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华主席叶委员长为妇代会题词

第1版()
专栏:

华主席叶委员长为妇代会题词
新华社北京九月十二日电 英明领袖华国锋主席和叶剑英委员长为中国妇女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题了词。
华主席的题词是:“全国各族妇女团结起来,为把我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努力奋斗!”
叶剑英委员长的题词是:“全国妇女要学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学文化,学科学,树雄心,立壮志,充分发挥‘半边天’的作用,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努力奋斗。”
华主席和叶委员长的题词是邓颖超同志今天下午在妇代会全体会议上宣读的。当宣读题词时,全场响起极其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邓颖超同志说:我们这次大会真是喜气洋洋,喜上加喜。华主席、叶委员长的题词,使我们又受到了极大教育和鼓舞。他们的题词既是给大会的,也是给全国妇女的。我们一定以实际行动努力贯彻执行。邓颖超同志讲话以后,暴风雨般的掌声席卷了全场。
康克清同志主持今天的大会。

索科伊内总理抵京 华主席到机场热烈欢迎 国务院举行盛大宴会欢迎坦桑尼亚贵宾 李先念副总理和索科伊内总理先后讲话

第1版()
专栏:

索科伊内总理抵京 华主席到机场热烈欢迎
国务院举行盛大宴会欢迎坦桑尼亚贵宾
李先念副总理和索科伊内总理先后讲话
新华社北京九月十二日电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总理爱德华·莫林格·索科伊内,应我国政府邀请前来进行正式访问,今天上午乘专机从平壤到达北京。
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陈慕华以及首都群众数千人到机场热烈欢迎坦桑尼亚贵宾。
索科伊内总理曾多次访问我国。华主席在飞机舷梯旁同索科伊内总理亲切握手,欢迎他再次前来我国访问。
陪同索科伊内总理来访的有:教育部长库汉加,鲁伏马省省长加马,外交部副部长福姆和政府其他官员。
在飘扬着中国和坦桑尼亚国旗的机场上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军乐团奏坦桑尼亚国歌和中国国歌后,索科伊内总理由华主席陪同检阅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随后,索科伊内总理等贵宾来到绚丽多彩的欢迎人群中。青少年们在欢乐的乐曲声中,跳起了迎宾舞。人们挥动花束和彩带,向来自非洲大陆的友好使者表达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索科伊内总理不断向欢迎群众招手致意。
首都今天为欢迎坦桑尼亚贵宾的到来,在市区主要街道上挂起了一面面彩旗。高大的建筑物上悬挂着巨幅标语,上面写着:“坚决支持坦桑尼亚人民维护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的正义斗争!”“坚决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团结反霸的正义斗争!”“中国和坦桑尼亚两国人民的友谊万岁!”
到机场欢迎坦桑尼亚贵宾的还有外交部副部长张海峰,外经部副部长程飞,农林部副部长郝中士,财政部负责人吴波等。
坦桑尼亚驻中国大使卢辛德同机到达北京。
坦桑尼亚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通赛、卢辛德大使的夫人和大使馆外交官员以及各国驻中国的外交使节也到机场迎接。
新华社北京九月十二日电 国务院今天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宴会,热烈欢迎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总理爱德华·莫林格·索科伊内及其随行人员。
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主持了今晚的宴会。
国务院副总理陈慕华、外交部副部长张海峰、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李达、外贸部副部长王润生、外经部副部长程飞等出席了宴会。
在灯火辉煌的宴会厅里并排悬挂着坦桑尼亚国旗和中国国旗。在洋溢着中、坦桑两国人民友好的热烈气氛中,李先念副总理同索科伊内总理先后讲话。(全文见第二版)
李先念副总理说,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的中、坦桑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得到了令人满意的发展。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非常重视加强中国和坦桑尼亚的友好关系。我们相信,在中、坦桑两国政府的共同努力下,这一友好关系必将进一步巩固和加强。
索科伊内总理说,坦桑尼亚和中国的关系一直是亲密的。对于坦桑尼亚,中华人民共和国确实是一个真诚可靠的朋友。
双方讲话后,军乐团奏坦桑尼亚国歌和中国国歌。
出席宴会的还有政府有关部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等有关方面的负责人郝中士、李天相、陶琦、郭维城、吴波、贺敬之、刘仲候、季宗权、于步血、安岗、李普、李衍授、毛联珏。
坦桑尼亚驻中国大使卢辛德和夫人、大使馆其他外交官员,以及各国驻中国的外交使节,应邀出席了宴会。
坦桑尼亚总理索科伊内到京。华主席和索科伊内总理向欢迎群众招手致意。 新华社记者摄(附图片)

邓副主席和金主席举行会谈会谈 是在非常诚挚、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第1版()
专栏:

邓副主席和金主席举行会谈会谈
是在非常诚挚、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新华社平壤九月十二日电 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同志,九月十二日在平壤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同志举行了会谈。
双方就当前国际形势和共同关心的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双方意见十分融洽。会谈是在非常诚挚、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中国方面参加会谈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上海市委第三书记、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第二副主任彭冲,中共中央委员、外交部长黄华。朝鲜方面参加会谈的有: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委员会委员、党中央书记金永南,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委员会候补委员、政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许锬。
邓小平副主席同金日成主席还单独举行了会谈。
邓副主席同金主席单独会谈后热烈握手告别。
  新华社记者摄(传真照片)(附图片)

从扶沟看整顿领导班子的重要性

第1版()
专栏:本报记者来信

从扶沟看整顿领导班子的重要性
最近,我们在河南采访,发现有的地方清查“四人帮”的运动基本上没有进行,一些地区的违法乱纪分子(河南人称之为“角刺”干部)继续为非作歹,猖狂抵制和破坏清查工作。在揭批“四人帮”运动进行了将近两年的今天,这种现象实在值得引起极大的重视。
河南扶沟县即是一例。今年五月,中共河南省委、周口地委为解决扶沟县的问题,派了一个联合工作组。工作组进驻后,这个县的揭批运动出现了高潮,广大干部和群众斗志昂扬,纷纷起来揭发和批判同“四人帮”有牵连的人和事,革命形势大好。但是,由于这个县的“角刺”干部在这里经营了十年之久,又控制了许多方面的大权,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想方设法干扰、破坏清查运动。最近,以县委副书记车孟良、杨双林(均为“闹而优则仕”的“角刺”人物)为首的一伙窃取了党的领导权的坏人,肆意歪曲党的方针政策,用断章取义、摘取片言只语的恶劣手法,篡改和歪曲党中央的文件,掩盖自己的罪行。扶沟县打砸抢之风闻名全省,全县被迫害致死的干部和群众人数众多,许多案例的情节骇人听闻,令人发指!工作组在全县范围内,仅仅对有多条人命的五个“角刺”干部进行了隔离审查,这些坏人就大喊大叫,大造反革命舆论,跑遍全县各个公社,张贴大字标语,疯狂攻击工作组的清查工作搞过了头,诬蔑工作组翻文化大革命的案,还造谣说工作组已经狼狈逃窜。在车孟良、杨双林等人的操纵、煽动下,“角刺”人物纷纷出笼,公开无理取闹;一些被免职的严重违法乱纪的“角刺”干部也跳出来要求恢复原来的职务。许多揭批“四人帮”的积极分子,受到坏人的迫害,有的人被打伤致残,有的人收到黑信、黑电话的警告,搞得许多干部和群众提心吊胆,惶恐不安,无人再敢接近工作组,全县运动陷入冷冷清清的状态。河南省委十分重视扶沟县发生的事件,已经撤销了副书记车孟良、杨双林的职务,全力支持工作组把清查工作进行到底。这一措施,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拥护。
扶沟县发生的事件,是当前揭批“四人帮”第三战役中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动向,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为什么在揭批“四人帮”运动进行了将近两年的今天,出现了如此严重干扰、破坏清查工作的事件?这有力地说明了“四人帮”的影响和流毒在一些地方根深蒂固。更为严重的是部分地方的领导权至今还掌握在一些违法乱纪的“角刺”人物的手中。如果任凭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那些坏人还在台上掌权,如何能把揭批林彪、“四人帮”的运动开展下去?看来,不采取果断措施把领导权从坏人手中夺过来,不向违法乱纪分子展开有力的斗争,揭批“四人帮”和清查工作是难以开展下去的。这种情况如不迅速扭转,各项工作也就无法推动。 林 晰 石德连

无理的攻击

第1版()
专栏:

无理的攻击
本报评论员
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同志对罗马尼亚、南斯拉夫、伊朗的访问,在全世界产生了巨大反响。华国锋主席这次出访欧亚三国,是我国同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和伊朗之间加强相互了解和友好合作的正常交往,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利益。世界各国,特别是罗、南、伊三国的公众舆论,对这次取得巨大成功的访问进行了热情的报道,作出了积极的评价。
但是,有人对这次访问很不高兴。苏联领导集团通过官方喉舌,对这次友谊之行极尽歪曲、攻击之能事。他们的言论是十分奇特的,他们的攻击是毫无道理的。
苏联当局所以暴跳如雷,据说是因为华主席在出访期间的讲话中有几次谈到了反对霸权主义。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我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中反对霸权主义的立场,是举世皆知的。霸权主义破坏国与国之间平等相待的准则,侵犯别国的独立和主权,严重地威胁了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怎能不使人们群起而攻之。今天,世界人民反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斗争,已经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历史潮流。既然有人在国际上称王称霸,搞霸权主义,别人就要反霸,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有什么可非议的呢?
特别荒唐的是,塔斯社专门引证了华主席在访问伊朗时讲的一段话:“任何一个国家的事情,应该由这个国家的人民自己来管,一个地区的事情,应该由这个地区的国家来处理,全世界的事情,应该由世界各国共同协商解决”;并指责说这些话“隐藏着反苏内容”,是针对苏联的。这不是恰恰证明苏联坚持要反对各国的事务由各国人民来管的自主原则,坚持要干涉别的国家、别的地区的事务吗?
苏联还给中国扣上了一顶“干涉巴尔干事务”的帽子。诚然,华主席访问的三个国家中有两个地处巴尔干。但是,把一国领导人对另一地区国家的访问称之为“干涉”,这种逻辑是十分荒谬的。华主席的访问受到罗南这两个国家人民的热烈欢迎,难道巴尔干国家的人民会热烈欢迎对巴尔干事务的干涉吗?华主席在访问中一再强调各国人民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反对战争和战争威胁,而且祝愿这些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幸福。这怎么会成为“干涉巴尔干事务”呢?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在这个问题上是最有发言权的。两国领导人对华主席的这次访问都作了高度评价。齐奥塞斯库总统认为这次访问标志着罗中“两国和两国人民友好合作关系史册中的一个历史性时刻”。铁托总统强调南中领导人的互访“具有历史意义”,“是加深相互了解和今后进行合作的基础和动力”。而苏联对这次访问竟然指手划脚,说三道四,这才是地地道道对巴尔干事务的干涉。
苏联领导集团而且将它的攻击矛头指向热情接待华主席访问的三个东道国。苏联的报刊肆无忌惮地指责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在会谈中没有对这个或那个国际问题表明立场,又攻击那一个国家没有同所谓的“反苏言论”“划清界线”,等等。请问,谁给了莫斯科这种颐指气使的权利!苏联这种粗暴干涉别国内政的语言,是任何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所无法容忍的,因此遭到了理所当然的反击。铁托总统在最近一次讲话中严正批驳了苏联用“各种各样的谎言”“在报刊上和谈话中攻击南斯拉夫”的恶劣行径。南斯拉夫《信使报》斥责苏联这种“教训人的做法”,指出苏联没有权利规定“谁能同谁和不能同谁进行会谈,可以谈什么,不可以谈什么,或者关于所有这一切哪些东西应该写进正式公报而哪些东西不应该写进正式公报”。伊朗《复兴报》也强调,有的国家对伊中关系“主观地发表的任何攻击性看法,都被看作是对内政的干涉”。
莫斯科所以怒气难消,是因为它惯于把别的一些国家看作是它的势力范围。它认为别的国家的主权是有限的,这些国家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可以同哪一个国家来往,来往到什么程度,都应该得到它的批准。因此,谁要是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坚持自己决定本国内外政策的原则,在它看来,就是大逆不道。但是,勃列日涅夫的“有限主权论”并不是通行无阻的。在华主席出访期间,莫斯科的几度咆哮并没有吓倒走上独立自主道路的国家的人民,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有力反击。克里姆林宫的虚张声势恰恰暴露了它的霸权主义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