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在花纱布公司有计划扶助下 上海私营棉纺业复苏 努力降低工缴成本争取保本生产

第1版()
专栏:

  在花纱布公司有计划扶助下
上海私营棉纺业复苏
努力降低工缴成本争取保本生产
【上海讯】沪市私营棉纺业已开始有了转机,棉纺纱厂除十五家停工、一家内迁外,五月份三十七家开工纱厂已有百分之七十三获得花纱布公司的有计划、有原则的扶助。五月份加工棉纱计一○、○三四件,为三、四两月份的总和,占同月份各厂生产总量百分之五十以上。根据六月份的扩大加工计划,在上述三十七家纱厂中,百分之九十的厂家将可获得配棉代纺,亦即占现有开工锭数百分之七七·二三的纱锭,将为代纺而转动。
据六月份第一周统计,开工纱锭已占可能开工纱锭的百分之七一·八五。产纱量增达六、五九一·○九件,创“二·六”后各周产量的最高纪录,相当于“二·六”前一周产纱量的百分之八五。因此,若干厂家已能将解放前后欠缴的代纺代织纱布逐步偿清。据花纱布公司统计,五月份收回解放前华东及上海各厂旧欠棉布二、○五○匹、棉纱八一八件,及解放后欠缴的棉布一、八九○匹、棉纱一、七六八件。由于扩大代纺及有计划地采购与分配原棉的结果,私营纱厂对原棉供应、产品销路及资金周转等困难,基本上已获得解决。目前的问题,是各厂如何在这个基础上,努力争取保本生产。
工会面向生产 锭扯创新纪录
在争取保本生产过程中,职工们的努力起了很大的作用。大部分厂的工会均已面向生产,有的发动群众组织生产节约委员会,有的民主订立车间劳动公约,有的且已展开生产竞赛运动。因而生产效率已逐步提高。据六月第一周的统计,三十七家开工纱厂平均锭扯(每枚纱锭二十小时产量)已达○·八一六磅,不仅超过解放前夕○·七七九磅的出数,且创解放后的新纪录。最高的兆丰纱厂已达一·一磅以上。原来锭扯较低的荣丰一厂也已从○·六六磅提高到了○·七六二磅以上。而每件纱的用棉量与用电量则普遍降低。职工的减薪、减膳更成为普遍现象。因此,各厂生产成本一般都在减低。如以达到保本代纺的大丰纱厂为例:每件二十支纱用棉量由四月份的四一四·二八斤减至五月份的四一○·八八斤;同时期,每件纱用电量由二一五度减至二百度;每件纱职工薪资由一○六·七四折实单位减至九○·三六单位,每件纱贴职工膳食由一二·五六单位减至八·九八单位。该厂乙级纱的工缴成本,现已由每件二七五个单位降至二一九个单位,达到了花纱布公司的代纺工缴标准。其他工厂如庆丰每件纱用棉量已减少十二市斤,用电量已减少四十度;申新二厂每件纱用棉量亦已由四一七斤减低到四一一斤,用电量则已由二五○度减少到二二○·六一度。仁德、鸿丰、国信、荣丰等厂的工缴成本,现均已接近了花纱布公司的代纺工缴标准。
同时,有些企业本身亦开始改造,有的精简机构,有的调整内部,走向生产合理化、经营企业化的道路。如申新一、二、五、六、七、九,六个厂、私营中纺纱厂、大中纱厂等,在整顿经营后,一般生产情况均有显著改进。再如德丰纱厂棉纺部分为扬子(机器名字)部和英纺部两个独立部门,前者只有三千锭子,自成一个单位是很浪费的,最近计划把它合并到英纺部,这样可省去一百多人。同时该厂染整部目前没有工作也需要精简。这些计划原则上已得到职工们的支持。现劳资双方正协商保本生产的计划。
经营方针方法还须继续改善
现各厂争取保本生产中,一般的困难是剩余劳动力的处理问题,如按照各厂现有的开工锭数和职工人数比较,很少合乎华东首届纺织会议所决定的定员标准。因此,职工薪资在工缴成本中占相当大的比例。以人事臃肿的私营启新纱厂为例,四月份廿支纱每件工缴成本(折旧在外)达三百四十单位,为本市纱厂中工缴成本最高的一个,其中职工薪资占工缴成本一半以上。而接近定员标准的大丰纱厂,同月份薪资占工缴成本百分之四三。其次是企业经营者的经营方针问题,如经营不稳健、负债多,因而增加了财务费用的支出。再以启新纱厂为例,四月份每件纱财务费用竟占工缴成本的百分之七,而大丰纱厂仅占百分之一·六。所以要达到保本生产,除职工们的努力生产节约外,尤须企业经营者设法减轻负债,减低财务费用的支出。
此外,各厂代纺棉纱的品质,与标准品质相去尚远,根据最近花纱布公司的检验,品质能合乎甲级纱的仅有兆丰等五家纱厂,多数厂家出品都有缺点。
个别违约行为应即迅速纠正
有的厂家甚至违反了代纺合同,如申新二、五两厂延期交货(该厂负责人已作书面检讨)。申新七厂于三月二十三日订约,代纺四○九·五件,应于四月十一日交清。但该厂承接代纺后,由三月十八日到四月十九日,共卖出二十支纱四百二十件,四月二十二日向人民银行押去廿支纱五十件。而代纺合约到期仅交出一百二十九件。申新六厂于三月二十三日代纺廿支双喜纱五五九件,应于四月十一日交清,但到期仅实收棉纱六十件,该厂在代纺时期中,曾卖出二十支纱二百八十七件,十支纱二十九件。这些违反合约的行为必须予以坚决纠正。

李承晚伪军向北朝鲜发动全线进攻 朝鲜共和国警备队展开防御战 朝鲜中央通讯社斥责战贩杜勒斯在南朝鲜的活动

第1版()
专栏:

  李承晚伪军向北朝鲜发动全线进攻
朝鲜共和国警备队展开防御战
朝鲜中央通讯社斥责战贩杜勒斯在南朝鲜的活动
【新华社平壤二十五日电】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务部二十五日上午十时发表公报称:南朝鲜的伪国防军突于二十五日拂晓在三八线(按:北纬三十八度为南北朝鲜的交界线)全线向北朝鲜发动了意外的进攻。敌军在黄海道的海州西部地区与金川地区以及江原道的铁原地区,三路侵入北朝鲜一公里至二公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务部已命令共和国警备队将侵入三八线以北地区的敌人予以击退。目前,共和国警备队正抵抗着敌人,展开了激烈的防御战。
公报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已委托共和国内务部向南朝鲜伪政府当局提出警告:假若南朝鲜伪政府当局不立即停止对三八线以北地区的冒险进攻,共和国将采取决定性的对策,打击敌人。同时,由于这一冒险的进攻而引起的一切严重后果,应由南朝鲜伪政府负完全责任。
【新华社二十五日讯】塔斯社平壤二十二日讯:朝鲜各报发表了朝鲜中央通讯社对臭名昭彰的战争贩子杜勒斯于十七日抵达汉城一事的评论。朝鲜中央通讯社在叙述了杜勒斯在南朝鲜的活动后指出:杜勒斯是为了鼓励李承晚卖国集团和“联合国朝鲜委员会”而来朝鲜的。美国帝国主义者已命令李承晚不顾一切,阻挠全国的和平统一,并制造内战,以便更加强美国在南朝鲜的统治。

保定工商业渐趋好转 停工歇业现象已基本停止

第1版()
专栏:

  保定工商业渐趋好转
停工歇业现象已基本停止
【本报保定讯】保定市私营企业产品滞销、资金周转不灵的困难,经市人民政府、国营各专业公司和人民银行以放款、委托加工、定货、代销、调整价格等方式予以大力扶植后,现已逐步好转。
保市人民银行从五月下旬至六月七日止,计放款十一亿元,扶植了十八个私营行业,共一百一十一户。百货公司积极调整零售和批发价格,使零售和批发价格趋于合理,由无差额逐渐提到有百分之一七的差额。花纱布分公司积极与织布业订立加工合同;中国煤业建筑器材公司保定支公司供给了南关七户私营铁工厂七吨原料。由于这一系列的积极扶助,及麦收季节的到来,城乡贸易的开展,该市主要行业的停工、歇业现象基本上已告停止。不少工商业纷纷组织联购联销,调集资金,改善经营。据市工商联合会调查,一个月前申请歇业户多于开张户。调整工商业工作开始后,歇业者逐渐减少,而开张复业户日渐增多。从五月二十六日到六月十四日止,正式申请复业者共二十六户,其他酝酿复业者尚不少。市场交易亦日显活跃。如私营酱园永茂、信隆合、裕庆隆等八户,据统计仅买盐腌菜一项即投入一千二百万元的资本。一次买小萝卜腌菜达一万一千斤。永茂酱园一户买了一百五十七口袋面(一千零二十万元)、十一石豆子共做面酱和豆酱三十五大缸左右。并派专人对外联络推销,仅保市即供给着三十多个机关单位。其酱菜并已开始销到石家庄、博野、完县、高阳等地。该号吴经理说:“物价稳定以后,买卖好做多了。”其他如织布、油漆、电业、罗圈、竹荆器、麻绳等行业均欣欣向荣。一月份罗圈业十一户共销罗五百二十个,二月份销五百四十二个,而现在仅荣吉号一户即日销三十个,月销九百个,超过二月份全行销罗总数。麻绳业因麻绳是农民所必需的,所以销路很广,该行各户正积极采购原料,有的到望都,有的到察南禹县去采购。油漆业亦已联合到天津、汉口等地买原料。 (顾英)

华北建立合作社供销网 组织全区物资交流 订立购销及物资调剂协议

第1版()
专栏:

  华北建立合作社供销网
组织全区物资交流
订立购销及物资调剂协议
【新华社天津二十四日电】华北各地合作社开始建立全区的合作供销网,积极组织华北全区的大量物资交流。六月十六日起一星期内,华北合作总社加工出口部与各地订立了有关组织土产购销的协议四十三件,各种土产的交易量共达六千三百三十余万斤。此外,各地合作社之间还订立了一些物资调剂的协议。如河北省合作总社与天津市供销合作总社协议,从七月份起,由河北省社每月供给天津市社小麦一千万斤。平原省合作总社与天津市社,察哈尔省社与北京市社,察哈尔省社与石家庄市社等之间,也订立了调剂小麦和套花的协议。

关内外物资交流日畅 东北物资粮食的进关,对帮助关内生产度荒发挥了一定作用。

第1版()
专栏:

  关内外物资交流日畅
东北物资粮食的进关,对帮助关内生产度荒发挥了一定作用。
【新华社沈阳二十五日电】在中央人民政府统筹调剂下,东北与关内的贸易日益发展,关内外物资交流日趋畅旺。据今年一月到五月,山海关、营口、安东三个口岸的不完全统计:东北与关内物资交流、总值(工业银行等单位调拨除外)为去年五月到十二月交流总值的百分之二百七十八强,这些物资中,国营和公营企业占百分之七十点一,合作社企业占百分之二点六,私营企业占百分之二十七点三。交流物资总值内,关内运往东北的占百分之四十二,东北输入关内的为百分之五十八。
由东北输至关内的物资中,木材、纸张、工业用燃料油、化学工业原料、硫安、电料、机械等占出境物资总值的百分之三十一点九,废铁、铁筋、砂石、陶磁器等建筑器材,占百分之二十七点八,各种谷物占百分之二十二点四,山海杂货、元蘑、木耳、鲜果、鸡蛋、药材、皮张等副食品与土产品占百分之十七点九。由关内输至东北的物资以花纱布居首位,占入境物资总值百分之三十五点八,化学工业品占百分之二十一点二,电料机械占百分之十五点六,毛竹、苇席等农民用农具占百分之六点五,其他各种杂品占百分之十五点一,适合东北的建筑材料占百分之五点八。这些物资的交流,供应了东北人民生产和生活上的需要,并曾于稳定关内物价,打开关内物资滞销局面,扶助私营厂商资金周转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东北粮食的进关,则协助了关内大中城市和灾区解决了缺粮的困难。
目前东北与关内的物资交流中,除粮食、纱布、木材等主要商品外,其他物资的购销还远落在双方需要之后;今后将在中央人民政府贸易部统一筹划下,更有计划地互相采购,以适应关内外发展生产和人民生活的需要。

华东麦收次第完成 各地平均年景在六成到八成之间

第1版()
专栏:

  华东麦收次第完成
各地平均年景在六成到八成之间
【本报讯】据新华社上海讯:华东各地麦收次第完成,各省区平均年景在六七成到八成之间。
山东全省麦收已基本完成,并且获得丰收。该省今年麦田面积共为四千余万亩,占该省总耕地面积百分之四十以上。由于今春雨水充足、适时,农民响应多锄和增肥号召,虽有不少地区遭受黄疸等灾,但全省仍获丰收,平均约为八成年景。如郯城全县六十五万麦田每亩产量,最高二百五十斤,最低四十五斤,一般则为一百五十到一百六十斤。农民们在喜庆丰收中都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第一年就遇到这样丰收的年头,真是毛主席的洪福。
长江以南的苏南、皖南、南京市郊和浙江省的麦子及油菜、蚕豆等已经全部收割完毕。收成约合常年产量六成至七成。这些省、区的麦田插秧工作亦已接近完成。广大农民现正紧张进行追肥、除虫、挖水护秧等工作。

活跃城乡贸易提高农民购买力 东北续收购农村余粮

第1版()
专栏:

  活跃城乡贸易提高农民购买力
东北续收购农村余粮
【沈阳讯】东北日报消息:中国粮食公司东北区公司根据东北人民政府贸易部的决定,为解决农村多余粮食的销售问题,提高农民购买力,促进城乡物资交流,打破目前市场停滞状态,推动工农业的生产起见,已于本月一日开始在东北各地农村有计划地继续收购余粮。截至十日为止,各地已购进粮食达二万五千余吨。
为满足农民物资需要,贸易部亦已指示所属各专业公司供应大批食盐、布匹、百货及其他农村生活生产物资,直接向农民交换粮食。同时,为满足农民对货币的需要,粮食公司在买粮时也要保证农民得到一定数量的现款。

吉林、内蒙部分林区 连续起火损失严重

第1版()
专栏:

  吉林、内蒙部分林区
连续起火损失严重
【本报讯】据林垦部新闻通讯组报导:四月上旬以来,吉林、内蒙不少林区连续发生山火,损失甚重,当地领导机关对失火原因正在彻底查究中。吉林省蛟河、敦化、永吉、汪清、延吉、珲春、安图、和龙等地,从四月中旬到五月初的不完全统计,发生山火三百二十五次,燃烧荒山、林地二十万零四千九百多垧,烧毁的树木仅蛟河一地即达三十万株。内蒙境内阿尔山、扎兰屯、牙克石、巴彦四个林区,亦在四月九日和十日先后发生山火,尤以阿尔山林区为重。两次大火共烧毁森林一百平方华里,每方里十年生以下小树平均以一千株计,被焚树木当在十万株左右。其他受损害的还有住宅、车辆、电杆等,再加上灭火费用,共损失蒙币二十五亿三千多万元。上述两地起火原因,除内蒙尚未查明外,吉林各地是由于部分群众放荒(即开荒时放火)、在林区搞副业的人不慎失火、铁道机车喷火,以及潜伏的反革命分子放火破坏等等所造成,现正严密追查与处理中。
这次大火所以能够及早扑灭,除因气候变化,骤下大雨外,主要是由于各地领导机关及时动员群众扑救。如吉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兼公安厅长于克、副主席兼农林厅长徐元泉、副厅长刘鹏等,在山火四起,情况紧急的时候,亲率处长、林务局长以下干部两百多人,警卫团一个连,协同延边专署朱专员和各县县长,分头动员组织群众两万多人,赶赴火场,努力扑救,到五月三日即全部扑灭,使茂密林区(如安图县之迷魂阵、大荒沟,延吉县之梨树沟,以及汪清县的小保林区)得以保全。

认真防火护林

第1版()
专栏:短评

  认真防火护林
目前我国不少的森林已因不幸的火灾而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据中央林垦部的调查,自本年一月起至六月中旬止,全国各地区森林遭受各种破坏的面积,已达一千一百余万亩,而中央林垦部今年造林数字却只有一百七十七万余亩。这就是说,今年半年内被破坏的森林面积,已六倍于全年的造林面积。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严重现象!
森林的成长是迟缓的。即以成长较快的造纸用材的杉木而论,也需时二十余年。而火灾一旦爆发,短期内即可烧掉数万至数十百万亩的森林。火灾显然是森林最危险的敌人。我们的护林工作,首先必须认真防火。
东北、内蒙是森林火灾最严重的地区。去年东北森林发生的轻重火灾,据不完全统计,共三百一十九次,内蒙是七十次。根据今天本报发表的消息,这些地区近来仍连续发生火灾,必须引起我们高度的注意,努力防火护林。
根据现有材料,火灾的发生,主要是在开荒与非正规的采伐等工作中,对吸烟与烧饭等“小事”,不加谨慎,以及火车烟突吐火入林等所引起的。一句话,这多半是人为的灾害,这些灾害基本上是可以避免的。
东北和内蒙两区的领导机关,在今春曾作过一些防火护林的号召,开过许多专门的会议,在林区的县区人民代表会上也通过了一些防火的决议。有些地区在防火护林中有好的成绩。如吉林省桦甸县,今年认真地作了一些较为深入的防火护林的措施,指定了专人在林中负责防火。当农民在林区周围的耕地内燃烧柴草时,林区特派专人看守余烬,使余火不致飞入林中。这种认真护林的精神,值得各地学习。但另外也有一些地区只是把工作停留在一般的号召上,没有对干部群众进行深入的宣传教育;更没有严密地建立起护林组织和责任制度;也未进行护林工作检查。因此,护林工作仍处于自流的状况。有些人以为“山火年年有”,用不着、也不可能防止。这种思想上的麻痹,就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为了保护森林,今后必须坚决执行中央林垦部的指示:“严格禁止一切破坏森林的行为”。必须把一切有意无意的毁坏林木的行动,认真停止下来。就目前来说,其中最主要的一着,就是防火。这是今后护林工作中头等重要的任务,不容再有麻痹和忽视。要防火就必须加强对林区群众防火护林的教育,启发群众的爱林思想和爱护祖国财产的观念,依靠群众的自觉,造成群众性的防火护林运动。各地林区自县区以下直到村屯,必须普遍建立防火护林的组织。林区各级政府应经常进行检查护林工作。林区管理应明确规定分区负责制;广泛建立和扩充林区的消防设备,设立了望台,监视哨,防火站,防火线。在经过林区的火车烟突上,应装置防火罩。对以采伐森林为副业的,应严格地加以领导。并应在护林工作中实行奖惩制度,对防火护林有功者奖,对护林不力者罚。
各地方政府必须认真重视防火护林工作。须知这不仅是有关于国家大规模建设的木材供应问题,而且是有关于水旱灾的预防问题。忽视防火护林的工作的人们,应当觉醒!

上海工商业在局部好转

第1版()
专栏:上海通讯

  上海工商业在局部好转
本报特派记者 林韦
上海市的工商业,在四月中旬困难达到顶点之后,开始出现了局部的好转。但困难仍然相当严重地存在着,尚未根本被克服。
局部的好转
从好转的方面看,首先是市场比较活动了一点。沈阳、天津、西安、昆明、长沙等地开始有客商来沪买货,上海市民购买者亦渐增多。米、面、棉纱、棉织品、针织品、丝织品等商品的销路,五月份均较四月份略畅。据上海工商局统计,各类主要商品在批发市场中的成交数量,五月份与四月份比较的情形是:米增加百分之十七强,面增加百分之三十七弱,煤增加百分之十六强,盐增加百分之二十七弱,糖增加百分之八十强,棉纱增加百分之八强,棉布增加百分之六百九十六弱。工业方面,占上海工业比重约及一半的棉纺织业,可能开动的锭数已有百分之七十以上开动起来。开工时数一般达到每周八十小时(正常时数应为一百二十小时)。钢铁、电机等重工业几已全部开工。造纸厂开工的由三家增至十家。衬衫厂开工的由五家增至四十家(全部)。文具厂三百多家,有二百家已经开工。其他染织、棉织、丝织、针织、内衣、搪瓷、橡胶等业,有的增加了开工厂数,有的增加了开工时数,显现了一些起色。解雇纠纷中已经没有了涉及数百人以至千人以上职业问题的大案件。只有数人至数十人的小案件了。沪西区成衣业中五千多失业工人,有五百多人已复业。前些时因无人购买而使售价下落到成本以下的烧碱、纯碱,以及生橡胶、琉化元、拷胶等进口工业原料及部分工业产品(如纸头)的价格,已有调整性的回升,使经营者得到盈利或减少了亏蚀。出口方面的猪鬃整理工业,现因不再赔本,下乡采购原毛与开工的已逐渐增多。该业一百四十三家,最困难时开工的不及十分之一;现已有一半正常开工,另一半部分开工。此外,银行存放款进出户头增多,业务也略显活跃。
出现这些现象的原因:第一,是基本消费品的价格由下落而转稳,一般市民三、四月份观望不买的心理开始改变,而且在通货膨胀时期积存的消费品逐渐减少,真实购买力开始重新进入市场。第二,更重要的,是国家为解除工商业的困难,进行了适当的贷款、收购、加工与订货。纺织方面的加工,按照五月份华东纺织会议所订的生产计划与各厂分配的数字,大部工厂从现在到新棉花上市时都有活可做。钢铁与电机业各厂四月份所接受的国家订货,也解决了四、五个月以至八、九个月的问题。棉纺织以外的轻工业,也由于国家贸易机关在四、五月份收购了五百多家较大工厂的产品,使资金转动了起来。
有利国计民生的行业前途远大
有利于国计民生的行业由停滞微显活跃,是发生在与去冬不同的基础之上,因而将有不同的发展前途。第一,国家经过财经统一,基本物资已能充分掌握,有足够的力量平稳市场物价。因之上述市场交易量的增加,并未引起主要商品价格的波动。从五月初至六月十二日,米、面、花、纱、布、食油等的涨落不过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七。这就减少了投机倒把的空隙,并使正当工商业可以放手经营。第二,人民真实购买力开始进入市场;舟山解放后若干商品开始流向舟山、宁波等地,国家收购农村茶、丝、土产后部分农民购买力增加;加以夏收已到,秋收不远;这就使商品销路会逐渐增加。因而目前已经有盈利可得的(如百货制造等业),今后一般能继续保持适当利润;目前已做到不蚀本、少蚀本的(如一般纱厂),一般也不致再有大波折,而可能逐渐走向有盈利可得。第三,银行贷款利率从四、五十分逐步落至四分以下,约当战前水平的两倍。这就使工商业者财务负担大大减轻。以棉纺业为例,过去不少工厂担负过日拆五、六十元的高利,最低时也在三十元之谱。即以三十元计,就地购棉,生产过程五日,利息也在成本中占到百分之十五。据纺织局计算:债息的负担在解放以来各纱厂赔损数额中占百分之六十。现在这一负担大大减轻,各厂可以开始集中精力于内部改革,而给恢复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第四,目前局部好转的进展虽然不大,但这是在国家统筹兼顾和有计划有重点地调整和扶植之下的进展。一般厂家现在已看到过去盲目生产的害处,愿意接受国家的统一分配与指导。有许多厂店则主动要求政府指导他们的生产和经营,以及帮助他们订计划。这就会使产销脱节的盲目生产现象大大减少,恢复和发展将更顺利。第五,经过中央人民政府一再强调指出,特别是工商局长会议之后,调整公私关系的重要性已在各级领导机关与干部中更加明确起来。现在上海除依照中央统一规定调整税收,降低煤价、运价之外,并进一步降低航运价与电费,加大某些主要消费品批发与零售价格的差额一倍至二倍。加工条件与收购、订货价格也调整得日趋合理。这些都将对工商业困难的继续克服起其一定作用。
此外,劳资关系已一般改善,舟山解放后轰炸威胁已解除等等,都是新的有利条件。这一切,说明了上海工商业的困难正在从高峰开始下降、减轻,并有了走向恢复、发展的可能。
困难时期仍未过去
上海工商业虽然有上述一些好转的迹象与有利的条件,但总的说来,困难时期仍然没有过去。困难的程度仍然是相当严重的。一般消费性的轻工业产品,目前虽较三、四月份生意略好,但至六月中旬止,各地来沪购买者仍然寥寥无几。“生产多于消费”的畸形现象仍然存在。主要工业产品的棉纱棉布的销路,目前仍然逗留在一定的成交水平上。如果以今年一月份市场成交量为一百,那么五月份棉纱成交量不过五五;棉布不过二二。现在各地与上海价格的“倒挂”形势虽已稍有好转,但仍未具备畅销条件。芜湖、扬州、杭州、徐州等地的纱布价格,有的勉强与上海扯平,有的仍在上海以下。中小城市限于农民和市民的购买力,价格难以上提;上海则限于成本,价格很难再低。因之运销仍然是困难的。就现在上海的纱价而论,公家出售每件纱要赔很多钱,各纱厂自然是不能要求更高的工缴费,而能够得利的也就不多了。纱、布以外的食米与油、盐、煤、糖的成交量,也都不超过一月份的百分之五七,有的还在百分之五十以下。这又说明了现在真实购买力还是有限度的。同时,对夏收后购买力的增加,估计也还不能过高。因为现在有不少农民卖出茶、丝及其他土产后并不购买布匹等工业品,而更多的是购买粮食。这是在日伪蒋反动统治下连年灾荒与战争造成的贫困的结果。这种贫困并不是一下子就能补得起来的。胶东、渤海等地夏收较去年为好,但鲁中南与苏北、皖北都不比去年好。皖南、苏南与浙江,则夏收比重甚小,主要是秋收。有些地区仍有夏荒,连秋禾下种都是困难的。所以,广大农民的购买力的提高,还需一段相当长的时期。
在这困难时期中,工商业的停歇现象也就尚未停止。五月份工商业申请停歇业的户数,比四月份还有增加。工厂申请数等于四月份百分之一一三弱,商店申请数等于四月份百分之二○九弱。其中包括纺织染、日用品、五金建筑、化工原料、交通运输等等。据调查,其中有很大数量是五月份前即已停工的较小厂店,现在因实行民主评税,故赶来注销。但其中确实不能维持的仍是多数。申请的工厂,已有百分之八十二批准停歇。六月上旬申请停歇业的大见减少,并有请求开工或改歇业为停工的,但申请停歇数仍较申请开工数为大。其中有些是应该衰落的,有些是不该衰落的。
如以五月份与四月份相比,公私银行的存款金额是增加了一点(百分之十至二十),放款则几乎没有增加。私营行庄只增加百分之一·九五。同时,信用停滞萎缩的现象仍然存在。
怎样克服困难
怎样继续努力克服困难呢?政府的扶助是很重要的。但更重要、更基本的还是私营工商业界自己主观的努力,下决心,想办法。改善企业的经营管理,提高效率,节约开支,减低成本,是目前具有头等重要意义的问题。现在棉纺工缴费从每件纱二百零五个上海折实单位提高到二百二十四个,公家赔累更大了,而私营纱厂还有许多不够开支的。但同是上海的纱厂,成本并不一致。私营仁德纱厂的锭子年龄均在五、六十年以上,以前亏蚀很大;后经劳资协力节约开支,提高效率,现已开始达到保本。鸿丰纱厂经过努力改革,每件纱成本降到二百零三个上海折实单位,可以得到盈余。这就说明成本是可以用主观努力大大减低的。最近申新系各厂实行联合经营,统一管理,节省人力物力,提高产量质量,也有若干起色。他们已提出“将每件纱工缴降到二百零五个折实单位”的口号。
改变营业方针,主动去适应大众的需要与购买力,导引现有的购买力投入市场,也是改变目前营业状况的重要问题。沪中区的大三元酒菜馆、荣华酒家、恒心南货店、大新、华新等许多百货公司,都是在上述方针下度过了困难,走上收支平衡或能够盈利。他们果断地把过去的高级消费商品抑价脱售,改售利润虽小而买者众多的普通日用品,或经售土产,营业额即普遍增加,有的并增高了五、六倍。
实行上述转变,必须劳资双方共同努力。劳方努力而资方消极,营业也是难以办好的。在上海,已有许多厂店的职工自动节约各种开支,提高效率,加强纪律,甚至自动减薪减资、轮流还乡,争取资方不要关厂关店。如果资方也能普遍地丢掉对过去“一本万利”的留恋,积极主动地筹措资金,改变方针,加强经营管理,必然会得到更好的结果。现在有一些工商业家已经从香港等地调回资金,或将投机性的商业资金转向工业投资(据不完全统计,现已有五十亿元左右转入工业),并用公开营业状况等办法做到劳资双方共同积极改革,因而生产增加、营业好转了。但有些工商业家还在消极埋怨,怀疑或坐待救济扶持,则对社会经济和他们自己都是不利的,急须彻底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