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平新闻界宴国际友人 意共机关报特派记者斯巴诺及塔斯社记者罗果夫等出席

第1版()
专栏:

  平新闻界宴国际友人
意共机关报特派记者斯巴诺及塔斯社记者罗果夫等出席
【新华社北平十九日电】北平新闻界今日下午六时假北京饭店欢宴最近来平的国际友人意大利国会参议员、意共机关报团结报特派记者斯巴诺,苏联塔斯社记者罗果夫,朝鲜中央通讯社特派员智龙成、李同建以及出席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新闻工作者。

福州东南海上残匪最后肃清 我克平潭南日两岛 国民党军师长吕省五率部起义闽南

第1版()
专栏:

  福州东南海上残匪最后肃清
 我克平潭南日两岛
国民党军师长吕省五率部起义闽南
【新华社福建前线十九日电】人民解放军于十六日解放国民党匪军在福州东南海上的最后残余据点平潭岛及南日岛。解放军一部于十二日夜渡过湄州湾,攻占湄州岛后,十五日乘胜向外海出击,十六日晨三时解放莆田东南兴化湾口之南日岛。另部解放军则于十五日晚登陆平潭岛,十六日上午肃清残匪,将该岛完全占领。战果正清查中。
【新华社福建前线十九日电】迟到消息:国民党军残部一二一军三二五师九百余人于八月十八日在该师师长吕省五、副师长陈言廉率领下于闽南南安县官桥、云台地区举行起义,参加人民解放军。福州解放时,国民党匪帮曾命令该师自南安地区退守金门岛,该师官兵鉴于解放军的节节胜利,残余匪帮即将最后被肃清,乃拒绝撤退,举行起义,参加人民解放军。该部现已奉人民解放军福建军区命令,开赴指定地点,进行整编。按一二一军三二五师原系国民党军新编第五军之四十五师,在淮海战役中已被全歼,此次系被歼后重建者。

打开进军新疆交通要冲 陇中解放武威

第1版()
专栏:

  打开进军新疆交通要冲
 陇中解放武威
【新华社西北前线十九日电】向甘肃中部继续进军的人民解放军进展迅速,十六日下午解放兰州西去新疆的交通要冲武威县城,国民党残匪黄祖熊部九十一军直属骑兵团七百余人及二四六师骑兵团约千余人同时向我军投诚。解放军并在战斗中歼灭周嘉彬匪部一七三师骑兵团第四连一部。
【新华社西北前线十八日电】兰州市军管会及警备司令部在解放后十多天内已收容和登记散兵游勇及国民党人员三千五百余名,并收缴武器和军用物资甚多。计警备司令部及联络处登记散兵二千七百五十二人,航空组登记国民党航空人员一百七十二人,公安处登记国民党警察四百余人,此外还有到军区司令部及工厂学校等处登记者,其中有少将四人,专员一人,校官三人。在自动投诚登记的散兵游勇中,有的交出了重要军事地图,有的向现尚在国民党匪军中的军官写了招降信,有的告发了尚在隐藏的国民党武装人员及埋藏的物资。收缴武器计有步枪六百余支,轻重机枪百余挺,子弹三十五万余发及收发报机、电话机、炮弹、汽车、电线等军用物资甚多。现已收容及登记的国民党武装人员,除其中一部因受伤已分送医院治疗外,大部分已集中教育,教育后愿回家的准备遣送回籍。

红海军报评美洲和大 美洲人民热爱和平 积极行动打击战贩

第1版()
专栏:

  红海军报评美洲和大
 美洲人民热爱和平 积极行动打击战贩
【新华社北平十九日电】塔斯社莫斯科讯:红海军报十六日刊载的国际述评中,曾论及美洲各国人民保卫和平的斗争。该述评写道:反对战争的斗争与拥护和平的运动,已在从大西洋海岸到太平洋岛屿,从澳大利亚到斯堪的那维亚的各洲各国的人民中展开。刚刚在墨西哥城闭幕的美洲和平大会,表示了美洲人民对和平的真正关心和希冀,并准备采取坚决行动反对新战争的挑拨者。
参加大会的一千余名代表通过了动员群众为和平而斗争的纲领,并猛烈谴责新战争的鼓动者。大会并发表宣言,敦促美洲各国人民保卫和平,呼吁一切大国和平合作,取消北大西洋军事同盟,并要求废除美帝国主义奴役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所谓泛美公约。大会的决议为美洲各国人民规定了进一步为和平斗争的方向与形式,并改进了这一运动的组织。
评论结语时强调指出:美洲各国人民正在为反对美帝国主义在拉丁美洲的殖民政策与争取民族自由与独立而斗争,因此,也是正在为全世界的和平而斗争。美洲各国人民团结起来反对反动力量,构成阻挠帝国主义准备新战争的重大力量之一。

南朝鲜木浦监狱 千余政治犯起义 夺取武器抗击李承晚伪军

第1版()
专栏:

  南朝鲜木浦监狱
  千余政治犯起义
 夺取武器抗击李承晚伪军
【新华社北平十九日电】据外国通讯社消息,被南朝鲜李承晚傀儡政府囚禁在全罗南道木浦监狱中的特种政治犯一千三百名,于十四日下午五时实行越狱起义。越狱者击破守卫的抵抗,占领军火库,并拿起武器,抗击李承晚政府派来的援军。至十七日止,战斗仍在继续中。李承晚政府除了增派援军,对木浦半岛实行交通封锁之外,并宣布将对一切掩护政治犯的居民,采取严厉的行动。

阿尔巴尼亚青年召开统一大会 青年团中央及全国青联电贺 并派代表萧华出席参加

第1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青年召开统一大会
 青年团中央及全国青联电贺
并派代表萧华出席参加
【新华社北平十九日电】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与中华全国民主青年联合总会于九月十八日电贺阿尔巴尼亚青年召开统一大会电文如下:阿尔巴尼亚青年统一大会:
中国青年热烈地祝贺你们大会的开幕。阿尔巴尼亚的青年,在反抗德意法西斯的侵略,以及反对美英帝国主义及其走狗铁托叛徒集团的阴谋的斗争中,有着光辉的贡献,今后将更能团结起全国青年,在世界民主青年联盟的旗帜下,为和平、民主和青年的美好将来而斗争。我们除了派代表萧华同志参加你们的大会以外,特电致贺。
              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
                 中华全国民主青年联合总会
                        九月十八日

筹备“国际和平斗争日”活动 上海南京筹委会组成

第1版()
专栏:

  筹备“国际和平斗争日”活动
 上海南京筹委会组成
【新华社北平十九日电】据上海消息:沪市各界人民正积极筹备十月二日“国际和平斗争日”的活动。筹备会已于十八日组成,以中共中央华东局宣传部长舒同为主任委员,冯定、许涤新为正副秘书长。该会已决定在“国际和平斗争日”前后在上海举行“保卫世界和平宣传周”。
另据南京消息:南京“各界保卫世界和平大会筹备委员会”亦已于十七日组成。

北平新华广播电台今晚节目

第1版()
专栏:

  北平新华广播电台今晚节目
【本报讯】北平新华广播电台今晚六点十五分职工节目,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办,讲:“什么是白皮书?”七点自然科学常识讲座,国立南京大学医学院生理系主任蔡翘讲:“食物的消化和吸收”。六点三十分第一次文艺节目,由中国曲艺改进会主办:铁片大鼓“无敌英雄张嘉荣”。七点十五分地方音乐,播送:山海关喇叭—绣红灯,山东音乐—五子开门,山西音乐—南瓜蔓。十点第二次文艺节目,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斗剧社播送小型歌剧:“进瓦房”。

法共中委加香八十寿辰 毛主席致电祝贺

第1版()
专栏:

  法共中委加香八十寿辰
 毛主席致电祝贺
【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广播】北平十九号消息:中共中央毛主席十五日致电祝贺法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人道报总编辑加香(前译加善)八十岁寿辰。电文如下:
亲爱的马赛·加香同志和法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亲爱的同志们:我们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热烈地庆祝加香同志的八十大寿。
加香同志是十九世纪末叶以来的法国革命工人运动和法国人民爱国民主运动的活的象征。加香同志对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忠诚,对于法苏人民的友谊的忠诚,对于中国人民和其他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的热烈同情,不但是法国工人阶级的骄傲,而且是国际工人阶级的共同的骄傲。
祝加香同志健康!向加香同志和以多列士同志为首的法国共产党中央致兄弟的敬意。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九月十五日

董其武等电毛主席朱总司令 宣布脱离反动集团加入人民民主阵营 愿在中共领导下建设新绥远

第1版()
专栏:

  董其武等电毛主席朱总司令
 宣布脱离反动集团加入人民民主阵营
愿在中共领导下建设新绥远
【新华社北平十九日电】前国民党西北军政副长官兼国民党绥远省政府主席董其武等三十九人本日致电毛主席、朱总司令、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聂司令员、薄政委,宣布脱离国民党反动派残余集团,加入人民民主阵营。电文如下:毛主席、朱总司令、聂司令员、薄政委:
我们全体官兵,和各级行政人员,今天在绥远发动了光荣的起义,并庄严的向人民宣布,我们正式脱离依靠美帝国主义的蒋介石、李宗仁、阎锡山等反动派残余集团,坚决走到人民方面来。绥远和平解放,我们得庆新生,全体军民,谨以无限忠诚,向人民领袖毛主席、朱总司令致崇高的敬礼!
北平和平的成功,启示了我们,和平是全国人民迫切的要求与愿望;教育了我们,过去戡乱的政策是错误的;提醒了我们,惟有在中共领导下,团结各民主阶级、各民族建立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为人民服务,方才是对的。因此,北平和平之后,我们迫切的愿望,就是期待由北平和平促成全国人民一致要求的和平,在中共领导之下迅速开始新民主主义的建设。
但是,事实一天天证明,反动派没有丝毫的觉悟和悔改,而是变本加厉的投靠帝国主义,乞灵于帝国主义。反动派和人民的愿望,是完全相反的。人民要和平,反动派正是处心积虑的破坏和平。阎锡山断送了山西人民的生命,从太原飞到广州,当了反动派的行政院院长,狂吠所谓“日本复兴中国论”,积极从事与日本军国主义反动派勾结的阴谋,引导日本强盗,再来进犯中国国土,再来屠杀中国人民。
我们参加过辛亥革命,我们参加过大革命战争,我们尤其自始至终坚持对日抗战,热血洒遍长城各口。民国二十二年长城抗战中,当无耻的何梅协定正在签字的时候,也正是我们在怀柔附近对日本侵略者西义一师团坚强奋战并予以严重打击的时候。继此之后,我们在绥东抗战,向百灵庙日本侵略内蒙的根据地袭击。七七全面抗战展开后,我们参加了平绥线的南口战役,山西的平型关会战,忻口会战,太原守城,文水交城离石各战役,绥南战役,反攻包头,克复五原。我们虽然缺乏武器,缺乏弹药,但我们打到底。我们虽然吃过马料,吃过沙土;但我们为了民族复兴,国家独立,坚持到底。我们绥远人民,在抗日战争里,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一切的节约,供献了抗战。我们绥远人民,拿出了生命热血,用一切的力量,支持了抗战。我们的抗战目的,是为了打倒帝国主义,争取中国独立、民主、自由、和平、富强。今天反动派却又勾结日本强盗,来屠杀中国的人民。我们愤慨!我们抗议!我们坚决的反对!国民党反动派可曾想过革命的三民主义的目的是什么?全民族八年苦战牺牲了无数生命财产又是为什么?这样倒行逆施,将何以对孙中山先生!将何以对死难先烈!
    受了许多事实教育 从蒙蔽中清醒过来
这一切事实教育我们,使我们看明白反动派已经走到了死亡的末路。在过去反动派与帝国主义勾结,还要用些花言巧语来欺骗人民。到了反动派临近死亡的时候,他们就再也顾不得什么羞耻,只有原形毕现的匍匐在帝国主义的脚前,摇尾乞怜,妄图作垂死的挣扎。
这一切事实教育我们,从蒙蔽中清醒过来,看明白反动派和人民的利害是相反的,和革命的利害是相反的。反动派和帝国主义的利害,和官僚买办资本家的利害,和封建地主的利害,原来是完全一致的。
这一切事实教育我们,使我们明白这些封建残余、官僚买办资本家、帝国主义奴仆三位一体的中国反动派,是孙中山先生革命的三民主义的叛徒,是卑劣无耻的出卖民族的败类。
我们既然从蒙蔽中明白过来,从苦闷矛盾中解脱出来,我们就再也没有理由替这些自私自利无羞无耻的反动派作战。我们就再也没有理由违背革命的初衷,自毁抗战的光荣,而为反动派效力。我们就再也没有理由跟着反动派殉葬,而必须坚决地脱离反动派残余集团来向人民靠拢!来为人民服务!
我们于北平和平之后,经过半年来的自我反省,自我教育,确切认定中国人民民主革命,必须是以无产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各民主阶级、及中国境内各民族,建立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共同努力,才能彻底完成。这个方向是完全正确的。我们深深感到,只有在这个总的方向之下,努力奋斗,才能达成人民的愿望,才能符合我们革命抗战的光荣历史。我们现在就是依照这正确的方向发动起义,实现绥远和平,脱离蒋介石、李宗仁、阎锡山等反动派残余集团,坚决走到人民方面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努力学习,自我改造,和全国人民一起来粉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任何阴谋,消灭反动派一切残余势力,实现新民主主义,即革命的三民主义,和平建设新绥远,和平建设新中国。我们热切期望人民领袖毛主席朱总司令及各界民主人士指导我们,教育我们,使我们能在新社会中忠实的为人民服务!让我们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朱总司令万岁!
前西北军政副长官兼绥远省政府主席董其武 前第九兵团司令官孙兰峰 前第九兵团副司令官兼第一一一军军长刘万春 前晋陕绥边区副总司令俞方皋 前陆军第二十二军副军长兼第八十六师师长胡景通 前陆军第三一○师师长张副元 前陆军独立第七师师长张世珍 前陆军第二五八师师长赵晓峰 前陆军第二二八师师长杨仲璜 前陆军第三二○师师长马逢宸 前陆军第三二六师师长王崇仁 前陆军第三一九师师长张璞 前骑兵整编第十二旅旅长鄂友三 前骑兵整编第十三旅旅长高理亭 前独立第三旅旅长乔汉魁 前骑兵第五旅旅长安恩达 前骑兵第十一旅旅长陈秉义 前绥远全省保安副司令孟昭第 前归绥警备司令张潜
 前包头警备司令陈玉甲 前绥西警备司令于霖瑞 前保安第二旅旅长张振基 前保安骑兵第四旅旅长张汉琏 前保安骑兵第六旅旅长邬青云
 前第三十二兵站分监王度 前绥远省参议会议长张钦 前绥远省参议会副议长阎肃 前土默特旗总管兼绥远省政府委员荣祥 前绥远高等法院院长于存灏 前绥远蒙政会委员兼绥远省政府委员胡凤山 前国民政府立法委员辛崇业 前国民政府监察委员杨令德 前国民政府监察委员陈志仁 前国民政府监察委员梁子才 前国民政府监察委员奇世勋(蒙旗) 前国民政府监察委员任秉钧(蒙旗) 前绥远全省回教协会理事长吴桐 前绥远全省回教协会副理事长吴耀庭 前绥远全省回教协会常务委员王质武
                       九月十九日

全国妇联及北平妇联筹委会 招待中国人民政协女代表

第1版()
专栏:

  全国妇联及北平妇联筹委会
 招待中国人民政协女代表
纪清
【本报讯】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北平市民主妇联筹委会,于昨日上午九时在北京饭店招待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女代表,到有孙夫人宋庆龄、廖夫人何香凝等五十四人。由蔡畅致欢迎词,邓颖超报告中国人民政协女代表选出的情形,并指出女代表的任务是:(1)集中力量研讨建国大计,要从实际出发;(2)严肃负责,为人民服务;(3)加强学习,为贯彻中国人民政协各项决议而奋斗。张秀岩代表北平市民主妇联筹备会讲话,希望参加政协的妇女代表名符其实的为人民服务。何香凝讲话指出妇女代表今后的责任是要引导二万万妇女群众参加新中国的建设工作,同时必须向苏联学习、加强中苏友好,何香凝并建议发起劳军运动。全场当即一致赞成。吴贻芳、李德全、俞庆棠、李秀真等亦先后发言,表示深切感到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团结和民主精神,愿意努力为人民服务。                     
     (纪清)

真理报等论拉伊克叛国案 号召世界人民提高警惕 粉碎帝国主义间谍一切阴谋

第1版()
专栏:

  真理报等论拉伊克叛国案
 号召世界人民提高警惕
粉碎帝国主义间谍一切阴谋
【新华社北平十九日电】据塔斯社莫斯科讯:真理报、消息报、红星报近两日相继发表社论,评论美英法帝国主义及铁托集团在匈牙利的大阴谋的可耻失败,并一致号召全世界人民提高警惕性。真理报十七日社论的结语是:“警惕,再警惕!这就是全世界爱自由的人民现在以新的力量所得出来的结论。”消息报十八日社论指出:对受雇用的匈牙利和南斯拉夫间谍和刺客的审讯,有着巨大的意义,因为它教导人民警觉,号召他们以更大的力量粉碎新战争挑拨者的阴谋,保卫和平的事业。红星报十八日社论的结语称:布达佩斯和贝尔格莱德的间谍的暴露,敦促全世界爱好自由的人民提高其革命的警觉,并在将来同样地挫败帝国主义间谍的一切努力。
真理报称:对拉伊克等阴谋案的起诉书显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行将结束的时候,美国和英国的间谍中心机关就集中力量,设法盘据在巴尔干半岛和多瑙河流域的国家中,防止这些国家的人民民主运动获得胜利,保持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剥削政权。铁托和兰科维奇集团里的南斯拉夫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被美国及英国统治集团指定要在这个计划中发挥中心作用。
现在起诉书已经发表它确凿的证据:铁托最亲信人物中的主要部分,很早以前就被美英帝国主义者招募去作间谍活动,他们特别得到邱吉尔的鼓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和英国间谍所进行的围绕着铁托的紧张活动,实际上有着规模广泛的秘密勾结的阴谋为其基础。
这一阴谋的要点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在南斯拉夫的帮助下,实行战时邱吉尔“战略”的“巴尔干版”,巩固帝国主义在巴尔干的地位。起诉书证明:南斯拉夫统治者在匈牙利培养了阴谋组织,并由他们指使全部的罪恶活动。拉伊克与兰科维奇的间谍集团经证明罪状确凿无可抵赖之后,供出了铁托集团的计划。作为南斯拉夫法西斯头目之一的兰科维奇,把这些计划告诉了他在匈牙利的伙伴拉伊克,要在南斯拉夫的帮助下,把所有的人民民主国家拉到美帝国主义者方面去。
铁托集团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在各人民民主国家建立了秘密间谍网,并起了配合外国间谍人员和整个间谍组织罪恶活动的中心的作用。这一集团竭力纠合人民民主国家中反动民族主义、天主教与法西斯的集团,并指挥它们的破坏活动。
在情报局发表决议,揭露铁托集团是背叛社会主义事业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分子之后,铁托及其党徒在反对人民民主国家与苏联的斗争中,采用了新的策略。
铁托的计划规定在新形势下完成下列三个任务:第一、使南斯拉夫人民反对苏联;第二、拉拢人民民主国家中一切反动的反人民分子;第三、保持亲帝国主义国家的路线。
南斯拉夫奸细集团按照这一罪大恶极的计划,拟出了整套的挑拨措施,用以破坏南斯拉夫劳动人民对苏联与人民民主国家的热爱与友谊。在恶毒与诽谤宣传的帮助下,铁托集团想把由于南斯拉夫法西斯分子奉行灾难政策而招致的南斯拉夫经济混乱的责任,推在苏联身上。这种宣传的意思就是要使人民群众相信铁托投靠帝国主义势力是正当的。
关于匈牙利,铁托及其帝国主义主子计划以武装干涉和变匈牙利为帝国主义殖民地的手段,来推翻人民民主制度。
南斯拉夫与美国干涉的目的,是要在匈牙利恢复资产阶级的政权,把匈牙利,然后再把其他人民民主国家包括在帝国主义势力范围之内,并为帝国主义国家奴役这些国家创造条件。
这一由贝尔格莱德的间谍与布达佩斯的间谍联合准备的反对匈牙利的冒险,其动机是想要在人民民主国家恢复反动政权,变巴尔干为火药库,破坏和平与国际安全,和为另一次战争准备好跳板。
法西斯计划不可避免地要使用法西斯策略。铁托集团在它反对人民民主国家的斗争中完全沿用着希特勒秘密警察的那一套方法与手段。南斯拉夫法西斯分子打算把他们在对南斯拉夫人民的优秀儿女进行恐怖的迫害时所取得的“经验”,拿到南斯拉夫国界以外、到匈牙利来使用。铁托与兰科维奇的血腥罪行的计划,要在肉体上消灭匈牙利政府的最卓越的代表。刽子手兰科维奇以令人恶心的无耻,教导他在匈牙利的走狗用什么方法杀害共产党领袖,他要求他的党羽用各种不同的方法进行暗杀,有时用“偶然事件”,有时用“自杀”,还有“暴死”和“逃跑时被枪杀”。
在贝尔格莱德与布达佩斯的间谍的阴谋被破获了。人民匈牙利的敌人,一切人民民主国家的敌人,和平事业与各民族间友谊的死敌的罪证确凿,无可抵赖。帝国主义者的计划失败了。
帝国主义头子及其南斯拉夫走狗希望在匈牙利建立第五纵队。但是,他们的算盘打错了。
帝国主义头子及其在南斯拉夫和匈牙利的间谍打算使匈牙利,然后再使其他人民民主国家脱离和平与民主阵营。这些计划也以惨败而告结束。人民民主国家与苏联的友谊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巩固。

击碎帝国主义的间谍破坏阴谋

第1版()
专栏:时评

  击碎帝国主义的间谍破坏阴谋
在匈牙利人民法庭上,在检察官的起诉书列举的铁的罪证面前,叛贼拉伊克供认了他的一切罪状,以他自己的供词,把他自己那副极其丑恶的尊容描绘了出来。透过它,人们得以更清楚地认清了铁托集团以至美英帝国主义的丑脸,大大提高了世界和平阵营对于帝国主义间谍破坏阴谋的警惕性。
拉伊克的供词说明了帝国主义者及其雇佣的奸细、间谍在人民民主国家中所进行的冒险活动的目的是想要推翻人民民主制度,恢复资本主义制度。他们不止是在匈牙利,还妄想把所有的人民民主国家拖到美帝国主义方面去,成为美帝国主义剥削奴役的对象,成为进攻苏联的基地,成为新战争的跳板。拉伊克所供述的铁托集团法西斯头目之一兰科维奇和他的一段谈话中赤裸裸地说:“铁托从开始便未曾谋求建立人民民主制度。”妄图“推翻各人民民主国家的政府,阻止这些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并使这些国家和苏联分离。”铁托在匈牙利的伙伴,已经把他们这一美国间谍集团和美帝国主义共同制订的全部罪恶计划都招供出来了。
他们——铁托、拉伊克之辈——用伪装的办法长期潜伏在革命阵营里。早在二次大战期间铁托集团就和美帝国主义建立了联系;拉伊克从一九三一年开始也就以一个托洛斯基分子的身份欣然参加了间谍工作,作当时匈牙利反动政府警察厅的鹰犬,以后又和德国秘密警察勾结,接着就为美国谍报机关工作,又经美国间谍介绍转与铁托间谍集团联系,一直作了十八年国际间谍。而他们都长期潜伏在革命阵营中,僭居要职,利用职务方便,破坏人民政权。这使所有人民民主国家的人民都更警惕,不要使奸细混入革命阵营中来!
拉伊克等破坏人民民主政权的又一个重要手段是建立反革命的武装。他供认了他执行英美南特务的指令,解散了警察部队中的共产党组织,并已开始建立反民主的武装部队。同时,铁托集团还计划在适当时机武装干涉匈牙利。这使所有人民民主国家的人民都更明白巩固加强人民武装力量的重要性。
拉伊克还供认,他受铁托集团的指使,把法西斯分子、民族主义分子、富农都作为他们摧毁人民民主政权的力量。这使人民民主国家的人民都更提高了政治警惕性,也又教育了各国人民:民族主义的必然道路是出卖国家的独立主权。
拉伊克辈又一卑鄙毒辣的破坏人民民主政权的手段是进行暗杀;铁托集团教导他种种暗杀的方法,要他刺杀拉科西等人民所最敬爱的革命领袖,以便发动政变,夺取政权。这使全世界人民认清了铁托集团乃是一个暗杀团。也使各国人民更加爱戴与更加警惕地保卫革命的领袖们。
拉伊克辈的阴谋终于是被人民民主政权的巨大无比的力量击得粉碎了,这是对美英帝国主义和铁托集团沉重的一击。这对匈牙利人民是一个鼓舞;因为这证明了在匈牙利工人党领导下的有组织的人民的力量,证明了人民民主专政在匈牙利的更加巩固。这对南斯拉夫人民也是个鼓舞;南国人民正在加强反铁托的有组织的力量,我们相信,南斯拉夫人民最后审判铁托、兰科维奇、德热拉斯等一伙美国间谍的日子也终必会到来的。这对各人民民主国家、对我们即将正式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也是一个莫大的鼓舞;因为这使我们更相信我们有力量挫败帝国主义一切间谍的阴谋,击碎美帝白皮书中所供认的要在新中国招募第五纵队的计划。

提高警惕粉碎帝国主义间谍活动 拉伊克供出叛国罪状 美帝及铁托集团奸谋可耻失败

第1版()
专栏:

  提高警惕粉碎帝国主义间谍活动
 拉伊克供出叛国罪状
美帝及铁托集团奸谋可耻失败
【新华社讯】据塔斯社布达佩斯讯:匈牙利十六日公开审讯国事犯拉伊克及其同谋者。起诉书由布达佩斯首席检察官亚拉庇·齐犹拉提出。到场约有匈牙利各人民团体和外国公使馆的代表三百名。匈牙利和外国新闻界也派有代表列席。
上午,审讯以宣读匈牙利检察官的起诉书开始。
随后便审问主犯——曾先后担任匈牙利内政部长、和外交部长的拉兹洛·拉伊克。
在回答首席推事的问题时,拉伊克对所犯一切罪状都供认不讳。拉伊克供称:一九三○年从法国(他在那儿接受了左翼运动的思想)回国后,为冒险的动机所迫使,他曾和匈牙利的左翼革命学生运动建立了联系。他于一九三一年被捕。他的亲戚——拉约斯·鲍科尔,他在霍尔梯的政治警察机关工作并且深知拉伊克其人,把他介绍给警察厅政治处处长赫提尼,赫提尼对他说:假如他在悔过书上签字,声明他甘愿和警察合作并在革命运动中从事间谍工作,他便会立刻获释。于是,那时有托洛斯基观点的拉伊克便欣然同意在这样的悔过书上签了字。在从警察机关接受了第一个任务之后,拉伊克即混入大学革命青年学生的行列里。一九三二年,由于他的告密,有十七人被捕,而且为了不暴露拉伊克的奸细面目,警察把他也加以逮捕,但很快便把他释放。被捕者当中有卡罗利·奥尔特,鸠拉·邵普夫林及其他等人。
他作了一件又一件的卑鄙勾当,而革命青年最优秀的领袖便成了这些勾当的牺牲者。一九三四年,费伦克·罗萨,安德尔·卡尔曼,艾尔齐布特·柯兹玛及其他等人,都由于间谍和奸细拉伊克的原故而成了牺牲者,他那时已转入了共产党布达佩斯地下宣传和鼓动中心的行列中。为了掩饰起见,拉伊克再度被捕,但在法庭审讯开始之前,他就已获释。
首席推事问他:你向警察告密过多少次?
    和政治警察联系
  陷害匈共革命领袖 告发罢工组织者姓名
被告答:总数我记不清了。我按时向警察机关报告我所知道的革命领袖和他们的工作。
拉伊克继描述他如何除了供给警察机关以情报之外,还用尽种种办法协助它瓦解共产党的地下运动。
一九三四年,匈牙利开始了强烈的法西斯化。同时,也采取了使工会法西斯化和使工会成为墨索里尼工会的方针。匈牙利劳动人民群众对这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情况愈来愈紧张。到了一九三五年底,爆发事变的不可避免性已经明明白白地感觉得到。这时候,拉伊克奉霍尔梯秘密警察之命,转到建筑工人工会中工作。在听到建筑工人计划举行总罢工之后,拉伊克便将此次罢工组织者的姓名——共产党员安塔尔·阿普罗,伊姆勒·比卡与其他等人告诉了秘密警察,后来并奉他主子的训令为了进行奸细活动起见组织了建筑工人的游行示威。警察逮捕了在建筑工人中活动的、共产党运动的领袖,拉伊克事前已把他们的姓名报告了警察机关。拉伊克他自己则设法“失踪”了。间谍和奸细拉伊克的“价钱”便提高了。他已经是与秘密警察首领邵姆波·史威尼泽尔本人接头了。拉伊克被劝告自匈牙利“消失”。他在捷克斯洛伐克出现。依照警察机关的训令,拉伊克要渐渐钻进共产党各地下中心并向匈牙利警察机关报告它们的活动情形。被告称:由于怕被某种错误步骤而完全暴露自己,迫不得已起了共产党员的作用,在捷克斯洛伐克没有特地作任何事情。当在波兹索伊城(布拉的斯拉发)时,拉伊克奉到邵姆波·史威尼泽尔指定的任务,前往西班牙以发现积极参加西班牙人民解放斗争的匈牙利共产党人的姓名,同时尽可能沮丧匈牙利拉科西营(系国际纵队之一部)的队伍。
    进入西班牙及法国和托洛斯基分子联系
在西班牙,拉伊克装成曾屡遭匈牙利秘密警察迫害的匈牙利共产党人。这使得他能够成为营的党委会书记。利用他的职位,拉伊克进行了阴谋破坏的托洛斯基的宣传。在厄布罗河决定性战役的前夕,他诬告营政治委员拉兹洛·哈斯,从而在营的内部散布不和并降低其战斗能力。拉伊克后来受到揭露并被开除出党。
拉伊克供认:随后,他脱离了争取西班牙人民自由的战士行列,非法越过法国边境,并被拘留于法国。一批南斯拉夫托洛斯基分子在国际集中营中积极活动。拉伊克说:他与这些南斯拉夫托洛斯基分子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并与他们肩并肩地进行阴谋破坏的活动。被告说:在居尔营中,我被法国“第二局”军官召见并被要求供给他关于集中营内人们情况的情报。他从桌子的抽屉中取出一份充满着南斯拉夫人姓名的名单,并核对我所提到的名字。我知道他也认为他们是托洛斯基集团的首领。他于是告诉我说,他知道这一集团的活动。后来,我常常在“第二局”的办公厅会见这些南斯拉夫人,且他们也象我一样按照这位军官的训令而行动,这对我是清楚的。
根据拉伊克的供词,他一直到一九四一年为止,都在法国的集中营内。同年春天,德国委员会前来集中营招募劳动力。该委员会由一位秘密警察少校率领,拉伊克已想不起他的名字了。这位少校传见了拉伊克并向拉伊克建议,要拉伊克到德国去,从那里他就会得到帮助进入匈牙利。秘密警察少校告诉拉伊克说:他是应匈牙利秘密警察官员彼特·哈因底请求而帮助拉伊克。该少校同时并告拉伊克说,他关心集中营内一些南斯拉夫人。他向拉伊克拿出一份就是拉伊克从前在法国谍报机关的军官手上所看见的那份名单。
拉伊克进而供认:当时与拉伊克同在一集中营的约一百五十名南斯拉夫人,要求这个秘密警察少校帮助他们返回南斯拉夫。被告称:我把这些南斯拉夫人托洛斯基活动的代表告诉了秘密警察。他听到我对后者描述的情形,感到满意,并且说他愿意执行这些南斯拉夫人的请求。
这一群南斯拉夫人也与拉伊克一同去德国。
拉伊克指出:我没有确切知道这些南斯拉夫人对于当时南斯拉夫政府的态度怎样。从秘密警察的观点来看,他们是完全可靠的人。
被告供认:伊姆拉·纪尔用和他一样的方式回到了匈牙利。拉伊克说:“他的社会观与我的政治见解毫无不同之处。还是在法国的时候,我便有了这种确信。”
    受德秘密警察之助回匈
  继续钻入了共产党作破坏革命的奸细
拉伊克一回到匈牙利,便又渐渐地钻到了共产党地下运动的行列中。他又重新与秘密警察接上了关系,并奉哈因之命使伊姆拉·纪尔打入共产党的一个组织中。被告称:他曾使纪尔与洛·加克斯相晤。在一九四二年,警察逮捕了许多共产党地下运动的领袖。后来我听说这主要是纪尔活动的结果。奸细活动结果使罗萨与舍恩赫兹被捕。
共产党地下运动的领袖之一罗萨在受秘密警察审讯时,曾受酷刑拷打至死。舍恩赫兹则被吊死。因为拉伊克的姓名也曾在法庭上出现,所以他也同样被捕,但仅被判处六个月徒刑。
拉伊克一经释放便继续其在共产党地下运动行列中的奸细活动。据被告供称,一九四四年匈牙利军事谍报机关不知道他是警察特务,曾逮捕了他。这是在查拉绥充当政府首领的时候发生的。他被交付军法审判。拉伊克说:我恐怕被判处严刑,甚或是死罪。有秘密审讯时,我讲出了我怎样自一九三一年便忠心耿耿地服务于秘密警察,我要求传我的兄弟安德尔·拉伊克和我的首长邵姆波·史威尼泽尔作证。
拉伊克的案件于是便转到民事法庭。但后来鉴于苏军的挺进,他便与其他囚犯一同被解往德国。与拉伊克同时被捕的,匈牙利解放运动领袖们(巴伊西—齐林茨基及其他等人),或遭枪毙或被判处长时期的监禁。
拉伊克之延迟释放,有两重目的:第一、免得在地下运动分子的眼前暴露拉伊克的面目而妨碍其名声;第二、把拉伊克装成是未因其表面上的“共产党”活动而被处死,非常侥幸地脱逃了的人。
被告进而说出他在德国如何要求斯托普利(他和拉伊克本人一样也是间谍和奸细,而且意欲设法前往美占区)在美占区找邵姆波·史威尼泽尔,并告诉邵姆波·史威尼泽尔说,他—拉伊克即将返回匈牙利。
    钻进匈共领导机构
  受美帝谍报机关训令阴谋推翻人民民主制度
被告供称:当我回到布达佩斯时,匈牙利共产党业已合法地进行活动。共产党领导机构不知道我与秘密警察的联系。我被看成卓越的党员之一。
利用这一环境,老奸巨滑的间谍与奸细拉伊克便顽强地逐渐钻到党的领导机构里面。他被任命为大布达佩斯的党组织的书记。不久,盟国管制委员会所属美国军事代表团人员科瓦克中校就访见了拉伊克。他告诉拉伊克说:美占区的邵姆波·史威尼泽尔曾告诉他说拉伊克曾与匈牙利警察勾结过;他并建议拉伊克为美国谍报机关工作。拉伊克接受了这个建议;就象他在法庭上的供辞中所说的,拉伊克曾把若干重要的秘密文件交给美国谍报机关。
拉伊克说:当我告诉科瓦克说,托洛斯基分子和某些匈牙利政党的右翼集团正在工厂和机关进行反苏活动且正为着使其一伙人被委任到领导职位而进行积极的斗争时,科瓦克告诉我说,他知道此事而且这是在美国知晓的情况下进行的。
从这时候起,拉伊克便开始为他的新主子—美帝国主义者热心地效力了。
遵照美国谍报机关的命令,拉伊克曾竭力试图削弱为匈牙利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所支持的匈牙利共产党的力量。拉伊克声称:“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国内使资本主义复辟。”
拉伊克在法庭详述他危害匈牙利人民的活动,详述他和前任美国驻匈牙利公使查平的间谍瓜葛;并且又详述当他盘踞着匈牙利内政部长的位置时,他是怎样地遵照着美国谍报机关的训令来在部里安插那些他晓得他们是为英美谍报机关服务的人。
拉伊克供称:在一九四六年初,科瓦克使拉伊克与佐恩尼联系,后者被拉伊克利用来使他的人得以盘踞要津,以便随后可利用这些人去实现他这个罪犯的最终目的——推翻民主政府和人民民主制度。
拉伊克说:在一九四六年初,科瓦克使我和另一个美国谍报机关的代理人马顿·希姆勒联系,他是作为匈牙利战犯的护送人而来匈牙利的。希姆勒一直劝告他纠合共产党内反对苏联的民族主义分子,建立集团,并从而瓦解匈牙利人民的力量。在一九四六年秋季,希姆勒说:今后他将不与拉伊克保持联系,因为将来这种联系将通过南斯拉夫人而继续下去。
被告说:他没有突然把他的人安置在领导职位上去。拉伊克声称:这是在相当时间之后才遵照铁托和兰科维奇的指令而实现的。这是与美国人所追随的同一的路线,因为铁托和兰科维奇的工作是与美国谍报机关密相吻合的。我手头有好些事实可证明这种联系。我晓得南斯拉夫的许多出名的政治家都是从法国集中营里招募来的秘密警察的特务。一九四五年,美国主要是通过南斯拉夫而派他们的人到匈牙利来的,南斯拉夫领袖们都晓得这些人是美国的特务。当我和兰科维奇在一九四七年夏相会时,我便特别明了南斯拉夫领袖——铁托、兰科维奇及其他等人——和美国谍报机关之间的这种联系。
    美帝通过南斯拉夫派间谍到匈牙利
  拉伊克受铁托集团指挥
在回答首席推事的问题时,被告供称:尽管他已与美国谍报机关勾结,他还是于一九四五年和南斯拉夫谍报机关的代表建立了联系,那时他仍不知铁托、兰科维奇以及他们的同谋实际上为何等人。拉伊克说:他在一九四五年结识了被告布兰科夫,且后来当拉伊克任内政部长时,布兰科夫时常访问他。在他们的会晤中布兰科夫曾试探拉伊克,并告诉他关于铁托的政策。
拉伊克说:从我的答复中布兰科夫了解我赞同铁托所奉行的民族主义的而本质上是反苏的政策。后来他坦白地告诉我,他是南斯拉夫在匈牙利的谍报机关的指挥者,并请求我供给他有关国内政治情势的具有秘密性质的各种情报。
布兰科夫向我转达了南斯拉夫托洛斯基分子的问候,这些托洛斯基分子就是我在法国集中营所结识的。目前他们全都高踞南斯拉夫国家重要的职位。
被告进一步供认:当他在南斯拉夫度假的时候,由于他与南斯拉夫谍报机关的“友善关系”,他如何在那儿受到很大尊敬与感谢。
    托洛斯基分子
  高踞南斯拉夫领导职位与美谍报机关保持联系
被告说:当我在南斯拉夫逗留期间,我才完全明白托洛斯基分子在南斯拉夫均高踞领导职位,并且他们均与美国谍报机关保持联系,不仅兰科维奇、德热拉斯、及其朋友们,而且连铁托本人也和美国谍报机关有联系。
拉伊克详细地描述那时候他与兰科维奇所举行的秘密会谈。在这次会谈中,兰科维奇告诉拉伊克说,假使他不进行合作来实现铁托自己所订下的目的,那么他(拉伊克)将会在匈牙利共产党面前被揭发。
被告说:我在回答他的话中,告诉他这些威胁是达不到目的的。假使我与他们合作,那倒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因为我的见解与他们的见解相吻合。
兰科维奇随后向我拿出我在一九三一年所签署的愿为匈牙利秘密警察工作的誓词的摄影本。他说他是从美国人那里得到这文件的,因为霍尔梯的档案已被由匈牙利运到西方。我很想知道为何美国人会给他这个文件。兰科维奇回答说:没有必要向我隐瞒这一真象,即铁托集团与美国人有着密切的联系。兰科维奇强调说:因此我(指拉伊克)将会经由铁托与兰科维奇而接获美国人给我的一切指令。
拉伊克说,我相信很久以前铁托、兰科维奇及其集团就已与美国人建立了联系。在短时期内要做到这样密切的合作是不可能的。在我看来,很久以前铁托就已经为美国人所雇用,而且显然地,他们曾经利用了一些不利于他的声誉的事实。
    窃取机密文件送交铁托 利用职权释放外国间谍
被告供称,他曾经把有关国家机密的若干文件交给南斯拉夫的间谍。拉伊克说,在他和兰科维奇会晤之后,遵照兰科维奇的指令,他便加紧活动,以把托洛斯基分子、民族主义分子和其他反人民分子安插在较重要的负责的职位上。
兰科维奇命令拉伊克帮助巴兰科维奇和费菲尔的党在一九四七年议会选举中获胜。作为内政部长的拉伊克对该两党所进行的宣传予以种种帮助。
被告接受了兰科维奇的指令,就是利用他在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地位,使党的领导机构相信不可能同时在两个战线上进行斗争——既反对国内的亲法西斯的各右翼政党,又反对右翼社会民主党人,这样来支持右翼社会民主党人。
执行英美谍报机关的南斯拉夫特务所发出的这些和后来的指令,拉伊克便解散了警察部队中的共产党组织,而且开始建立反民主的武装队伍,把他们看成是推翻民主政府的支柱。
在接到了经由布兰科夫(他是拉伊克与兰科维奇及铁托之间的联系人)交给他的指令之后,拉伊克便在需要卫护铁托(那时他要到匈牙利签订友好条约)的借口下,实际上出动了全部警察,来为这个美国特务组织一个可以强调他的特别高级的地位的一种欢迎。政府曾禁止拉伊克为欢迎铁托而采取某些过分的措施,但是他仍使整个布达佩斯盛装起来。
被告承认他以匈牙利工人党政治局委员的资格得悉共产党情报局决议的内容之后,便在该决议尚未发表之前通知了被告布兰科夫。拉伊克举出外国谍报机关若干特务的姓名,这些人是他利用他先后担任的内政部长和外交部长的官职,使其窃居国家重要机关的领导职位的。他也供认他曾帮助若干被揭露了的法西斯重要领袖逃出国外。拉伊克利用他的地位竭尽其权力所及的一切力量使当时被监禁的外国间谍、托洛斯基分子和民族主义者获释。
    受美帝及南国间谍指使阴谋破坏东欧对苏友谊
在回答首席推事的问题时,被告曾详细叙述他和兰科维奇在打猎会之后会晤的情况,这一打猎会是拉伊克在凯利比亚火车站附近为铁托布置的。被告说:在我们会谈时兰科维奇曾告诉我说,必须推翻各人民民主国家的政府、阻止这些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并使这些国家与苏联分离。必须恢复资产阶级民主的政府,采取发展资本主义的路线。兰科维奇说,这些政府须以美国为方向。这样创立一个以南斯拉夫为首的联盟,它将得到美国的支持。这个联盟将充军事进攻苏联的基地。我告诉他我不了解铁托想用什么方法来执行这个政策,因为南斯拉夫的情形与它的领袖们的计划之间有某些矛盾的地方。兰科维奇回答说,自该国解放以来,无论铁托或整个南斯拉夫政府都未曾谋求建立人民民主制度或社会主义。兰科维奇说:“我们被迫实施某些废除资本主义的措施,纯粹是由于国内劳动大众的压力。其次,战后东欧的形势使得铁托不能不应付苏联。”
兰科维奇说,从一开始他们就注意到不让革命分子走上重要位置,而把整个权力集中于铁托之手。因此就在民族主义的基础上建立了人民阵线。因此共产党就与人民阵线合并。
拉伊克继续供认兰科维奇解释给他听的铁托集团的计划。在所有击败了右翼分子而成立的人民民主国家中,南斯拉夫必须担当推翻民主制度的任务。但这不能公开地干,因为南斯拉夫和人民民主国家的人民都真诚地坚持对苏友好的立场。这就是说工作必须秘密地进行。必须从事欺诈的说谎宣传。必须利用南斯拉夫人民在其他国家人民中的声望,必须建立各种各样的巴尔干联盟,其中心设在南斯拉夫,而同时,继续伪装对苏友好的政策及建立社会主义的政策。
兰科维奇告诉拉伊克说,铁托强调,与订立双边条约同时,必须采取措施削弱苏联在民主分子中的威望,而同时提高铁托。
首席推事问:你接受了在匈牙利的这一任务吗?
被告答称:是的。他们把它叫做铁托的特别计划,它不仅涉及匈牙利,而且包括一切人民民主国家,兰科维奇说铁托考虑到了各个不同国家的不同条件。他只详细告诉我了有关匈牙利的计划。
    图谋刺杀匈国政府领袖 加紧毁谤削弱苏联威望
首席推事问道:你所接到的对付匈牙利政治家的任务是什么呢?
被告回答说:任务的实质就是匈牙利的人民民主制度必须改变,政府委员必须被逮捕,而最危险的人必须予以消灭。在这一点上,兰科维奇指出了拉科西、法卡斯和格罗的名字。
首席推事问道:你曾被诺许得到南斯拉夫的军事援助吗?
被告答称:兰科维奇答应给我这种支持,但是强调我在我的工作中必须从内部力量中获取支持。
拉伊克进一步供称,当他与美国驻匈牙利公使查平会面时,他曾告诉后者说,兰科维奇希望在必要时美国能转移苏联对匈牙利事件的注意。经过某些踌躇后,查平宣称,他知道这一计划。被告说,这使我相信铁托已将他的计划告知美国,而且还可能是与他们联合制定的。拉伊克供称,他曾给被告科隆第以任务,在反民主分子中组成特别的警察大队,俾用来逮捕政府委员。
他说,在共产党情报局的决议公布后,布兰科夫即通知他说,兰科维奇想布置一次会面。这次会议在距匈牙利边境不远的巴克斯城附近的庄园里举行。被告巴尔费中将保证兰科维奇通过边境。拉伊克由那时的南驻匈公使姆拉佐维奇引领赴会,后者在会谈中充任翻译。被告供称:在这次会面中,兰科维奇告诉我说:情报局的决议并不能改变我们计划的最终目的,然而,我们却需要改变实现此计划的方法与手段。环境迫得我们采取更坚决的态度。我们当前有三个任务:一、使南斯拉夫人民反对苏联,二、纠合反苏力量并使人民民主国家里的反动力量准备行动,三、利用苏联与美国之间日益尖锐的矛盾,并在适当的时机以武力推翻政府。兰科维奇说:转到露骨的反苏政策,需要若干时间。铁托已想出了一个“辉煌的”计划。德热拉斯、卡德尔和兰科维奇也完全同意这个计划。这计划的要旨就是:开始时,友好地批评情报局的决议,而同时赞颂苏联。接着就诋毁情报局的决议,说它是毁谤性的,然而,却仍然不采取与苏联为敌的行径。然后再责备苏联阻挠南斯拉夫建设社会主义,从而解释为什么铁托被迫向美国请求经济援助。
被告说:兰科维奇告诉我说:在这一宣传运动中,铁托指望着西方国家的支持。他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加强这种宣传。但目前主要的不光是宣传,而且还要纠合一切反苏的力量,甚至包括法西斯分子在内,因为人民民主制度可能变得更牢固,所以每一件可资利用的东西都必须投到斗争中去。必须从被撤职的法西斯军官当中寻求支持,从前任国防部长维里斯这一类人当中寻求支持。
    最终卑鄙目的:
  妄想推翻东欧民主制度恢复资本主义罪恶制度
被告说:兰科维奇要我注意把富农吸引到我们这一边来的需要。他力称:照铁托的意见,在情报局决议发表之后,要改变民主制度,舍武力方式外别无他途,而且只有经由武装政变才能期望成功。兰科维奇说:铁托已准备立刻拨给我相当数目的南斯拉夫武装力量,以供推翻匈牙利政府之用。南斯拉夫答应使南斯拉夫借匈牙利人所组成的特别军队整装待发,届时他们便会驻在边境。他对我说:必须用外表上不类似行刺的这一类方法来干掉匈牙利国家的领袖们。问题也关涉到驻在奥地利西占区的由前霍尔梯军人、匈牙利宪兵等等组成的军事组织支持他的叛国阴谋。而且采取种种措施来建立与这些军事组织的指挥官的联系,目的是把这些部队经由南斯拉夫派遣到匈牙利去,因为在他们的直接通路上隔着奥境苏占区。拉伊克说,铁托就在一九四八年底开始实行了他的计划。
拉伊克供称,因为铁托对于他将赢得胜利一点不表怀疑,故他提出了具体要求。他要求在政变之后,任命巴尔费为国防部长,罗勃为内政部长。在外交政策问题上,匈牙利要服从南斯拉夫。匈牙利的经济也要隶属于南斯拉夫的经济。
被告称,匈牙利人民团结的巩固以及他们之团结在匈牙利工人党周围,使铁托和兰科维奇深为惊恐,他们不断催促他们的匈牙利间谍要他们更加紧活动。
正如拉伊克所说的,当被告拉伊克经由他的联络人通知铁托说,在已经改变了的情况下,已不可能在匈国举行武装政变时,铁托的答复是,他无意改变他的计划。拉伊克说,布兰科夫被命令“转到”共产党情报局方面,以便留在匈牙利帮助我的活动。
拉伊克继乃谈及布兰科夫所说过的话,即铁托及其集团不仅力图干预匈牙利、而且还要干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被告说,他们所追求的最终目的就是推翻这些国家的民主制度,和恢复资本主义制度。
在审讯快终了时,首席推事问拉伊克说:你祖父的姓是莱赫,你为何把莱赫改成拉伊克呢?被告答道:我是阿利安人。我在学生时代便改了姓。
这一来,又弄清楚了一件具体的事情。它暴露了那一贯冒充“纯”匈牙利人的拉伊克原来是德国人。审讯至此结束,法庭宣告休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