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我们伟大的祖国(图片)

第1版()
专栏:

我们伟大的祖国
配合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和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生活的需要,我国的轻工业正在发展壮大。国营上海第一印染厂印染了大量花布,供给城市和农村的需要。这是该厂检布车间的女工正在工作的情形。

重工业部在东北区的大部分工程公司 没有认真贯彻责任制 沈阳市各工程单位开展群众性质量检查

第1版()
专栏:

重工业部在东北区的大部分工程公司
没有认真贯彻责任制
沈阳市各工程单位开展群众性质量检查
【本报讯】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最近检查了所属在东北地区的各工程公司贯彻责任制的情况。检查结果,发现大部分工程公司还没有认真做好贯彻责任制这一项工作。
能够贯彻执行责任制而且比较执行得好的有鞍钢的轧钢工程公司、炼钢工程公司二工段、土木建筑工程公司,有色金属管理局第三工程公司、第二工程公司和铆焊工厂以及化学工程公司锦西化工厂工地等单位。这些单位的责任制贯彻执行得较好,主要是因为这些单位的领导干部认清了建立责任制的目的是改进施工管理,因此特别抓紧了技术责任制和施工责任制两个主要环节,从而改善了和加强了技术管理和计划管理,使工程质量不断提高,工程能按计划进行。有色金属管理局第三工程公司承包的三○一厂工程,过去工程质量很坏,自从四月份建立了技术责任制以后,质量事故逐渐减少,从六月到现在只发生一次质量事故。铆焊工厂在承修电工四厂大型电机厂工程中,由于贯彻执行了施工专责制,工程质量由百分之九十五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九点六五,超过了质量指标。鞍钢轧钢公司和有色金属管理局第二工程公司由于彻底执行了施工责任制,施工作业计划得到保证,工程能够按计划施工。由于材料、设备、工具供应有专人负责,这些单位在“省”的方面也做出了成绩。
但是大部分工程公司还没有认真地领会建立责任制的精神。有的公司还根本没有着手建立责任制;有的公司“为建立责任制而建立责任制”,不去贯彻执行;有的公司没有抓住主要环节,因此施工管理的混乱情况没有得到改进。有色金属管理局第一工程公司第二工地的专责工程师认为:“责任制建不建立没啥关系,建立得好也不是好现象,因为大家分工太明显就不能互相联系了,还不如‘推’着干。”因此这个工地基本上没有建立责任制;也正是因为没有建立责任制,所以这个工地到六月末只完成全年任务百分之八点七,一天出过六次质量事故,还因门窗口供应不上停工十一天。有的公司产生了松劲、自满情绪,看到工人揭发的问题很多,建立责任制时也很积极,就错误地以为责任制搞起来了。有色金属管理局第一工程公司的领导干部看到电工四厂大型电机厂工地责任制搞得不错,就说:“行了,有这一套明年也吃得开!”于是就有了自满、松劲的情绪。结果,他们认为最好的大型电机厂工地也只把已建立的责任制度贯彻了百分之二十二,其他工地的制度甚至还没有向工人宣布。大连化学工程公司和化学工程公司吉林化工厂工地都有同样情况。还有的公司到现在还没有摸清建立责任制的门路。本溪北满工业公司和大连化学工程公司不去设法改进工地的技术管理和计划管理,却用很大的力量去搞“财务科”;本溪土木建筑工程公司着重搞“原始记录”和“打通思想、具体帮助组长做好组长日报”,以致责任制还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
【新华社沈阳八日电】沈阳市各基本建设工程公司在贯彻责任制的基础上,从七月下旬起相继开展了群众性的质量大检查。通过这次质量检查,各施工单位将进一步贯彻技术操作规程,加强施工的技术管理,建立和健全质量检查的机构和制度,以求工程质量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现在,有色金属管理局第二工程公司、沈阳市建筑工程局所属的第一工程公司、第二工程公司和第三工程公司等单位已经检查完毕;电器工业管理局第一工程公司和中央第一机械工业部的沈阳建筑工程公司、沈阳安装工程公司等单位,正在积极准备或进行中。在检查中,有色金属管理局第二工程公司组织了八十多人的工作组,深入各个工地进行了检查。对于在检查中发现的质量问题,都立即寻找原因,并向被检查单位提出了改进意见;沈阳市建筑工程局所属各工程公司在检查中以工地为单位,发动职工群众着重检查了工程重要部分——混凝土工程和砌砖工程。各工地在检查中还组织工人和干部学习质量指标,并结合质量事故向工人进行了质量教育。
经过初步检查的单位,工人和干部普遍增强了对工程质量的重视。目前,有些单位正在从加强管理工作和贯彻各项制度着手,积极解决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有些单位工程质量低劣的情况已开始改变,如三零八工地的领导方面吸收老工人充实检查机构,组织工人学习操作规程和质量指标,开展了经常性检查工作后,已经纠正了过去铁筋做得宽窄不均、扣拧得不紧等缺点。有色金属管理局第二工程公司南湖第三工地,在健全制度和加强检查工作后,砌砖工程灰浆不满、墙面不平等现象也开始得到转变。

中共中央中南局召开基本建设工作会议 决定集中力量完成主要工程任务 中南区上半年供应各地木材达一百二十多万立方公尺

第1版()
专栏:

中共中央中南局召开基本建设工作会议
决定集中力量完成主要工程任务
中南区上半年供应各地木材达一百二十多万立方公尺
【新华社武汉八日电】中共中央中南局在七月二十一日到二十九日召开了基本建设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总结了上半年的工作,并根据实际情况修订了下半年的工作计划。
会上总结了今年元月中共中央中南局召开工矿会议以来的基本建设工作。半年来,全区有七百多个县级以上的党员干部和生产厂矿的数千个技术人员,调派到基本建设岗位上去;全区基本建设的固定工人也由去年的一万多人发展到目前的四万多人;有关基本建设工作的领导机构和专业建筑机构,已先后建立起来。在工程进度方面,许多基本建设单位已经完成了去年跨年度的工程任务;今年的各项工程也已大量开工,工程计划完成的情况逐月好转;某些先进单位并超额完成了今年六月份或上半年的工程任务。会上还介绍了郑州电厂新建工程的计划管理和政治工作、武汉市修建公司推广苏长有砌砖法和按指示图表进行有节奏的生产、以及广东紫泥糖厂加强工地管理等经验。
为了稳步按期地完成今年下半年基本建设任务,会议要求各地基本建设领导部门根据现有力量,分别轻重缓急,集中力量,首先保证完成主要工程任务,把某些少量的次要工程有计划地安排到明年春季再施工。会议要求中共各省、市委根据当地人力、物力及气候条件,在八月底以前负责把本地区的各项工程加以统一安排,并提出保证完成全年工程任务的具体计划。
会议指出完成下半年基本建设任务的关键是建立工程中的计划管理。因此要求各个工地根据本身条件,由点到面、由粗到细地抓住施工进度、设备材料和劳动力等主要作业计划,逐步加以贯彻。在今年年底以前,各地还要做好工资调整和结束固定工人中的民主改革工作,以便进一步发动工人群众,提高生产效率、切实完成计划。
会议要求中共各省、市委在贯彻以上工作中,要全面组织力量,进一步加强对基本建设工作的统一领导,改变过去的零乱和分散状态。同时,还要加强工地的政治工作,以充分发挥工人和技术人员的潜在能力。
【新华社武汉八日电】今年上半年中南区供应各地基本建设和生产单位的木材已达一百二十多万立方公尺。这些木材是从湘西沅江流域、湘南湘江流域、赣南赣江流域、广东北江区、广西桂林、宜山专区和大瑶山、大苗山等木材主要产地,辗转运出的。这些木材分别供应华北、华东、东北、西北和中南等区各煤矿和地质勘探部门做坑木,各地铁路部门做枕木和电线杆,以及基本建设工地做建筑工架。其中一部分木材是供应鞍山钢铁公司和华中钢铁公司等重要厂矿单位的。今年中南区供应各地的木材将比一九五一年增加两倍以上。
中南区各主要林区今年在采伐和调运木材的过程中,很注意节约木材。过去中南区采伐木材,留的树墩达四、五十公分到六、七十公分高,今年大都只留墩二十公分上下,有的已经齐地采伐了。过去运输木材,都是用“打水眼”(在每根木材的一端钻孔)的办法扎成木排运出,这样要浪费一段木材,现在有的地区已经改善扎排方法,取消了“打水眼”。此外,向来不被重视的“梢头木”(木材的上半部),各地森林工业管理局也正在研究扩大它的用途。
中南区将在湖南、广西林区有重点地兴办疏浚河道、扩建集材场和兴建采购站房舍、帐篷等工程,加强采伐木材工作,将木材源源供给各地。

中德签订今年换货及付款协定补充议定书

第1版()
专栏:

中德签订今年换货及付款协定补充议定书
【新华社八日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之间,根据两国人民的友好互助的精神,于八月八日在北京签订了一九五三年交换货物及付款协定的补充议定书。
该议定书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于一九五三年以内,补充供应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以价值五千余万卢布的皮毛、蛋品、动物脂肪、肉类罐头及其他食品等货物。
代表我方签字者,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对外贸易部副部长徐雪寒。代表德方签字者,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驻华外交使团大使衔团长柯尼希。

中立国监察委员会邀请双方代表举行会议 我方明确答复中立国所提问题 由于美方含混其词若干问题尚未解决

第1版()
专栏:

中立国监察委员会邀请双方代表举行会议
我方明确答复中立国所提问题
由于美方含混其词若干问题尚未解决
【新华社开城八日电】中立国监察委员会六日举行会议,邀请朝中方面与美方的代表出席,就与中立国监察委员会及中立国视察小组工作有关的一些问题和要求,征询双方的意见。
军事停战委员会我方首席委员李相朝中将出席了会议。李相朝将军本着朝中方面一贯遵守协议和尊重中立国家的精神,对各项问题都作了明确和肯定的答复。
特罗埃上校代表美方出席会议,他答复了几个问题,但对一些问题或者是予以拒绝,或者是含混其词地答以“没有评论”。
关于中立国人员要求保障安全的问题,李相朝将军郑重表示: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一贯遵守协议和尊重中立国家的总的政策之下,在我方地区内工作的中立国监察委员会的所有人员的安全,是不会有问题的。我方对他们的安全负完全责任,并准备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假使有任何破坏分子潜入我方地区企图危害他们的安全,我方将采取断然的军事行动予以制止。
特罗埃上校仅仅表示,美方将在沿途、各口岸特定范围及居住地点采取保护、护送及其他安全措施;至于如何具体安排,将视情况而定。
对于中立国人员要求携带照相机以便拍摄为执行其任务所必需的记录性照片,以及中立国视察小组组员自备电台与本国委员联系的问题,李相朝将军同意中立国人员可以在符合当地规则情况下,摄取为任务所必需的记录性照片,并保证他们自备电台的确定波长不受干扰。美方的特罗埃上校认为小组所需的记录性照片,应由联合国军配备官方军事摄影人员拍摄。他反对各中立国委员及小组组员自备电台,他说:如果中立国监察委员会认为有必要时,可供给一个波长,但必须由四国共用。
李相朝将军同意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所提出的各委员有权根据停战协定给予中立国人员以充分通行便利的有关规定,自板门店每月输送一两次补充物资给各小组中的本国人员;有权亲自或指派人员前往各特定后方口岸,检查小组及其本国人员的工作;以及召回小组中的本国人员到总部报告。
美方代表则声称补充物资须由联合国军运到口岸,如中立国自行运送物资的卡车可以装在美方的火车或飞机上,美方可以同意用卡车自运。美方代表不同意中立国监察委员会各委员可以派人检查小组中本国人员的工作及召回小组中本国人员。
李相朝将军同意中立国监察委员会人员完全有权携带自卫武器,如他们决定在我方地区携带自卫武器,也并不因此减轻朝中方面保障他们安全的全部责任。特罗埃上校对这一问题拒绝回答,他仅说:联合国军方面注意到了,没有评论。
在会议结束前,担任六日会议主席的捷克斯洛伐克委员布莱希中将指出,有若干问题尚未解决,将在中立国监察委员会讨论后再与各方代表洽商。

朝中方面和对方八月八日继续遣返战俘 美方送来我被俘人员死亡名单怵目惊心

第1版()
专栏:

朝中方面和对方八月八日继续遣返战俘
美方送来我被俘人员死亡名单怵目惊心
【新华社开城八日电】八月八日朝中方面遣送给对方非朝鲜籍战俘一百五十人,朝鲜籍战俘二百五十人,总数为四百人。在非朝鲜籍战俘中,有美国籍九十人,土耳其籍三十五人,英国籍二十五人。对方遣返给我方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一千七百九十八人,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九百六十人,其中有三百六十名伤病人员。
今天上午十二时,对方的第九批卡车到达我方交接区时,车上有一名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已经死去。对方随即将卡车上的尸体运走,并通知我方在遣返接收名单上须除去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崔荣守
(编号五四零四三)一名。按照惯例,卡车是不载运伤病战俘的。
【新华社开城八日电】六日双方参谋会议上,美方参谋送交我方十八厚册朝中被俘人员的死亡名单。这份从美国侵朝战争开始到今年七月二十四日为止的名单中,死亡者共有八千四百一十八人。对方同时送交我方一份从七月二十五日到八月三日的死亡名单,包括二十二人。这两份由美方官方提供的朝中被俘人员的死亡名单,构成了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庞大数字。
但是,这个惊人的数字显然已被大大削减过。据美联社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发自日内瓦的报道,根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调查,从美国侵朝战争开始到一九五一年年底为止,朝中被俘人员的死亡总数就已达一万三千八百一十四人。同时,根据美、英通讯社的报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视察报告、归来的我方被俘人员的控诉和我方捕获的空降特务的供词等材料统计,自一九五一年六月到今年六月为止,仅被美方打死打伤我方被俘人员就有六千五百多人,其中被打死的共三千一百六十一人。显然,这两个数字也并不是最后的和完全的数字。直到最近为止,美方战俘营中的血腥屠杀仍未停止。仅仅在七月二十七日到二十九日的三天内,美方在巨济岛第十四号营场内,就用机枪、手榴弹、毒气弹和刺刀打死坚持遣返的我方被俘人员十四人,重伤二百多人。

美方在遣俘的时候仍图强迫扣留战俘 巨济岛我方被俘人员又遭屠杀

第1版()
专栏:

美方在遣俘的时候仍图强迫扣留战俘
巨济岛我方被俘人员又遭屠杀
【新华社开城八日电】本月六日美方在巨济岛战俘营内藉口“战俘示威”,用步枪和毒气对一万二千名即将遣返的战俘进行屠杀,打死战俘一名,打伤四名。据美方承认,他们在三个多小时内,用全副武装的军队,接连向三个营场中的战俘发动了野蛮进攻。而战俘们事实上并没有举行“示威”,他们只是在屋子里唱歌,抗议美方的暴行。
人们要问:美方为什么在这些战俘将要被遣返之前,还要穷凶极恶地屠杀他们?朝中方面现在已有充分的人证,证明这是美方在遣返战俘的前夕,仍在用武力“甄别”战俘,企图强迫扣留他们的血腥阴谋。八月六日巨济岛上的屠杀事件,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次。
最近遣返的原在巨济岛第一战俘营的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李浩信详细地控诉了美方又一次用武力来强迫扣留我方被俘人员的经过。
李浩信说,就在朝鲜停战协定签订的第二天——七月二十八日早晨六时,第一战俘营的营场里的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被赶到广场上集合。美方的武装卫兵立即围住了他们。当他们从嘴巴到肛门被检查过以后,一个李伪军军官对他们说:“你们要回北朝鲜去只有死路一条,要想活只有忠诚地为‘大韩民国’服务。愿留下的向前走一步!”可是没有一个人走出来。
那个李伪军军官凶恶地喝道:“向前走!”仍然没有人移动一步。相反地,人们却激昂地唱起了“金日成将军之歌”。
这时,两旁的美国兵便向他们打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毒瓦斯弹。在浓密的毒烟中,有人勇敢地喊着:“同志们,让我们继续唱下去!”于是微弱的歌声又响起来。被激怒的美国人继续打出毒气弹。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一个个地昏倒了。李浩信说,他自己在昏迷以前,看到他附近已经有六十多人失去知觉,有一个人摔断了腿,有三个人混身糜烂,被抬了出去,生死不明。
另据被遣返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报告,同一天,在济州岛第八战俘营第十二号营场里的六百多个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向美方要求释放被美方拘禁的应该遣返的我方被俘人员,并保证他们在被遣返途中的生命安全。但是,美方不但不释放被强迫扣留的我方被俘人员,而且竟向他们打了将近三百颗的各种毒瓦斯弹。当场有二百多人中毒后失去知觉。刘汉杰、王福海等六十多人被烧得遍体鳞伤。
事实非常清楚,八月六日这一次新的屠杀事件,就是美方加紧用武力强迫扣留战俘的一连串的暴行之一。值得注意的是,美方的血腥阴谋显然还要继续下去。美方战俘营当局在宣布这一屠杀事件的同时,公然扬言:“可以预测这种示威将继续发生,直到遣返工作完毕为止。”这就是说,美方准备在“战俘示威”这个虚伪的藉口下,继续加紧用屠杀手段强迫扣留战俘。此间人士正密切注视美方的这些行动,并认为美方应对此负完全的责任。

联合红十字会小组北组到碧潼 听取我方战俘营情况的报告

第1版()
专栏:

联合红十字会小组北组到碧潼
听取我方战俘营情况的报告
【新华社碧潼七日电】联合红十字会小组一行五十四人,在六日到达碧潼。小组中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国、美国、英国、丹麦、土耳其、加拿大和南朝鲜的红十字会代表。
根据朝鲜停战协定,这些红十字会人员是为提供战俘福利所需求的人道主义服务的。
这些红十字会代表中,二十八人将由碧潼前往视察拘留非朝鲜籍俘虏的战俘营,其余的将视察在满浦地区拘留南朝鲜俘虏的战俘营。
虽然朝鲜受到了严重的战争破坏,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为联合红十字会小组人员乘火车北上的旅程安排得很舒适。率领美国、英国、丹麦、土耳其、加拿大和南朝鲜人员的英国代表朱洛姆感谢我方这一切努力,他说:“我们感到完全满意。”
联合红十字会小组中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国、丹麦、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红十字会的六位人员,留在开城,以便对于从朝鲜北部来的将被遣返的战俘提供服务。
【新华社碧潼八日电】联合红十字会小组北组的人员今天听取了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俘营长官关于战俘营情况的详细报告。这批人员定于明天上午前往昌城战俘营。
战俘营长官王央公将军告诉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国、英国、美国、丹麦、土耳其、加拿大和南朝鲜等国家派来的二十八位红十字会代表说,战俘们自从被俘以后,一般来说都增加了体重,这证明了他们在战俘营里受到良好的待遇。
战俘营长官引证了许多事实和数字,说明尽管战争造成很多破坏,战俘营当局仍然遵照朝中方面一贯主张的宽待战俘的政策,尽力改善战俘的生活。

李相朝中将在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上 要美方注意美军连日违反停战协定事件

第1版()
专栏:

李相朝中将在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上
要美方注意美军连日违反停战协定事件
【新华社开城八日电】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八月八日举行会议。
朝中首席委员李相朝中将,就连日来联合国军军用飞机的一系列继续违反停战协定、侵入我方地区上空活动事件计十二起事,提起联合国军方面注意。
李相朝中将并就八月七日上午十时十四分左右,载有联合国军方面三名新闻记者与一名司机的联合国军军用吉普车一辆,在板门店会场区西面越过非军事区边缘侵入朝中军事控制地区一事,提起联合国军方面注意,要求联合国军采取措施,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该吉普与乘坐人员,经朝中方面扣留查明情况后,已于当日被释放。
联合国军首席委员勃里安少将对上述军用吉普车越界事件表示遗憾,并表示愿采取纪律措施。
会上,李相朝中将并通知联合国军方面,八月六日在高阳岱南曾有清除非军事区内危险物的朝中人员误越军事分界线,朝中方面对此表示遗憾。
双方首席委员在会上批准了双方参谋人员在八月七日所协议的“军事停战委员会试行办事细则”。
李相朝中将在八月八日军事停战委员会上所提出的联合国军军用飞机违反停战协定事件十二起如下:
八月四日下午一时三十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四架,侵入九仙峰上空盘旋。
八月四日下午二时五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四架,侵入江亭、九仙峰、未茂里、国枝峰等地上空。
八月四日下午五时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两架,侵入月飞山及高城上空。
八月四日下午四时十七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四架,侵入殷栗地区上空。
八月五日上午十一时十五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一架,侵入烽火岘上空盘旋。
八月五日上午十一时二十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一架,侵入光大垡上空盘旋。
八月五日上午十一时二十五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一架,侵入三一五点六高地上空盘旋。
八月五日下午三时二十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三架,侵入东山村及八六高地上空盘旋。
八月六日下午三时十八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一架,侵入四六二点三高地上空盘旋。
八月六日下午三时二十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一架,侵入九四九点二高地、大井里、干地谷等地上空盘旋。
八月六日下午三时二十六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一架,侵入座首洞东北山上空。
八月七日上午十一时五十五分左右,联合国军军用飞机两架,侵入月飞山、国枝峰及松岛上空。

美方军用吉普一辆 违反停战协定侵入我方地区

第1版()
专栏:

美方军用吉普一辆
违反停战协定侵入我方地区
【新华社开城七日电】七日上午十时十四分,美国军用吉普一辆,上载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哈迪干,国际新闻图片社记者布罗戴尔,国际新闻社记者戴克尔,由美军司机驾驶,从板门店会议室向西,违反停战协定,越过非军事区北缘约三百公尺,进入我军控制地区,当即为我军哨兵扣留。据哈迪干等称:他们系“误入”我军控制地区。对于这一违反停战协定事件,我军从宽处理,在警告他们以后须切实注意遵守协定后,于十一时五十五分将侵入我军控制地区的美方记者和司机等四人及吉普车一辆放回。美方记者对我方的宽大处理表示感谢。

朝中部队积极清除我方非军事区内危险物

第1版()
专栏:

朝中部队积极清除我方非军事区内危险物
【新华社开城八日电】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忠实执行朝鲜停战协定,每天派出非武装人员积极清除我方非军事区内的危险物。自停火时起到八月六日的十天内,我方非武装人员在全线约二百五十平方公里的我方非军事区内,已撤除地雷数万枚和许多其他危险物。
我军进入非军事区的非武装人员首先扫清了便于军事停战委员会联合观察小组通行的主要通道;接着撤除了我军在战时有计划设置的地雷网和敌军埋设的易于发现的雷区。现在我军正在进一步清除地形复杂区中的不易发现的地雷和危险物。我军的非武装人员,每天在非军事区内冒着酷暑淫雨,翻山越岭工作。在许多用探雷器不易发现的雷区,就冒着生命危险,用长竿缚着铁钩把地雷拉响。

华北组织慰问团慰问解放军和志愿军伤病员

第1版()
专栏:

华北组织慰问团慰问解放军和志愿军伤病员
据新华社讯:中共中央华北局、华北行政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和华北级各人民团体共同组成的四个“八一”建军节慰问团,已在八月五、六两日前往驻在北京、天津两市和河北、山西、绥远三省的五十一处医院、休养院、革命残废军人学校,慰问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伤病员、革命残废军人。并向他们征求意见。各慰问团携有慰问金、慰问信,并有电影队、剧团等随行。

美方诬蔑朝中方面“虐待”战俘 企图利用这种谎言破坏政治会议

第1版()
专栏:

美方诬蔑朝中方面“虐待”战俘
企图利用这种谎言破坏政治会议
【新华社开城八日电】本社特派记者报道:双方交换战俘到今天已经有四天了。在这四天里面,尽管有许多被遣返的英美战俘承认朝中方面给予他们人道待遇,美国的宣传机器却在盈篇累牍地捏造诬蔑朝中方面“虐待”战俘的谎话。在美国军事当局的鼓励之下,美国的新闻记者们像逐臭的苍蝇一样,围攻那些被遣返的战俘,企图从他们那里榨取关于“暴行”的神话。
不少美国记者承认,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向战俘套取诬蔑朝中方面“虐待”战俘的消息,虽然他们这种可耻的努力常常遭到失败。合众社记者威廉米勒透露,美国记者问一个被遣返的美国战俘奇金尼,“他是否愿意说受过虐待”。奇金尼说他不愿意。美国记者们后来又“竭力要奇金尼谈论可能的虐待情况”,他们把奇金尼一直逼迫到使他感到害怕。可是奇金尼还是“像大多数被访问的战俘所说的那样,说他所受的待遇很好”。另一个例子是合众社记者肯尼迪透露的。美国记者们甚至企图从被遣返的美国战俘约翰·哈兰上校的灰白头发上做出一些文章来,他们问他的灰白头发是否是到了战俘营才有的。可是使他们大为失望的是:哈兰回答说,他在被俘前头发就开始灰白了。
虽然如此,美国宣传机器却仍在大量制造诬蔑朝中方面“虐待”战俘的谎言。它们还放出空气说,美国军事当局不许战俘叙述朝中方面“虐待”战俘的情形。但是当美国记者们故意抱怨他们搞不到所谓“暴行”的材料时,负责监视战俘的美国保安军官就供认说,他们并没有不准战俘“报告共方虐待情况”。
事实上,美国军事当局只是尽量防止战俘说出朝中方面宽待战俘的情形,他们不但容许美国记者们逼迫战俘谈论所谓“暴行”,而且正在竭力指使和协助他们之中有的人这样作。例如,他们特地挑选了美方停战谈判首席代表哈利逊的一个堂弟托马斯·哈利逊来对朝中方面大肆诬蔑。但是更多的美国战俘显然不愿意违背他们的良心。例如,在八月六日被遣返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弗兰西斯·柯纳斯,加斯柏·肯尼第,柏纳德·贺林吉,都说朝中方面给他们的待遇很好。肯尼第在战俘营中充当炊事员,他说在他的战俘营中伙食很好,他并且大事称道制作伙食的情形。就是美方接收战俘的医院负责人西姆尔上校,也承认战俘们“都没有营养不良的情形”。
现在已经有充分的迹象证明:美方捏造这些诬蔑朝中方面“虐待”战俘的谎言,不仅是企图转移全世界的视线,掩饰他们虐待迫害朝中被俘人员的罪行,而且还包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政治阴谋。现在在美国的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正在大肆造谣,诬蔑朝中方面还扣留有大批战俘没有遣返,虽然他说他“缺乏绝对的证据”,并且承认朝中方面提供的遣返数字和“美国所获得的确实材料很相近”。他还说,他要把这个荒唐无稽的诬蔑提到军事停战委员会和政治会议上去。他并且在联合国里散布这个谎言。有消息说,美国还企图就这些诬蔑朝中方面“虐待”战俘的谎言向联合国提出“控告”。美国国务院现在正在利用这些谎言,在美国国内和全世界进行煽动,企图破坏政治会议。例如,“纽约时报”说,从朝鲜传来的“恐怖故事”已经使人不可能有“心情”来在政治会议上进行洽商了。美国国务院的喉舌合众社在七日从纽约发出的一则电讯,赤裸裸地暴露了制造这种谎言的目的。合众社说,“很多美国人今日准备甚至在远东政治会议尚未开始之前便把它当作一个失败的会议而一笔勾销了。从朝鲜释放回来的俘虏的受苦故事使这种意见更形坚定。”这一切说明,美方企图用这种谎言来阻挠政治会议,推卸他们对于追回被李承晚强迫扣留的二万七千多名战俘应负的责任,并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远东问题制造障碍。对于美方这个阴谋,全世界现在必需加以严重的警惕和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