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刘邦长孙,齐王刘襄起兵铲除诸吕,为何最终没能继承皇位?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有关刘邦长子刘肥,生母曹夫人的史籍记载寥寥:

《史记·齐悼惠王世家》:齐悼惠王。刘肥者,高祖长庶男也。其母外妇也,曰曹氏。

《汉书·卷三十八·高五王传第八》:“曹夫人生齐悼惠王肥……齐倬惠王肥,其母高祖微时外妇也。

所谓“外妇”,是指曹夫人并没有名份,不是刘邦明媒正娶的女人,刘肥勉强算得上是庶长子。改封韩信为楚王后,刘邦念及当年,对于曹夫人的情分,便将坐拥临菑郡、济北郡、博阳郡、琅邪郡、胶东郡等七郡,经济发达的齐国,封给了自己的长子刘肥。

刘邦逝世,吕后专权,不断对于其他皇子,进行打击,首当其冲的是刘肥。吕后软硬兼施,先后三次迫使刘肥,将城阳郡、济南郡、琅琊郡,分别割给鲁元公主(吕后嫡女)、吕台(吕后侄子)、琅琊王刘泽(刘邦堂兄弟)。一是为了削弱,其次则为监视。

虽然被削弱,但刘肥这支宗室的力量,还是不可忽视的。实际上,刘肥之子刘襄、刘章,应该在诛灭诸吕中,是立下大功的,正是有了刘襄、刘章之间的串联,才拉开了诛灭诸吕的序幕。

吕后逝世,作为西汉开国功臣的周勃、陈平,对于铲除诸吕,虽然有心,但无力,也缺乏号召力。毕竟吕禄、吕产掌握着南、北禁军,掌控着长安;同时,也不知道诸侯王的态度,而诸侯王亦不知道,都城的具体情况。

刘章妻子是吕禄之女,其回娘家探听到,吕氏一族策划谋反,因担心事情败露,遭到牵连,便告知了丈夫。此时,在宫内担任警卫的刘章,和弟弟刘兴居商量,将情况分别告知周勃、陈平,以及远在齐国的兄长刘襄。

相较因血缘关系,错失皇位而终身遗憾的父亲,眼下的刘襄,有机会弥补这一缺憾而“君临天下”,而当务之急是取得军队的控制权。按照当时西汉的制度,诸侯国的军事调动权是掌握在,由中央任命王国的丞相手中。

于是,刘襄派出的中尉魏勃成功骗取了,丞相召平手中的调兵虎符,控制了齐国境内的军队;接着还将琅琊王刘泽软禁,将其军队纳入麾下。兵强马壮的刘襄,派兵包围济南后,正式发布檄文,号召天下讨伐诸吕。

闻讯后的吕禄、吕产等人,派出了大将灌婴,统领重兵前往平叛。而作为刘邦的老臣,灌婴没有助纣为虐,在军事重镇荥阳驻军后,派人与刘襄等诸侯王联络。双方军队按照约定,保持观望,并没有开战。

原来灌婴是“自己人”,这下周勃、陈平放心了,转而谋取,吕禄、吕产手中南、北禁军的控制权,但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长安的防御为分三层,宫城以外的,由北军负责;宫城以内,按照宫殿外与宫殿内划分:宫殿外署,属于南军负责;宫殿内署,属于光禄勋率郎卫负责。

经过一番努力,周勃是掌握了吕禄的北军,但守卫皇宫的南军,还在吕产手中。千钧一发之时,陈平跟刘章商量,让其策应周勃。而吕产完全完全没有想到,侄女婿的反戈一击,被刘章杀死。

可见,要是没有刘襄率先起兵,联合其他宗室组成联军,进攻长安,吕禄、吕产也不会让,灌婴率领重兵前往。灌婴率部一走,都城守备力量空虚了不少;加上刘章杀了吕产,南军大乱,从而使得周勃、陈平等人,掌控起长安局势的,难度系数下降了不少。那为何齐王刘襄,最终没有即位呢?

一则是组织“战后”重建的周勃、陈平,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不愿意将刚刚到手的权利,再次转移给刘襄;其次,刘襄兄弟在此次诛杀诸吕中,可谓是居功至伟,当皇帝是理所当然的,而显不出周勃、陈平功劳大,而给予大的封赏;第三,刘襄反而会因为诛杀诸吕中,发挥的作用,而对周勃、陈平怀有戒心,从而削弱权力。

这期间,灌婴应该也是重要一环。自打驻军荥阳开始,灌婴便与周勃、陈平,恢复了刘邦时期的默契。灌婴率部扼守军事重镇,使得诸侯王无法进入长安,参与皇位的角逐,刘襄可谓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刘襄最终被周勃、陈平等人,以“刘襄母家势大擅权”为由,予以否决,转而选择刘襄的叔叔刘恒即位,是为汉文帝。

料友留言

相关文章

漫谈西塞罗的《论共和国》

清末老照片:大统领带亲兵出镜,气场强大;贵妇端坐,形象霸气

《二十一条》背后隐情:不只是中日纷争,背后还有英国影子

二战结束后的世界(三):将军被枪决,德国销毁6.5万吨化学毒剂

抗倭历史比戚继光早,曾让倭寇闻风丧胆的瓦氏夫人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