,但更多奥特曼迷和喜欢这个超级英雄的普通观众还是通过电视、网络与其建立遥远的联系,把喜欢的奥特曼剧集看一遍又一遍,为新的剧集里有老奥特曼客串而激动,批评不那么满意的剧情和奥特曼形象,为巧妙的情节和传达的精神喝彩。

对于他们与奥特曼的关系,用《迪迦·奥特曼》中居间惠对圆大古说的话形容再合适不过了:“当我第一次遇见奥特曼的时候,以为遇见了上帝,他就是光,光就是他。”

料友留言

相关文章

32年前的电视《公关小姐》,让很多人认识了广州,还有谁记得?

韩国网友称江疏影是韩国名字,江疏影发古诗回应名字来由

果然,这次是宋慧乔赢了……

《跨过鸭绿江》中的虚构情节,编剧技巧很有功底,我们解析一下

微博之夜阵容再官宣,他的名字终于出现,可这次“红海”注定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