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日本第十四次反对日美条约统一行动全面展开 日本人民决定大力加强反对美国军事基地的斗争

第6版()
专栏:

日本第十四次反对日美条约统一行动全面展开
日本人民决定大力加强反对美国军事基地的斗争
新华社5日讯 日本人民今天在全国展开各种活动,举行反对新日美“安全条约”的第十四次统一行动周。
日本工会总评议会所属工会和一些独立工会的会员在各地举行了工作场所大会。在这个行动中率先展开斗争的是合成化学产业工会联合会、全日本港湾工会和出租汽车司机的工会组织。
在这些工作场所集会中,工人们在要求废除新日美“安全条约”的同时,还要求提高工资和维护工人的权利。这些集会还抗议资本家杀害三井矿山公司三池煤矿工人的罪行。同时,全国各地的一千六百个反对新“安全条约”共同斗争组织今天举行群众集会、示威、签名运动和宣传运动。
在东京,日本共产党东京都委员会的五十名代表访问了国会两院议长,要求国会拒绝批准新日美“安全条约”。
另外有一百名农民代表访问了国会两院议长和从他们的县里产生的自由民主党国会议员,要求国会不要批准新“安全条约”。
今天晚上,东京举行了二十多个群众大会。参加这些集会的共有一万三千人。会后还举行了提灯示威游行。
据新华社5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反对军事基地全国联络会议的大约五十名代表昨天和今天在东京举行会议,决定把反对基地运动和反对新“安全条约”运动紧密地结合起来进行。
会议决定调查和研究日本人民受到美军基地祸害的各种情况,并且在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6月访问日本的时候采取反对美军基地的有效行动。会议决定展开强有力斗争,反对美军在冲绳建立导弹基地。会议指出,冲绳已经完全成为美国的核武器基地,如果日本不收回冲绳和把美国军队赶出冲绳,日本将不可能获得和平和独立。会议决定支持冲绳居民的斗争,并且准备在东京举行要求归还冲绳国民大会。
会议还强调必须组织全国人民支持反对美军征用砂川町土地扩大基地的斗争和反对“防卫厅”在新岛建立导弹发射场、在百里原建立“自卫队”基地的斗争。
(附图片)
日本群马县人民举行反对日美军事同盟的游行示威

日本已经变成美国军事基地 美国控制了日本的陆地天空和海洋

第6版()
专栏:

日本已经变成美国军事基地
美国控制了日本的陆地天空和海洋
本报综合报道 在日美军事条约签订以后,美国进一步加强对日本的控制,日本现在已完全变为美国在亚洲的军事侵略基地。
“日本社会新闻”最近刊登了一篇文章,揭露美国在日本全国各地遍设军事基地以及日本主权、人民生活遭受侵害的情况。文章说:在日本这狭小的国土上有着三百个美军基地。这些美军基地所占的面积等于东京都的九倍。“北起北海道南至长崎的每一个重要地方都设有美军基地。在美军基地内日本没有裁判权。即使签订了和约,日本仍然处于美军的完全统治之下。”
文章说:在基地周围居住的居民,每天都受着在头上掠空而过的喷气式飞机的威胁。他们认为日本人民的生活权利由于存在着美军基地而受到了侵犯。
文章还指出,日本渔民的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美军划定日本沿岸的二十八处水域作为训练区。在这些区域里,除了星期日和节日以外,每天都进行接连数日的投掷模型原子弹演习以及火箭炮、高射炮和机关炮的实弹演习。
另据“赤旗报”揭露,驻日美军现在完全控制着日本的天空。美军飞机可以在日本自由飞行。
在埼玉县的约翰逊空军基地,有一个名叫“东京中心”的地下司令部,向在远东广阔地区——包括日本、朝鲜——飞行的所有美国飞机和美国在远东的所有空军基地发出指示。
“赤旗报”说,这个“东京中心”同驻在府中的第五战略航空队司令部取得联系。尽管岸信介政府去年曾经声称美国已经把日本的飞行控制权归还日本,但是事实证明控制权仍然掌握在美国手里。

南非人民英勇抗击军警镇压 非洲人国民大会要求结束“紧急状态”废除“通行证法”

第6版()
专栏:

南非人民英勇抗击军警镇压
非洲人国民大会要求结束“紧急状态”废除“通行证法”
新华社5日讯 德班消息:南非当局对非洲人的血腥镇压和大规模逮捕激起了愈来愈强烈的反抗,更多的南非人民投入了反对种族歧视和争取基本人权的正义斗争。
在南非内地奥兰治自由邦的金矿城市维尔科姆,一批非洲矿工4日在附近的公路上举行了示威集会。他们坚决拒绝解散,同赶来镇压的警察展开了斗争,有十二名工人英勇受伤。同一天,在德班地区的克拉里门,约六千名非洲示威者同警察发生冲突,警察挥舞警棍向示威者进行冲击,有一名示威者被打死,九名被打伤,另有九名被捕。
据报道,在最早爆发示威的非洲人市镇之一的尼安加,一群非洲人4日聚集在当地一座小山顶上抗击警察的镇压。警察使用了装甲车,又向非洲人开了枪,有两人被打死,三人被打伤。
另外,在伊丽莎白港、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等地,非洲人的示威活动仍在不断发生。
在南非各地,非洲工人的罢工斗争4日也在继续中。在德班以南八英里的史密斯市镇,五千名非洲工人这天一个也没有去上工。在德班附近另一个市镇拉蒙特维尔,也有二千名工人拒绝上工。卡托马诺尔非洲工人举行的罢工还在坚持中。在距离德班四十英里的克拉尔蒙特,罢工工人4日深夜还向群众展开了宣传活动。
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不顾当前的禁令和对它的成员的迫害,4日发表声明再次号召非洲人为废除“通行证法”和在南非建立民主制度而斗争。声明要求:(一)必须结束“紧急状态”,释放被捕的领袖,建立言论和组织自由;(二)必须废除限制和控制非洲人行动的“通行证法”;(三)提高非洲人的工资,规定每天最低一英镑的工资;(四)必须废除过去当局制定的法律,包括“公共安全法”、“镇压共产主义法”,以及类似的法案;(五)必须召开在完全民主的基础上代表全体人民的新的全国代表大会,为建立一个新联邦、一个属于全体非洲人民、符合联合国宪章以及全世界各地开明人士的观点的非种族民主制度奠定基础。
南非泛非主义者大会主席索布克韦和另外二十二个非洲人4日在法庭上拒绝就被控“罪名”进行答辩。索布克韦代表全体被告在法庭上说,“我们认为,对我们的控告是根据一个完全是为白人制定的法律,执行这个法律的官员也都是白人。我们看不出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主持公道”。消息说,在审讯的当时,由于有些非洲人试图旁听,法庭曾一度不得不暂时休庭。
据报道,南非当局悍然不顾全世界人民的谴责,仍在出动大批军警向非洲人进行血腥的镇压。武装强迫非洲人上工的暴行差不多在全国各地都发生着。4日,在开普敦地区开始了两周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系列逮捕。殖民军警对非洲人市镇进行了挨户搜捕,一切桥梁、码头、公路等重要据点都布满了岗哨。城内各地都有携带着冲锋枪的军队,到处都设有以无线电指挥的据点。军事巡逻队携带着手提机关枪在开普敦议会大厦四周巡逻,武装人员在街上用橡皮鞭抽打黑人。一位非洲护士揭露说,“军警殴打每一个(非洲)人,我们正尽力帮助受伤的人,但是我们的绷带已经用完了。到处都是鲜血。”据南非国防部联络官雷纳克透露,“开普敦目前实际上已处于军事占领之下”。

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战果辉煌 三月份毙伤法军八千六百多人

第6版()
专栏:

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战果辉煌
三月份毙伤法军八千六百多人
新华社开罗4日电 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总部今天在这里发表了关于3月1日到31日的军事行动的公报。
公报说,在这期间,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在阿尔及利亚各地伏击法军运输队一百八十五次,同敌军进行了一百一十五次遭遇战,进行了五百七十九次破坏行动。
在这期间,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打死法军五千四百九十五名,打伤三千一百七十八名,击落飞机五十一架,炸毁十列火车,击毁三百七十四辆装甲车辆,缴获三千二百一十七件武器。共有一百七十四名法军向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投诚。
(附图片)
英姿勃发的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 新华社稿

老挝爱国战线党致函日内瓦会议主席 要求保证老挝举行自由民主的大选 越南“人民报”揭露老挝亲美反动势力正在排挤爱国民主力量

第6版()
专栏:

老挝爱国战线党致函日内瓦会议主席
要求保证老挝举行自由民主的大选
越南“人民报”揭露老挝亲美反动势力正在排挤爱国民主力量
据新华社河内5日电 据“老挝爱国新闻”报道,老挝爱国战线党中央委员会最近写信给日内瓦会议的两位主席——苏联和英国,要求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恢复老挝国际委员会的活动,并且对老挝王国政府进行干预,以保证按照日内瓦协议和万象协议以及老挝王国的宪法在4月24日举行自由和民主的大选。它还要求停止内战,释放苏发努冯和老挝爱国战线党的其他领袖。
这封由老挝爱国战线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费当签署的信指出,美帝国主义者和老挝“保卫国家利益委员会”的头目勾结,正在用一切手段破坏日内瓦协议和万象协议的最后基础。他们正企图利用即将举行的选举来实现他们的计划。这个反动的计划包括:用武力解散国民议会;废除以前的选举法,宣布新的反动的选举法,以剥夺广大人民的民主权利;同时,加紧对全国各地、特别是对下寮人民的血腥镇压和“扫荡”;最后,用刺刀和其他镇压工具表演“选举”丑剧。
这封信强调说,老挝爱国战线党忠于老挝人民的利益,恪守日内瓦协议和万象协议,并且恪守前寮国战斗部队的民族团结、和平和中立的政策。尽管“保卫国家利益委员会”的领导人采取了专横的行动,但是,为了再一次表明和平和全国合作的愿望,老挝爱国战线党代表迄今已被拘禁八个多月的它的领袖和若干党员,按照王国政府颁布的法律和条例,提出他们作为参加大选的候选人。但是,所有这些参加竞选的要求都遭受到歧视。
这封信最后要求日内瓦会议两位主席提出有效的措施,以确保严格遵守日内瓦协议和万象协议。
同样的信,也已经交给了老挝国际监察和监督委员会的主席国——印度共和国政府总理尼赫鲁。
新华社河内5日电 越南“人民报”今天发表评论,谴责老挝“保卫国家利益委员会”的头目们违反日内瓦协议和万象协议,操纵国民议会选举,企图制造一个执行美帝国主义意旨的国民议会。评论要求日内瓦会议的两位主席和国际委员会主席国印度的总理采取措施,及时制止老挝局势继续向危险的方向发展。
评论说,在已经宣布的一百五十二名候选人中,大部分是掌握着老挝政权的两个亲美党派,即“保卫国家利益委员会”和以培·萨纳尼空为首的“老挝人联合党”的人员。由于老挝当局的歧视政策和他们制定的反民主的、目的在于把爱国和进步人士从选举当中排挤出去的选举条例,老挝爱国战线党只有九名候选人,老挝拥护和平中立政策委员会也只有十名候选人。仍被非法监禁的苏发努冯亲王和老挝爱国战线党其他领导人没有能够参加竞选。评论指出,这是明目张胆地违反规定老挝政府必须保证老挝一切公民和前抗战人员的民主自由的日内瓦协议和万象协议的行为。
评论还说,极端反动的“保卫国家利益委员会”的头目们勾结培·萨纳尼空集团,已经商妥如何瓜分老挝国民议会席位,以制造一个军事独裁政权的工具来执行美帝国主义的意旨。
评论揭露,这些反动头目们在选举前夕还打着“演习”的招牌出动了四个机动兵团在下寮各省展开了“扫荡”,野蛮地迫害人民。他们同吴庭艳军队一万多人在越老边界地带进行的“扫荡”配合起来,并且使用由马来亚政府派到老挝的人员向他们传授的所谓“消灭叛乱”的方式,大肆残杀、抢劫和迫害爱国人民。
评论强调指出,“通过金钱和武装的援助,美帝国主义直接参与了它的走狗的滔天罪行。美帝国主义以支援选举为借口,最近又从塞诺军事基地派来直升飞机,供这些走狗在下寮的‘扫荡’中使用。”
评论指出,老挝的亲美反动集团,在选举前夕的行动,使人们看透了这种所谓选举只会是舞弊行动,只会是在刺刀尖下进行的投票。

柬埔寨修改宪法中关于选举新国王的条款

第6版()
专栏:

柬埔寨修改宪法中关于选举新国王的条款
据新华社金边4日电 柬埔寨国民议会今天举行的非常会议一致通过修改柬埔寨宪法中关于选举新国王和摄政问题的条款。
原宪法规定,最高皇庭会议应该在王位空悬的三天内召开会议,选出新国王,在新国王未成年时,选出摄政。修改后的宪法规定,如果由于国事的原因,环境不允许选出新国王时,就选出摄政会议暂时负责行使国王的特权。摄政会议由三人组成,主席必须为王室成员。摄政会议由全体成员一致通过作出决定,需要国王批准的一切法令必须由全体成员签署。

美国密士失必河泛滥成灾 灾区遍中部十州 万余人流离失所

第6版()
专栏:

美国密士失必河泛滥成灾
灾区遍中部十州 万余人流离失所
本报讯 由于密士失必河及其支流的洪水上岸,美国中部的南达科他、内布拉斯加、衣阿华、堪萨斯、密苏里、伊利诺斯、威斯康星、密执安、北达科他和明尼苏达十个州,正遭受着当地半世纪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洪灾。
这次特大的水灾,开始于3月29日晚上。大量的融化的雪水的下泄,和一场彻夜的暴风雨,使得美国的最大河流密士失必河泛滥成灾。洪水冲破了堤防,淹没了田野、城镇、公路。在伊利诺斯的西部,洪水冲出一个三英里长的缺口,淹没了一万五千英亩的沿河田地。
由于洪水来势凶猛,在首当其冲的依阿华、内布拉斯加两州的灾区中,许多人只得连夜仓惶地从家中空手出逃。据估计,现在已有一万五千人流离失所,已查明有七人丧生。灾情有继续发展的趋势。

佐林举行记者招待会谈裁军会议 西方方案没有实际裁军措施 苏联主张立即拟订全面彻底裁军条约

第6版()
专栏:

佐林举行记者招待会谈裁军会议
西方方案没有实际裁军措施
苏联主张立即拟订全面彻底裁军条约
据新华社5日讯 据塔斯社日内瓦讯:东西方十国裁军委员会4日在法国代表主持下举行了会议。苏联代表团团长佐林在会上阐明了苏联代表团对裁军委员会今后工作的态度。
会议结束后佐林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向各国记者介绍了他在十国委员会上发言的内容。
佐林说,苏联代表团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代表团在委员会会议讨论各种具体问题时曾经指出,西方的裁军方案一点也不是全面彻底裁军的方案,因而不符合联合国大会决议的要求。在西方的计划中,既没有完全禁止核武器和销毁这种武器的储备,也没有取消各国的武装部队和常规军备,没有撤销在别国领土上的军事基地,没有停止和禁止任何军事活动。
西方的方案是一个在没有实际裁军措施的情况下建立全面彻底监督的方案。这个方案的任何一条条款,其中所谈的主要是、甚至完全是监督,没有裁军的监督,凌驾于裁军之上的监督。
这个方案根本的目的是为了保证西方国家,特别是保证美国某种单方面的军事优势。这个方案坚持要首先对那些西方国家自己也承认是落后于苏联的军备建立监督,这难道不正好证明了这一点吗?西方方案建议采取措施监督为了军事目的对宇宙空间的可能的利用和监督远射程导弹,但是一点也不谈到取消在别国领土上的军事基地。这种情况不能认为是偶然的。
接着,佐林谈到美国代表发表的一个声明,这个声明说明,美国想用西方方案的第一、二部分的狭小范围来限制委员会的讨论。
佐林指出要求只讨论提到委员会面前审查的方案之一的做法,是想给委员会各成员国代表团施加压力的一种企图。在和苏联以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谈判中,这种方法永远也不会有结果。
佐林说,我们认为必须并且准备做到的是:刻不容缓地开始拟订全面彻底裁军条约,或者首先研究这个条约的基本条款和它的基本原则;
——第一个任务是商讨全面彻底裁军措施的总范围;
——确定实现全面彻底裁军的阶段和期限,以便使这个裁军计划具有具体内容和连贯性。
——规定在全面彻底裁军的各个阶段确立适合裁军具体措施的有效国际监督,使任何一国不能拒绝履行对全面彻底裁军条约所承担的义务。
佐林最后说,正是苏联这种态度符合联合国大会全面彻底裁军的决议。
下次会议将在5日举行。

苏加诺离开巴格达

第6版()
专栏:

苏加诺离开巴格达
新华社巴格达5日电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在结束了对伊拉克的三天访问以后,今天上午离开巴格达前往南斯拉夫访问。
苏加诺总统和卡塞姆总理签署的联合公报重申,两国政府支持“亚洲和非洲的蓬勃发展的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
公报强烈谴责法帝国主义继续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战争,并且谴责南非联邦政府的种族歧视政策和对非洲居民的镇压。

真正“奇怪的形势”

第6版()
专栏:随笔

真正“奇怪的形势”
子悦
美国国务卿赫脱3月22日在参院外委会作证时承认,拉丁美洲还残存着三个独裁政权——尼加拉瓜、巴拉圭和多米尼加,他并宣布美国将继续为它们提供军事援助。但过了几天,美国国务院新闻发布官怀特改变了说法,他说,很难分清到底拉丁美洲的哪一些政权是独裁政权,尼加拉瓜就应该从独裁政权的名单中剔除。他还声明,这是赫脱要他作这样的纠正的。
赫脱显然感到自己失言了。这不是因为这些臭名远扬的独裁政权,忽然在几天之内发生了什么变化;而是因为赫脱的话同艾森豪威尔的言论发生了公开的“分歧”。艾森豪威尔在访问南美时曾为了消除人们对美国支持独裁者的“误解”,卖尽了力气,他这样断然说:“有人说美国支持独裁者,这是荒唐可笑的。肯定说,没有任何国家比美国更爱自由。”可是国务卿居然打了总统的耳光,使总统变成荒唐可笑的谎言家。这就是怀特不得不出来纠正的原因。
怀特的辩解是,“最近几年来,拉丁美洲有朝着民主方向前进的显著进步”,而尼加拉瓜就在“建立代议制民主的努力”中“取得”了“良好的成就。”这是符合艾森豪威尔的说法的:“我们(指美国政府)尽我们的最大力量在本半球各地培育自由和代议制民主。”其实,赫脱在作证时也作过同样的辩解,他说,尼加拉瓜和巴拉圭“正在企图使这两个国家民主化”,但这两个国家的反对派拒绝参加选举,因而“在尼加拉瓜和巴拉圭存在着‘一种相当奇怪的形势’”。原来,“难于分清”哪些是独裁政权的,不是赫脱,而是反对独裁的人。
但是,到底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相当奇怪的形势”呢?的确,尼加拉瓜和巴拉圭的暴君都先后宣布举行“自由选举”,巴拉圭还一再宣布过选举的日期。同时,美国也的确在这两个独裁国家里“培育自由”。巴拉圭“团结报”曾指出,巴拉圭的选举是“在美国大使馆里泡制出来的”。然而被赫脱指责为“拒绝参加选举”的巴拉圭的反对派——自由党和二月党,在国内早已被剥夺了合法权利,不得不流亡在阿根廷。整个巴拉圭都处于戒严状态,只有酷刑和劳役,而没有任何人民的自由。尼加拉瓜的情况也是如此,反对派为了争取自由和民主,除了拿起武器,进行游击战,别无他途。
尼加拉瓜的暴君索摩查在宣布举行“自由选举”时说,“下次选举将是一次用选票而不是用子弹举行的自由选举”,他指责反对派“正在企图使用子弹的方法来对付我的举行投票的方法”。但索摩查同时宣布,他“绝对无意”下台,而为了保证这一点,他将使目前维持独裁统治的“法律”执行得“更加严厉”。因此,正如尼加拉瓜和巴拉圭的反对派所揭露的,美国“培育自由”的把戏是,以“自由选举”来为独裁的绞架作“民主”的装饰,其目的是“合法”地消灭人民的起义,阻止席卷拉丁美洲的反美反独裁斗争的浪潮。这就是美国“培育自由和代议制民主”的全部真相。
然而,艾森豪威尔想消除人们对美国支持独裁者的“误解”,赫脱和怀特想为独裁者进行辩解,都是白费气力。美国不仅在拉丁美洲扶植和支持独裁者,在其他地区也是如此。事实俱在,连“纽约时报”驻华盛顿的著名记者苏兹贝格也不得不在“美国外交政策的错误何在”一书中承认:在美国领导的“自由世界”中,“有四十九个不是在独裁政权的统治下,就是在寡头政治的统治下。”他还问道:“我们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呢?”可见这里决没有什么“误解”。而且苏兹贝格在指出“美国外交政策的错误何在”的同时,在另一篇登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仍然鼓吹美国要在亚非地区继续策动军事政变,建立军事独裁政权来抵挡民族民主革命的风暴。他说:“军人可以成为仁慈的社会力量”。现在,美国不正是在这样做吗?
只是,“相当奇怪的形势”到处出现,使得华盛顿的“自由”“民主”卫士们日益感到坐立不安。当尼加拉瓜人民点燃了反独裁起义的烽火的时候,索摩查就不禁惊呼:“情况似乎有些糟。”美国用刺刀和美元扶植和支持反动独裁政权,而各国人民却拒绝任何“恩赐”的和“钦定”的“民主”。古巴人民就是榜样,他们不仅坚决推翻了由美国武装到牙齿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而且在革命胜利后,坚决反对美国的干涉和巴蒂斯塔的复辟阴谋。美国的“培育自由”也好,从索摩查之流的血腥的手里伸出的选票也好,都不能阻挡一浪推一浪,一浪高一浪的民族民主革命浪潮。其实,这种形势的发展,一点也没有什么奇怪。

阿根廷共产党发表声明 号召爱国民主力量行动起来 反对政府执行饥饿恐怖政策

第6版()
专栏:

阿根廷共产党发表声明
号召爱国民主力量行动起来
反对政府执行饥饿恐怖政策
据新华社5日讯 布宜诺斯艾利斯消息:阿根廷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在4日发表声明说,最近举行的全国议会“选举结果表明,人民完全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划,反对弗朗迪西政府在执行这个计划时所奉行的反人民、反民族政策。”
声明说,在最近这次选举中,尽管政府进行了威吓和压制,但是它所得的票数只占总票数的五分之一。声明强调指出,除了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和保守的政党而外,所有的政党都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划,反对外国垄断资本集团在石油和电气事业中享有租用权。
声明说,除了执政党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以外,所有政党都谴责禁止共产党、庇隆主义党参加竞选的禁令,谴责用恐怖手段对待国内工人、对民主和进步力量采取镇压措施。这些政党所获得的票数达82%,这意味着,他们是国内的绝大多数。
声明说,只有在人民的压力之下政府的政策才会有改变。“所以,今天就更加必须争取实现工人阶级的统一,和一切爱国、进步和民主力量一致行动,来制止饥饿和恐怖政策。”
声明说,共产党对在这次选举中投空白票作了巨大的贡献。如果共产党能参加选举,它所得的选票将大大增加。执行委员会对共产党员和共产党的同情者所做的工作表示祝贺,并且号召他们加紧行动,争取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和加强联合劳工运动中的工人阶级的统一,从而便于建立全国的民主统一阵线和广泛的民主联合政府。这个政府将执行维护和平、实行土地改革、保卫民主和民族独立的反帝政策。

阿根廷的议会选举

第6版()
专栏:布宜诺斯艾利斯通讯

阿根廷的议会选举
阿根廷 胡安·赫尔曼
阿根廷最近举行了全国议会选举。选举的结果清楚地表明,阿根廷人民强烈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强加给阿根廷的所谓“稳定经济计划”以及政府为了保证执行这个计划而对人民采取的镇压措施。
在1958年的总统选举中,目前执政的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由于提出了一个民主和进步的纲领,曾获得将近占全部票数50%的选票。当时,阿根廷共产党和庇隆主义党都表示支持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的总统候选人弗朗迪西。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的候选人赢得了国家总统的职位、各省省长的职位、各省议会的多数席位和全国各市议会的多数席位。但是在这次选举中,这个党丧失了1958年所得选票的55%,丢掉了议会席位的20%。以及某些省议会和市议会的多数席位。这次选举只是众议院的部分改选,否则,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将失掉几乎所有各省议会的多数席位。
被禁止参加竞选的共产党和庇隆主义党在这次选举中,都号召它们的支持者投空白票“以反对欺骗和使人挨饿的经济计划”。空白票的票数占了总票数的25%,超过任何一个参加竞选的政党所得的票数。这里的资产阶级报纸和政治领袖强调说,空白票票数还不到预期的数目。但是,他们闭口不提这样的事实:进行拥护投空白票的宣传遭到了禁止,许多拥护投空白票的人被捕;由于实行了“科宁特斯计划”(全国紧急状态),造成了一种威胁公众舆论的恐怖气氛,劳工领袖、工人、甚至外省的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领袖也遭到监禁,全国各地工会办事处被搜查。但尽管如此,工人阶级投的空白票仍然达二百一十万张。这表明了军事措施和压镇是吓不倒工人的。
中产阶级由于害怕大量空白票可能引起政变,建立公开的军事独裁,甚至引起内战,因此他们宁愿把票投给表示反对“稳定经济计划”和“反对政府”的一些反对党,这是人民激进公民联盟获胜和门多萨、圣路易斯、科连特斯省的保守党派获得多数票的原因。
虽然,执政党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仍然保持了1957年选举时所获得的票数,但是对这一次各地区投票情况的分析表明,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的选民的阶级成分同1957年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今年支持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的只是一些上层资产阶级和从所谓“经济稳定计划”得到好处的人。而且这个党的许多票是靠了作为执政党掌握了官僚机构而取得的。此外,也因为某些庇隆主义分子不顾自己党的决定,不顾工人阶级的利益,为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效劳。
必须强调指出,所有自由资产阶级政党,在竞选运动中都攻击“稳定经济计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美英垄断资本集团签订的石油和电力合同、对工人阶级的镇压、竞选禁令、戒严和紧急状态等措施。这些党的领袖们知道,要赢得选票,他们不得不作出这样的表示。但是同时,他们也攻击投空白票,硬说这样做“有利于政府”。人民激进公民联盟获得了中产阶级的大多数票,中产阶级一般说来是赞成实行民主和反对帝国主义的政策的。工人阶级大部分投空白票,以表示他们反对选举骗局;共产党的决定使许多工人并没有因为某些庇隆主义分子的背信弃义而把票投给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部分乡村的工人、部分中产阶级和进步团体分子,特别是知识分子,投了小党派的票(如在竞选纲领中采纳了联合劳工运动的十三点斗争纲领的左翼社会党),而这些党也是表示反对政治和社会方面的压迫制度的。这些票加上空白票,就占总票数的50%以上,超过人民激进公民联盟和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合起来的票数。
选举结果表明,自从在劳工运动中有相当影响的庇隆主义党的政府倒台后,五年以来,工人阶级大大觉醒了。选举结果也表明了反动集团的政治分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谈论有必要在选举中建立比例选举制度。因为这样就可使得议会中有各个资产阶级政党的代表。他们宣传的另外一个“解决”办法,就是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和人民激进公民联盟统一起来,因为反动派越来越担心工人阶级统一行动的力量。
阿根廷这次议会选举的结果,在国外,特别是在一些情况与阿根廷相类似的拉丁美洲国家中也引起了深刻的反应。智利大多数报纸在评论阿根廷选举时指出,执政党的惨败是把阿根廷引向经济破产的所谓“稳定经济政策”的失败。“世纪报”3月29日以“阿根廷的教训”为题发表社论说,弗朗迪西及其主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刚刚大败于人民之手,尽管这次议会选举是在实行内战状态、军事法庭和即决判决的情况下进行的。人民对弗朗迪西的回答是“反对稳定计划和迫害措施。”美国报刊对于阿根廷的这次选举结果也感到不安。“纽约时报”在3月29日发表的社论中说,“对那些希望强有力的稳定经济计划继续执行下去的人来说,阿根廷议会选举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它承认,阿根廷“政府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主意在美国支持下实行的节约计划,是十分明显地不得人心的……弗朗迪西在这个计划上同美国的密切合作也许使他的处境更糟,而不是更好。”
可以认为,阿根廷这次议会选举的结果预示,在阿根廷一个全国规模的维护民族独立和争取民主主义的运动不久就将会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