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毛主席语录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各国的人民,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大众,总是要革命的,总是会拥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们不会拥护修正主义,有些人暂时拥护,将来终究会抛弃它。他们总会逐步地觉醒起来,总会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的反动派,总会反对修正主义。

刺刀下的交易

第1版()
专栏:

刺刀下的交易
本报评论员
苏修叛徒集团在出兵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之后,把杜布切克一伙捷修头目押到莫斯科去举行了“会谈”,并在八月二十七日抛出了一个所谓“苏捷会谈公报”。这是美帝向苏修施加压力、美苏加紧全球反革命勾结的产物。这是苏修叛徒集团为了摆脱目前的困难处境,用刺刀逼迫同捷修叛徒集团进行的一笔肮脏的交易。这是捷修叛徒集团又一次无耻的大叛卖。这是苏修和捷修叛徒集团企图愚弄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苏联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一个十分拙劣的骗局。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帝国主义政府的反革命事业尽管每天都在做,但是在嘴上,在官方的文书上,却总是满篇的仁义道德,或者多少带一些仁义道德,从来不说实话。”苏修叛徒集团这一伙社会帝国主义者炮制的所谓“苏捷会谈公报”,就是一份典型的帝国主义官方文书。
苏修在这个“公报”中堆砌了许多漂亮的词句,什么尊重“领土完整”呀,什么“不干预内政”呀,什么“友好”、“团结”呀。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你们出动几十万军队占领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还讲什么“领土完整”!
你们把捷克斯洛伐克的党政头目弄到莫斯科去,用刺刀制造傀儡,这难道还不算是“干预内政”!
你们的坦克在布拉格横冲直闯,你们的侵略军队任意枪杀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世界上竟有这样的“友好”、“团结”吗!
“公报”大讲什么要维护“整个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利益”。这句鬼话的真正含义就是:要保住苏修叛徒集团在东欧的殖民利益。你们掠夺这些国家的财富,是为了“大家庭”的利益;你们侵犯这些国家的主权,是为了“大家庭”的利益;谁要是敢于违抗,你们就搬出坦克大炮,开进人家的国土,也是为了“大家庭”的利益。这同美帝国主义的“自由世界大家庭”,不是一模一样吗!
“公报”还说什么只要捷克斯洛伐克“局势正常化”,苏修可以撤兵。请看美帝国主义在越南不也是口口声声地说,只要那里的“自由”、“和平”有了保障,美国侵略军“明天就可以回家”吗?美帝和苏修这两个头号帝国主义者,在腔调上、无耻的程度上一模一样。
苏修叛徒集团在所谓“苏捷会谈公报”中做了一件有益的工作,就是自己揭穿了出兵占领捷克斯洛伐克时所编造的一套堂而皇之的“理由”。当时你们不是说,以杜布切克为首的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是一伙“修正主义右派分子”吗?不是说,由于杜布切克这些人的“背叛行动”,“给捷克斯洛伐克的社会主义成果造成实际威胁”吗?不是说,为了“保卫捷克斯洛伐克的社会主义”,履行“高于一切”的“国际主义义务”,你们才不得不出兵吗?可是,没有过了几天,你们又在所谓“公报”中,来了一个陡然的大转弯,对以杜布切克为首的一伙领导人的立场表示“谅解和支持”,并且说杜布切克等人所执行的路线的出发点是为了“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上”“加强社会主义制度”。这真是一场自打嘴巴的精采表演!由此可见,原来苏修叛徒集团就是“修正主义右派分子”的总头目,苏联修正主义就是葬送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成果”的总根源,苏修叛徒集团是投降美帝国主义、背叛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的急先锋。苏修叛徒集团出兵占领捷克斯洛伐克的“理由”,是彻头彻尾的大谎话。什么“保卫社会主义”之类,不过是推行社会帝国主义和社会法西斯主义的代名词而已。
所谓“苏捷会谈公报”,反映了苏修叛徒集团出兵捷克斯洛伐克以后空前狼狈和孤立的处境。它本来以为,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加以摆布,并且稳住它在整个现代修正主义集团的霸主地位。谁知道,如意算盘落了空。苏修的侵略行径,激起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反抗,引起了苏联人民的反抗,遭到了全世界革命人民的谴责。同时,整个现代修正主义集团也因此闹得乱哄哄,连苏修的一些追随者也纷纷发出前所未有的怨言。苏修叛徒集团在捷克斯洛伐克进退两难。撤也撤不得,呆又呆不下去。狗急跳墙无效,黔驴技穷,于是演出了这么一场刺刀下的大丑剧。
这次莫斯科会谈,是在美帝插手下进行的,是美苏加紧全球性大勾结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捷克斯洛伐克问题上,苏修和美帝既互相争夺、又互相勾结。美帝国主义一方面默契苏修出兵捷克斯洛伐克,一方面又对它施加压力,要它以美苏关系的大局为重。美帝头子约翰逊、腊斯克,公开要苏修保持“理性”、“再思三思”,对杜布切克集团不采取“过分的措施”。苏修叛徒集团心领神会,因此急于设法稳住捷克斯洛伐克的局势。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帝国主义和苏修社会帝国主义都是在玩弄强权政治,把捷克斯洛伐克当作他们做政治买卖的筹码。他们这两家,都是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以杜布切克为首的捷修叛徒集团,一开始就公开号召人民不抵抗苏修武装入侵,现在又在苏修的刺刀下屈膝投降,接受丧权辱国的“城下之盟”。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吁”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要“冷静”,要“慎重”,要“尽一切努力防止无谓的流血”,决不要同“现代化军队冲突”等等。一句话,要人民甘心情愿地做苏修法西斯占领军的奴隶。这赤裸裸地暴露出他们这一伙民族叛徒的卑鄙的奴才相。修正主义叛徒集团不但是无产阶级的叛徒,而且在遭受帝国主义侵略时必然是民族的叛徒,这是放在人们眼前的铁的事实。
捷克斯洛伐克事件,教育了全世界人民。它使苏联人民、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和其他现代修正主义集团当权的国家的人民,更加看清现代修正主义集团的反动本质,也使全世界人民进一步认识现代修正主义的反动性和腐朽性。现在,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为了摆脱苏修叛徒集团的占领和控制,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威胁和干涉,推翻捷修叛徒集团的反动统治,正在加强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革命斗争。全世界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苏联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正在蓬勃开展。中国人民坚决站在捷克斯洛伐克革命人民、苏联革命人民和全世界革命人民一边。我们坚信,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苏联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一定会胜利,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的彻底崩溃,一切妖魔鬼怪的彻底完蛋,不会太远了。

苏修坚持军事占领用刺刀迫使捷修就范 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继续进行英勇的反抗

第1版()
专栏:

苏修坚持军事占领用刺刀迫使捷修就范
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继续进行英勇的反抗
新华社二十九日讯布拉格消息:苏修叛徒集团在美帝国主义的默契下,悍然武装侵占捷克斯洛伐克以后,一面采取法西斯手段,残暴镇压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一面用刺刀和大炮迫使捷修叛徒集团就范,再一次赤裸裸地暴露了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真面目。捷修叛徒集团向苏修屈膝投降,无耻地出卖国家主权和人民利益。日益觉醒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英勇反抗苏修的军事占领,愤怒谴责捷修集团的叛卖行径。
苏修叛徒集团在二十日深夜武装侵占捷克斯洛伐克以后,对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实行法西斯镇压,并于二十三日把已经逮捕和拘留起来的捷修叛徒集团的头目挟持到莫斯科,双方背着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在克里姆林宫里进行肮脏的交易。经过四天的紧张的讨价还价之后,在二十六日宣布“会谈”结束,捷修头目当天回到布拉格。
苏修喉舌塔斯社二十七日发表的所谓“苏捷会谈公报”,是苏修叛徒集团公然坚持法西斯军事占领和长期奴役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自供状;是捷修叛徒集团进一步屈膝投降、全面出卖国家主权和人民利益的罪证;是美苏实行全球反革命大勾结、相互默契的结果。
苏修叛徒集团在公报中无耻地把这次武装侵略的法西斯行径,说成是“盟国军队”“暂时进入了捷克斯洛伐克领土”;并且宣称苏修占领军将要“随着捷克斯洛伐克局势正常化而撤出它的领土”,这实际上是坚持军事占领。公报还规定苏修将加强对捷修的对外政策和对外活动的控制,说什么这是“有助于发展和加强同苏联和整个社会主义大家庭各国人民(按:“社会主义大家庭”指以苏修为中心的现代修正主义集团)的友好关系的有效措施”。捷修叛徒集团奴颜婢膝地表示效忠苏修叛徒集团,并且厚着脸皮在公报中写上:“为了避免发生有可能引起破坏安宁和社会秩序的事件和冲突,捷克斯洛伐克武装部队最高统帅已经向部队发出相应的命令”。这就是说,捷修将要协助占领军用武力镇压本国人民。在这些前提下,苏修允许杜布切克集团继续执政,声称支持这个集团在国内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的做法。
苏修和捷修的暂时妥协,再一次暴露了美帝和苏修为了实现它们主宰世界的迷梦而互相勾结、互相合作的罪恶阴谋。苏修出兵侵占捷克斯洛伐克时,就曾向美帝头子约翰逊打过招呼。出兵之后,美帝一方面施加政治压力,要苏修撤军,并且公开为捷修的杜布切克集团撑腰,要苏修对这个集团“采取温和态度”;另一方面,却对苏修的军事占领,采取所谓“严格的不插手政策”。美帝还特意告诫它在西德的走狗不要轻举妄动,以免闹出乱子,妨碍美苏勾结。美帝驻西德的大使,曾经向西德总理基辛格传达了美国政府的这个意图;苏修驻西德的大使,接着也向基辛格保证,苏修侵占捷克斯洛伐克的行动,不会损害“苏德关系”。苏修这样做,实际上是通过西德反动政府向美帝献媚。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苏修在所谓“苏捷会谈”中,允许得到美帝支持的杜布切克集团继续当权,又一次同美帝实行妥协。美国资产阶级报刊高兴地说:“杜布切克回来并继续担任领导一事,将使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些人平静下来”,“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需要努力改善苏美关系”。二十八日,白宫发言人公开宣布,美国总统约翰逊同苏联进一步和解的希望没有改变。
苏修和捷修叛徒集团为了适应美苏合作的需要,在莫斯科炮制“苏捷会谈公报”,目的是欺骗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苏修占领军在捷克斯洛伐克土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充分揭穿了“公报”上所谓“互相尊重”、“平等”、“友好”、“合作”等等,统统是骗人的鬼话。
苏修叛徒集团连日来源源把大量军队开入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据报道,入侵部队达数十万人。苏修占领军在控制了捷克斯洛伐克的主要城市后,随即向纵深推进,到处横冲直闯。苏修占领军恣意用枪炮杀害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在夜晚戒严时,见到行人就开枪射击。仅布拉格的居民就被打死打伤近四百人。同时,他们在各地进行了大规模的逮捕。占领军端着刺刀任意闯入居民住宅,进行绑架和搜捕。所有通向布拉格的路口都设立了特别检查站,强行检查一切来往车辆和行人。占领军还剥夺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散发印刷品、传单和举行集会的一切权利。苏修占领军下令没收捷克斯洛伐克的全部石油,甚至拦劫公路上的车辆,把油箱中的汽油掏空。他们还强征粮食等各种供应品,抢走私人的收音机、照相机、手表等贵重物品。整个捷克斯洛伐克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苏修叛徒集团社会帝国主义的强盗行径以及捷修叛徒集团的屈膝投降和无耻叛卖,深刻地教育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尽管捷修叛徒集团一再叫嚷要人民“不抵抗”和“保持镇静”,但是,越来越多的工人、学生、士兵和居民纷纷起来,通过罢工、游行示威,有时采取武力反抗的形式,勇敢地反对苏修的军事占领。愤怒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把苏修这次侵略,比作希特勒一九三八年对捷克斯洛伐克的侵略和现在美帝国主义对越南的侵略。他们在占领军的坦克上涂上象征法西斯的卐字。人们愤怒地高呼:“俄国杀人凶手滚回去!”
布拉格、布拉迪斯拉发等许多城市的成千上万工人、学生和市民,在入侵军队的枪炮和坦克面前毫无惧色,手挽着手地阻止苏修坦克前进。他们还炸毁和焚烧苏修占领军的坦克和军用车辆。有的青年学生跳上坦克同占领军进行搏斗而英勇牺牲。二十五日,一些布拉格居民拿起武器抵抗占领军的武力镇压。许多地方的居民自动组织了“抵抗突击队”。他们拆掉路牌,变换路标方向,有的还在公路上设置障碍。一些城市的路牌、路标在一夜之间就全部被拆除,给占领军的行动造成了困难。许多铁路工人阻止苏修叛徒集团运送军用物资,火车司机拒绝给苏修占领军开车,使苏修许多装满物资的车辆停在边界上不能开动。一些地方的居民拒绝向苏修占领军供应食品和饮水。
捷克斯洛伐克的许多重工业工厂和矿区,如捷卡德机械工厂、穆拉达波列斯拉夫汽车工厂、维特科维泽钢铁厂、克拉德诺矿区和辛姆伯克矿区的工人,为了反抗苏修的军事占领,纷纷自发地举行罢工。布拉格的工人,二十三日中午举行了一小时的全市总罢工。塔霍夫铀矿矿工在罢工中提出了“不让一克核武器必不可少的铀矿落入苏联之手”的口号。俄斯特拉发的工厂和矿井工人,坚决反对苏修军队强占他们的工厂和矿井。
布拉格数千市民在瓦茨拉夫广场迎着占领军数十辆杀气腾腾的坦克举行了游行示威。一些示威群众,在布拉格市中心当着占领军的面焚烧了苏修叛徒集团的传单。布拉格查理大学的学生由于抵制入侵军队的接管,被打死打伤多人。但是,学生们不畏强暴,不怕牺牲,抬着被苏修军队枪杀的同伴的尸首,高唱《国际歌》游行示威。
苏修和捷修在莫斯科达成的肮脏交易进一步激起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愤怒烈火,他们把苏修和捷修这次无耻勾当比作一九三八年的慕尼黑协定。广大群众愤怒谴责捷修叛徒集团的卖国罪行。他们说:“我们被出卖了!”二十七日,“苏捷会谈公报”刚一公布,布拉格数千市民聚集到瓦茨拉夫大街上举行游行示威。他们手挽手地向国民议会前进,高呼“我们不愿屈膝求生”,“我们要了解全部真相”等口号。他们扯下了挂在建筑物墙上的捷修头目的画像,愤愤地说:“我们不愿再看到它!”“叛徒!”“叛徒!”在布拉格大街上,有人还乘着汽车散发反对捷修集团的传单。二十八日在布拉格继续纷纷举行了群众性的游行示威。群众愤怒地表示,宁可被枪毙也不接受“苏捷会谈公报”!
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各国的人民,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大众,总是要革命的,总是会拥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们不会拥护修正主义,有些人暂时拥护,将来终究会抛弃它。他们总会逐步地觉醒起来,总会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的反动派,总会反对修正主义。”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正处在新的觉醒之中,他们逐步认识到修正主义是给他们带来这场灾难的根源。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决不会屈服于苏修的军事占领,也决不会听任苏修叛徒集团和本国修正主义集团的摆布。他们正在不断深入地开展革命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