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扫六合——中国历史上最珍贵的野心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老历史

随着三家分晋的结束,中国历史的车轮从春秋驶入战国,各诸侯国之间的主流意识也从春秋时期的争霸演变成兼并,这一变化是伟大的,因为这一变化即将给中国迎来一个伟大的大一统王朝,最终建立这一王朝的是活动在西部边陲的大秦部落。那么在诸侯林立的战国时期,为什么只有秦国能建立一个伟大的大一统王朝呢?这得从山东六国逐渐腐朽的自身和秦国的东出野心来分析!

一.先从六国依次灭亡的顺序来简单分析一下其灭亡的原因。

1. 韩国:韩国之亡,亡于术治。

战国时期,变法已成主流,法家思想家李悝在魏国变法成功,这使韩国君臣大受启发。公元前351年,韩昭侯便任用法家思想家申不害担任丞相主持变法。申不害与其他法家人物不同,主要强调君主的统治之术,称为术治。“术”,即君主统治的权谋,申不害认为君主最大的威胁来自国内大臣,故申不害主张的术治要求加强对官员的考核与监督以巩固君权,这导致君主与官员之间,官员与官员之间相互算计。申不害变法的十几年间,韩国形成了短暂的强盛之后便迅速衰落,这其中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韩国在术治的影响下,韩国庙堂君臣再也没有了变法图强的精神,而是始终都在忙着算计别人或忙着躲避别人的算计。依赖术治,导致韩国阴谋丛生,自身实力大大消耗,最终在秦国强大的铁骑之下成为第一个灭亡的诸侯国。

2. 赵国:赵国之亡,亡于乱政。

秦赵同源,其族人秉性相似,皆勇敢猛烈,彪悍尚乱。春秋时期,秦赵两国庙堂多乱政杀戮,庶民则私斗成风。进入战国,秦国在商鞅的变法后,革除了乱政传统和私斗之风。而赵国却一直将族人这种乱政私斗之风的痼疾保存下来,仅在战国时期,赵国发生的乱政次数就有十一次之多。而决定赵国灭亡的三次分别是:其一,公元前245年,赵悼襄王命乐乘取代廉颇为将攻打燕国,廉颇心生怨恨,率军攻击乐乘,随后廉颇逃亡魏国,这件将帅互攻事变导致赵国庙堂失和。其二,赵悼襄王晚年,废掉了原太子赵嘉,改立新后之子赵迁为太子,为赵国打乱埋下隐患。其三,赵迁继位后,任用其老师郭开做相国把持国政,郭开本来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在秦国攻打赵国的时候郭开中了秦国的离间计,再加上郭开想保住自己相国的位置,便利用手中权力以“李牧欲叛”之名杀死了位居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的李牧,这自毁长城的做法使秦国铁骑长驱直入,攻破邯郸就像砍菜切瓜一般简单。

3. 魏国之亡,亡于流才。

从三家分晋后魏文侯立国到魏假亡国,魏国共经历了八代君王一百七十八年。一百七十八年只传了八位君主,这在战国时期算得上是王位继承最稳定的国家,这从侧面反映出魏国政治的稳定。魏国还是在战国时期最先组织变法的国家,魏文侯任用法学大家李悝在战国时期以土地为核心进行第一次变法。魏文侯在为时,还起用了一些具有真材实据而出身寒门的士子,如李悝,乐羊,吴起,西门豹,段干木等等,这使得魏国求贤亲士的身名远传于世。但后来魏国在即将灭亡之时,为什么却没有一个能称得上是贤能的大臣呢?造成这一问题的魏国国君有两个;一个是魏文侯的儿子魏武侯,另一个是在位长达五十一年的魏惠王。魏武侯继位后,就暴露出了贵族骄人的傲慢心态,将其父魏文侯拜为老师的田子方公然称之为贫贱者。另外,魏武侯不能重用战国时期的政治军事大家吴起,让其流亡至楚国。故从这时起,魏国求贤亲士的美名已然变味。魏惠王在其在位的五十一年间流失的人才数不胜数,比如商鞅,乐毅,孙斌,张仪等等。这其中任何一个人,都是有可能影响整个战国走向不可多得的人才,而魏惠王却也是落落大方,一个又一个不忙不慌的为其它诸侯国慷慨地输送。魏国人才流失之严重,直接导致战国后期魏国无人才可用,使魏国在那个大争之世无可奈何地坐等秦将王贲引黄河水漫灌都城大梁。

4. 楚国之亡,亡于自治。

楚国原本是起源于南方山地的蛮夷部落,与秦国一样是不曾拥有正统周天子血脉的诸侯国。楚国为了融入中原文明,数百年间一心向北发展,在战国末期一度成为占据整个南中国的最大诸侯国。但这个最大诸侯国,除了灭越国战争和在其即将灭亡之时的回光返照外,在整个战国时期几乎未曾发生过一件可以撼动战国的大事,甚至软弱的连国君楚怀王都被秦国囚禁住客死他乡。为何如此?这是因为楚国世族之间严重的自治,自治之严重,致使楚国难以完成一次彻底完全的变法,也致使楚国难以举全国之力进行一场大规模的对外战争。直到秦国接连灭掉韩,赵,魏,秦将李信率二十万秦军逼近淮北之时,楚国世族才意识到局势之严重,勉强聚集,一齐推出老将项燕为将抗击秦军,项燕不辱使命,竟率军款款追击秦军三天三夜,杀敌八万,大获全胜,这可以看作是整个战国之世楚国的高光时刻,也可看作楚国在灭亡之时的回光返照。当六十万秦军在王翦的带领下卷土重来之时,楚国的六十万大军在坚守一年后全面崩溃,但令人略感欣慰的是,楚国世族皆是死战而亡,无一贪生投降者。故而,楚国不缺乏勇于抗争的血性,只是楚国分治严重,私心过甚,导致全国难以同心协力向强盛发展。

5.燕国之亡,亡于迂政。

燕国是战国七雄中最古老的最古老,存在时间最长的诸侯国,从西周初期开始立诸侯国一直到战国末期灭亡,历时约有“八九百岁”。燕国还是战国七雄中唯一存在的老牌王族诸侯国,田氏代齐,韩赵魏三家分晋,中原四大诸侯国皆变成新士族政权,且秦,楚并非原始的具有周天子血统的王族诸侯国,故燕国是战国时期最古老,最具周天子血统的唯一一个正牌诸侯国。战国时期,变法图强已成为天下共识,而做为最古老的诸侯国,燕国依然遵循的是最古老的政治传统。对于国家间冲突,燕国依然企图以王道大德,怀柔之心来平息激烈的利害冲突;对于增强国家实力的现实面前,燕国也显示出迫不得已而被动有限变法得姿态。燕国的迂政,在燕王哙效仿圣王古制的禅让事件中显露无疑,公元前316年,燕王哙将自己的王位让给了燕国大将子之,这一“圣王之道”导致了燕国发生了持续五年的内乱,差点致使燕国灭亡。燕国的迂政远不及此,还有燕国在攻占齐国多数城池后不以战争的问题解决战争而企图以王道德政来解决战争之迂政,在对持续攻击骚扰赵国问题上之迂政,在太子丹企图以一侠士之力就想改变秦一统天下局势之迂政,这里再不做详细分析。总之,燕国之所以灭亡,就是这种迂政传统一直存在。

6.齐国之亡,亡于忘战。

秦国发动的灭国之战,多以军队攻占为主,再辅之以必要的外交手段。自灭韩之战开始,秦每灭一国,都要发生一场惊心动魄的大规模战争,而对每一国的战争都不是一次就能结束的。然而齐国却是一个异数,秦国尚未发动一兵一卒,齐王建就率齐国全体投降,令人不解的是,齐国当时还保留着四十万的大规模军队,而齐国连最后的挣扎也懒得进行。何以至此?自燕军破齐,经田单死力复国后,齐国一直采取的邦交政策是休养生息,亲和诸侯。这一政策也取得了显著的效果,直到齐国灭亡,齐国再也没发生国大规模的战争,齐国国库物资充盈,一片繁荣景象。正因如此,齐人长期处于安乐之中,雄武斗志已经消失殆尽,当秦灭五国后,齐人还在其安乐的生活中难以自拔。简言之,齐国的灭亡可以概括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二.再分析秦国的东出野心。

秦国原本就不是具有周天子血脉的正统诸侯国,秦国先祖只是给周王室养马的人,在周幽王时期,犬戎攻入镐京,秦襄公率秦人进京勤王,因保卫王室有功,秦国正式被封为诸侯国,这与原本就具有正统血脉的其他诸侯国大相径庭,这就形成其他诸侯国对秦国的不认同。且秦国自身偏居一隅,将自己封锁在关中,不愿接受中原礼仪,与山东六国相比,其政治文化自成一派,遂引来了其他诸侯国对它的敌对。

秦国东边的魏国在先后起用李悝和吴起变法,国力得到大幅度增强后,决定先拿一直龟缩在其西边的秦国试刀,当魏国一举占取秦国河西之地时,秦国的东出复仇之心勃然兴起。秦孝公上任后,不甘心一直受中原诸侯的藐视,一改当年秦国的龟缩之态,向全天下发布《求贤令》来收罗天下人才,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能影响整个战国走向的人进入秦国,这个人就是商鞅。秦孝公任用商鞅变法,国力得到空前繁荣,从而正式吹响了秦国的东出号角。此后秦国经过秦惠文王时张仪连横破纵,司马错攻占巴蜀而奠定东出基础;秦武王时平蜀乱,占宜阳而扩大疆域;秦昭襄王时范雎远交近攻,白起长平大战而威震战国;秦孝文王、秦庄襄王时规避守成而厚积薄发;最后秦王嬴政时蒙恬北扛匈奴,王翦王贲父子征战中原,弱顿姚贾离间六国,李斯尉缭坐镇庙堂而天下归一。

故而,秦国从开始具有东出野心到最后一统天下,导火线多半是中原诸侯对秦国的歧视和敌对。而秦国能统一天下,则要在山东六国和秦国两方面做分析。无论如何,统一都是历史发展的潮流,也是天下人心所向。

秦扫六合,一个简单野心而能使中国形成大一统的局面,那么这个野心弥足珍贵!

(注: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料友留言

相关文章

揭秘传世国宝《千里江山图》作者王希孟之死

同样是起兵夺位,为何魏征愿投靠李世民,方孝孺却不降朱棣

她是历史上最受宠的公主,生活奢豪;有识之士摇头暗叹:国将不国

北宋东京有禁军八十万,为什么抵挡不住金人?

中国当初主动放弃日本赔款,真的很亏吗?看完才知道,赚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