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俄国家杜马官员评析独联体国家 放弃“老大哥” 改认“洋大叔

    【俄罗斯《独立报》12月2日文章】题:独联体国家放弃老大哥改认洋大叔——国家杜马独联体事务委员会副主席维亚切斯拉夫·伊格鲁诺夫访谈录(记者 瓦西里娜·瓦西里耶娃)
    受到美援吸引
    问:独联体各国按照西方标准改革军事潜力。这种严重的亲西方倾向意味着什么?对独联体国家的利益有何影响?
    答:前苏联地区独立国家已存在10年,在这些年中,俄罗斯向他们提供的援助明显不足。首先,独联体各国为建设本国军队需要大量经济援助——毫无疑问,它们自身没有能力供养本国军队。吉尔吉斯斯坦就存在如何供养军队的大问题。格鲁吉亚也急需援助以应对国家所面对的挑战。独联体国家按照西方模式建设本国军队,是希望能够与西方国家合作,从而获得相应军事技术与经济援助。
    结果将会怎样呢?美国在中亚部署的军事基地将成为这一政策不断发挥作用的组成部分。当不同军队按照相近的模式组建时,这种互动迟早会促使两军合作。目前,美国希望援助前苏联国家,而且这也不需要很多钱:每年300万至500万美元在美国看来微不足道,但对俄罗斯却是个大数目。
    “老大哥综合症”
    随着俄罗斯与北约对立在事实上的消失,甚至没有正式的理由禁止前苏联国家采取对俄罗斯不利的举动。这一切导致俄罗斯对独联体安全问题的垄断将不复存在。
    尽管我不希望看到美国加强对前苏联地区的影响,但不得不承认,俄罗斯根本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以阻止事态发展。
    一种“老大哥综合症”严重困扰前苏联各国。美国是一个实力非常雄厚的“洋大叔”,对它提出的任何要求都容易兑现,需要的只是同意它的条件。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与俄罗斯的综合性关系已不存在,它们肯定会接受西方的条件。美国会首先准备支持独联体国家的西化。关键性的一步已迈出。波罗的海国家已经获得加入北约的邀请———这是第一步。美国人在格鲁吉亚与一些中亚国家开展活动——这是第二步。第三步就是这些国家与美国军队密切合作。
    俄应采取措施
    问:然后会有第四步吗?
    答:是的。第四步就是宣布中亚地区为华盛顿的特殊利益区。我不赞成这种事态发展。但要使事态以另一种方式发展,俄罗斯就应该采取其他政策。
    问:克里姆林宫目前的政策依据是什么?
    答:在当今俄罗斯领导人中,有魄力做决定者凤毛麟角,俯首听命的占大多数。因此,许多问题悬而未决,中亚发生过的事件还在重演。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观点,即事态的发展顺应了克里姆林宫、俄外交部和国防部的意志。实际是克里姆林宫政策的不连贯性导致了我们在前苏联地区的退却。
    问:在您看来,独联体内部是否存在一个能排斥北约的防御性组织呢?
    答:华约组织解体后,俄罗斯根本没有能力建立与北约相抗衡的组织。所以,现在只能与他人联手共同建立全球安全体系,这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件好事———北约在苏联解体前的边界将会消除。我认为,新成员国的加入将会改变这一组织的现状。而俄罗斯在北约中的特殊作用使这种改变有可能朝着有利于莫斯科的方向发展。
    各国仍有顾虑
    问:独联体国家能否就可能对伊拉克采取的军事行动制定统一的立场?
    答:如果从位于中亚的机场实施对伊军事打击,那么这一地区将受到如下影响。第一,与美国的政治关系将得到改善,经济合作进一步加强。第二,中亚国家从使用机场中得到直接好处——赚取租金,吸引劳动力等。如果中亚国家同俄罗斯一道拒绝对美轰炸伊拉克提供帮助,华盛顿会有些恼火,后果就是“冻结”彼此经济关系的发展。按正常的逻辑,中亚国家会选择参与对伊军事作战。但有一个顾虑——他们必须顾及伊斯兰世界对轰炸伊拉克的反应,因此,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的政策不应当背离本国人民的伊斯兰意识。
    中亚国家要在发展同西方的经济关系与平息民怨之间搞平衡。它们应当把土耳其当作前车之鉴,这个国家最终没有承受住西方国家施与其文明的担子。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在那儿发展迅速,土耳其打算变成一个正常的伊斯兰国家,而要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作对绝非易事。同样的事也可能发生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只不过形式会更简单——毕竟,土耳其在几十年时间里形成了牢固的欧洲倾向,而没有一个中亚国家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我认为,符合逻辑地采取同美国人合作的方案会招致也许是非常严重的威胁。
    问:里海沿岸国家正在扩充自己在里海海域的军事存在。其中,哈萨克斯坦积极武装自己的海域。您认为,有可能以武力解决里海问题吗? 
    答:我认为这是不现实的。里海地区的军事化只不过是在展示军事实力。必须以政治方式解决的问题不能通过武力解决。因此,加强里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只是为了维护经济利益,而完全不是准备动用武力。

俄罗斯意欲“整顿”独联体

    俄报文章说,俄罗斯采取了美国惯用的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直接施压、进行军事威胁、破坏不顺从国家领导人的威望等种种手法,维护它干预独联体国家的权利,以确保俄罗斯在独联体国家中的“大哥”地位
    【俄罗斯《独立报》12月2日文章】题:莫斯科成了华盛顿 副题:俄罗斯肆无忌惮地使用美国的外交手段来恢复以往对邻国的影响(作者 塔季扬娜·鲁布列娃)
    ‘付出’之后要拿回
    去年,俄罗斯完全改变了对独联体国家的做法。自仲夏起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和白俄罗斯表现得极为强硬,迫使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重视俄罗斯,同时支持被西方紧逼的乌克兰。俄罗斯还采取美国惯用的种种手法,维护它干预其他国家的权利,以此迫使独联体其他国家领导人认真考虑尊重俄罗斯意见和利益的必要性。
    俄罗斯国家元首执政第一年还腾不出手来整顿独联体地区的秩序。他下功夫理顺国内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并取得很大成绩。今年该整顿独联体了。普京总统有效地利用一部分外交义务,从而使独联体国家向他求援或者接受俄罗斯的条件。所有手段都用得恰到好处——从利用政治形势到强硬的经济讹诈和威胁。普京上周会见卢卡申科时口头发表声明说:“最近10年俄罗斯付出太多了,现在谈不上‘索还’。我们是要拿,但要按国际条约和协议去拿。”他驳斥一些媒体关于在西方的压力下俄罗斯将“出卖”白俄罗斯的说法。
    今年俄罗斯削弱了它看不顺眼国家的地位,然后又宽厚地把另一些国家拥入怀里,并许诺提供援助。在这方面,俄罗斯采用美国一向采用的手段,如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直接施压,进行军事威胁,破坏不顺从国家领导人的威望,直至可能向其提出法律诉讼。
    与格争吵难解
    格鲁吉亚体验了俄罗斯采取的所有这些手段。在清理潘基西峡谷车臣武装分子的问题上,俄罗斯一开始就发现,军事威胁并非难事,是非常现实的选择。接着就展开了全方位的反格政治宣传攻势,结果,在出现了潘基西峡谷存在“基地”组织武装分子的问题时,谢瓦尔德纳泽不得不自卫并为自己辩解,包括在西方面前进行辩解。而当格鲁吉亚切实有可能出现政权更迭时,俄罗斯又翻起谢瓦尔德纳泽的老帐,指责他在担任前苏联外长时出卖苏联利益。尽管讨论依法追究谢瓦尔德纳泽的刑事责任不会有什么结果,但也严重贬损了他的声誉。这一幕的最后一个场景是,威胁“不仅在本国,而且要在格鲁吉亚领土追剿车臣恐怖分子”。这是最有效的威胁,于是格鲁吉亚遵从了俄罗斯的要求,对俄罗斯说话的口气完全变了。
    同白扯皮无休止
    在解决白俄罗斯问题(白俄罗斯总统一直谋求在联盟中国家起主导作用)时采用了另一种有效手段。8月,普京总统提出了适合俄罗斯建立统一国家的方案作为共同计划,使白俄罗斯总统措手不及。卢卡申科第2天才做出反应。卢卡申科谈话的情绪化和强硬性暴露出其立场的弱点,这在普京稳重而简洁的言语映衬下看起来十分可怜。现在俄罗斯可以让白俄罗斯接受自己的条件。
    集体安全条约成员国国防部长11月20日在莫斯科进行了会晤,此次会晤也很说明问题。俄罗斯表示必须就伊拉克问题形成协调一致的立场,并当场宣布应该具体表明立场。对此即使已打算把本国领土作为轰炸伊拉克基地的国家的国防部长也没表示抗议。这是重要的先例,由此有理由认为,俄罗斯今后也将要求集体安全条约成员国符合共同的(这里应读成俄罗斯的)立场。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伊万诺夫同一天向独联体国家国防部长发表的声明更为重要。问题涉及在车臣发现的“针”式防空系统。伊万诺夫认为,这套系统可能是从独联体某个国家落入车臣武装分子手里的。还是没有人提出任何抗议。这就意味着,下个阶段俄罗斯将以反恐为借口向独联体国家派遣一个委员会,在冠冕堂皇的政治宣传攻势的掩护下开展工作。这哪点够不上美国在乌克兰寻找“铠甲”系统的委员会?
    想当独联体‘大哥’
    今年,我国政治在后苏联地区几乎成了美国行为的小模特。俄罗斯试图成为独联体国家的“大哥”,这种“大哥”拥有像美国对全世界那样的生杀大权。只有在以下情况下不同于美国,比如说对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俄罗斯在这里的做法被看作人道主义行为和非常及时的政治支持,为此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还得感谢俄罗斯。
    我国有种种使这种政治成为成功政治的因素,如地理位置接近,邻国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依靠俄罗斯,利用一些国家的内部矛盾以及它们与西方的分歧操纵其领导人的可能性。与美国不同的还有,俄罗斯有把这些国家控制在自己的影响范围内的历史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