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 发表第四十一号告高棉同胞书

第5版()
专栏:

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
发表第四十一号告高棉同胞书
新华社上海一九七三年三月四日电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三月四日发表第四十一号告高棉同胞书,全文如下:尊敬的王后陛下,尊敬的僧侣们,亲爱的同胞们,
大卖国贼朗诺匪帮命令某些金边的僧侣发表了一个声明,说“诺罗敦·西哈努克已被高棉人民所唾弃,他必须对柬埔寨近三年来所遭受的一切灾难和痛苦负责”(这是原话)。然而,甚至在尚未被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解放的地区,大家都了解真相。真相就是,一方面我国人民从未对他们十分想念的“亲王父亲”失去信任和爱戴,另一方面,正是朗诺、施里玛达、英丹、郑兴、山玉成、朗农、韩通哈、隆波烈、金烈、塔巴纳宁、苏金奎、陈金焕和索斯丹尼·菲尔南德这伙匪帮自己要对我们亲爱的柬埔寨三年来所遭受的灾难和痛苦承担全部责任,因为这伙匪帮野心勃勃,贪恋美帝国主义的美元,并自一九七○年三月十八日以来即肆无忌惮地把我们柬埔寨的民族独立、中立、领土完整及和平无耻地出卖给了美帝国主义。
我刚收到两封从柬埔寨寄给我的极其重要而感人肺腑的书信,寄信人是一些分别住在一个省里和金边市的僧侣和公民。这两封信对十恶不赦的卖国贼匪帮及其主子美帝国主义作了最终的判决。我谨公布来信内容如下:
“我们是一些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我们向柬埔寨国家元首、民族统一阵线主席亲王致以亲切的问候。自一九七○年以来,我们这些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陷入了空前的贫困和痛苦之中,这是因为美帝国主义践踏了中立的柬埔寨王国。现在我们认清了美帝国主义和卖国贼的共和国——这个由外国帝国主义一手炮制的傀儡共和国的狰狞的真面目。如今生活在尚未解放地区的殿下的子民们——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们正在受苦受难,因为有四种可怕的灾害落在我们的头上:一、战争;二、饥饿;三、疾病;四、抢劫。这是卖国集团一手造成的,他们把我国出卖给美帝国主义者,并炮制了一个僧侣和人民绝对不赞成的伪共和国。亲王,虽然我们遭受到这么多的灾难,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们始终勇敢地进行斗争。我们的敌人为了挫败我国人民的抵抗,使用了并仍在使用一切手段:横征暴敛、严刑拷打、轰炸、投掷凝固汽油弹等……。我们的寺院和村庄已化为灰烬。这些敌人对僧侣和农民毫不留情,无数僧侣和农民在他们的军事行动和飞机轰炸中受害死去。当我们的寺院和村庄在他们的军事行动和飞机轰炸后还留下一点东西时,敌人就派他们的步兵回来抢掠一空。他们把我们当作‘越共’或‘北越人’,借以为他们的罪行辩解!
“亲王,你知道今天在我国‘活着的人’中间有许多残废的僧侣和男女公民,他们有的缺臂,有的缺腿,有的双目失明。生活在卖国贼枷锁下的僧侣和男女公民们一直在哀泣呼唤:‘啊,亲王父亲,自从你不再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太不幸了,而且我们无法看到可怕的痛苦和不幸何日终结。为什么你不快些回到你亲爱的子民身边呢?’现在,请允许我们向你简要地汇报一下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的成就:一、解放区已建立起人民政权,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的政治纲领正在非常成功地贯彻执行,人民非常拥护。僧侣和人民为此欢欣鼓舞;二、文化艺术方面有很大的发展,超过了我们的期望;三、在经济方面,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成功地使消费品保持战前价格,并使生产能充分满足解放区的消费需要;四、社会福利和旅游事业方面: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也成功地使之继续发展;五、在公共卫生方面,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最有效地关怀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们,他们都很健康;六、在国民教育方面,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非常善于对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进行教育,使他们能为人民政权服务,并清楚地认识到他们的权利和义务;七、在军事方面,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解放了几乎全部省份并迫使卖国贼军队败退和龟缩在几小段公路上和少数的几个城市里。即使在那里,敌人一点也不安全,因为游击队不断向他们进攻。
“亲王,在结束此信时,请允许我们——作为你的子民的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们——衷心祝愿你健康、长寿,以便你能使我们柬埔寨重新享有和平和强盛。”
第二封信的内容如下:
“我们这些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们向柬埔寨国家元首、民族统一阵线主席亲王父亲致以亲切的问候。亲王,自从一九七○年三月十八日到现在,彻头彻尾卖身投靠美帝国主义的卖国贼匪帮使用了并正在使用种种最野蛮的办法,把我国置于血火之中,破坏一切并对我们民族进行种族灭绝的屠杀,而我们民族的‘罪过’就是拒绝追随他们走上卖国和受奴役的道路。因此,这伙卖国贼及其主子——美帝国主义用机枪扫射、轰炸和投掷凝固汽油弹,摧毁了我们的学校、医院、寺院和村庄。今天,无数的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们已成为残废,令人怜悯,因为他们已成为无用的人了。还有无数的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丧命。这一切都是卖国贼和美帝国主义一手造成的。而他们却恬不知耻地扬言说什么这是‘越共’和‘北越人’造成的。但是,这些可鄙的敌人欺骗不了任何人,因为我们——高棉僧侣和人民——是他们的不可饶恕的罪行的见证人。生活在尚未解放地区的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既没有言论和读书看报的自由,也没有通信和收听广播的自由。卖国贼的假共和国把他们变成聋哑人和奴隶,这伙卖国贼可以任意地摆布他们。这伙卖国贼对人民遭受的骇人听闻的灾难无动于衷,他们是造成这种灾难的罪魁祸首。卖国贼们整天互相倾轧,争权夺利,争出风头。他们关心的仅仅是搜括金钱和最大限度地怂恿贪污、盗窃和卖淫。在这伙卖国贼的法西斯统治下,僧侣和人民一无所有,生活在饥饿和极端穷困之中。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不断猛涨;物价飞涨使一般公民无力购买日常用品。连医院和诊疗所普通人也进不去了,他们生了病既无药品又无人照料。士兵和小公务员被剥夺了应得的薪饷。‘高棉共和国’的领导人对这一切毫不介意,而声称对局势感到满意,因为他们这帮人什么都不缺,他们本人及其家属和亲信都是些百万富翁,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一切荣誉和权力都归他们所有:他们可以骑在人民头上逍遥法外。今天,金边已经成为人民受苦受难的首都,成为野蛮、耻辱、贪污、社会不公道、无政府状态的首都,成为没有独立、中立和领土完整的首都。相反,在解放区,以你——亲王父亲——为主席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取得了造福于人民和国家的最辉煌的成就:一、建立了人民政权,受到佛教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的最热烈欢迎。二、在经济方面,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成功地使日常消费品价格保持着战前水平,并生产出能满足全体居民需要的充足的消费品。三、文化艺术的发展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期望。四、社会福利和旅游事业
(毫无疑问我的通信人在这里指的是交通运输——诺罗敦·西哈努克注)不断发展。五、在国民教育方面,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善于使僧侣和人民认识到他们从今以后是自己命运的唯一主人。六、在军事方面,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成功地把卖国贼军队从我国几乎所有省份赶了出去。金边是卖国贼的最后巢穴。这伙卖国贼在政治上已奄奄待毙。金边人民的反抗方兴未艾,反对卖国贼的斗争日益激烈和卓有成效。毫无疑问,在未来的数周和数月中,尚未解放地区的人民将加速反抗卖国集团的步伐,因为他们今天充分认识到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的到来对于祖国和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亲王父亲,我们这些写这封信的人曾经生活在解放区,但是我们今天搬到暂时被敌人控制的地区来,以便致力于在近期内解放这一地区,特别是解放金边。对我们来说,现在和将来只有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高棉国家唯一合法的政府、高棉人民唯一正统的政府——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能够使我们亲爱的祖国重新获得完全的独立、中立、和平、领土完整、主权和真正的民主。最后,我们这些僧侣和其他男女公民们热忱祝愿你健康、长寿。祝你长命百岁,以便进行民族抵抗运动直至取得最后胜利,并在领土完整的基础上建设一个独立、不结盟、和平、主权、民主和繁荣的新柬埔寨。我们特别祝愿亲王父亲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回到你亲爱的祖国,作为打败美帝国主义的胜利者返回祖国,在国内重新见到你的尊敬的母亲——伟大的柬埔寨爱国妇女,重新回到我们大家——你的子民、僧侣和人民中间。
一九七二年十月一日于金边”
这两封令人感动、十分重要的信件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寄到北京,送到我手中。是一位最近抵达巴黎的旅客终于把它们带出了金边。
我请曾经发表声明支持朗诺匪帮和美帝国主义的教派领袖胡达法师和僧侣们特别注意这两封来自爱国的、忠于人民的僧侣和公民们的书信。亲爱的同胞们:
今天,国外都知道金边的“共和国”是假共和国。生活在金边法西斯分子统治下的某些同胞曾经受过卖国贼的骗,卖国贼们说他们废除了君主制以建立人民共和国。今天,人们看到朗诺和朗农为自己建立了真正的王权,建立了一个最糟糕的封建王朝。德新社一九七二年十月十七日由贝克哈德·布德维希署名的一则电讯正好揭露了这个可恶的反民族、反人民的王朝:“金边最近的政府改组终于把朗诺总统的弟弟朗农作为柬埔寨的‘皇太子’安置在总揽全权的地位上。金边外交界说:‘推翻西哈努克亲王本来是为了结束君主政体,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却是朗氏王朝。’他(朗农)的职权实际上给了他决定国家全部内政和国防政策的无限权力……。外交官们对他的评价也很糟。在首都的外交界中,他被指责为狂妄、野心勃勃而又残忍。”
这是明明白白的!过去受了朗诺欺骗的城市知识分子和青年迅速地丢掉了幻想,今天已经知道,人民真正当家作主成为自己命运唯一主人的真正民主存在于解放区。他们知道代表人民政权的是乔森潘先生、胡荣先生和符宁先生,而不是招摇撞骗的朗诺、朗农、施里玛达、英丹、山玉成、韩通哈之流。(被我国人民恰如其分地称为走狗的这些家伙只是充当美帝国主义的仆从。)
今天,全世界都清楚地知道,朗诺、朗农、施里玛达的假共和国根本不代表高棉人民;这个假共和国就象一个垂死的人,只是靠着人工输氧(美援)而得以苟延残喘。这个肮脏共和国的内政、外交都完全听命于它的主子——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和美国副总统斯皮罗·阿格纽。下面是几则有说服力的见证材料:法新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由克劳德·姆瓦齐署名的文章写道:“……金边政府比起西贡政府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它完完全全是依赖美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苟延残喘。”美联社金边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由李·鲁达克维奇署名的文章写道:“如果没有每年二亿五千万美元的美国军事和经济援助来支持它,
(朗诺的)政权就会象纸牌搭的房子一样迅速倒坍”。
我想仍然支持朗诺垂死的卖国政权的那些为数不多的僧侣、知识分子和其他人,如果他们还爱国的话,在看了这些揭露材料后,应该彻底地改变自己的立场。
朗诺政府是如此完全附属于华盛顿政府,以致最近,斯皮罗·阿格纽竟然明目张胆地命令所谓的“高棉共和国总统”同他的两位从前的朋友、现在的死对头英丹和施里玛达,分享其“君主的权力”。朗诺的弟弟(朗农)曾试图反抗,但在关闭“美元龙头”的威胁之下,匪徒朗农最后只好作一点让步。李·鲁达克维奇在美联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一则电讯里讲述了这桩丑闻:“美国人对朗诺在他的国家面临危机白热化的时候还在胡混这一点已经感到不耐烦了……。既然温和的劝说不起作用,他们就运用最大的棍棒——金钱做文章……。在一九七二年六月总统竞选活动中,朗诺曾公开警告选民,如果不选他,美元就会停止……。如果没有每年二亿五千万美元的美国军事和经济援助来支持它,这个政权就会象纸牌搭的房子一样迅速倒坍……。在……华盛顿施加的最沉重的压力下,朗诺总统将提名西索瓦·施里玛达为副总统……。据消息灵通的柬埔寨政界要人和外国外交官说,朗诺屈服于……美国压力,他已告诉他的弟弟(朗农),他想……让一位副总统来主管……,那个人就是和他一起发动一九七○年三月政变推翻西哈努克的施里玛达……。他(施里玛达)一直坚持要朗诺赋予该职务(副总统)以实权……。人们都说,他(朗诺)同他的弟弟、幕后掌权者朗农以及执政的社会共和党的党魁之间曾有过戏剧性的交锋。据说,摊牌、密谋、压力和揭露如此激烈,致使这位半卧病状态的总统流了眼泪……。如果元帅(朗诺)失去权力,‘小帅’(朗农)将会完蛋。”
因此,朗诺集团是丝毫也不考虑“他的”人民的苦难的。他们的全部时间都用来相互倾轧,争夺美元。我国人民把这些可耻的卖国贼与最无耻的走狗相提并论是完全有道理的。
至于美帝国主义,它甚至不可能明白:将贪污和不得人心的程度扩大为三倍(的确,朗诺、英丹和施里玛达是三个贪污和不得人心之“神”),它也无法为伪政权博得“更多的人心”!斯皮罗·阿格纽痴心妄想通过强迫朗诺重新(象在一九七○年三月那些“美好的日子”那样)同英丹和施里玛达合作,美帝国主义就会马上看到“高棉共和国”“重新变成”得人心的,而红色高棉(即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的爱国成员们)就会放弃民族解放斗争,低着头赶忙投奔这个肮脏的“共和国”!
斯皮罗·阿格纽应该再进小学重新学习算术,因为让三个而不是让一个大贪污犯和极不得人心的人领导伪“高棉共和国”,他是不可能使这个共和国“得到人民三倍的支持的”!
由于驻金边的美国、英国、法国记者的电讯,全世界得知,今天朗诺的假共和政权是空前地不得人心,而红色高棉(即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决要埋葬这个反民族、反人民的政权。
合众国际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五日电:“今天几千名金边工人举行罢工,使首都的所有主要工厂都关了门。……劳工部长塔家把工人的行动说成是想推翻政府的政客所策动的一次政治阴谋——他们……是保皇派。”
法新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电:“……最近几天,由于生活费用猛涨,社会紧张局势加剧。外省好几个城市的一些商人的店铺……遭到抢劫,而在金边,轮番罢工使几个工厂瘫痪。”
路透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电:“今天,大约有二千名教师罢教,几乎使金边所有国立学校都关闭了。教师罢教是要迫使政府接受……他们的生活费用补助要求,以适应零售价格的迅速上涨。……上星期四,政府宣布石油产品价格至少提高百分之七十五。经济部官员预计,几乎所有国产品的价格都会跟着猛涨。”
路透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电:“金边大部分中学的数千名学生今天罢课,以抗议零售价格的上涨。”
合众国际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电:“在(朗诺集团的)柬埔寨物价到处猛涨是从上周开始的,那时政府把石油产品的规定售价提高百分之七十五到百分之一百。几天之内,商人们就把大米价格提高了将近百分之二十五,牛奶罐头的价格提高了百分之十。可供一户四口之家吃一个月的一包二百二十磅重的大米,现在售价大约为十九美元,而一个(朗诺集团的)柬埔寨普通士兵或工人每月还挣不到十八美元。”
路透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七日电:“纺织品价格……将上涨百分之三十五到五十,建筑用水泥上涨百分之十八到二十五,玻璃器皿上涨百分之四十到四十五。还在考虑要提高电费。”
这就是朗诺、朗农、韩通哈、英丹、施里玛达匪帮在一九七○年三月政变的翌日曾经到处宣布的“社会—经济发展”、“挽救经济”、“全面繁荣”和“为人民的最大幸福”的政策!
今天,不仅工人、教师和学生因为饥饿而罢工、罢教、罢课,甚至连过去最受伪政权照顾的朗诺精锐部队的士兵也出于同样原因或其它理由而拒绝作战。
美联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七日报道:“二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朗诺集团的)柬埔寨精锐的第一突击营——星期六(二月十七日)在总统府正门外举行示威,以对他们所说的缺饷和衣食不足以及其他的长期抱怨的事情表示抗议,这是士兵第一次把对军事当局的腐败无能的不满直接带到总统的门前——举行示威的是(朗诺集团的)柬埔寨陆军的一支纪律较好的部队……士兵们说,他们已有三个月未发饷了,并且抱怨他们的食物和军装不够。”
朗诺政权的贪污和无能,那是千真万确的!甚至前不久还能向金边供应大米的马德望,今天已从“米仓”变成了“饥饿之乡”。“素来富足的”马德望居民今天为了活下去也只得抢掠城市里的店铺。
合众国际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报道:“金边得到消息说,外省发生了激烈的骚乱和抢劫。据西北部马德望省来的旅客说,在本周早些时候,当大米、牛奶和其他必需品价格猛涨超过了一般消费者的购买能力时,愤怒的群众抢了该省各地的商店”。
这证明了所谓“高棉共和国”彻底的、无可挽回的失败。尽管如此,可恶的朗诺仍敢于对“他的人民”说:“如果有什么不满,我们必须流着眼泪提出……如果我们制造混乱,只会使敌人有机可乘。”(合众国际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自金边报道的朗诺的广播讲话)。
这番话,极大地激怒了多灾多难的同胞,表明朗诺是多么疯狂和卑鄙。
“他的”人民怎么能安于“咽下自己的眼泪”而苟且偷生呢?朗诺一方面蔑视“他的”人民,另一方面又表现出极其卑鄙无耻:照他的说法,受他统治的人应该俯首贴耳地忍受他的恶劣透顶的政策和罪恶行径所造成的一切灾难性的后果,“因为不应该让敌人占上风”!真是荒谬透顶!
生活在可恶的“高棉共和国”里的居民已经受够了。美帝国主义痴心妄想以为“加上”施里玛达同朗诺一起参予“共和国”的领导就能“挽救”这个共和国!今天,甚至金边的“国民议会”也激烈反对任命比朗诺更不得人心的大卖国贼施里玛达。
路透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十日报道:“美国力求扩大柬埔寨政府以便比较容易使共产党人进行谈判……下议院一百二十六名议员中一百零七名表示反对任命施里玛达将军。总统(朗诺)要求他的弟弟绥靖部长朗农将军使议会风暴平定下来。”
约翰·帕斯尔(路透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十日电)指出,这次有利于极其不得人心的、被人痛恨和鄙视的施里玛达的小“政变”,是斯皮罗·阿格纽一手策划的。“上周美国副总统阿格纽向朗诺元帅建议把两个人(英丹和施里玛达)包括到政府高级成员之列。……美国企图扩大政府,以便使谈判对共产党人更具有吸引力。但是,当一百二十六名下院议员中有一百零七人在反对任命施里玛达将军的非正式名单上签名时,看来一场政治风暴在所难免了。于是,总统不得不求助于他的弟弟……朗农……设法使不听话的议员服从命令。”
这再次证明,“高棉共和国”和朗诺“政府”只不过是美帝国主义一手制造的。至于施里玛达,合众国际社于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日的电讯中向世界表明,任命他就意味着“国民经济的自杀”。“一个柬埔寨高级政客指出,现在宣布施里玛达将等于经济自杀……护照局的官员们说,……为数空前之多的商人正在申请出境签证。”
亲朗诺的议员和企业界人士如同对待瘟疫那样厌恶和逃避施里玛达。在这种情况下,斯皮罗·阿格纽和美帝国主义怎么能希望爱国、自豪和不受腐蚀的红色高棉能够“上他们的钩”呢?
至于英丹,在抵抗战士——爱国者看来,他并不比施里玛达、朗农、韩通哈、山玉成、朗诺更“吸引人”!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的成员都记得,在一九七○年三月十八日政变的翌日,英丹曾杀害无数的高棉爱国者,把他们剖腹、砍头。因此,如果斯皮罗·阿格纽决定派英丹去同我们的抵抗战士接触,抵抗战士们一定会给予他“应有的”欢迎,阿格纽一定会收到“猴子”英丹的脑袋作为礼物。而且英丹最近宣布,他不敢去干这一危险的差事!
高棉人民现在不需要、将来也决不需要去同朗诺、施里玛达、英丹匪帮谈判,以便同他们一样成为美帝国主义的奴隶。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现在和将来只有一个纲领、一个目标:通过解放金边,解放全柬埔寨以便在全国恢复独立、中立、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并在全国建立体现真正民主——纯洁和没有贪污的民主的人民政权。
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纲领和达到这一神圣目标,我们英雄的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目前正向伪军发动大规模的、猛烈和连续不断的进攻。伪军虽然有美国给予的强大和经常的空中支持,但每天都要节节败退,放弃许多驻防地,甚至一些有战略意义的城市(如巴南)。
对此(即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发动的大规模攻势),美国和西方最大的通讯社向世界报道说,“红色高棉部队猛踩加速器,发动了在柬埔寨前所未有的猛烈攻势。”(合众国际社)
卖国贼安隆(朗诺“最高司令部”发言人)也当着国际报界驻金边记者们的面承认“红色高棉的活动真正象一次爆炸一样地展开了”。
法新社下列电讯称:
“红色高棉——解放高棉(即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诺罗敦·西哈努克注)的各团已把他们全部力量投入(目前的)这场战役,他们认为对柬埔寨来说这是一场决定性的战役。(朗诺)政府的防线接连崩溃……战斗已接近金边。(朗诺)政府军和共军在离首都二十来公里的地方进行战斗,而根据(朗诺)政府的军方消息,小股敌人已渗入金边市郊。”
因此,全世界应该明白:第一、朗诺的肮脏共和国和不象样的军队必将很快被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彻底消灭。第二、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将手拿武器以决不后退、决不接受(同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不管是名叫朗诺、英丹、施里玛达,还是某甲、某乙)妥协或谈判的精神进行斗争,直到完全解放柬埔寨。
我再次警告金边政权的知名人士、公务员、外交官、军人、警察和其他的奴仆们,他们只有赶紧离开朗诺那正在下沉的贼船,投奔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投奔独立和不结盟的柬埔寨的唯一合法正统政府——由宾努亲王、乔森潘先生、胡荣先生和符宁先生领导的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才能找到活路。
如果他们顽固地要为朗诺效劳,不久即将遭到可耻的、不可避免的覆灭的下场。
但是,如果他们能识时务,及时投奔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高棉人民和民族抵抗运动(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将宽恕他们,并如兄弟一样让他们参加在和平和完整的国家主权的基础上重建国家的事业。
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万岁!
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万岁!
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