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德国报业陷入严重危机

    【法国《世界报》11月29日报道】题:德国报业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
    德国报业正面临着一场严重的危机。几个月来,许多日报不断采取诸如减少页码、取消副刊的做法来压缩开支。和《南德意志报》一样,左派的《法兰克福评论报》已着手进行大规模调整。它的保守派对手《法兰克福汇报》也已宣布裁员近200人。柏林的《世界报》集团被迫将一些机构与当地一家日报的机构合并,还将裁员近120名。
    德国报纸出版商联合会会长赫尔穆特·海嫩说,“危机很严重,不过大多属于经济方面的,主要是财政危机”。报纸的广告收入一落千丈。与2001年相比,小的求职广告今年减少了41%,过去很厚的报纸也变薄了,而德国主要日报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二、甚至更多都取决于广告收入。在两年的时间里,《法兰克福评论报》的营业额减少了5000多万欧元。
    然而,问题还可能会更严重。电视和因特网的发展使得竞争越来越激烈。尽管德国居民购买报纸的比率依然很高(每1000位居民购买371份报纸,而法国为181份),但报纸的发行总量还是在逐渐减少,从1995年的1950万份下降到今年的1780万份。这种逐步的减少首先涉及的是各种地方性的报纸———而它们是发行的主体。
    在柏林、慕尼黑或科隆,一些报纸还在努力争取读者的好感。不过,地区性报纸的数量还是比60年代减少了近三分之一。
    汉堡一位专门研究媒体经济的大学教师赫尔曼—迪特尔·施罗德说,“关键在于报纸对年轻人失去了影响力”。77%的德国人表示经常看一份日报。然而,在20岁至29岁的年轻人中,经常看报纸的仅仅占65%。尽管身为《法兰克福评论报》的高级职员,乌茨·格里默尔仍然对整个报业抱有悲观情绪。他说,“想在吃早餐时看报纸的那一代人越来越少了。年轻人接受更多的是视听教育”。在他看来,目前的危机或许是暂时的,但报纸可能将很难再现往日的辉煌。

阿富汗人迎来‘新闻之春’

    【法国《世界报》11月13日报道】题:阿富汗向新闻自由迈出第一步
    塔利班政权垮台一年后,阿富汗首都相继冒出150种新报刊,喀布尔于是迎来了它的“新闻之春”。
    尽管识字的阿富汗人不到10%,尽管报纸的定价对他们来说也不低,阿富汗人还是非常渴望读书看报。只是报纸上能让当地读者感兴趣的东西还是很有限。
    经历了23年的战争和10年的苏联占领,阿富汗已经失去了言论自由的传统。国家电视台台长阿齐祖拉说:“美国人提供的新闻都不太新鲜。”一个月以来,他一直不同意播放女歌手的演唱节目。社会问题在阿富汗仍然是个禁忌的话题,虽然有些节目是阿富汗记者自己拍摄的,仍然不能获准播放。阿富汗的大多数报纸都是政府办的,或者是一些政治或民族派别的宣传工具。
    曾经在马苏德遇难的那次爆炸事件中受伤的记者法希姆·达什迪创办了一份独立的私人周刊《喀布尔周报》,发行量在不断上升。法希姆目前正在法国的《新观察家》周刊实习,他知道阿富汗的新闻自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说:“阿富汗人太穷了,买不起报纸。再说他们也不相信报纸,因为过去媒体只知道宣传。”在这家报社的十名记者中,只有五位有从业经验。多数记者还得学习如何采访、调查和写稿,还需要培养批评意识。
    首都喀布尔以外的地区,几乎没有一家非政府刊物。每个城市都被控制在一些军事指挥官手里,没有独立的电视台和广播电台。阿富汗的非政府组织正在努力向阿富汗人传播新闻自由的意识。他们可以利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欧盟或美国的国际开发署提供的资金帮助阿富汗的新闻媒体,但是迄今为止,这些非政府组织只把注意力放在首都喀布尔,因为进入外省非常困难。政府和军事指挥官几乎控制着阿富汗的所有媒体,有时候他们还会使用暴力手段迫使那些批评当局的记者保持沉默。
    为了帮助阿富汗的新闻事业,国际上一些非政府组织正在积极地想办法,比如为阿富汗培训记者,给他们提供电脑,帮助阿富汗培养广播和电视方面的技术人员和摄影记者等等。今后的努力方向是要促使阿富汗制定一部能够保证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立法,这个任务相当艰巨。
    
    阿富汗小报童正在街头兜售《喀布尔时报》(美联社)

路透社 面临困境先‘减肥’

    【法国《世界报》11月5日报道】题:路透社面临困境,成为市场危机的受害者
    世界头号商业信息媒体路透社陷入了困境:新订户减少,老订户也有很多取消了订阅,今年下半年的股票跌到了十年来的最低点。过于自信的路透社五年来正在一点点丢掉占有的市场。最近它宣布今年第三季度的营业额下降了7%。
    路透社面临的困境是国际经济形势、自身结构问题和竞争因素三方面造成的。首先,股票交易量下降使很多人不再订阅路透社的金融信息,证券交易大厅里设立的电脑显示器开始减少,银行也削减了自己的管理开支。
    欧元获得的成功使外汇交易减少,而外汇交易一向是路透社的重要财源。对路透社来说,这是个惨重的损失。
    其次,路透社的定位失误也使它深受其苦。专家们认为,虽然文字稿件、电视、图片、图表等内容仍然是路透社的主业,但是它把太多的精力放在采用高科技上,没有重视对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品种繁多、价格昂贵的先进设备使路透社出现了预算问题。
    最后一点,路透社不得不面对同行的激烈竞争。它的美国对手布隆伯格商业新闻社目前发展迅猛。纽约现任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创办的这家私人公司,控制着37%的市场,目前路透社占据的市场份额是46%。一位观察家说,在经济繁荣时期,一家银行可以同时在路透社和布隆伯格商业新闻社两家订阅新闻。可是现在它必须在两者之间作出选择。大银行不会割舍路透社,可是下面那些年轻的证券经纪人却觉得布隆伯格商业新闻社的新闻更快,更好操作。布隆伯格商业新闻社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它只推销一种产品,并且是以同一个价格。现在,由于市场趋于萎缩,竞争变得愈发激烈。除了这两家新闻社,还有一些小规模的公司也在抢吃蛋糕,推出的产品更有针对性。
    尽管路透社现在的日子不太好过,可是伦敦没有人对社长汤姆·格洛瑟制定的创新战略的正确性提出质疑。路透社的股票最近又开始回升就可以说明这一点。路透社准备缩减开支,“汤姆刀”已经裁减了2000名员工,今后还会有新的裁员计划出台,甚至包括上层管理部门。
    在压缩总支出的同时,汤姆·格洛瑟还对路透社进行了调整,重新把重点放在订户身上。把业务分成四大块:投资银行、利率和汇率、资产管理、企业与媒体。网络热时成立的一些公司和一部分不动产项目已经被路透社卖掉。有分析家认为,汤姆·格洛瑟已经成功地把路透社一度繁杂庞大的业务又拉回到原来的主体业务———金融信息上。他的调整措施应该能够取得成功,因为路透社的基础还是非常牢固的。
    成立于1851年的路透社如今所面临的危机,让很多公司对它垂涎欲滴。虽然路透信托公司持有的股票可以保证路透集团不被公开出价收购,可是不排除路透社同其他猎食者“友好”合并的可能性。

法新社 束缚之下改革难

    【法国《费加罗报》11月8日报道】题:法新社必须改革
    世界第三大通讯社法新社的地位问题又一次摆在了桌面上。法国卢瓦尔—谢尔省议员帕特里斯·巴丁—拉朗德在一份关于国家新闻预算的特别报告中提出,法新社可以同国家签署目标与手段契约,以改变1957年国家对法新社地位作出的相关规定。拉朗德在介绍这份报告时说:“法新社不能再维持现状了”,但他也认为“给解决法新社的问题提出先决条件是错误的”。他主张把法新社地位的变化写进目标与手段契约。他说“这本身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法新社每年的预算都得做到收支平衡,不管它的经营状况到底如何,这是法新社章程所规定的。必须满足这种要求的国有企业现在已经为数不多,法新社便是其中的一个。这种做法限制了法新社的投资能力,结果是国家成了法新社的最大出资者,历年如此。签署一份目标与手段契约,可以使法新社同国家建立起一种长期的关系。
    可是此事目前还没有眉目。有关机构还没有就这份契约的期限问题达成一致。法新社社长贝特朗·埃韦诺近日对本报记者坦言:“这样一种结构关系很难落实,需要耗费很多时间。我得向国家要来2003、2004和2005年的钱,然后国家再要求我制定出法新社这三年详细的收支规划表,对收支情况分门别类作出详细的预测,这些数字其实很难估算。通讯社所有营销和财务部门都为这项艰巨的任务忙得不可开交,11月15日之前不可能完成。我也不能肯定2003年1月8日开下届董事会的时候,能否向大家介绍目标与手段契约的全部内容。这个方案的困难之处还在于参与者太多。”参与制定这个计划的国家机构不下十个。
    在此期间,埃韦诺还要制定出法新社2003年的预算计划。预计2003年的收入是1·498亿欧元,比2002年减少5·8%,全年下来大概会有1400万欧元的赤字。

五角大楼和新闻界关系微妙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11月20日报道】题:五角大楼和新闻界交锋(记者 马克·尤尔科维茨)
    刚刚成立两个月的军事记者编辑协会上周举行了一次会议,与会记者有100多名,他们大都参与了科索沃冲突和阿富汗战争的报道,经验丰富。伊拉克战争已经隐约在望,但他们从五角大楼得到的答复仍然是无法确定。考虑到阿富汗战争的切实教训后,大家一致认为,拉姆斯菲尔德领导的国防部已经把封锁消息的艺术发挥到了新的高度,在即将在巴格达进行的战争中,这种做法也不大可能有什么改观。
    《时代》杂志的国家安全记者马克·汤普森说:“这是五角大楼惯用的伎俩,造成信息匮乏以钳制新闻界。我长期以来都是靠打电话和现场采访这座大楼里的消息人士工作的,可现在他们连电话都不愿接……这个地方相当与众不同。”历史频道的主持人、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在全国广播公司声名大噪的阿瑟·肯特预言,一旦再次爆发伊拉克战争,五角大楼“对我们进行的‘严防死守’将是史无前例的。”
    媒体和军方之间的对立——如果不是冲突的话——已经屡见不鲜,这在国防部代表、空军上校杰伊·德弗兰克的言辞中表现得非常明显。尽管新闻机构都为报道打击萨达姆·侯赛因的另一场战争制订了计划,德弗兰克还是不肯谈及此事。他说:“总统还没有决定以后的行动。”
    他在军事记者编辑协会举行的会议上说:“我们肯定会允许大家采访和报道,但是大概不会由着你们的想法。”
    《今日美国报》的军事撰稿人、军事记者编辑协会的副会长戴夫·莫尼兹说:“大家都觉得,这一届政府简直把封锁消息当作重中之重,就连许多身着制服的军官听说了这些限制后也会退缩不前。”
    因此,再加上在伊拉克进行的新一场战争中面临的种种不测,记者获准前往采访的前景不容乐观。退休陆军少将小约翰·迈耶就说,如果他看到的战争计划确切的话,“战场上肯定有使用化学、生物以及核武器的可能,我觉得想获准战地采访会更加困难。”
    《华尔街日报》职员约翰·菲亚尔卡对与会的同行们说,在这样的战争中,可能“我们中间会有人横尸疆场。”
    五角大楼对记者进行的军事训练引发了一场讨论,也许再没有什么能比这场讨论更能清晰地反映军方和媒体之间的紧张关系了。
    这个要求严格的训练计划已经得到了一些新闻机构的赞扬,认为这是国防部在改善同记者之间的关系上迈出的积极一步。但是军事训练对体能要求极为苛刻,而且据预测,能够获准进行战地采访的人将少之又少。《今日美国报》的斯通若有所思地说:“也许他们就是想让大家知难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