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毛主席语录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

用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指导部队建设 广州部队某部团以上干部围绕反修防修问题学习理论,进一步提高了继续革命的觉悟,部队工作出现一派朝气蓬勃的新气象

第1版()
专栏:

用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指导部队建设
广州部队某部团以上干部围绕反修防修问题学习理论,进一步提高了继续革命的觉悟,部队工作出现一派朝气蓬勃的新气象
据新华社广州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三日电 人民解放军广州部队某部团以上领导干部,围绕着反修防修问题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进一步提高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他们自觉用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指导部队建设,使部队工作呈现一派朝气蓬勃的新面貌。
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指示发表后,这个部队团以上领导干部立即认真学习。许多师团领导班子都围绕反修防修的问题,把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分成若干专题,然后把新老机会主义者,特别是林彪的修正主义谬论也列出来,用对比的方法,边学边议边批。有的还围绕反修防修问题,一面学习理论,一面深入实际,调查研究,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加深理解。他们先后举办了五期团以上领导干部读书班。通过学习,这些干部反修防修的战斗意志进一步增强。他们胸怀革命大目标,把每项工作和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自觉联系起来,处处坚持想大事、抓路线。某师党委成员,学习了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制订了抓大事,抓路线的措施,无论抓训练、施工、生产、后勤,都自觉地把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批判修正主义摆在首位。今年军事训练开始前,党委领导成员首先集中起来学习了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首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的军队”等论述,批判了林彪破坏军队建设的罪行。然后,他们蹲点的蹲点,跑面的跑面,用自己的学习成果指导部队的学习和批判。师长郑文水和副师长李培江,亲自到训练场,和连队干部战士一起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批判修正主义谬论,带动了军事训练,今年上半年,全师三次实弹射击,每次都获得总评优等的好成绩。
通过学习,这些领导干部进一步提高了用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回答和解决部队现实问题的自觉性,使部队思想政治工作提起纲来,无论分析问题、解决问题,都比过去站得高、想得远、看得深、成效好。过去,他们对于干部战士在工作分配、入党入团、官兵关系等方面出现的思想问题,虽然也经常进行教育,但是往往就事论事,抓不到点子上。今年,他们用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来分析、认识部队中出现的某些思想问题,有的放矢地在部队进行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反修防修教育,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和旧的传统观念,部队面貌一新。新兵入伍,主动提出“一切交给党安排,党叫干啥就干啥”的口号;老兵复员退伍,纷纷表示到农村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做缩小三大差别的促进派;干部战士用共产主义精神正确处理人与人的关系,官兵一致的光荣传统更加发扬光大。
这个部队团以上领导干部,在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过程中还很注意紧密联系思想实际,自觉改造世界观。一些老干部焕发了革命青春,保持和发扬了战争年代那么一股革命热情;一些刚刚走上领导岗位的青年干部,更加注意密切联系群众,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做到走上领导岗位,不走出战士行列。某团党委成员在学习中自觉用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要求对照自己,继续革命觉悟不断提高。他们专门开会研究、制订了领导干部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下连当兵代职,接受群众监督,防止特殊化等十条措施。今年头五个月,这个团的领导干部都已轮流下连当兵、代职、蹲点或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政委黄学和在农场养猪班当兵时,自觉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和战士一样生活,每次外出都向班长请假、销假,服从班长管理,受到了战士们的称赞。

西哈努克亲王宾努首相乔森潘副首相到京 邓小平、李先念副总理,吴德、谭震林副委员长等到车站热烈欢迎

第1版()
专栏:

西哈努克亲王宾努首相乔森潘副首相到京
邓小平、李先念副总理,吴德、谭震林副委员长等到车站热烈欢迎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三日讯 柬埔寨国家元首、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主席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由宾努首相和乔森潘副首相率领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今天下午乘专车从平壤到达北京。宾努首相的夫人也同车到达北京。
到车站热烈欢迎柬埔寨贵宾的有我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李先念,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吴德、谭震林,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有关方面负责人林佳楣、朱传贤、王珍、梁枫等。
到车站迎接的还有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中央政治局委员秀木,柬埔寨驻中国大使笃坎敦和夫人,以及在北京的其他柬埔寨朋友。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中国大使玄峻极和夫人也到车站迎接。
专程前往朝鲜迎接柬埔寨贵宾的中国驻柬埔寨大使孙浩陪同柬埔寨贵宾到达北京。(附图片)
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宾努首相、乔森潘副首相等柬埔寨贵宾从平壤到达北京,在车站受到邓小平、李先念副总理和吴德、谭震林副委员长等的热烈欢迎。 新华社记者摄

兰州化学工业公司化肥厂广大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 学理论 鼓干劲 抢时间 争速度 今年月月超额完成国家生产计划,增产大批优质化肥支援农业

第1版()
专栏:

兰州化学工业公司化肥厂广大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
学理论 鼓干劲 抢时间 争速度
今年月月超额完成国家生产计划,增产大批优质化肥支援农业
据新华社兰州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三日电 我国大型化肥厂之一的兰州化学工业公司化肥厂,今年以来生产了比往年同期更多的优质化肥,源源不断地运往全国各地农村。今年一至七月,这个厂月月超额完成国家生产计划,化肥产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二十八,合成氨产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十三点三。这是这个厂的职工学理论,鼓干劲,抢时间,争速度所创造的优异成绩。
今年以来,兰州化学工业公司化肥厂的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以极大的热情掀起了学习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重要指示的热潮。他们认真学习,逐句逐段地讨论。他们联系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实际,批判修正主义,破除资产阶级法权观念,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全厂呈现一派团结战斗的新气象。
广大职工在学习中深刻认识到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必须有雄厚的物质基础。他们自觉地把做好本职工作,多产化肥支援农业,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这个大目标联系起来,并提出了新的奋斗目标:在保持去年的生产水平的基础上,今年再增产相当于一个中型合成氨厂一年的化肥产量。厂党委热情支持工人们的这一壮举,发动全体干部、群众充分讨论。许多车间立即响应,纷纷表示要出大力,流大汗,多快好省地生产化肥。
化肥厂党委经过认真讨论研究,集中群众的意见,订出了填平补齐,攻关挖潜的项目,然后发动群众,一个一个地打歼灭战。
治水,是上半年关键的一仗。为了大幅度增产化肥,需要一套加压稀硝装置,以提高氨加工系统的生产能力;要增加加压稀硝,需要大量的工业用水,而水厂一时还供应不了那么多的水。厂党委把这个问题交给群众,开展了一场治水和节约用水的大会战。全厂上下齐动员,大搞调查研究,一共检查分析了二百多个用水岗位的情况,发现一百五十多个问题,提出了三十多项节约用水的措施。广大职工人人节水治水,消除“跑、冒、滴、漏”。经过短短一个月的努力,全厂工业用水由原来的每小时四千三百吨降低到三千吨以下,充分保证了加压稀硝的需要。
加压稀硝装置建成投产以后,造气量显得很不足。广大工人经过十天的奋斗,终于解决了造气量不足的问题,为多产化肥赢得了时间。
在增产化肥的大会战中,领导干部到第一线指挥,广大工人大干苦干,“三结合”的技术革新小组特别活跃,团结协作大大加强。改造一号空分过滤室,是一项和夺高产有密切关系的攻关挖潜项目,必须按期完成。可是当时,空分车间正在抢修七号分离装置,人力很紧张。浓硝车间工人闻讯后,在自己生产任务也很艰巨的情况下,组织了一支七人的小分队,由车间干部带领,来到空分车间,主动承担了一号空分过滤室的改造任务。他们奋战三天半,就完成了这项改造任务。广大职工为着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步调一致,互相支援,密切协作,使增产化肥的大会战节节取得了胜利。

让工人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上海钢铁战线侧记

第1版()
专栏:

让工人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
——上海钢铁战线侧记
最近,我们在上海访问了一些钢铁厂,看到上海钢铁战线一片大好形势。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运动不断深入,广大工人群众和干部团结战斗,钢的日产量不断创造新纪录,钢的新品种不断增加,新人新事到处涌现。但是,给人印象更深刻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领导和群众之间的关系比以往更加密切了,这是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成果。
许多干部批判了等级观念、特权思想,第一个行动就是到生产第一线去参加劳动,指挥生产。工人看到干部同自己一样劳动,一样流汗,受到鼓舞,有话就说,有事就问,有意见就提,许多矛盾在现场解决了,过去群众和领导的一些隔阂消除了。许多干部看到工人群众的创造性劳动和建设社会主义的极大热情,受到很深的教育,从思想上而不是口头上认清了:工人真正是企业的主人。
(一)
过去,在有的企业里,工人的主人翁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许多工厂的领导干部通过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学习,参加劳动,调查研究,认识到能不能发挥工人群众的主人翁作用,关键在于领导执行什么路线。
上钢三厂轧钢三车间去年六月份大修以后,生产一直上不去。有的干部说是群众技术水平低,干劲不足,还埋怨群众难弄。工人认为领导指挥不当,不信任群众。领导和群众之间有隔阂,因而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问题究竟在哪里?车间党总支成立了一个有工人参加的调查组,开了十几次座谈会,澄清了“是群众难弄,还是干部指挥不当”的问题。
这个车间轧钢机上的夹板,大修前是活夹板。大修后,干部让工人把它焊成死夹板,使用不便,影响产量。群众要求改回来,干部不同意。这次调查中,他们发现解放初期轧钢机上都是死夹板,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期,工人群众提出合理化建议,才把死夹板改为活夹板,提高了产量。干部没有做调查,自作主张恢复到一九五八年前的落后方法,犯了主观主义的错误。这件事使车间干部认识到,不是群众难弄,而是领导自以为高明,把错误的东西强加于群众,影响了领导同群众的关系。
通过这次调查,再联系到过去发生的一些事例,他们进一步认识到依靠工人群众的重要性。一九七三年,车间生产管理上出现一些本位主义和扯皮现象。当时车间领导干部不是认真调查研究,依靠群众,从思想上路线上解决这个问题。群众提出了批评。车间党总支接受群众的批评,依靠群众,发挥了群众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一次,国家急需一批计划外的钢材,有的干部怕影响月计划,不愿接受,但群众知道后说,国家需要的,我们应该接受。党总支依靠了群众,生产搞得热气腾腾,结果这批订货和月计划都完成了。这两件事一对照,使干部认识到:只有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才能调动群众的积极性,改善人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充分发挥工人群众当家作主的作用。
(二)
工人是企业的主人,到底应该管哪些事?有些干部认为工人的主人翁态度主要表现在“干”字上,谁干得好,就是主人翁当得好。工人批评他们是“任务重了找群众,工作顺利忘群众,出了事故怪群众。”抓好生产,为国家多作贡献,这是工人阶级分内的事。工人是企业的主人,首先要按照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管理企业,管理上层建筑,把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落实到基层。上钢十厂四车间在产品质量问题上发生的一次争论,很能说明问题。
这个车间生产的低矽钢坯,按理应是用“清炉号”方法轧制(一个炉号一个炉号轧制),而以前长期用的是“混炉号”方法轧制(几个炉号混在一起轧制)。“清炉号”的方法操作过程复杂些,产量较低,但质量有保证。“混炉号”的方法虽然省事,产量高,但影响产品质量。车间领导图省事,硬用“混炉号”的方法。质量达不到要求,用户意见很大。经过车间质量检验组提出建议,才把“混炉号”生产改为“清炉号”生产。改是改过来了,但是有的车间领导一时思想上转不过来,认为这是同自己“唱对台戏”。在厂党委帮助下,他们提高了认识,车间有的领导干部对自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平时总是讲工人是企业的主人,而当工人自觉地以主人翁态度对企业行使监督权的时候,我为什么就忘了这一条?”答案是:当了领导,总感到自己管工人是天经地义的事,而工人反过来监督领导,就感到损害了自己的“尊严”。这实际上就是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表现。
经过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学习,他们进一步认识到,领导的权力是工人阶级给的,因而自己的行动必须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工人群众监督领导,是为了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使企业不至于走偏方向,而不是对个人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现在他们注意接受群众的正确批评,自觉自愿地把自己放在群众的监督之下。
有的同志认为,这样一来会束缚领导的手脚,领导工作难做了。事实恰好相反。上海异型钢管厂党总支对这一点有较深的体会。这个厂只有八百来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生产各种钢管一千八百多种,对国家贡献很大。他们取得这些成绩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党的领导,靠的是广大工人群众。前几年,生产任务应接不暇,厂领导曾经回绝过国家交来的一些任务。工人们说:“一个厂如果不为国家挑重担,就会背离社会主义方向;一个人如果没有勇气给自己加点压力,就会丢掉继续革命的动力。”厂党总支接受群众的意见,作出规定:凡是国家需要他们试验的新产品,没有经过党总支决定和工人群众讨论,任何人无权回绝。这样,就把新产品管理权交给群众,依靠群众共同管理。现在,国家需要什么产品,领导就把品种、规格和完成任务存在的困难,原原本本告诉群众,让全体工人议论。群众把工厂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敢想敢说。这样,许多原来认为办不到的事办到了。异型钢管厂的体会是:越是勇于接受群众的监督,领导工作就越主动、越有办法。(三)工人参加企业管理,也有形式和实质的区别。形式上有了的东西,是否真正起了作用,还要看它的实际内容。比如,在技术革新中建立的“三结合”领导小组,厂厂都有,但工人起的作用往往不同。问题在于领导是不是真正把工人看作技术革新的主力军。从几个厂的经验看,一个重大的技术革新项目,脱离党的领导,不依靠工人群众,不团结技术人员共同奋斗,就容易走弯路。上钢十厂六车间用一年零八个月时间,试制成我国第一台先进的塔式光亮退火炉,就是依靠工人搞技术革新的可喜成果。车间党支部不但充分发挥工人在“三结合”小组中的作用,而且动员全车间工人都参加设计方案的讨论,然后才定下来。在试制过程中,抢在困难前面的是工人。有个部件叫波纹管,焊接技术要求高,厂内没有加工设备,有的干部不去发动工人研究解决办法,只是眼睛向外,依赖外援。几个青年工人艰苦奋斗,试验一百多次,终于制成加工设备,把一百多支波纹管焊接好了。技术人员在这次技术革新中也充分发挥了作用,作出了创造性的贡献。
工人群众真正参加了企业管理,就会给企业管理闯出新的路子。例如,过去工人出去听取用户意见,只问本厂产品好坏,现在不同了,他们还进一步问:“你们还需要什么?我们看看能不能支援你们。”上钢五厂五车间工人到长江电器厂去访问,知道他们有一大批马达,因为缺少一种扁钢的配件,长期积压在仓库里,工人就建议厂领导接下制扁钢的任务,救活了一大批马达。过去,干部、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各管一摊子,忙不过来;现在广大工人来协助,“分内”“分外”的界限打破了。一方有困难,八方来支援。新的协作关系促进了生产的发展,迅速提高了劳动和管理效率。
上海钢铁战线的干部和群众认为,今天由于资产阶级法权在人与人之间关系方面还严重存在,领导和群众的平等关系的确立,需要经过长期的斗争。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深入,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生产过程中人与人的关系仍要不断调整,还有许多文章可作。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