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西藏叛国集团必然灭亡 西藏人民前途光明灿烂 解放军已迅速平定拉萨叛乱 在僧俗各界爱国人民协助下,正乘胜前进扫荡西藏其它地方的叛匪

第1版()
专栏:

西藏叛国集团必然灭亡 西藏人民前途光明灿烂
解放军已迅速平定拉萨叛乱
在僧俗各界爱国人民协助下,正乘胜前进扫荡西藏其它地方的叛匪
同帝国主义分子和西藏反动势力的愿望相反,他们发动的叛乱,不是造成了祖国的分裂和西藏的倒退,而是促进了祖国统一的巩固,促进了西藏反动势力的灭亡,促进了西藏的民主化和西藏人民的新生。
新华社28日讯 新华社关于西藏叛乱事件的公报。
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违反西藏人民的意志,背叛祖国,勾结帝国主义,纠集叛匪,于3月19日夜间在拉萨向人民解放军驻军发动武装进攻。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驻西藏部队奉命讨平叛乱,已在22日彻底地粉碎了拉萨市区的叛匪。现在我军正在西藏僧俗各界爱国人民的协助下,继续向西藏一些其他地方的叛匪进行扫荡中。
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国务院周恩来总理3月28日发布命令,除了责成西藏军区彻底平息叛乱以外,决定自即日起,解散策动叛乱的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的职权。
叛乱集团3月10日劫持达赖喇嘛,打伤西藏军区副司令,包围军区司令部和中央驻拉萨机关。
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在拉萨的武装叛乱,3月10日就开始了。达赖喇嘛原定在3月10日到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礼堂看戏。到军区礼堂看戏的事,是达赖喇嘛自己在一个多月以前提出的,3月10日这个日期,也是他自己决定的。西藏叛乱集团到了这一天,却大肆散布西藏军区部队要扣留达赖喇嘛的谣言,并且以此为借口,发动武装叛乱,劫持达赖喇嘛,提出“赶走汉人”、“西藏独立”等反动口号,并且当场打死反对叛乱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藏族官员堪穷索朗降措,打伤西藏军区藏族副司令桑颇·才旺仁增等人。叛乱武装同时包围了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司令部和中央驻在拉萨的机关。
叛国分子代表帝国主义和西藏最反动的大农奴主,一直蓄谋撕毁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准备武装叛变。
西藏叛国分子的叛乱活动,由来已久。这些叛乱分子代表帝国主义和西藏最反动的大农奴主。自从195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即十七条协议)以来,他们就蓄谋撕毁这一协议,准备武装叛变。由于祖国日益繁荣昌盛,中央人民政府对西藏政策正确,人民解放军驻西藏部队纪律严明,受到西藏各界人民热烈爱戴,这一小撮反动分子的叛乱阴谋在藏族人民中得不到支持。中央人民政府根据宪法规定,历来坚持国内各族人民之间的团结和西藏人民本身的团结,在西藏实行民族地方自治,这是西藏人民所热烈欢迎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早已于1956年4月成立。但是,由于西藏地方政府中反动分子的阻挠,自治区的筹备工作很少进展。十七条协议中规定藏军要改编,西藏社会制度即农奴制度要按照人民愿望加以改革,这两项重要任务,都因为反动分子的阻挠,不能实现。中央为了等待这些反动分子的觉悟,还在1956年底,就告诉他们,在六年内,即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可以不进行改革,也不改编藏军。
西藏地方政府六个委员,有两个是爱国分子,其余四人已公开叛变。他们的叛乱是受帝国主义、蒋介石匪帮和外国反动派策动的。
西藏地方政府,藏语称为噶厦,委员六人,称为噶伦。在六个噶伦中,两个是爱国分子,即阿沛·阿旺晋美和在3月10日被叛匪打伤的桑颇·才旺仁增。其余四人中,宇妥·扎西顿珠已在1957年叛离祖国,逃往叛乱分子在国外活动中心的噶伦堡;另三人即索康·旺清格勒、柳霞·土登塔巴、先喀·居美多杰(夏苏),在这次也已经公开叛变。在这以前,这些叛国分子即已利用他们在噶厦中的合法地位,纠集上层反动势力,勾结外敌,实际指挥康藏两地一些最反动的大农奴主,在雅鲁藏布江以东、以北、以南若干地方,组织叛乱武装,反对中央,背叛祖国。他们的叛乱是受帝国主义、蒋介石匪帮和外国反动派策动的,叛乱的指挥中心在噶伦堡,其领袖为被撤职的前任藏王(藏语称为司曹)鲁康娃·泽旺饶登。他们的武器,不少是从外国输入的。在雅鲁藏布江以南的叛乱根据地,就有多次接受蒋介石匪帮的空投接济,还设有帝国主义和蒋介石派遣的许多特务电台,进行阴谋活动。
反动集团把中央对西藏地方政府仁至义尽的态度看作软弱可欺,在3月19日竟向解放军驻拉萨部队发动全面进攻。
从去年5、6月间起,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就指示叛匪窜扰昌都、丁青、黑河、山南等地区,破坏交通,劫掠财物,奸淫烧杀,残害人民,并且袭击中央派驻当地的机关、部队。中央本着民族团结精神,一再责成西藏地方政府负责惩办叛乱分子,维护社会治安。但是,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把中央这种仁至义尽的态度看作软弱可欺。他们说,汉人是可以吓跑的;九年以来,汉人动也不敢动一下我们的最美妙最神圣的农奴制度;我们打他们,他们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他们不敢平叛,只是要我们负责平叛;只要我们从外地调来一大批叛乱武装到拉萨,给一打,汉人准跑;如果不跑,我们就把达赖佛爷架往南山,聚集力量,举行反攻,夺回拉萨;最后不行,就跑印度;印度是同情我们的,可能援助我们;还有强大的美国,也可能援助;台湾蒋总统,已经积极援助;达赖是神,谁敢不从?美国人说过,中国人民公社闹的天怒人怨,都要造反了,现在是驱汉自立的大好时机;云云。这些反动派的灵魂,已经飞到九霄云外,简直要管领整个宇宙了。因此,他们非但不负责制止叛匪的骚扰,反而变本加厉,积极进行叛国的阴谋活动。他们在拉萨集中了相当数量的反革命武力以后,终于在3月10日公开撕毁十七条协议,发动武装叛乱。
在3月10日拉萨叛乱爆发以后,达赖喇嘛曾三次给中央驻藏代表来信,说明他已被反动分子劫持,并且表示正在尽一切可能设法处理反动集团的违法行为。中央代表在复信中欢迎达赖喇嘛这种态度,同时表示仍然希望西藏地方政府改变错误态度,负责平息叛乱。但是,这些反动分子不但毫不悔改,还决心扩大叛乱。他们在3月17日悍然将达赖喇嘛劫出拉萨,并且在3月19日夜间向人民解放军驻拉萨部队发动了全面进攻。和平解决的希望消灭了。西藏反动势力最后选定了使他们自己走向灭亡的道路。
解放军奉命讨伐罪大恶极的叛国集团,经过两天多战斗,已彻底粉碎拉萨叛匪,俘获叛军四千多人。
3月20日上午十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部队奉命对罪大恶极的叛国集团进行讨伐。人民解放军在藏族爱国僧俗人民的协助下,经过两天多的战斗,已经彻底地粉碎了拉萨市区的叛乱。据初步统计,截至23日止,已俘获了叛军四千余名,缴获了各种枪八千余枝,轻重机枪八十一挺,八一迫击炮二十七门,山炮六门,子弹一千万发。许多叛军在我军包围后成股地投降。
西藏人民是爱国的。西藏已有一个坚决要求解放的劳动阶级和很大一部分赞成改革的上层和中层爱国进步人士以及中间派人士。
拉萨叛乱的迅速平定,说明西藏叛国集团必然灭亡,西藏人民的前途是光明的。这首先是因为,西藏人民是爱国的,他们拥护中央人民政府,热爱人民解放军,反对帝国主义和叛国分子。西藏(包括昌都、前藏、后藏三个区域)共有人口一百二十万人,而叛匪只有两万人左右,其中多数是因为被欺骗裹胁而参加的,并且还包括一部分由金沙江以东原西康省地区逃跑过去的叛乱分子,即所谓康巴人。西藏人民绝大多数是极端贫苦的农民和牧民,他们迫切地希望从世界上最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之下解放出来。西藏上层和中层也有许多爱国进步人士,他们拥护中央,反对叛乱,并且主张民主地改革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使西藏逐步地变为一个文明进步的地方。这样,西藏已有一个坚决要求解放的劳动阶级,和很大一部分赞成改革的上层和中层爱国进步人士以及中间派人士。目前的任务,首先是平息叛乱,建立和平秩序。在这一过程中,中央对于叛乱分子的方针是: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中央已指示在西藏的人民解放军部队广泛团结一切没有参加叛乱的藏族同胞,负责保护西藏农牧工商政教各界人民的生命财产,尊重人民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保护喇嘛寺庙和文物古迹,维护群众利益和社会秩序。对于俘虏和一切放下武器的敌人,一律不许报复、伤害和侮辱。
中国政府方面认为,中国与西南邻国的关系,首先是我国与伟大友好国家印度共和国的关系,是坚持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是在1954年4月29日中印两国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中首次提出的,现在和将来,为了两国的根本利益,双方都没有任何理由不将这些原则坚持到底。中国政府人士欢迎印度总理尼赫鲁先生3月23日关于不干涉中国内政的声明,认为这个声明是友好的。中国方面从来没有干涉过印度的内政,也没有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上谈论过印度的内政,并且认为对一个友好国家的内政进行这样的谈论是不礼貌和不适当的。
现在拉萨以西的阿里,拉萨西南的江孜、帕里、亚东,拉萨以北的当雄、黑河,拉萨以南的泽当,拉萨以东的太昭、林芝、扎木、丁青、昌都、察隅等重镇和要区,都在解放军的坚强控制之下。
为了彻底肃清叛匪,国务院已命令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在西藏各地实行军事管制。军事管制委员会的任务是:镇压叛乱;保护人民;保护遵守中国法律的外国侨民;受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和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的委托,组织西藏自治区的各级行政机构和组织西藏爱国人民的自卫武装,以代替腐败透顶、已经叛变、毫无战斗力、而且为数只有三千多人的旧藏军。拉萨市的军事管制委员会已在3月23日宣布成立。其他各地的军管会,除班禅额尔德尼领导的后藏地区的首府日喀则没有必要建立以外,都将陆续建立。拉萨和各地军事管制委员会都由人民解放军的代表和当地爱国人民的代表共同组成。现在拉萨以西的阿里,拉萨西南的江孜、帕里、亚东,拉萨以北的当雄、黑河,拉萨以南的泽当,拉萨以东的太昭、林芝、扎木、丁青、昌都、察隅等重镇和要区,都在人民解放军的坚强控制之下,当地人民的绝大多数是与人民解放军密切合作的。叛匪活动的地方,只是一些很偏僻的地区。
鉴于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达赖喇嘛尚被劫持,国务院决定在达赖喇嘛被劫期间,由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班禅额尔德尼代理主任委员职务。国务院并任命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藏族常务委员帕巴拉·卓列朗杰活佛和阿沛·阿旺晋美为副主任委员,阿沛并兼任秘书长。在西藏各地,一俟秩序恢复,都将陆续建立西藏自治区的各级地方行政机构,并开始执行自治职权。在目前时期,自治制度与人民解放军的军管制度同时并行。随着叛乱的平息,和平秩序的建立,自治制度将逐步完全代替军管制度。
由于西藏反动势力的叛乱和叛乱的失败,西藏的历史正在展开新的一页
由于西藏反动势力的叛乱和叛乱的失败,西藏的历史正在展开新的一页。现在已经可以得出结论:帝国主义分子和西藏反动势力把西藏的形势完全估计错了。同他们的愿望相反,他们在西藏发动的叛乱不是造成了祖国的分裂和西藏的倒退,而是促进了祖国统一的巩固,促进了西藏反动势力的灭亡,促进了西藏的民主化和西藏人民的新生。
(公报中的小插题是本报编者所加的)

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勾结帝国主义背叛祖国进行叛乱 国务院命令解散西藏地方政府 决定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

第1版()
专栏:

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勾结帝国主义背叛祖国进行叛乱
国务院命令解散西藏地方政府
决定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
在达赖喇嘛被叛匪劫持期间,由班禅额尔德尼代理主任委员
撤销叛国分子索康·旺清格勒等十八人的自治区筹委会委员和一切职务,并按国家法律分别给予惩处
新华社28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命令
查西藏地方政府多数噶伦和上层反动集团,勾结帝国主义,纠集叛匪,进行叛乱,残害人民,劫持达赖喇嘛,撕毁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十七条协议,并且于三月十九日夜间指挥西藏地方军队和叛乱分子向驻拉萨的人民解放军发动全面进攻。这种背叛祖国、破坏统一的行为,实为国法所不容。为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除责成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彻底平息叛乱外,特决定自即日起,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在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达赖喇嘛·丹增嘉错被劫持期间,由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副主任委员代理主任委员职务。任命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帕巴拉·卓列朗杰为副主任委员;常务委员兼秘书长阿沛·阿旺晋美为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撤销叛国分子索康·旺清格勒,柳霞·土登塔巴,先喀·居美多杰(夏苏),宇妥·扎西顿珠,赤江·罗桑益西,噶章·洛桑日增,达拉·洛桑三旦,凯墨·索南旺堆,绒朗色·土登诺桑,帕拉·土登为登,欧协·土登桑却,朗色林·班觉久美,敏吉林·嘉祥坚赞,呷日本·才旺多吉,庞球,威萨坚赞(功德林扎萨),贡噶喇嘛,楚普噶玛巴·日贝多吉十八人的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委员和一切职务,并按国家法律分别给予惩处。并任命邓少东,詹化雨,惠毅然,梁选贤,崔科·登珠泽仁,詹东·洛桑朗杰,噶登赤巴·土登滚噶,坚白慈里,阿沛·才丹卓噶,多吉才旦,协绕登珠,坚赞平措,洛桑慈诚,群觉,平措旺秋,王沛生十六人为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委员。望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领导全藏僧俗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协助人民解放军迅速平息叛乱,巩固国防,保护各民族人民利益,安定社会秩序,为建设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新西藏而奋斗。
此令。
总理 周恩来
一九五九年三月二十八日西

藏军区布告全藏僧俗人民 协助人民解放军讨平叛逆 对于叛乱分子,将本宽大政策,区别对待

第1版()
专栏:

藏军区布告全藏僧俗人民
协助人民解放军讨平叛逆
对于叛乱分子,将本宽大政策,区别对待
新华社28日讯 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布告
查西藏地方政府与上层反动集团,勾结帝国主义和国外反动分子,图谋叛乱,由来已久。长期以来,他们即纠集和纵容叛匪,窜扰各地,破坏交通,劫掠商旅,奸淫烧杀,残害人民,中央本着宽大为怀的态度,一再责成西藏地方政府,严惩叛乱分子,维护社会治安。但是西藏地方政府,阳奉阴违,不但不负责平息叛乱,反而纵容支持,助长叛匪气焰。及至今年三月十日,西藏多数噶伦与上层反动集团,更进一步与叛匪结成一体,劫持达赖喇嘛,撕毁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十七条协议,公然背叛祖国,破坏统一;公然杀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藏族官员堪穷索朗降措,打伤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桑颇·才旺仁增等人;并且公然于三月十九日夜间向驻拉萨的人民解放军发动全面进攻。罪大恶极,莫此为甚。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解救西藏地区人民的疾苦,本军奉命讨伐,平息叛乱。望全藏僧俗人民,积极协助本军,讨平叛逆,不窝匪,不资敌,不给叛匪通风报信。对于叛乱分子,本军将本宽大政策,区别对待:凡脱离叛匪来归者,一概不咎既往;有立功表现者,给予奖励;对俘虏一律优待,不杀,不辱,不打,不搜腰包;对执迷不悟,坚决顽抗者,严惩不贷。本军纪律严明,维护群众利益,保护农牧工商各业,买卖公平,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尊重群众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保护喇嘛寺庙,保护文物古迹。望全体僧俗人民,一律安居乐业,切勿听信谣言,自相惊扰,切切此布!
司令员 张国华
政治委员 谭冠三
副司令员 阿沛·阿旺晋美
邓少东
桑颇·才旺仁增
副政治委员 詹化雨
王其梅 一九五九年三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