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二选一:满臣要保大清,汉臣要保国家,慈禧的手段还是老辣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甲午战争以后,清王朝已然处于崩溃的边缘,在内忧外患之下,代表汉人势力的维新派主张学习日本,开展“冲决网罗”的变法运动。

然而,朝廷里的维新派遭到了保守派的强烈抵制,在保守派的眼中,所谓的“维新变法”其实是汉人想要夺权!

要知道,清朝的权力一直都是由八旗满人掌控的,其目的就是为了牢牢地把握住满人的利益,而“维新变法”的多种举措在各个方面都对满人的利益产生了冲击,这自然就引起了他们的抵制。

为了扳倒深受光绪帝信任的“维新派”,保守党的满人开始拉拢慈禧,他们不仅越过了皇帝直接向慈禧奏报,而且还在慈禧面前搬弄光绪帝的是非,成功离间了光绪帝和慈禧之间的关系。

尤其是保守党的首领刚毅,在被慈禧任命为军机大臣后,开始肆无忌惮地攻击维新派的汉人,他经常扬言:

“汉人皆不可用,欲满人乐,须汉人削,变法利汉人,不利满人,宁赠天下于朋友,不送于家奴!”

由此,原本是谋求强国的“维新变法”演变为了一场满人和汉人的权力之争!

在刚毅升任军机大臣后不久,慈禧又指派荣禄担任兵部尚书,理由是:光绪皇帝太过信任汉臣,导致朝廷内部不稳,急需一个能稳定局势的人来主持。

恰逢平壤大败,湘军、淮军即将解体,满洲正好可以收回军权,而在诸多满洲大臣中,论资格、家世、才能,只有荣禄是不二人选,慈禧刻意栽培,想让荣禄成为“满人中的李鸿章”。

由于顽固派的阻挠,全国性、全面性的变革迟迟不能展开,变法活动始终停留在个别省份、个别督抚的有限范围内。

虽然光绪皇帝支持变法,但他首先要通过伯父恭亲王这一关。

对于有利于国家富强、有利于同外国竞争而又不涉及清廷中枢权力的事,恭亲王是持积极态度的;然而一旦涉及中枢权力,则坚决反对。

常年混迹于政坛的恭亲王很明白,以光绪帝的政治阅历和经验,若脱离保守党的支持,必定会落入翁同龢、康有为等汉人的控制之中,这对满洲贵族极为不利。

于是,他利用生命的最后时间,力阻光绪起用康有为,称康有为是“不可轻信之小人”

与多数满洲权贵思想守旧不同,翁同龢与张荫桓坚持引进康有为,并主张变法。

尤其是翁同龢,他是同治、光绪两朝帝师,历任刑、工、户部尚书和军机大臣,深得光绪帝倚重,光绪帝曾私下说过这么一段话:

“我无心腹,只有翁同龢一人,可为吾心腹耳!”

但这番话很快就传到了慈禧的耳朵里,慈禧就认为翁同龢跟光绪帝在暗中结成势力,这让翁同龢遭到了满洲亲贵的忌恨。

其实,慈禧一开始并不反对变法,在百日维新正式开始前的三天里,慈禧还跟光绪帝一起在颐和园里商议细节,双方就治国路线、主要人事安排、变法方向等问题进行了沟通。

慈禧不算开明,但也不算顽固,她是一个嗅觉灵敏的政治动物,永远知道自己权力的底线。

在甲午战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对于国人的抱怨与指责给予理解,对众多的维新呼唤给予善意回应。当她第一次看到康有为的改革方案后,决定留下这份草案仔细审阅。

所以,可以确定的是,慈禧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反对变法的,但她有自己的底线:

“凡所施行之新政,但不违背祖宗大法,无损满洲权势,即不阻止。”

可见,在维护满洲一族专制这一点上,慈禧与恭亲王等满洲亲贵完全一致。

而维新派的目的则是为了救国救民,尽管他们并没有主动挑起满汉之间的斗争,但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触犯满清皇室的利益是不可避免的。

就拿开设学堂这一项目来说,满清代表刚毅总是会用十分偏激的话语来阻止:

“开学堂不过增长汉人之智识,以危我满洲之朝廷,凡读书能文者, 皆当摧抑之, 拔其根株, 勿令留遗”

为了达到扳倒维新派的目的,刚毅等一种保守党人士甚至打出了“仇视皇帝”的旗号,认为他偏爱汉人,与此同时,他们还极力在慈禧面前游说。

原本就对“维新变法”心存芥蒂的慈禧当然经不住这样的轮番攻击,最终,她决定彻底废掉维新派。

1898年9月21日,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光绪帝被囚,康有为、梁启超分别逃往法国、日本,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被杀,历时103天的变法失败。

料友留言

相关文章

“难得糊涂”,害了多少中国人?

“黄继光牺牲时,我在阵地上”

被西方誉为中国最伟大皇帝的隋文帝,为何又被说成“蕴藏大乱”

什么样的玉是好玉?怎样选适合自己的玉?

“浮槎万里——中国古代陶瓷海上贸易展”在国博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