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核查上演汽车追逐战

    【日本《每日新闻》11月28日报道】题:核查人员突击行动 驻伊记者疲于奔命(记者  小仓孝保和上村幸治分别发自巴格达和纽约)
    “我们要像侦探那样进行核查。”“开锁的人自然知道谁会进去。”27日,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中,决定萨达姆政权命运的联合国武器核查在时隔4年后重新开始了。核查代表团与伊拉克方面早早就暴露出了分歧。由于核查代表团按照“突击核查”的方针,没有向伊拉克方面通知核查地点,外国记者和伊拉克官员就像影视片中的汽车追逐镜头一样追随着核查代表团的车辆,场面十分混乱。在今后的核查中是否会出现不测事态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27日早晨,一辆四轮驱动汽车驶离位于巴格达郊外的核查代表团总部,向可疑设施驶去。载着约400名伊拉克官员和记者的数十辆汽车乱成一团,到处是“追上去”、“快、快”的叫喊声。
    出发约1小时后,当记者正在追踪以时速100公里的速度飞驰的核查代表团的车辆时,突然响起了防空警报。“这是不是配合重开核查进行的空袭呢?”周围的空气紧张到了极点。不久,伊拉克方面解释说:“数架被认为是美英战机的飞机飞过上空。”最终,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警报在10分钟后解除了。海湾战争后,美英在伊拉克北部和南部设立了“禁飞区”,一直在进行侦察飞行,但是由于巴格达位于禁飞区外,因此美英战机是否真的从上空飞过还不得而知。
    核查代表团的车辆分成了几组,记者追随其中的一组,到达了位于巴格达西部约60公里的费卢杰,这里有一家由政府经营的“萨达姆碳棒厂”。虽然伊拉克方面说工厂是生产铅笔芯的,但是由于涉嫌生产化学和生物武器,在1998年以前的核查中,曾数度成为核查对象。在大门前持枪守卫的数名士兵只让核查代表团的车辆进去了。
    曾参加过对伊核查的联合国监督伊拉克销毁生物、化学和核武器特别委员会前主席巴特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有情报显示,伊拉克已经转移了位于巴格达的生物武器工厂。伊拉克声称已经销毁了生物武器的说法是不足为信的。”
    这次,核查代表团利用侦察卫星,事先确认了曾被怀疑生产核和生化武器的建筑物已经被修复的事实。而且,伊拉克流亡到国外的技术人员证实:“曾经参加过在地下设施中的武器开发。”核查代表团还在设备采购清单中,查到了有可能被用到开发核武器的离心分离器上的铝管。目前,核查的焦点被认为是美英认为很可能隐藏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8处萨达姆总统官邸和相关设施。
    据说核查代表团正在利用美英的谍报机构独自收集的伊拉克科学家和流亡者的证言圈定可疑设施。在1998年前的核查中,美国核查人员被发现从事间谍活动,这成了伊拉克方面指责的对象。接受上次的教训,这次核查代表团形式上将各国派遣的专家都聘任为联合国职员。不过,联合国监测、核查和视察委员会主席布利克斯指出:“我不能保证没有一个间谍。”看来火种依然存在。
    核查代表团发言人强调指出:“虽然我们希望有伊拉克方面的负责人陪同,但是如果有必要,我们将去任何地方。”这说明核查代表团将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实施核查。伊拉克副总理阿齐兹指出:“要想进入核查地点,必须要打开大门的锁。开锁的人自然知道谁会进去,这是个常识。”
    在对可以说是国家主权象征的萨达姆总统官邸进行核查时,伊拉克是否会再次抛出间谍嫌疑问题呢?这将成为观察伊拉克真正姿态的晴雨表。

美军在科不再高枕无忧

    【法国《费加罗报》11月25日文章】题:科威特反美“事件”越来越多
    科威特不是战区,所以上周四,驻科美军两名驾驶民用轿车的士兵在科威特城南部公路上被一名当地警察拦住时,他们毫无戒备停下车。而这位名叫哈立德·希马利的科威特警察那天并不当班。科威特《阿拉伯时报》事后援引来自调查人员的消息说,哈立德刚把同他一起值勤的搭档送回家,然后说去买报纸。可事实上他像拦截违章超速的车辆一样,追上两位美国士兵驾驶的汽车。汽车一停下来,哈立德就向两名美国士兵开火。51岁的军士长拉里·托马斯胸部中弹,27岁的中士查尔斯·埃利斯被击中脸部。哈立德立即逃向沙特边境,第二天被沙特警方抓获,周末被引渡回科威特。两名美国士兵伤势严重,但目前已脱离危险。
    这一事件使所有人处境尴尬,首先是科威特当局。事件一发生,科威特官方就向媒体透露,这名科威特警察的神经以前就有问题,说他不属于任何宗教团体。在内阁中举足轻重的科威特外交大臣艾哈迈德·贾比尔·萨巴赫对科威特《舆论报》说,“这种事在世界各地都会发生,所有迹象表明这只是一次孤立事件”,没有政治目的。
    美国军方对此事的表态格外谨慎。驻科美军基地发言人里克·托马斯上校在枪击事件的第二天说:“我认为此事和‘基地’组织或其他恐怖组织没有关系。”他说要等结束调查后才能知道行凶警察的真实动机。
    但这一事件绝不是孤立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这已是美国士兵第五次遭袭。10月8日,美军在科威特城水域的费莱凯岛进行军事演习时,有两人向美国士兵开枪,造成一死两伤。10月9日,一些美国士兵朝一辆汽车开火,因为这辆车上有人“拿枪向他们瞄准”。5天后,又有身份不明的人坐在两辆车里向正在科威特北部地区训练的美国士兵开枪,所幸没有人员伤亡。11月1日,参加演习的美国士兵在科威特南部再次受到袭击。
    科威特是美国最忠诚的盟友。1991年,是美国帮助它赶走了伊拉克军队。可12年过去了,美国人甚至不再被当作科威特人的救星。像其他阿拉伯国家一样,一部分科威特人也受到伊斯兰极端思想的影响,对美国驻军产生很深的怨恨情绪。科威特议会支持原教旨主义的著名议员瓦利德·塔巴塔拜说,“科威特不敌视美国人”,但是“这些孤立事件是科威特人对美国的阿富汗和巴勒斯坦政策越来越不满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