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热烈欢迎法国贵宾

第1版()
专栏:社论

热烈欢迎法国贵宾
法兰西共和国总理雷蒙·巴尔,应我国华国锋总理的邀请,前来我国进行正式访问,今天到达北京。这次访问标志着中法两国友好关系的新发展。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向巴尔总理以及其他法国贵宾表示热烈的欢迎。
法国人民是富有光荣传统的伟大的人民。法国人民对人类科学、文化宝库作出的重要贡献,他们在近代史上表现出的革命首创精神,赢得了世界人民的钦佩。本世纪内,法国人民为反抗侵略、捍卫独立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当前法国政府在吉斯卡尔·德斯坦总统的领导下,坚持民族独立政策,不断完善独立自主的防务体系,加强同西欧国家的联合,发展同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抵制和反对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法国在当代国际事务中正起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目前,世界上很不安宁。两个超级大国的争夺愈演愈烈。它们争夺的重点是欧洲。尤其是那个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超级大国到处炫耀武力,咄咄逼人。它在欧洲不断增兵,改进武器装备,成为对西欧的严重威胁。对中东和非洲,它也加紧扩张,企图迂回包抄西欧。它高唱“裁军”、“缓和”,但是它的军事力量却越来越膨胀,战争危险在进一步增长。面对这种情况,法国和西欧国家正在联合起来,提高警惕,加强防务,共同反对霸权主义,维护自己的主权和独立。西欧国家的联合和强大,对世界人民反霸斗争的胜利发展将会产生积极的影响。中国人民坚决支持法国和西欧国家联合反霸的正义斗争。
中法两国相距万里,但两国人民之间存在着悠久的友谊。在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维护法兰西民族独立的不屈战士戴高乐将军亲自关怀和推动下,中法两国于一九六四年一月建立了外交关系,为发展两国人民的友谊奠定了新的基础。十四年来,我们两国的友好往来日益频繁,经济、科技和文化交流也不断增加。我们两国人民都有增强友谊的共同愿望,都坚决主张捍卫独立和安全,反对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我们都希望进一步发展经济、文化交流。中法两国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良好的合作关系,有着广阔的前景。我们相信,雷蒙·巴尔总理的这次访问,必将为进一步促进中法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和中法两国的友好合作,作出新的贡献。祝雷蒙·巴尔总理的访问圆满成功!(附图片)
法兰西共和国总理雷蒙·巴尔

切实清理审干积案 落实党的干部政策

第1版()
专栏:

切实清理审干积案 落实党的干部政策
本报评论员
英明领袖华主席在十一大政治报告中指示我们:“干部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对过去审查干部中遗留的一些问题,应当严肃认真地尽快妥善处理。”认真处理审查干部中的遗留问题,是落实毛主席干部政策、贯彻执行华主席抓纲治国战略决策的一项重要工作。十多年来,由于林彪、“四人帮”的干扰和破坏,干部审查中遗留的问题比较多,其中有一些是错案、冤案。中共广西百色地委按照“有反必肃,有错必纠”的原则,坚持实事求是,放手发动群众,认真调查研究,切实清理文化大革命以来的积案,迅速处理了审干中的遗留问题,把全地区二千三百多个案件全部复查处理完毕,对其中的错案,坚决予以纠正。他们这样做,充分体现了毛主席、华主席、党中央对广大干部的关怀和爱护,体现了我们党实事求是的作风。
当前,许多地方和单位的党委,开始把清理积案、处理审干中的遗留问题提到党委议事日程上来。这是完全必要和正确的,符合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充分反映了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有利于实现抓纲治国的战略决策。但是,也有些地区和单位至今还没有动手,有些人顾虑重重,心有余悸,总是寻找种种借口,推来推去,拖来拖去,不认真处理审干中的遗留问题。甚至有一种论调,说什么处理审干中的遗留问题,特别是纠正那些错案,就会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这是一种混淆是非的错误论调,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对一些干部进行必要的审查,是完全应该的。经过审查,搞清了少数有严重问题的人,挖出了一些隐藏很深的阶级敌人;对一些同志长期没有结论的一般历史问题,做出了结论;一些本来没有什么问题的同志,经过审查,进一步取得党和群众的信任,更加专心致志地为党工作。文化大革命在这方面的成绩是巨大的,是否定不了的。但是,必须指出,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人帮”另搞一套,肆意干扰和破坏毛主席、党中央的战略部署,疯狂反对毛主席的干部路线和政策,残酷迫害广大干部、特别是担负各级领导工作的老干部。林彪公然把文化大革命歪曲为“批判干部的运动”,散布“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反动谬论。张春桥则极力叫嚷:“文化大革命就是改朝换代”。党的十大以后,“四人帮”进一步抛出了“老干部是‘民主派’,‘民主派’就是‘走资派’”的反革命政治纲领。在他们的干扰、破坏下,我们党的许多干部受到了诬陷和打击。有的同志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因为“四人帮”及其帮派骨干说了一句话,就受到长期审查,被加上莫须有的罪名;有的同志仅有一般历史问题,或犯过一些错误,但早已查清,有了正式结论,只是由于“四人帮”及其帮派体系揪住不放,恶意刁难,无限上纲,长期不能解决,有的甚至被定为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今天,“四人帮”迫害干部的阴谋已经大白于天下,对他们强加给干部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和种种罪名,我们难道不应该理直气壮地全部推翻,为这些干部恢复名誉吗?
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一贯关心和爱护干部,反复教导我们要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对犯错误的干部要“批判从严、处理从宽”。在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曾多次严厉批驳林彪、“四人帮”打击陷害干部的种种谬论,十分强调落实党的干部政策。
一九六七年,毛主席指出:“犯了错误的干部,包括犯了严重错误的干部,只要不是坚持不改,屡教不改的,都要团结教育他们。”“要解放一批干部,让干部站出来。”
一九六八年,毛主席提醒全党:“对犯错误的好人,要多做教育工作,在他们有了觉悟的时候,及时解放他们。”
毛主席一再强调指出:“有错误不要紧,我们党有这么个规矩,错了就检讨,允许改正错误。”就是对于犯走资派错误的人,毛主席也主要着眼于教育,指出:“在犯过走资派错误的人们中,死不改悔的是少数,可以接受教育改正错误的是多数,不要一提起‘走资派’,就认为都是坏人。”
现在,有些党委实事求是地纠正“四人帮”造成的错案、冤案。部分错了,部分纠正,全部错了,全部纠正。但是,那些符合事实的正确结论,决不能“一风吹”。这样做正是坚持了毛主席的干部路线和政策,正是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了文化大革命的成果,怎能说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成果呢?
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认真清理积案、处理审干中的遗留问题,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必然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必须排除“四人帮”的影响和流毒。事实证明,如果不从政治上、思想上彻底摧毁林彪、“四人帮”搞的那一套,不从组织上彻底粉碎资产阶级帮派体系,干部政策是很难真正落实的。因此,我们一定要遵照华主席、党中央的英明决策,把揭批“四人帮”的斗争进行到底;一定要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迅速把文化大革命以来的积案清理清楚,认真处理审干中的遗留问题,使一切受到“四人帮”打击、迫害和不公正待遇的同志真正获得解放,尽快分配工作,妥善安排,使他们为实现抓纲治国的战略决策,为我国在本世纪内实现四个现代化,发挥应有的作用。

应柬共中央、柬人大常委会和政府邀请进行友好访问 邓颖超副委员长离京赴民主柬埔寨 李先念副主席,乌兰夫、吴德副委员长等到机场送行

第1版()
专栏:

应柬共中央、柬人大常委会和政府邀请进行友好访问
邓颖超副委员长离京赴民主柬埔寨
李先念副主席,乌兰夫、吴德副委员长等到机场送行
新华社一九七八年一月十八日讯 应柬埔寨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柬埔寨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民主柬埔寨政府的邀请,中共中央委员、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今天上午乘专机离开北京,前往民主柬埔寨进行友好访问。
到机场欢送的有: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和林佳楣同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兰夫、吴德,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姬鹏飞,外交部部长黄华,人大常委会委员廖承志、康克清、陈此生、曾志,外交部副部长仲曦东、王海容,国务院办公室主任吴庆彤、副主任王伏林。
民主柬埔寨驻中国大使毕姜、参赞勇燕也到机场送行。
陪同邓颖超副委员长访问的有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亚洲司司长沈平,礼宾司副司长傅顺和等。(附图片)
李先念副主席和乌兰夫、吴德副委员长等到机场送行。
 新华社记者摄

落实党的干部政策是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重要任务 百色地委妥善处理审干遗留问题

第1版()
专栏:

落实党的干部政策是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重要任务
百色地委妥善处理审干遗留问题
在深入揭批“四人帮”的斗争中,中共广西百色地委切实清理文化大革命以来的积案,认真处理审查干部工作中的遗留问题,进一步落实党的干部政策。
一九七五年秋,中共广西百色地委就大力开展处理审干中遗留问题的工作。英明领袖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以后,百色地委更加抓紧了这项工作。从一九七五年十月到去年五月,全地区文化大革命以来审查的二千三百六十一个案件,已全部复查、处理完毕。
提高认识 排除干扰
一九七五年秋,为了贯彻落实毛主席关于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实现安定团结,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三项重要指示,广西区党委根据中央有关文件的精神,向各地(市)委发出了关于认真落实党的干部政策,迅速妥善处理文化大革命以来审干中遗留问题的文件。当时,有人担心这样做会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成绩。中共百色地委召开了常委会,认真学习毛主席为我党制定的干部路线和干部政策,分析本地区文化大革命以来审干工作的情况。大家认为,文化大革命是一次广泛的整党运动,弄清了一大批干部的政治问题,清查出一些潜藏很深的敌人,成绩非常伟大。但是也应看到,由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受到林彪、“四人帮”的干扰和破坏,以及资产阶级派性的影响,审干工作中也存在不少问题。有些定性偏高;有些早已查清的案件,迟迟不作结论;有的长期查不清的问题不敢否定;许多不真实的材料塞在干部的档案中。例如,原靖西县委一位领导同志,文化大革命前任公社书记期间,工作上和思想上有过一般性质的缺点、错误,就被扣上“犯走资派错误”的帽子,撤销了职务。原百色县委一位副书记,有个历史问题早已查清,而办案人员只写了调查经过,不作结论,长期挂着。地委领导同志认为,类似问题如不及早妥善处理,势必给党和革命造成损失。认真纠正工作中的缺点,及时解决工作中的问题,是我们共产党人一贯的作风。会议决定,把处理审干中遗留问题列入党委重要议事日程,作为一件大事来办。
一九七六年初,正当百色地区有领导、有计划地进行这一工作的时候,“四人帮”刮起了“矛头向上”、“揪一层人”的妖风,使这项工作遭到了严重的干扰和破坏。有的公开说,落实干部政策是“回潮”,刮“右倾翻案风”;有的嘴上不讲,心里却怀疑这是“举逸民”、“请隐士”;有的还派人到地委来“摸底”,质问地委领导:“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大是大非面前,百色地委的领导同志不信邪,不动摇。他们及时召开常委会,分析和总结前段处理审干中遗留问题的情况,统一“一班人”的认识。大家一致表示,要冲破阻力,排除干扰,认真落实党的干部政策。地委旗帜鲜明地向广大干部群众说明,认真清理多年积案,处理审干中的遗留问题,不是什么“右倾翻案风”,是落实党的干部政策,是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重要任务。
书记动手 抓好典型
为了切实做好处理审干中遗留问题的工作,中共百色地委遵照毛主席关于领导和群众相结合的教导,一面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办案,一面书记亲自动手,抓好典型。
一九七六年三月,地委四名正、副书记一起到了受干扰较大、工作开展不起来的平果县,把在家的县委常委找来开会。会上,地委四位书记都讲了话,向县委领导同志讲明处理审干中遗留问题的重要意义,指出他们拖延这项工作造成的影响,要求县委迅速、认真地搞好这项工作。平果县委检查了错误,采取有力措施,加强了对审干工作的领导,在较短的时间内,就取得了较大的成绩。地委及时肯定了平果县的做法,对其他县起到了推动作用。
在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地委主管这项工作的副书记亲自订计划,提出要求,布置任务,检查督促;亲自查阅材料,调查研究,分析案情;亲自找被审查者谈话,做政治思想工作;亲自起草和修改定案结论。有一次,他到靖西县亲自查阅了三十六个案件,帮助修改了部分定案结论,处理了一些疑难案件。在地委领导同志的带动下,许多县委一、二把手也非常重视这项工作,亲自审阅结论,处理疑难积案。
实事求是 有错必纠
百色地委在处理审干中遗留问题时,坚持做到实事求是,有错必纠。对于证据确凿的坏人,一个也不放过;凡符合事实的结论,决不能吹掉;对于错案和冤案,坚决推倒,重新处理;定性偏高的,坚决纠正。有个县长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一些错误,历史上也有些问题,县委就以“历史有问题,现实表现不好”,作为历史反革命处理。地委经过调查研究,认为证据不足,不但不定为历史反革命,还对他的功过作出适当的评价,妥善安排了他的工作。
对历史问题和其他方面的问题,百色地区各级党组织经过认真调查,该作结论的,迅速作了结论;证据不足的,不是抓住不放,而是尽快结案;一时搞不清楚的,就实事求是进行分析,历史地全面地看问题;一般的历史问题,不挂起来。有位女干部的历史审查了很久,一九七三年外省也有材料证明没有问题。但由于“四人帮”错误路线的干扰,迟迟没有结案。粉碎“四人帮”后,地委认为她的问题已经弄清,很快作了结论,并根据她一贯的表现,决定提拔使用。
遵照毛主席关于“尽可能地将消极因素转变为积极因素”的教导,百色地区做到了“批判从严,处理从宽”,可划可不划的坚决不划,可戴帽可不戴帽的坚决不戴,可处分可不处分的不处分,处分可轻可重的从轻处分。全地区经过复查,重新结案和处理了九百七十八个案件,基本上贯彻执行了上述原则,做到了对人的处理持慎重态度,实事求是,“宁拉不推”,尽可能缩小打击面,扩大教育面。凡属不符合事实的结论,一律改变;凡属不实之词,一律推倒;凡属没有查证核实的材料(包括给干部子女和亲属写的政审材料),一律从干部的档案中清理出来。 王及扬

湖北省举行五届人代会首次会议 赵辛初当选为省革委会主任,陈丕显当选为第一副主任

第1版()
专栏:

湖北省举行五届人代会首次会议
赵辛初当选为省革委会主任,陈丕显当选为第一副主任
据新华社武汉一九七八年一月十六日电 湖北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于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三十日至一九七八年一月五日在武汉举行。
出席大会的代表共一千一百三十二名。大会选举了湖北省新的一届革命委员会和湖北省出席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赵辛初当选为省革命委员会主任,陈丕显当选为省革委会第一副主任,韩宁夫、顾大椿、张秀龙、李夫全、丁凤英(女)、夏世厚、许道琦、田英、王汉章、林少南(女)、郝国道、朱邦俊当选为省革委会副主任。一月五日,省革命委员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任命顾万才为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
陈丕显同志代表上届省革委会向大会作工作报告时指出,“四人帮”及其余党在湖北的资产阶级帮派体系受到了粉碎性的打击,与“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经过认真清查,大多数地区和部门已基本查清。“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正在不断消除。工业生产迅速扭转了由于“四人帮”干扰破坏造成的停滞、倒退的局面,产量稳步上升。一九七七年全省工业总产值超过历史最高水平,比一九七六年增长百分之二十。一九七七年全省粮食获得丰收,棉花第三次上“纲要”。财政收入超额完成国家任务。华主席、党中央关于抓纲治国一年初见成效的要求,在湖北已经胜利实现。
陈丕显同志提出了湖北省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战斗任务和奋斗目标:到一九八○年,全省农业要有个大的发展,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地方工业形成比较完整的支农体系和为大工业配套的体系,人民生活必需的轻工业品达到省内基本自给。到一九八五年农业要全面实现机械化。工业方面要集中力量打几个大歼灭战,再拿下一批重点项目。
为了高速度发展国民经济,陈丕显同志强调必须进一步集中力量大办农业。要认真落实党在农村的各项经济政策,坚持勤俭办社、民主办社的方针,坚持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生产队和社队企业,都要加强经营管理,积极发展生产,努力降低费用,一定要做到增产增收,多劳多得,分配兑现。要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有重点、有步骤地解决一些群众迫切要求解决的生活问题,特别要关心女工和女社员的生活和健康。要在坚持政治挂帅的前提下,把精神鼓励和物质鼓励结合起来,把劳动工资工作做好。要积极地改善城市和工矿企业的副食品供应,工矿企业要办好五·七农场和工厂,远离城市的工矿企业应逐步实行企社合一。要逐步改善城市职工和居民的住房、供水和城市交通等问题。
会议经过讨论,一致通过了陈丕显同志的工作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