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从华埠车衣女工到女法官

    【香港《亚洲周刊》11月24日一期报道】题:从华埠车衣女工到女法官(记者 彭广扬)
    在纽约市曼哈顿华埠长大的纽约市民事法官凌德丽,由曼哈顿区民主党人提名,获民主党、共和党、自由党和工作家庭党四个政党广泛支持,在11月5日以超过23万张得票当选为纽约州最高法院法官,成为纽约州最高司法机构首位亚裔女性法官。
    凌德丽的双亲分别是洗衣工人和烫衣工人,家境普通。当凌德丽16岁还在高中读书时,为了帮补家计,她就在车衣厂烫衣和剪线打工,自食其力。也因此,她从小就体会到新移民工作时间长、使用劳力多的现实,于是奋发自强,努力求学,以优异成绩自高中毕业后,成为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的高才生,随后又得到全额奖学金在私立纽约大学法学院深造。
    她于1979年自法学院毕业后,曾任法院公设辩护人7年,在纽约州助理司法厅长办公室的商业诈欺科服务5年,也出任过纽约市老人局法律顾问单位副负责人。
    凌德丽坚持争取政党提名参加公职选举而不透过管道营求政治任命。她说,政治任命的法官今后几乎没有升迁的可能,而能够不断接受民意(选举)考验的法官,则较有机会循序升为最高(上诉)法院法官。
    凌德丽说:“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变成一位法官。”她说,在自己成长的岁月里,纽约的法院系统还没有亚裔法官,就连穿着制服的亚裔法警、黄面孔的法庭记录官或一般法院文员也几乎没见过;亚裔人士其实根本很少在法院内出现,即使偶有出现,也往往被人误认是法庭传译而已,这种窘况在她正式成为执业律师和检察官后仍有发生。
    这些年来亚裔人口持续增加,就读法学院的人数也不少。但凌德丽说,纽约市和州的各个法院中,亚裔法官数字还是屈指可数,代表性与人口也不成比例。她说,目前纽约州的家事法庭仅有1位亚裔法官是男性,在刑事法庭仅有的1位亚裔法官也是男性,房屋法庭现有3位亚裔女法官,民事法庭有2位亚裔女法官,高等法院和最高(上诉)法院各有1位亚裔男法官。整体而论,全州只有4位亚裔法官是经由选举产生,而在全州3900位法官之中,亚裔女法官只有6位。
    重视民权的凌德丽和一些爱护动物人士曾发起成立纽约客爱护动物组织。上个世纪80年代,她曾创设美国东岸首个针对处理亚裔家庭暴力问题的亚裔妇女中心;数月前又团结在法院系统工作的亚裔专业人士组成玉石协会,定期交流如何冲破“玻璃天花板”晋升障碍等看法,以及举办亚太裔传统月、社区法律觉醒日活动。她强调:“我们不能只是谈论问题,我们必须解决问题。”
    对于培养亚裔女性领袖,凌德丽认为最主要是个人面对挑战时,心中要有目标,而且要有如何达成目标的想法;其次是鼓励更多女性接受领袖地位,肯定本身能力和精益求精。她说,女性在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家庭中都是领袖,“她们做事有目标,而且知道如何达成目标”。
    凌德丽说,必须鼓励更多女性毫不畏惧地展现自己的才能。
    
    
    纽约华埠社区

美国中期选举华裔脱颖而出

    【香港《亚洲周刊》11月24日一期报道】题:美国会选举华人有突破(记者 彭广扬)
    全美各地有近200位亚太裔候选人参加这次美国中期选举,102位当选各级公职,其中3人的当选具有历史性意义———除了凌德丽当选纽约州最高法院法官外,黄朱慧爱当选得克萨斯州众议员,成为该州众议院第一位亚太裔女议员。余胤良则当选加州众议员,是加州众议院第一位华裔男议员,也是第一位代表旧金山市进入加州众议会的华裔议员。
    基层出身的共和党员黄朱慧爱今年63岁,1993年当选得州休斯敦市议员。教育界出身的她这次以制定地产税增加上限,允许家长选择适合子女就读的公立学校,争取联邦和地方政府拨款强化防洪建设和保险,为全州居民寻求有效率并能负担的健保计划为政见,击败对手。
    休斯敦中华文化中心执行长华启梅说,过去十年,休斯敦亚太裔人口增长比西班牙裔更快,黄朱慧爱能在此时把握选区重划之机胜出,“对于当地亚太裔参政局面的传承意义重大”,是名副其实的得州开路先锋。
    在旧金山,华人参政又写新页,前旧金山市女议员邓式美当选该市首位华裔估值官。孩提时从中国移民美国的民主党籍市议员余胤良更上层楼,以压倒姿态当选加州众议员。在南加州,民主党籍的加州税务委员江俊辉连任;他是加州的亚裔民选公职人员中职位最高者。此外,民主党籍州众议员李凤迁在马里兰州以第二高票连任;律师冯伟杰在罗德岛州克兰斯顿市当选市议员,为华人在美东参政开创新局。
    在联邦众议员选情方面,包括代表俄勒冈州的吴振伟在内,5位寻求连任的亚太裔众议员都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