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我们伟大的祖国(图片)

第1版()
专栏:

我们伟大的祖国
我国西南边疆地区的卫生工作有了很大的发展,在各少数民族地区都建立了巡回医疗工作组。这个巡回医疗工作组正在云南弥勒县为苗族人民看病。

毛主席接见尼赫鲁总理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接见尼赫鲁总理
【新华社十九日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在十九日下午四时十分接见了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来我国访问的印度总理尼赫鲁。
接见时在座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朱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刘少奇,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宋庆龄,国务院副总理陈云。
接见时在座的还有印度驻我国大使赖嘉文和我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附图片)
右:毛泽东主席接见尼赫鲁总理。图为接见后合影。自左至右是:袁仲贤、赖嘉文、周恩来、尼赫鲁、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宋庆龄、陈云。  新华社稿 潘文煦 杜万英摄
右下:毛泽东主席在接见尼赫鲁总理时和他亲切地握手。  新华社记者 齐观山摄
左下:周恩来总理等到北京机场欢迎尼赫鲁总理。前排自左至右是:周恩来总理、尼赫鲁总理、英迪拉·甘地夫人、纳·鲁·皮莱秘书长。  新华社记者 邹东健摄

应我国政府邀请来我国访问 印度总理尼赫鲁到北京 受到首都各界二十多万人的热烈欢迎

第1版()
专栏:

应我国政府邀请来我国访问
印度总理尼赫鲁到北京
受到首都各界二十多万人的热烈欢迎
【新华社十九日讯】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来我国访问的印度共和国总理尼赫鲁在我国外交部办公厅主任王炳南、我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和印度驻我国大使赖嘉文的陪同下,于十九日十二时二十分乘飞机到达北京。随同尼赫鲁总理访问我国的,有他的女儿英迪拉·甘地夫人、印度外交部秘书长纳·鲁·皮莱和印度外交部副秘书巴哈杜尔·辛格以及墨·勒·盖思德、克·弗·鲁斯滕吉、纳·克·塞善等九人。
到机场欢迎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宋庆龄,国务院副总理陈云、彭德怀、贺龙、乌兰夫、李富春、李先念,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郭沫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邓小平,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济深,中国民主同盟副主席章伯钧,中国民主建国会总会主任委员黄炎培,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主任委员陈叔通,华侨著名领袖陈嘉庚,北京市市长彭真,京津卫戍司令员聂荣臻,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和夫人。
到机场欢迎的还有: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各部部长和委员会主任罗瑞卿、史良、薄一波、章乃器、叶季壮、王鹤寿、黄敬、陈郁、蒋光鼐、贾拓夫、朱学范、廖鲁言、梁希、傅作义、沈雁冰、杨秀峰、张奚若、李德全,各部副部长、各委员会副主任雷任民、吕正操、王首道、郑振铎、蔡廷锴、刘格平、李任仁以及外交部外交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乔冠华、办公厅副主任阎宝航、亚洲司司长陈家康、情报司司长龚澎、交际处处长王倬如。
到机场欢迎的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粟裕,总政治部副主任萧华,海军司令员萧劲光,空军司令员刘亚楼。
到机场欢迎的还有:北京市副市长张友渔、吴晗,北京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副主席刘仁。
到机场欢迎的还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马寅初、邵力子、张治中,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务委员程潜、中央委员龙云,中国民主同盟副主席罗隆基,中国民主建国会总会副主任委员李烛尘,中国民主促进会副主席王绍鏊、中央常务理事周建人,中国农工民主党副主席彭泽民,中国致公党主席陈其尤,九三学社主席许德珩,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副主席李纯青,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胡耀邦。
到机场欢迎的还有:中印友好协会会长丁西林、副会长陈翰笙,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赖若愚、副主席刘宁一,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副主席许广平,中华全国民主青年联合会主席廖承志,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田德民,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秘书长阳翰笙,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周鲠生、钱端升,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会长楚图南,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吴耀宗,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以及在京的西藏人士赤江·罗桑意西、噶玛巴活佛、索康·旺清格来、阿沛·阿旺晋美、计晋美、尧西·泽仁卓玛、柳霞·土登塔巴、纳旺金巴,我国佛教界著名人士巨赞和曾访问印度的中印友好协会代表团团员。
正在我国访问的全印和平理事会副主席、印度科学院院士、印度国会议员萨希布·辛格·索克,印度加尔各答市市长慕克吉先生,印度全国工会大会友好代表团人员以及印度驻我国使馆人员和印度侨民也到机场欢迎。
到机场欢迎的各国驻我国使节和外交人员有:缅甸大使吴拉茂,巴基斯坦大使罗查,捷克斯洛伐克大使康萨拉,波兰大使基里洛克,越南民主共和国大使黄文欢,蒙古大使奥其尔巴特,印度尼西亚大使莫诺努图,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大使柯尼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崔一,苏联大使尤金,保加利亚大使迪莫夫,阿尔巴尼亚大使纳赛,匈牙利大使希克拉丹,芬兰公使孙士敦,丹麦公使格瑞杰生,瑞士公使贝努义,英国代办杜维廉,挪威临时代办季茂登,瑞典临时代办哈马孝尔德,罗马尼亚临时代办孟天努,荷兰谈判代表司曼以及各国使馆人员。
在机场上欢迎的还有首都各界群众一万多人。
机场上悬挂着印度和中国国旗。
尼赫鲁总理下机后,和周恩来总理以及其他欢迎人员亲切握手。乐队高奏印度和中国国歌。接着,尼赫鲁总理检阅了仪仗队,并接受了首都儿童的献花。
尼赫鲁总理在机场上发表了谈话(全文另发),然后,走到在机场上欢迎的群众行列的前面,向欢迎者举手致意。这时欢迎人群不断鼓掌和高呼“欢迎尼赫鲁总理!”“印中友好万岁!”“亚洲和平万岁!”“世界和平万岁!”等口号,并向尼赫鲁总理献花。
当尼赫鲁总理由周恩来总理陪同乘敞篷汽车由机场前往迎宾馆经过市郊公路和市内街道时,受到沿途二十余万首都工人、市民、机关工作人员、青年学生和儿童们的热烈欢迎。
【新华社武汉十九日电】印度共和国总理尼赫鲁由我国外交部办公厅主任王炳南和我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陪同,在十九日上午八时十七分乘飞机离武汉赴北京。
随同尼赫鲁总理启程赴北京的,有尼赫鲁总理的女儿英迪拉·甘地夫人,和印度外交部秘书长纳·鲁·皮莱、印度外交部副秘书巴哈杜尔·辛格等九人。
印度驻我国大使赖嘉文也陪同尼赫鲁总理由武汉启程赴北京。
到机场欢送的,有湖北省人民政府主席刘子厚,副主席聂国青、王海山,武汉市人民政府代市长王任重,副市长宋侃夫、陈经畬,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驻武汉办事处政治委员潘振武,湖北军区副参谋长徐捷,以及湖北省人民政府和武汉市人民政府各部门的负责人。
到机场欢送的,还有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武汉市分会主席李尔重,武汉大学校长李达,武汉市工会联合会主席赵敏,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武汉市委员会书记辛甫,武汉市民主妇女联合会副主任萧慧纳、李冬青,科学技术界代表陶述曾,中国作家协会武汉分会主席于黑丁,以及各民主党派湖北省和武汉市组织的代表,各人民团体和各界人民代表。

贯彻对待中医的正确政策

第1版()
专栏:社论

贯彻对待中医的正确政策
我国医学有数千年的历史,有丰富的内容和宝贵的临床经验,在我国历代人民对疾病的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继承和发扬这份文化遗产,认真学习和研究它的学理和实践经验,用科学方法加以整理和总结,逐步提高它的学术水平和医疗水平,使它更有效地为人民服务,这是我国医学界的一项十分光荣的艰巨任务。做好这一工作,不仅大大有助于我国人民的保健医疗事业的发展和提高,而且能使世界医学的内容更加丰富起来。
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向来是重视自己祖国的文化遗产的;党和人民政府对中医的政策向来是明确的。党一贯号召中、西医团结合作,在提高现代医学和医疗水平、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的总目标下互助互勉,共同学习和研究祖国的医学遗产,使它不断地发扬光大,发挥更大的作用。可是几年以来,卫生行政领导部门一直没有认真执行党和人民政府的这一政策,没有切实贯彻团结中、西医的正确方针。固然在动员和组织中医参加卫生防疫工作、组织中医或中、西医联合诊所等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一些成绩,但这些工作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发挥中医的作用的问题,更没有在发动和组织中、西医共同研究和发扬祖国医学遗产、丰富现代医学内容方面采取有效的办法。卫生行政领导部门甚至往往违反党和人民政府的政策,对中医采取轻视、歧视和排斥的态度,采取种种限制的办法,这就打击了中医的工作积极性,助长了卫生工作干部和西医轻视中医中药的错误心理,严重地影响了中医业务的发展和提高。其他有关的工作部门和社会舆论方面对中医也重视不够,关心不够。这些错误必须加以纠正。
卫生行政领导干部所以不能贯彻执行党和人民政府对中医的政策,就是因为他们中了资产阶级思想的遗毒,看不起祖国的医学遗产的缘故。他们不懂得继承和发展祖国的文化遗产对建设新文化的重要性,不懂得发扬祖国医学遗产对提高现代医学和医疗水平、发展人民保健医疗事业的重要性,因此也不懂得团结和提高中医,使它充分发挥作用的重要性。他们忽视广大人民对中医中药的实际需要,忽视中医的丰富经验和显著疗效,不去认真学习研究,不加仔细分析总结,就笼统地说中医“落后”、
“不科学”,全盘加以否定。这种不承认事实、不重视实践经验的态度,是极端“不科学”的武断。卫生行政领导干部对待中医中药的这种错误的态度,是严重的宗派主义思想情绪的具体表现。这种轻视中医中药的思想情绪,在长时期内一直没有根本扭转过来,就使中医工作的严重落后情况一直没有显著的改变。
因此,要切实改进中医工作,首先必须坚决纠正卫生行政领导部门和其他有关方面轻视祖国医学遗产、忽视中医中药对我国人民的保健作用的严重错误,积极号召和组织西医学习研究中医学。这是当前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号召和组织西医学习研究中医学的必要性是无庸置疑的。因为发扬祖国医学遗产的艰巨任务,只有通过中、西医的长期合作,才能逐步完成。中医中药的不可否认的疗效,证明了中医学有合理的和有用的实际内容,而它的最大弱点就是缺乏系统的科学理论,还没有掌握化验和科学检查的可靠方法,这就大大限制了它的发展和提高。所以发扬祖国医学遗产的基本问题,就是如何通过认真的学习、研究和实践,逐渐使它和现代科学理论相结合的问题,就是要根据现代科学的理论,用科学方法来整理中医学的学理和总结它的临床经验,吸取它的精华,去掉它的糟粕,使它逐渐和现代医学科学合流,成为现代医学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应该逐渐创立这样的现代化医学,它应该反映出中国的地理、气候的特点,反映出中国特产的药材的应用特点,反映出中国各族人民的生活和劳动的特点。这便是我们发扬祖国医学遗产的远大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中医自然要作长期的艰苦的努力,而有较丰富的科学知识的西医,也有特殊的光荣责任。在祖国医学遗产不被一般西医所重视和理解的今天,强调西医学习和研究中医学的重要性,更有特别重大的实际意义。西医只有通过对祖国医学遗产的学习和研究,才能发挥现代医学科学知识对整理和发扬这份遗产的作用。
发扬祖国医学遗产和发展现代医学科学的统一性,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在中、西医共同努力之下,不断地从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产中发掘出科学的真理,必然会使现代医学科学的宝库日益丰富起来。几年来某些西医学习和研究中医学是有成绩的。例如根据神经病理学的科学理论研究中医的针灸疗法的成绩,就可以说明这一点。一般西医只愿意应用那些在理论上和实际上都有科学根据的治疗、预防等方法,这从一方面说来是对的;但他们丢弃了中医学的几千年实际经验,不从中医学的经验中发掘新的知识、药物和方法,那就非常不对了。这样便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现代医学本身的发展。例如深入研究针灸疗法,便有可能在现代医学理论上写出新的一页,甚至可能因此要重新审查关于健康人和病人机体活动和神经调节的已有的理论。只要有计划、有组织、有领导地展开对中医中药的研究工作,就一定能够对现代医学科学和人民保健事业作出巨大的贡献。就西医个人来说,用科学方法学习和研究中医学,不仅无损于自己原有的医学知识和医疗技能,而且能使这种知识和技能更加丰富和提高。
强调西医学习和研究中医学的重要性,并没有减轻广大中医对发扬祖国医学遗产的重大责任。在过去,有些中医用比较新的观点和方法,对中医学术进行了一些整理和研究工作,取得了不少成绩。但对大多数中医来说,研究工作是被忽视的。现在应该改变这种情况。为了在西医的合作下加强研究工作,中医不但要经常钻研中医学理,掌握临床经验,而且要学习必要的基础科学知识,以便在整理和总结中医学理和实践经验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为了有效地团结中、西医共同做好发扬祖国医学遗产的工作,卫生行政领导机关应该根据周恩来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指示的精神,深入地检查本部门过去执行党和人民政府对中医的政策的情况,切实纠正对待中医中药的错误态度。同时要在西医中进行细致的思想工作和政策教育,消除他们的思想障碍,在他们的自觉自愿的思想基础上,激发他们学习和研究祖国医学遗产的热情。还要有计划、有步骤地采取一系列的组织措施,用必要的制度和必要的机构来保证中医工作的改进。
要做好这个工作当然是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情。中、西医的疗法不同,要做到二者相辅相成,殊途同归,就需要强有力的思想领导和组织领导,保证他们经常保持高度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为共同目标而奋斗。理论和实践联系的原则必须加以贯彻,处处要从实际出发,为解决实际问题而进行研究工作。中、西医的特点,尤其是中医的特点,必须加以照顾;某些医疗单位实行中、西医会诊的初步经验,必须加以总结;并要有计划有重点地创造新的经验,据以指导一般工作。要根据各地中、西医的各方面实际情况,实事求是地为他们的合作做好合理的安排,使他们在亲密合作的气氛中无所顾虑,充分发挥各自的特长。只有这样的合作,才能不断增强中、西医的团结,有效地进行发扬祖国医学遗产的艰巨工作。
中医工作牵涉面很广,不但需要卫生行政部门的积极努力,而且需要其他各有关部门的紧密配合和社会舆论的坚决支持,特别需要党的统一领导,这是做好这一工作的最大保证。各地党委必须切实负起责任,经常指导和督促各有关方面贯彻执行党对中医的政策,积极改进这个有关人民生老病死的重大工作。

周总理招待尼赫鲁总理

第1版()
专栏:

周总理招待尼赫鲁总理
【新华社十九日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十九日下午举行盛大酒会,招待应邀前来我国访问的印度共和国总理尼赫鲁。
随同尼赫鲁总理访问我国的,尼赫鲁总理的女儿英迪拉·甘地夫人、印度外交部秘书长纳·鲁·皮莱和印度外交部副秘书巴哈杜尔·辛格等九人也应邀出席了酒会。
出席酒会的,有国务院副总理陈云、邓小平、邓子恢、贺龙、乌兰夫、李富春、李先念、秘书长习仲勋,各部部长和委员会主任谢觉哉、罗瑞卿、史良、钱瑛、薄一波、章乃器、曾山、叶季壮、王鹤寿、黄敬、赵尔陆、陈郁、蒋光鼐、贾拓夫、沙千里、章伯钧、朱学范、廖鲁言、梁希、傅作义、沈雁冰、杨秀峰、张奚若、李德全,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伍修权,以及各部副部长、各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市长彭真,京津卫戍司令员聂荣臻,我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
出席酒会的,还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宋庆龄、林伯渠、李济深、沈钧儒、黄炎培、李维汉、陈叔通、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委员王昆仑、王维舟、李书城、李烛尘、邢西萍、周建人、周纯全、邵力子、胡乔木、高崇民、徐特立、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韦国清、马明方、马寅初、张治中、张难先、张苏、许广平、许德珩、陈劭先、陈嘉庚、陆定一、程子华、程潜、黄绍竑、彭泽民、廖承志、熊克武、刘长胜、刘格平、刘宁一、刘澜涛、蔡廷锴、龙云、罗隆基。
出席酒会的,还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董必武,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粟裕,总政治部副主任萧华、甘泗淇,海军司令员萧劲光,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国防委员会委员林遵、阿沛·阿旺晋美、许光达、马鸿宾、高树勋、陈奇涵、陈明仁、陈赓、陈锡联、曾泽生、冯白驹、裴昌会、刘文辉、刘斐、邓兆祥、邓锡侯、邓宝珊、苏振华,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等。
出席酒会的,还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常务委员黄琪翔、陈其尤,委员李明灏、李明扬、梁漱溟、唐生智。
出席酒会的,还有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主席郭沫若,中苏友好协会总会副会长吴玉章,中印友好协会会长丁西林、副会长陈翰笙,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会长楚图南,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赖若愚,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副主席李纯青,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书记处书记胡耀邦,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副主席章蕴,中华全国民主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刘导生,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田德民,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周扬,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周鲠生、钱端升、乔冠华,中缅友好协会副会长钱伟长,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吴耀宗,中国佛教协会代理会长喜饶嘉错、副会长赵朴初,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主任达浦生,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副主任马松亭及其它人民团体的负责人。
出席酒会的,还有科学界人士张稼夫、陶孟和、吴有训、范文澜、华罗庚、陈康白、侯德榜、茅以升、周培源、钱三强、林巧稚,教育界人士胡锡奎、聂真、蒋南翔、江隆基、汤用彤、陈垣、傅种孙、刘仙洲,文艺界人士老舍、梅兰芳、程砚秋、阳翰笙、金克木、柯仲平、冯雪峰、洪深、谢冰心、赵树理、吴作人、马思聪、江丰、袁雪芬、华君武、郭兰英、田华,新闻界人士邓拓、吴冷西、王芸生、梅益、陈用文,以及各兄弟民族代表和曾访问过印度的中印友好协会代表团团员。
正在我国访问的印度科学院院士、全印和平理事会副主席、印度国会议员索克先生,印度加尔各答市市长慕克吉先生,印度全国工会大会友好代表团人员,也应邀出席了酒会。
应邀出席酒会的,还有缅甸政府贸易代表团人员和来我国访问的各国记者。
应邀出席酒会的,还有印度驻我国大使赖嘉文和使馆官员,以及各国驻我国使节和外交人员:缅甸大使吴拉茂,巴基斯坦大使罗查,捷克斯洛伐克大使康萨拉,波兰大使基里洛克,越南民主共和国大使黄文欢,蒙古大使奥其尔巴特,印度尼西亚大使莫诺努图,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大使柯尼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崔一,苏联大使尤金,保加利亚大使迪莫夫,阿尔巴尼亚大使纳赛,匈牙利大使希克拉丹,芬兰公使孙士敦,丹麦公使格瑞杰生,瑞士公使贝努义,英国代办杜维廉,挪威临时代办季茂登,瑞典临时代办哈马孝尔德,罗马尼亚临时代办孟天努,荷兰谈判代表司曼等。
参加酒会的共有五百多人。
酒会在热烈友好的空气中进行。

尼赫鲁总理在北京机场上的谈话

第1版()
专栏:

尼赫鲁总理在北京机场上的谈话
长久以来,我就怀抱着访问这一伟大国家的愿望。今天,这个愿望得到了实现,我感到很高兴。
从历史的黎明开始,印度和中国一直就在完美的友谊和相互和谐的气氛中共处着。两国之间有过许多联系——文化的、商业的以及宗教的联系。然而,在近几世纪中,这种善意的交往曾经遭到中断。但是这一页历史已经循环了一周,我们现在重新开始恢复旧有的联系。
使我们彼此了解和进一步加强我们的历史友谊,是极其重要的。中国和印度都是大国,面对着类似的问题,并且都已坚决地走上前进的道路。这两个国家彼此了解愈深,那么不仅亚洲的福利,而且全世界的福利就愈有保证。今天世界上存在的紧张局势,要求我们共同为和平而努力。
我希望,我的访问中国将使我们相互更为亲密,我们将一起以加倍的热诚来为和平事业而努力。
我给你们带来了印度人民的敬意和良好愿望。我来到中国还只有一天,但是我在广州和汉口所受到的亲切而自发的欢迎已经是情意深长的。我衷心感谢你们所表现的热烈的感情。

印度报纸对中印贸易协定的签订表示欢迎

第1版()
专栏:

印度报纸对中印贸易协定的签订表示欢迎
【新华社新德里十八日电】印度报纸继续发表社论欢迎中印贸易协定的签订,并认为这两个国家建立在互利基础上的贸易关系将有广阔的发展前途。
“印度教徒报”十六日的社论说,中印贸易协定巩固着早已由中印两国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以及中印两国总理的联合声明所建立起来的两国的友谊和亲善。社论说:“和去年的苏印贸易协定一样,同中国签订的协定提供了建立大量的互利贸易的基础。”社论并说:“在尼赫鲁先生动身前往中国前夕,在新德里签订中印贸易协定是这次访问的一个吉兆,这个访问可能证明在醒觉过来的亚洲的史册上是有历史意义的。”
“论坛报”十六日说:中印贸易协定的缔结“再一次证明双方是具有为共同的幸福而努力合作的愿望的”。
“印度斯坦时报”、“国民先驱报”和其他印度报纸也都在关于中印贸易协定的社论中评述中印贸易发展的可能性。

我国驻印度大使馆举行招待会 庆祝中印两国签订第一个贸易协定

第1版()
专栏:

我国驻印度大使馆举行招待会
庆祝中印两国签订第一个贸易协定
【新华社新德里十八日电】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度大使馆临时代办申健十六日晚在中国大使馆举行招待会,庆祝第一个中印贸易协定的签订和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贸易代表团。
中华人民共和国贸易代表团团长孔原和副团长杨琳以及全体团员出席了招待会。
出席招待会的人士中有:印度内政部部长卡特朱博士、商业部部长卡马卡尔、财政部副部长马尼拉尔·查图巴伊·沙阿、国防部副部长萨达尔·苏吉特·辛格·马吉蒂亚、外交部外事秘书拉·库·尼赫鲁、工商部秘书艾扬格和印度政府其他各部的官员们。
出席招待会的还有省区划分委员会委员、前印度驻中国大使潘尼迦,印度国会议员,著名人士,工商业家,新闻记者和德里的华侨。
各国驻印度的外交使节也应邀出席。到会来宾共约四百人。
招待会在诚挚友好的气氛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