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台拒绝与大陆商谈包机细节

    【中央社北京12月6日电】中共涉台高层官员今天表示,未来一旦台湾航运组织或民航业者提出包机申请,大陆民航单位会依规定以个案审批方式,积极配合办理。
    在两岸未实施直航前,这次台商包机间接直航的试探意味十分浓厚,也对突破两岸关系僵局具有指标性意义。
    大陆这次对台商包机间接直航并不坚持“对飞”,但对中停香港、澳门两地,仍希望台湾能再进一步评估,也盼台湾当局尽速授权民间航运组织就细节问题与大陆磋商。
    【中央社台北12月6日电】针对大陆民航总局指细节部分仍待两岸协商,交通部航政司长李龙文今天表示,包机细节不涉及公权力,双方可以不必谈,李龙文也呼吁大陆尽速公布有关包机的细部作业办法。
    至于大陆要求包机申请文件上不得出现敏感文字,李龙文说,无法理解对方的想法,目前台湾的航空器驾驶舱须放置的证照包括航空器登记证、适航证书、无线电台执照、航空人员职业证书、航空人员检定证书及航空人员体检证书都是由中华民国交通部民航局核发,至于“中华民国”是否为敏感字样,不得而知。          
    【台湾《中国时报》12月6日社论】题:春节两岸包机的“中停”问题宜再作评估
    行政院日前通过陆委会与交通部所提“大陆台商春节返乡专案”,较令人顾虑的是必须中停香港或澳门的问题。事实上,政府对两岸“春节包机”的定位是非常清楚的。一句“间接包机”,即道尽了我方对“直航”的否定态度。这和中共希望把春节包机定位为直航的前哨有非常大的差别。既然定位于“间接包机”,政府当然不愿意同意中共所提的各种方案,而坚持必须在香港或澳门中停,旅客不必下飞机,再继续飞行。
    如果是为了证明“间接包机”,而非“直航”,香港和澳门都早已回归中国,由中国政府管理,绕道港澳转机,只是一种用法理来“自我安慰”而已,根本是不符合现实的。现在硬生生以“第三地”来处理,不免让人有掩耳盗铃之感了。
    而最令人担心的是中停港澳。须知飞机最主要的风险,不是在飞行途中,而是起降时,90%的飞机意外事故都发生在这个时候。现在政府规定了一定要由在港澳或其他第三地起降,等于增加了一次风险。
    更何况,包机只发生在春节期间,它距离所谓班机形式还早得很,政府大可不必敏感到它会演成两岸直航的未来模式。
    我们盼望政府在最后关头重新考量相关政策的可行性,在相关作业上作更周全的评估,以符合现实需要。起码让这个千呼万唤的首航有个最圆满的结局。

台北高雄市长选举揭晓

    【中央社台北12月7日电】台北市长选举结果今晚揭晓,中国国民党市长候选人马英九以64·11%对35·89%的得票率,击败民主进步党市长候选人李应元,连任成功。
    【中央社台北12月7日电】台北、高雄市长暨市议员选举落幕,中央选举委员会晚间8时公布,民主进步党籍现任高雄市长谢长廷当选高雄市第三届市长,得票率50·4%。中国国民党籍候选人黄俊英落选,得票率46·82%。

美报文章 中国唤醒了印度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网站12月3日文章】题:中国唤醒了印度(记者 威廉·佩塞克)
    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喜欢把亚洲形容为大型喷气式客机,东南亚10国是底座,印度是一个机翼,中国及其它东亚国家组成另一个机翼。
    吴作栋的这一比喻遇到的麻烦是亚洲的机翼之一印度是否可靠。虽然按照全球标准来看,印度这边的引擎还没有熄火,但是,它已被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甩在了后面。这无疑是对这个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国家敲响的警钟,而对投资者来说,这可能是个好消息。
    如果印度有时间为在亚洲经济中的地位感到烦恼,那就是上月在柬埔寨举行的东盟首脑会议上。那是印度首次应邀参加东盟首脑会议,瓦杰帕伊总理发现自己在充当中国官员的副手,中国人抢尽了风头。这一场景提醒人们,中国在经济上已经遥遥领先。20年前,中国和印度是不相上下的竞争对手,双方都在为如何使其迅速膨胀的人口摆脱贫困而苦苦挣扎。如今,中国的迅速崛起更突出了印度的经济落后。
    过去只是喜马拉雅山把中印两国分开,现在,将它们分开的是纷纷避开印度而直接拥入中国的大量外国直接投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北京接受资本主义的速度比新德里快得多,而且中国经济发展极快。现在,中国的人均收入(近900美元)是印度的两倍。中国的崛起既是印度的危机,也是印度的机会。说它是危机是因为印度10亿人急需外资和在全球化年代创造财富的贸易流量;说它是机会是因为中国可能会使印度不再感到沾沾自喜。
    瓦杰帕伊上月在东盟首脑会议上的表现使人们看到了印度面临的机会。他出席此次首脑会议是为了使印度赢得免税进入东盟国家5亿消费者市场的途径。但是,印度实际上是在追赶中国,中国已经开始了在该地区获得零关税的进程。
    印度将东南亚市场输给中国的威胁迫在眉睫。当印度1991年开始取消其苏联式的对贸易和投资的控制时,中国早在13年前就这样做了。去年当中国和东盟决定在10年内创造一个拥有17亿人口的免税市场时,印度又一次受到打击。印度迫切地想赶上中国,但这并非易事。
    任何一个到过中国的人都会对中国修建的现代化公路网、新机场和高效率的港口赞不绝口。这些工程使中国成为国际贸易中一支起决定作用的力量。
    印度也在尝试做同样的事情,例如,它到2007年将耗资112亿美元修建13145公里的新公路。但是,想赶上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投资者仍在抱怨印度陈旧的机场、拥挤的港口和弯曲的公路严重阻碍了经济的发展。这些抱怨解释了印度吸引不到投资而中国能够吸引到比美国更多的投资的原因。
    中国的崛起几乎没给印度留下多少选择的余地。中国所提供的大量廉价而有技术的劳动力以及低土地成本是对新德里突然敲响的警钟,并促使它赶快采取行动。我们希望投资者不会发现印度又在打盹。

美报报道 印度经济远远落后于中国

    【美国《纽约时报》11月29日报道】题:印度经济远远落后于曾经的竞争对手中国(记者基思·布拉德舍发自印度索尼伯德)
    拉杰·古普塔是印度一家大规模制鞋厂的合伙人,他每两个月就得去一次香港,随后还要去中国广东省。
    他去中国买制鞋机,因为印度几乎没有制造商生产此类机器;他去中国买合成皮革,因为印度很少生产这类材料;他去参观中国的制鞋厂,以便学习先进的生产技术、组织严密的管理程序。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乘飞机回国了,他怎么也想不通实行民主制度的印度怎么会落后于中国这个实行共产党经济政策的国家。
    他坐在办公室里抱怨道:“如果我们这里更发达,我就不会老往中国跑。”他说:“我们应该拥有技术,既是为了提高我们的国际竞争力,也是为了满足我们的国内市场。”
    陈旧的基础设施
    与中国相比,印度持续的落后变成了困扰全国的问题。中国和印度在20年前还是经济实力相当的对手,双方都在努力改善人数众多的贫困农民的生活水平。
    但是,现在中国通过经济改革远远地跑在了印度的前面。世界银行资料表明,中国现在人均一年挣890美元,而印度人均只挣460美元。
    目前中国人口略多于印度,中国公民每年购买的汽车和轻型卡车比印度多1/3,电视机多3倍,空调多12倍。中国拥有的高速公路、现代化机场和高效率港口有助于它在越来越多的制造业门类中占据支配地位。
    印度坑坑洼洼的公路、陈旧的机场和拥挤的港口使进出口极为困难。中国上个月吸引到的外资相当于印度去年一整年吸收到的外资。
    沉闷的官僚体制
    自新德里1991年废除其“许可证主权”以来,许多市场限制条例都被取消了,但是,许多人仍把印度的落后归咎于该国沉闷的官僚体制。
    还有一些人把这归咎于印度的文化和宗教传统。他们争论说,全民对经济平等的渴望可能阻碍了经济的发展。
    印度有一个人数日益增加的中产阶级,只是它的增长速度不够快,或许部分原因是印度的经济发展始于1991年,比中国晚了13年。
    20年来中国经济一直以每年8%至10%的速度增长,而印度只是在过去10年内以6%的速度发展。此外,印度的人口增长速度是中国的两倍,因此印度的人均收入增长较为缓慢。
    两国都受到许多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的制约,对印度而言,最值得注意的便是对电力分配的垄断。
    印度经济中没有多少前途光明的领域,但印度南部的班加罗尔和海得拉巴出现了几个小规模的高技术工业区亮点。
    这得益于印度允许新行业实行自由贸易和最小限度的规章制度,这些行业通常与计算机软件及金融机构和其它服务业的电话服务中心有关,它们一般不涉及公路运输问题,印度的路况极差。
    但是,班加罗尔和海得拉巴在印度整个经济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因为软件公司只能雇数千人,而不能像制造业那样可以雇成千上万的人。
    标准—蒲耳氏等级评定公司的亚洲分析家乔伊迪普·慕克吉说:“10亿人不可能都去编制计算机程序,他们得去制造鞋子和汽车,得去端盘子。”
    落后的生产工艺
    印度制鞋厂20年前可以雇到和中国同样多的廉价劳动力,而且这里的工人受过更好的教育。但中国制造商却越来越多地控制着全球制鞋业。香港一家制鞋厂的合作伙伴马丁·默茨说:“在制鞋行业,中国跑在了前面,而且将继续保持优势。”
    古普塔及其家族控制着印度第二大制鞋公司——埃克申集团。该集团最近成立的一家工厂不太可能让外国竞争者害怕,因为这家制鞋厂只能容纳150名工人,根本无法达到中国工厂的规模经济,中国鞋厂的一个厂房里就有多达2万人在辛勤工作。
    古普塔说,地方条例阻止他兴建更大规模的工厂,尤其令人烦恼的是,有关法规还限制公司购买城市土地的面积。这些法规旨在打击投机活动,以便留下更多的土地兴建住房,但是,却使新企业要花很高的代价才能买到土地。
    不久前我参观了这家新鞋厂,走进灯光灰暗的厂房,迎面扑来阵阵刺鼻的胶水味。工厂经理夏尔马解释说,由于断电,工厂不得不关闭通风设施。这家工厂三天来一直依赖柴油发电机生产,这比城市供电系统提供的电贵了两倍。
    中国广东省很少出现断电现象,印度却经常断电。古普塔不得不在城里建厂,因为许多农村地区根本就没有电。
    我看到一排排大箱子堆放在地下室里,箱子里装着数十双鞋,箱边上用紫色钢笔潦草地写着每箱鞋的号码、式样和颜色,没有任何计算机打印的商标。
    箱子旁边放着一麻袋一麻袋的原材料,这又是一个问题。这家工厂留着两个月所需的原材料和一个月的半成品鞋,大量库存使原本可以购买现代化机器的资金无法周转。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工厂的库存量很少,因为它们可以定期从附近的厂商得到原材料,而且很容易通过平坦的公路把成品运送到香港之类的高效率港口。

印度鼓励企业家到中国投资

    【香港《南华早报》11月29日报道】题:印度鼓励企业家在华投资(记者马西赫·拉赫曼发自新德里)
    印度希望本国企业家克服对国外市场的恐惧,到国外投资,其中包括中国。
    印度外交部长亚什万特·辛哈于本周在新德里举行的印度经济峰会上说:“要走出去。不要局限于出口,要进行投资。”
    他说:“看看中国人吧。中国的企业除了要迎合巨大的国内市场,还要不断地走出国门,在海外进行投资。”辛哈说:“我们也要勇于冒险。”
    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中,人们广为谈论中国及其经济成就。
    外国专家建议印度要“摒弃在与中国交往中的不自信,不要谨小慎微”,而要探索两国经济间的共同领域。
    在这次会议上,在印中两国间各个层次扩大经济合作的呼声在印度企业精英当中得到了积极的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