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邦戈总统抵京 华主席到机场迎接 国务院举行宴会欢迎加蓬贵宾 李先念副总理和邦戈总统在充满友好气氛的宴会上先后发表热情讲话

第1版()
专栏:

邦戈总统抵京 华主席到机场迎接
国务院举行宴会欢迎加蓬贵宾
李先念副总理和邦戈总统在充满友好气氛的宴会上先后发表热情讲话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四日电 加蓬共和国总统哈吉·奥马尔·邦戈和夫人以及随行人员,今天上午乘专机到达北京。
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到机场迎接,对邦戈总统应中国政府的邀请前来进行正式访问,表示热烈欢迎。在飞机舷梯旁,中加两国领导人亲切握手。
到机场欢迎加蓬贵宾的还有:李先念副总理和夫人林佳楣,陈慕华副总理,阿沛·阿旺晋美副委员长,何英副外长,张才千副总参谋长,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王笑一,中国驻加蓬大使刘英仙和夫人李希毓等。加蓬驻中国大使马荣博和夫人,一些非洲国家驻华使节,也到机场迎接。
邦戈总统曾三次访问过我国。他的这次来访,将同我国领导人就国际形势和双边友好合作关系问题进一步交换意见。
机场上举行了隆重欢迎仪式。军乐团奏加蓬国歌和中国国歌。邦戈总统由华主席陪同检阅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持枪民兵向邦戈总统行注目礼。
由于天气寒冷,机场上没有组织欢迎贵宾的舞蹈队。欢迎群众聚集在停机坪上,敲锣打鼓,热情地向加蓬贵宾挥舞中加两国国旗、花束、彩带,一遍又一遍地高呼欢迎口号。邦戈总统满面笑容频频向欢迎的人群招手致意。
随后,加蓬贵宾从机场乘汽车前往宾馆。车队驶过天安门广场和主要街道时,迎面看到的是一面面加中两国国旗和彩旗,一条条欢迎横幅。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四日电 李先念副总理今晚在国务院为欢迎邦戈总统和夫人举行的宴会上热烈赞扬近些年来中国和非洲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他指出,友好关系的这种发展符合中国人民和非洲人民的心愿。
李先念副总理说,中国同非洲之间来往增多不仅有助于加强我国人民同非洲人民的友谊,而且有利于世界人民团结反霸和维护和平的事业。
邦戈总统在宴会上指出,加蓬和中国在经济、科学、政治和外交方面有着最友好、最富有成果的关系。
今晚的宴会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行。
国务院副总理陈慕华,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李先念副总理的夫人林佳楣,外交部副部长何英,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张才千出席了宴会。
在充满友好气氛的宴会上,李先念副总理和邦戈总统先后发表了热情的讲话(全文见第四版)。李先念副总理说,邦戈总统四次来中国访问,充分体现了总统阁下对我国的尊敬和对中加友好的重视。他说,近一年多来中国领导人已经访问了十几个非洲国家,明年还将有领导人访问一些非洲国家,进一步为中非友好大厦添砖加瓦。邦戈总统在讲话中指出,加中关系之所以十分良好是由于我们有许多共同的观点。他希望两国之间加强业已存在的合作。
他们讲话以后,军乐团分别奏加蓬国歌和中国国歌。
邦戈总统的随行人员,加蓬驻中国大使马荣博和夫人,大使馆外交官员应邀出席了宴会。出席宴会的还有政府其他部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北京部队和全国妇联的负责人程飞、郝中士、王玉清、浦通修、钱信忠、沈图、穆青、金照、李庄、王笑一、肖选进、吴全衡、中国驻加蓬大使刘英仙等。(附图片)
华主席和邦戈总统向欢迎群众招手致意。
新华社记者 崔宝林摄

中国科学院一○九厂广大职工回忆天安门事件 发扬四五精神 新长征打先锋

第1版()
专栏:

中国科学院一○九厂广大职工回忆天安门事件
发扬四五精神 新长征打先锋
本报讯 据《光明日报》报道:中国科学院一○九厂广大职工,发扬在天安门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革命精神,努力为四化作贡献。全厂安定团结,科研生产形势喜人。正在紧张进行的一项尖端科研生产任务的会战,已经按照计划于十一月二十九日完成第一阶段的任务,并于十一月三十日将全部产品交付有关研究单位。
一○九厂,是在周总理一九五六年亲自主持制定科学发展规划后建立的全国第一座半导体器件厂。在气壮山河的天安门事件中,这个厂的职工所写的高大诗牌,表达了对周总理的深切怀念和对
“四人帮”的深仇大恨,为此遭到“四人帮”及其党羽的残酷迫害。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为天安门事件彻底平反,大家热烈拥护,情绪激昂。厂党的核心小组认真组织广大职工学习邓副总理和李副总理对外国朋友的谈话,积极引导大家继续深入揭批林彪、“四人帮”,把注意力逐步转移到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上来。革命诗牌的作者宋胜均说:“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完全符合全国人民的心愿。国家要繁荣昌盛,就要安定团结,大搞四个现代化。当年,我们在天安门事件中打了先锋,今天在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新长征中,我们还要打先锋!”
因积极参加悼念周总理的活动而被捕的维修工李龙坎出狱后,更加刻苦地学习英语和高等数学、半导体基础等自然科学知识。十一月下旬,他和另外两位同志负责接受一台从国外引进的设备。他苦战两天,翻译了一万五千多字的外国设备说明资料,加快了引进工作的进度。曾被立案审查的七车间技术员田德中,在会战中和其他同志一起大搞技术革新,苦战二十天,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装配成功一台半自动测试仪,使测试效率提高了十二倍。

抓纲治厂促进夺钢高产 天津第二炼钢厂开展竞赛,生产情况越来越好

第1版()
专栏:

抓纲治厂促进夺钢高产
天津第二炼钢厂开展竞赛,生产情况越来越好
本报讯 据《天津日报》报道:提前完成今年生产计划的天津市第二炼钢厂的职工,认真学习邓小平副总理和李先念副总理对外国朋友的谈话,回顾贯彻落实英明领袖华主席抓纲治国战略决策所取得的丰硕成果,增添了夺取更大胜利的信心。
党中央关于解决天津问题的重要指示下达后,这个厂党委带领全厂职工,深入开展揭批查运动,批判林彪、“四人帮”,批判天津市某些负责人追随“四人帮”,破坏贯彻落实毛主席革命路线和对抗十一大路线的严重问题,狠抓落实党的各项无产阶级政策,整顿企业,拨乱反正,极大地调动了广大职工的积极性,促进了安定团结,发展了大好形势。全厂广泛开展车间与车间、班组与班组,同炉台、同工种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先进人物不断涌现,生产纪录不断创新。今年钢产计划和各项经济技术指标,提前三十二天完成,班产、日产、旬产、月产、炉龄等,都超过建厂二十年的历史最高水平。
目前,广大职工正在继续努力,为今年钢产超过去年百分之三十五而奋斗!

根除弄虚作假的邪风

第1版()
专栏:

根除弄虚作假的邪风
本报评论员
本报今天刊登的保定毛纺织厂的消息,揭露了该厂原党委负责人弄虚作假的恶劣行径。去年一月二十二日,本报曾经刊登过这个厂所谓的“顶风击浪,坚持抓革命促生产”的报道,并为此发表了短评。当时,记者没有深入采访,宣传了假典型,产生了很坏的影响。这个教训是很深刻的。
保定毛纺织厂原党委负责人弄虚作假的严重性在于:在粉碎了“四人帮”之后,他们还把“四人帮”那一套坏作风当作“法宝”,一而再、再而三地欺上瞒下,弄虚作假。他们搞假材料,写假总结,做假报告,拍假照片,千方百计掩盖自己过去追随“四人帮”的真相,欺世盗名。什么“顶风击浪”,什么“革命化”,吹得活灵活现,原来都是假的。尤其恶劣的是,他们公然移花接木,把过去攻击邓副主席时搞的那套花招,作为今日“揭批‘四人帮’”的“经验”来兜售。如此明目张胆,如此招摇撞骗,党和人民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弄虚作假是剥削阶级的作风。古往今来,一切剥削阶级谋取私利,就要弄虚作假。林彪、“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继承和发展了这种剥削阶级作风。这伙搞假左真右的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以“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为金科玉律,造假“指示”,编假党史,炮制假典型,制造假案、冤案……,影响甚广,流毒甚深。保定毛纺织厂的弄虚作假事件,清楚地反映了这种影响和流毒。
假充真来终究假,虚作实来毕竟虚。弄虚作假,可以哄人于一时,不能骗人于长久。保定毛纺织厂原党委负责人弄虚作假,不是终于被揭穿了吗!凡弄虚作假者,都信两条:一条是利己主义,谋私利,追求荣誉、地位;一条是唯心主义,违反客观事实,吹牛撒谎,无中生有,并且总以为弄虚能够得逞,作假可以成功。利己主义一膨胀,唯心主义就猖獗。事实证明,信奉这两条的人,总是要摔跟头的。保定市的一些干部和群众,愤慨地把这个毛纺织厂原党委负责人弄虚作假的行径称为“丑剧”;我们可以补充一句:这场丑剧开幕时是闹剧,闭幕时则成了悲剧。这结局具有必然性,是不以丑剧主人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毛主席、周总理历来提倡实事求是,反对弄虚作假。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最尊重客观事实,最讲究实事求是。一是一,二是二。“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就是我们的行动准则。弄虚作假的作风,同我们无产阶级是格格不入的。一切革命者,都要以做老实人为光荣,以弄虚作假为可耻。
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大力恢复和发扬党的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三令五申要克服弄虚作假的作风。实现新时期的总任务,建设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没有实事求是的态度和作风是绝对不行的。弄虚作假的坏作风,破坏党的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腐蚀革命队伍,干扰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步伐,损害社会主义事业。在新的长征路上,在揭批“四人帮”的第三战役中,我们必须揭露和批判弄虚作假的坏作风,彻底肃清林彪、“四人帮”的流毒。新闻工作者要特别注意深入实际,调查研究,防止偏听偏信,轻听轻信,力求杜绝假报道,不让任何沽名钓誉的弄虚作假者钻空子。在这方面,很需要广大群众的协助。我们要努力防止假报道;一旦出现假报道,则希望知情的群众及时揭发,把这种弄虚作假的不正之风从我们的队伍里扫除干净。

厂领导弄虚作假行径恶劣 有关上级图虚名知错不改 群众批评保定毛纺厂玷污大庆式企业称号

第1版()
专栏:

厂领导弄虚作假行径恶劣 有关上级图虚名知错不改
群众批评保定毛纺厂玷污大庆式企业称号
河北省保定毛纺织厂职工,不久以前揭发了该厂原党委主要负责人弄虚作假,欺上瞒下,骗取了“河北省大庆式企业”光荣称号的恶劣行径,要求将这个大庆式企业除名。上级有关领导同志也承认这个典型是假的,但却以该厂命名前受过中央领导同志表扬为理由,拒绝接受群众的这一合理要求。这种至今仍不从实际出发、不按实事求是原则办事的做法,受到群众批评。
保定毛纺织厂是一九七七年初被命名为河北省大庆式企业的。在“四人帮”大乱保定的一九七六年,这个厂的广大干部、群众,不离开工厂,不参加武斗,始终坚守生产岗位,取得了提前三十八天完成全年国家产量计划的成绩。这在当时当地本来是很难得的。但是,原厂党委书记韩巨山、副书记兼革委会主任齐家让,却把它当成沽名钓誉的机会,弄虚作假,先后搞了许多名堂:
一、谎报生产成绩。一九七六年,保定毛纺织厂在生产中,有的经济技术项目,上级根本没有规定明确的指标。这一年的成本比上年升高,流动资金占用额比上年增加,全员劳动生产率是建厂以来最低的。但是他们却撒谎说,“八项经济技术指标全部达到国家要求”,各项指标都“创造了历史最好水平”,向领导部门报了“喜”,受到重视,很快出了名。
二、捏造事实登报。报“喜”以后,有两名记者进厂采访。齐家让先是制造假象,让人赶写大批判稿,在记者到来之前,把工人揭发厂党委不揭不批“四人帮”的大字报覆盖起来。接着,又捏造事实,说明厂党委是同“四人帮”对着干的“中流砥柱”。“对着干”的假事例之一,是吹嘘“四人帮”大乱时厂党委“约法三章”,不准闹分裂,不准搞小动作,不准到社会上表态。假事例之二,是齐家让指使另一名常委编造谎言,说在两条路线大搏斗中,有人找他串连,动员他杀向社会,被他顶回去了。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事实是,一九七六年保定毛纺织厂党委在政治上是紧跟“四人帮”的。当“四人帮”支持和怂恿的保定地区极少数坏人大乱保定的时候,厂党委不仅没顶,还在厂里层层统一思想,要大家站在这些坏人一边,并且专门开会研究,筹借汽车,组织人员,上街贴大标语,对那些坏人表示公开支持。只是在“策略”上为避免将来万一被动,没有离厂杀向社会罢了。一九七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报纸上刊登了这个厂党委带领全厂职工“顶风击浪”,抓革命促生产的消息。其中“顶风击浪”的主要内容,就是上述编造的“事迹”。
三、以假充真骗取信任。保定毛纺织厂原党委主要负责人本来是追随“四人帮”的,粉碎“四人帮”后又一直不揭不批,在一九七六年底河北省轻工业局召开的揭批“四人帮”经验交流会上,他们却移花接木,把过去攻击邓小平同志所采用的一套做法当作揭批“四人帮”的“经验”来介绍。过去几年,韩、齐等人不执行党的政策,肆意践踏民主,大搞不正之风,仅从一九七四年以来的四年内,就非法关押审讯、打击迫害群众三十多人,私分私销布匹十二万八千多米,请客送礼九千二百五十三元。但是,他们却颠倒黑白,请人写了一份吹捧厂党委“革命化”的经验总结材料,先后拿到地、省以及全国几个大型工业会议上去介绍。
四、制造假象掩盖假大庆式企业真象。韩、齐等人在伪造事实骗取了大庆式企业称号以后,继续弄虚作假。一九七七年七月,他们把所有“三等品”字样的布捆倒放过来,重新印上“一等品”的标记,哄骗记者,拍了电视。他们还用兄弟厂的产品样品冒充本厂产品展览,供人参观。去年,这个厂的生产只完成了国家计划的百分之八十七,他们却向上级谎报百分之百地完成了任务。去年下半年,河北省大庆式企业检查团来厂检查前,他们又兴师动众,布置假象,来“对付”检查团。他们把厂党委领导成员过去拍的所谓参加调研、学习的照片,装在大门口橱窗里,以示领导班子“革命化”;突击印发学大庆问答小册子,要工人熟记,应付检查团的提问;匆匆制订规章制度,责令各车间抄写张贴,掩盖企业管理混乱;要求每人很快写一份“三大讲”材料,把仅仅走了过场的“三大讲”活动,装潢成开展得很好。还临时给每人发一张表格,要大家迅速建立“幸福”、“苦情”两本帐,以示党委对阶级教育抓得紧。
上述情况说明,保定毛纺织厂根本不够大庆式企业的条件。但在一九七七年河北省工业学大庆会议上,它却被命名为河北省大庆式企业。因为该厂党委主要负责人追随“四人帮”、弄虚作假等问题严重,粉碎“四人帮”后一直捂盖子,致全厂濒临全面停产。群众多次向地方党委反映情况,后来又告到中央,今年六月,河北省委责成保定地、市委调查处理了该厂问题,免去了韩、齐等五名党委常委的领导职务,成立了新的领导班子。但是,依然保留了该厂的大庆式企业称号。对于这种做法,厂内外一些干部、群众,都认为是没有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这个厂的工人说,骗来的大庆式企业称号我们感到耻辱,我们不愿玷污这个光荣称号!他们表示,今后要加倍努力工作,创出一个名副其实的真大庆式企业来。
新华社通讯员 王文杰
新华社记者 逯祖毅

李副总理同邦戈总统会谈

第1版()
专栏:

李副总理同邦戈总统会谈
新华社北京十二月四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同加蓬共和国总统哈吉·奥马尔·邦戈今天下午举行了会谈。
加蓬方面参加会谈的有外交和合作部长马丹·邦戈,国家元首负责民航事务的部长级私人顾问恩图图梅·让·弗朗索瓦,加蓬驻中国大使马荣博等。中国方面参加会谈的有外交部副部长何英,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张才千,对外经济联络部副部长程飞,中国驻加蓬大使刘英仙等。(附图片)
李先念副总理十二月四日同加蓬共和国总统哈吉·奥马尔·邦戈举行会谈。
新华社记者 崔宝林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