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毛主席语录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清理古代文化的发展过程,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是发展民族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但是决不能无批判地兼收并蓄。必须将古代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切腐朽的东西和古代优秀的人民文化即多少带有民主性和革命性的东西区别开来。

重视对《水浒》的评论

第1版()
专栏:《红旗》杂志短评

重视对《水浒》的评论
为了开展对《水浒》的讨论和批判,本刊这期发表了鲁迅对《水浒》的一段评语,希望引起大家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鲁迅评《水浒》评得好。他指出:“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
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这个评语,完全正确。它指出了
《水浒》的要害是“受招安”,即投降。原因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写了投降的全过程,歌颂了投降主义路线,使它可以用来作为一部有意义的反面教材。
毛主席指出:“无产阶级对于过去时代的文学艺术作品,也必须首先检查它们对待人民的态度如何,在历史上有无进步意义,而分别采取不同态度。”《水浒》是怎样对待梁山农民起义革命事业的奠基人晁盖和农民起义的叛徒宋江的呢?它极力歌颂宋江,而把晁盖排除在一百零八人之外。这完全是为了宣扬投降。晁盖死后,宋江窃取了梁山农民革命的领导权,他第一件事便是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强行通过了争取“招安”的投降主义路线。宋江对晁盖起义路线的“修正”,是对农民革命的背叛,从这个意义上说,也就是搞修正主义。而《水浒》正是肯定和赞美了宋江的修正主义。当然,有投降,就有反投降。李逵、吴用、阮氏三兄弟不愿意投降,坚持了农民革命的立场。但由于领导权掌握在宋江手里,终于使这支农民起义队伍受
了“招安”,去打方腊,做了反动统治阶级镇压其他起义军的帮凶。宋江的反革命道路证明:搞修正主义,必然要当投降派,出卖革命,充当反动派的走狗。这是一切修正主义者的特点。刘少奇、林彪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就是对内搞阶级投降主义,对外搞民族投降主义。从古代投降派宋江的身上,可以看到现代投降派的丑恶面目。
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进行阶级分析,《水浒》所描写的宋江同高俅的斗争,其实质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反对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是地主阶级内部一个派别的代表人物,他不反对皇帝这个地主阶级利益的最高代表,他反对贪官,不过是为了效忠于皇帝,维护反动的封建统治,在统治阶级内部争得一席地位而已。认清宋江这一阶级本质,对于我们识破修正主义的欺骗性和危害性是很有意义的。为什么宋江能起到高俅所起不到的作用?为什么高俅的残酷镇压不能打垮梁山农民起义军,而宋江的投降主义路线却能很快瓦解这支队伍?这是因为,钻进农民革命队伍的宋江以他同高俅的“斗争”掩盖了他们同属地主阶级的实质,掩盖了他们之间的矛盾只不过是地主阶级内部一派反对另一派的矛盾。这样,宋江就有机可乘,使投降主义路线得逞。李逵由于缺少阶级分析的观点,虽然没有壮烈地死在高俅的屠刀下,却让宋江用毒酒断送了性命,这个惨痛的教训是值得革命人民永远记取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前,关于《水浒》的许多评论,几乎都违背了鲁迅的论述。不少文章美化甚至歌颂《水浒》所肯定的宋江的投降主义路线,其中一个基本的论点就是把宋江的投降主义算作了“农民的局限性”。于是,投降派变成了英雄,农民起义的结果必然走向投降,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尖锐对立、坚持农民起义路线和推行投降主义路线的原则斗争统统被抹煞了。请问:斗争不屈而失败,同宋江为追求“官爵升迁”而投降,怎么能说成一回事?历史上的农民起义,由于当时还没有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没有新的阶级力量,没有先进的政党,因而往往陷于失败,但投降绝不是它的必然结果。把宋江的投降主义算作“农民的局限性”,实质上是宣扬了阶级调和论,这是必须加以讨论和澄清的。
这里,重温一下毛主席在建国初期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是很有必要的。毛主席说,象武训那样的人,“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毛主席还指出:“在许多作者看来,历史的发展不是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而是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得免于死亡;不是以阶级斗争去推翻应当推翻的反动的封建统治者,而是象武训那样否定被压迫人民的阶级斗争,向反动的封建统治者投降。”毛主席的这些深刻分析,对于我们今天开展对《水浒》的讨论和批判,肃清《水浒》研究中的阶级调和论的流毒,是完全适用的。《水浒》这部小说中的宋江,同《武训传》中的武训是一丘之貉。歌颂叛徒宋江,同歌颂奴才武训,是同样性质的问题。我们应当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充分开展对《水浒》这部书的批判,充分发挥这部反面教材的作用,使人民群众都知道投降派的真面目,学习用阶级分析的观点去看各种问题。这不但对于古典文学研究,对于整个文艺评论和文艺工作,而且对于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在现在和将来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反对资本主义道路,加强革命团结,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都有着重大的意义。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五年第九期)

前往参加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庆祝活动 西哈努克亲王、乔森潘副首相率领柬埔寨代表团离京去河内 宾努首相等到机场送行 邓小平、李先念、吴德、谭震林等到机场欢送

第1版()
专栏:

前往参加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庆祝活动
西哈努克亲王、乔森潘副首相率领柬埔寨代表团离京去河内
宾努首相等到机场送行 邓小平、李先念、吴德、谭震林等到机场欢送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八月三十日讯 以柬埔寨国家元首、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主席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为团长,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副首相、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总司令乔森潘为副团长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今天上午乘专机离开北京前往河内参加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的庆祝活动。西哈努克亲王的夫人莫尼克·西哈努克公主也同机前往。
代表团团员有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人民教育和青年大臣英蒂丽、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吉春。
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中央政治局主席、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首相宾努亲王和夫人,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中央政治局委员秀木、杨森安和夫人,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外交副大臣万比尼和夫人,到机场送行。
到机场欢送代表团的有我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李先念,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吴德、谭震林,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有关方面负责人林佳楣、朱传贤、梁枫,中国驻柬埔寨大使孙浩。
到机场送行的还有越南民主共和国驻中国大使阮仲永和越南南方共和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阮成功。
柬埔寨驻中国大使笃坎敦和夫人,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成员、王室成员,也到机场送行。(附图片)
以西哈努克亲王为团长、乔森潘副首相为副团长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八月三十日乘专机离开北京前往河内参加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的庆祝活动。
宾努首相和我国领导人邓小平、李先念副总理,吴德、谭震林副委员长等到机场欢送。 新华社记者摄

前往参加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庆祝活动 朴成哲副总理去河内路过北京 马文波副外长等到机场迎送

第1版()
专栏:

前往参加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庆祝活动
朴成哲副总理去河内路过北京
马文波副外长等到机场迎送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八月三十日讯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务院副总理朴成哲及其一行,在前往河内参加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庆祝活动的途中,今天路过北京。
到机场迎送的有外交部副部长马文波、礼宾司司长朱传贤、亚洲司副司长何章明等。
朝鲜驻中国大使玄峻极,越南民主共和国驻中国大使阮仲永,越南南方共和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阮成功,也到机场迎送。
马文波副部长在机场曾设宴招待了朝鲜同志。

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深入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 云南和上海郊区早稻又获丰收

第1版()
专栏:

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深入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
云南和上海郊区早稻又获丰收
据新华社昆明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八日电 在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热潮中,云南省今年早稻获得丰收,全省早稻产区大部分增产。
今年,云南省早稻种植面积比去年扩大百分之二十七,总产量预计比丰收的一九七四年增产一成以上。保山、曲靖地区和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早稻获得大幅度增产,总产量比去年增长六成;临沧、昭通、红河、楚雄、西双版纳、东川、丽江、德宏等地、州、市也都获得了丰收。
今年以来,云南省早稻产区各级党组织带领广大干部和群众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深入进行党的基本路线教育,调动了干部、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抓紧了早稻生产。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早稻种植面积比去年增加百分之三十以上,总产量比去年增产二成多,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沧源佤族自治县早稻总产量比去年翻一番。
在早稻生长期间,云南各地党组织和革委会充分发动群众,千方百计落实增产措施,抓好早稻的田间管理,有效地战胜了干旱、病虫等自然灾害,确保了丰收。元阳县今年春季严重干旱,一些重点水渠断流,山塘、水库枯竭,大片早稻田缺水。县委领导成员深入基层和干部、群众一起学习理论,共同劳动,激发了各族社员“天大旱,人大干”的革命精神,及时做好抗旱保苗工作。今年全县种植双季稻三万五千多亩,总产量比去年增长六成多。
据新华社上海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八日电 上海市郊区广大社员和干部,学理论,抓路线,促生产,夺得了今年早稻丰收。全郊区早稻单位面积产量和总产量都超过了丰收的一九七四年。全郊区十个县,县县增产。其中金山、上海和奉贤三个县,一季早稻的产量就上了《纲要》。
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发表以后,各县、社和许多大队都举办了干部和贫下中农理论骨干学习班;生产队也以政治夜校为阵地,组织广大社员联系农村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实际,认真学习和讨论,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本主义倾向,加深了对党的基本路线的理解,提高了广大干部和社员大干社会主义的自觉性,推动了“农业学大寨”运动的深入发展,促进了早稻生产。
今年,上海市郊区早稻的丰收是在战胜较大自然灾害以后取得的。入夏以来,上海郊区连续阴雨,部分早稻受淹和发生病虫害;特别是在早稻返青、发棵和收割等关键时期,遇到了几次暴风雨;有些公社三次受到冰雹的袭击。广大社员和干部以“抗灾抗到天低头”的气概,采取各种措施与灾害展开了顽强的斗争,早稻从播种到收割,环环采取了抗灾措施,终于战胜了各种自然灾害,获得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