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欧盟东扩利弊谈

    【美国《商业周刊》11月25日一期文章】题:大欧洲
    随着欧盟东扩的最后期限日益临近,问题、怨言和担心肯定会越来越多。然而,布鲁塞尔官员的立场十分坚定:他们要着眼于长远,认为欧盟已经取得了政治效益。在这个新的欧洲,他们还须努力赢得其他方面的胜利。欧盟能给中东欧国家的失业工人带来就业机会吗?欧洲最终承受得起这场伟大试验的后果吗?这些仍然是决定性的根本问题。
    有利一面
    巩固民主制度和稳定局势 扩大将在那些经济处于过渡时期的中东欧国家促进民主和法制建设,在欧盟的东侧形成一个稳定地区。
    更大的单一市场 新的欧盟将拥有4·5亿多公民。扩大将扫除贸易壁垒,建立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新老成员都将从中获益。
    更多的投资 由于即将成为欧盟成员,中东欧国家已经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外资。加入欧盟有助于确保这一地区保持稳定和吸引投资者,从而刺激经济的发展。
    促进中东欧深化改革 候选国已经将大部分国有资产私有化,削弱了政府的经济职能,建立了充分运转的市场经济。然而,要调整陈旧的重工业、实现基础设施现代化和净化环境,它们还有更多工作要做。欧盟将通过新规定和经济援助来加快这种改革。
    促进西欧的结构改革 10个富有活力和改革精神的新成员的到来能够促使发展缓慢的西欧国家对劳动力市场进行改革,并削弱政府的经济职能。
    负面影响
    伤害一些制造商和农民 面对效率更高、更富进取心的西欧生产商,东欧的农民和一些生产商将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一些西欧制造商将由于来自东欧的便宜进口商品而蒙受损失。
    减慢欧盟的决策速度由于出席会议的成员达到25个,布鲁塞尔本已十分拖沓复杂的决策过程将变得更加困难。新的投票制度有利于较大的欧盟国家,这可能导致大国和小国之间出现紧张的政治关系。
    激化欧盟的预算问题 欧盟每年需要多掏出130亿美元来支付扩大费用。有关资金分配的争论可能导致西班牙、爱尔兰、葡萄牙、希腊等目前接受欧盟大笔拨款的国家与新成员之间出现紧张关系。
    可能激起西欧的右翼平民主义情绪 欧盟扩大之后,担心中东欧廉价劳动力大量涌入的心理可能激化西欧的反移民和民族歧视情绪。
    使欧盟与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关系复杂化 扩大后,欧盟与前苏联国家接壤地带的边防工作将比过去严格得多。这可能导致欧盟与俄罗斯和其它前苏联共和国之间的关系趋于紧张。让塞浦路斯加入欧盟则会激怒土耳其。

合众国际社评北约接纳中东欧七国 濒临破裂的家庭收养孩子

    【合众国际社布拉格11月24日电】题:北约的痛苦选择(记者 马丁·沃克)
    在本周举行的北约首脑会议上,来自中东欧地区的7个新成员国在举杯庆祝自己受到邀请之余暗暗担心,收养它们的恐怕是一个濒临破裂的家庭。
    今年早些时候,欧洲和美国围绕国际刑事法院事宜发生纠纷。所有欧盟成员国都支持成立这样一个国际执法机构,但美国不肯加入,它担心有人出于政治目的指控美国军人和官员犯有战争罪行。为了保全自身利益,美国开始四处签订双边协议,罗马尼亚迅速采取了合作态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北约本周商定采取“有效措施”迫使伊拉克遵守联合国决议,但由于法国的反对而没有提出军事行动计划。在本周的北约首脑会议上,德国总理施罗德再次表示决不参战。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东欧新成员国声称,假如武器核查失败,它们将“无条件地”支持以美国为首采取军事行动。这是美国意料之中的事情,它早就知道,同生活安逸的西欧国家相比,北约新成员国会更加亲美,在是否动用武力捍卫自由的问题上不会过于谨慎。
    几年来,东欧国家一直高兴地以为,加入欧盟和北约可以使它们既得到欧盟的繁荣又得到北约的安全。但随着美国和欧洲围绕贸易、伊拉克、全球变暖以及国际刑事法院等问题的争端日益加剧,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东欧国家也许会面临“痛苦的选择”。
    “我们不得不在欧洲和美国之间做出选择,这不公平”,斯洛伐克外交部长爱德华·库坎说。
    捷克共和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前驻美大使米哈埃尔·然托夫斯基说:“我们应当拒绝做出选择,必须拒绝。我们本质上是欧洲国家,但历史告诉我们,让欧洲自行发展通常会导致欧洲大国之间争论不休,并导致我们这些国家发生暴力活动。我们需要美国在欧洲发挥作用,因此我希望要求我们做出选择的压力别太大。”
    在本周的北约首脑会议上,英国被布什总统称为“我们最亲密的朋友”,而在20世纪60年代,英国曾经因为法国总统戴高乐的反对而被排挤到欧洲之外。前不久,有关那段时期的法国外交文献公之于众,据其中记载,当时戴高乐对英国首相哈罗德·麦克米伦说:“在欧洲和美国之间进行选择的思想在贵国人民的头脑中还不成熟。”
    戴高乐下台之后,英国才得以加入欧洲国家的行列,并于1973年成为欧盟成员国。但由于伦敦坚持同华盛顿保持“特殊关系”,法国和德国从来不把英国当成一个忠实于欧洲的国家。然而,英国拥有欧盟第二大经济和最强大的军队,因此有能力应付这种紧张关系。中东欧国家的实力要弱得多,至少从个体来讲是这样。
    正因为如此,北约新成员国在伊拉克问题上表示支持美国十分重要。这表明,北约新成员国准备在外交上紧密团结,共同抗拒迫在眉睫的可怕选择,也就是在欧洲内部团结起来支持美国。而这一立场可能会进一步激化华盛顿与法国和德国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