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此“帝国”必将代替彼帝国

    【日本《朝日新闻》11月20日报道】题:将美国纳入其中的世界新秩序(作者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长原丰)
    原编者按 2000年出版的《帝国》一书的作者安东尼奥·内格利和迈克·哈特认为,将来会出现一种将美国包括在内的“新网络形态”,而且也把它称为“帝国”。面对攻打伊拉克的危机,该如何看待新的世界呢?正在美国任教的法政大学教授长原丰采访了迈克·哈特。
    长原问:直截了当地说,贵著《帝国》中的帝国指的是什么?
    哈特答:“帝国”这个概念本身很难用新闻报道语言来阐述明白,我试着作以下解释。世界政坛的领袖们目前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美国掌握世界形势的重要决定权,然后根据美国的利益来推动世界,这是布什单边主义路线即美式帝国主义;二是确立不以国民国家为中心的世界秩序。我们把后者称作“帝国”。它是一种没有中心角色的网络,由世贸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经济组织,以西方七国为代表的主要国民国家以及各种非政府组织和跨国企业共同发挥作用。
    问:最终这是另一种版本的“美式帝国主义”吧?
    答:美式帝国主义的确存在。攻打伊拉克的临战危机等就是布什政府为按美国的国家利益来操纵世界而炮制出来的。拉姆斯菲尔德等人是怀着明确观点来图谋称霸世界的。但是,他们的计划只会遭遇失败的命运,而我们所说的“帝国”必然会出现。
    问:为什么他们的计划会失败呢?
    答:美国的单边主义首先不会给企业带来利润,对整体经济不利;其次它不会使世界上各个政权保持稳定。更有说服力的应该是全球经济的力量也就是市场的力量,譬如过去6个月美元的币值相对于欧元来说就曾大幅下跌。当然安然公司和世通公司的舞弊丑闻对此产生了影响,美元贬值也可以理解为全球资本对美国单边主义的不信任表现。从世界和平与安全的角度看,美国的路线也必将失败。即使杀掉萨达姆,占领伊拉克,也不能消除世界对美国的反感情绪。那等于是在美国身上贴上了标语——所有被统治的人们,你们的敌人在这里。
    问:美国的国家利益与世贸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全球性组织的利益相吻合吗?
    答:在有关全球化的争论中,常常出现非此即彼的二者择一论。主张实行全球化的人们总是否定国民国家的继续存在,而主张国民国家存在下去的人们往往又否定全球化。不过,在现实世界中,上述两者并非水火不相容,例如各国经济领域负责人和中央银行行长会以国民经济代言人身份出席世界经济论坛,但他们同时又会为全球资本的利益而做工作。各国经济领域负责人可谓身兼二职,他们会努力使国民经济的利益与全球化资本的利润相一致。如果从这一角度看,布什政府推行的新帝国主义路线是落后的,我想它会在国民国家层面与全球化层面之间筑起一道“栅栏”。
    问:您不认为应该因“9·11”事件和其后的事件而改写《帝国》的内容吗?
    答:我不这么认为。不过我开始考虑更多的问题:比如作为对“9·11”事件的反应,世界出现了向帝国主义倾斜的趋势;再比如在全球化时代,即使在美国这个国民国家里,人们的生活也充满危险和不安。
    问:美式帝国主义失败之后,才会出现您所说的“帝国”吗?
    答:我们是在谈论正在形成之中的“帝国”。马克思撰写《资本论》的时候,资本主义生产在英国整个的生产中所占比例还极小。他努力地弄清某种趋势,并推断说这种趋势将会普及。我们也在这样做。

美国在安理会做手脚

    【法国《玛丽安娜》月刊11月号文章】题:美国如何收买安理会成员国
    美国如何确保自己得到联合国安理会大部分成员国的支持呢?很简单:向过去支持法国的毛里求斯政府首脑许诺对其提供大量援助,威胁取消对陷入内战的哥伦比亚提供援助,并威胁从新加坡撤走资金。看看世界和平是由什么决定的!

腐败风暴蹂躏拉美地区

    【埃菲社美国迈阿密11月10日电】题:腐败威胁着民主和发展(记者 曼努埃尔·西尔韦里奥)
    在经历了数十年内战和反对独裁争取自由的斗争后,拉美现在受到腐败风暴的冲击,腐败威胁着各国的民主和发展。
    政治家、法官、企业家、市长、将军,甚至像墨西哥那样整营的士兵都卷入贪污公共基金的事件,他们还与毒品贩子合作或参与粗暴的强奸案件。更糟糕的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形势将会好转。
    迈阿密大学北—南关系研究中心的主要研究人员杰里米·哈尔对埃菲社说:“很难根除拉美地区的腐败,因为它是由社会制度极端不平等造成的,这种制度中缺乏可信任的机构,法官、政治家们的收入很低。”
    尽管某个官员可能会由于犯罪行为而被关进监狱,但最终似乎都可以逍遥法外。例如在洪都拉斯,《反非法致富法》颁布实施了26年,却没有人由于这个罪名被投入监狱。在透明国际公布的腐败程度排名表上列最后几名之一的玻利维亚,很多人受到公开起诉,但是只有少数人被法庭证实有罪。
    这种趋势会给拉美地区造成严重的后果,使贫困程度加深。透明国际驻巴拿马负责人安赫利卡·马丁对埃菲社说,腐败和经济困境加剧有直接关系,因为将用于经济发展的资金挪作他用。
    在阿根廷,许多人将现在的金融危机部分原因归咎于官方进行的欺诈活动。由于从事非法武器交易,一些前部长和前高级军官受到起诉,前总统卡洛斯·梅内姆也受到牵连。在尼加拉瓜,当局说在阿诺尔多·阿莱曼政府执政期间,至少有1亿美元不知去向。在危地马拉,据当地新闻界报道,去向不明的资金数额达到3·8亿美元。
    在墨西哥,墨西哥石油公司工会的高级领导人被指控在2000年挪用该公司的1·6亿美元,用于资助革命制度党的弗朗西斯科·拉瓦斯蒂达的总统竞选活动,结果拉瓦斯蒂达失败。
    墨西哥和尼加拉瓜一样,许多受牵连的人都是有钱在立法机构中获得席位的人,现在他们利用国会议员豁免权,避免被送上法庭。
    美洲关系专家、社会学家和分析家马克斯·卡斯特罗说,根本问题不是缺乏良好愿望,而是缺乏一种有利于这些国家朝更健康和较少堕落的政府制度方向前进的社会和经济环境。

‘大块硬糖’击败塔利班

    【香港《南华早报》11月18日报道】题:美国靠贿赂赢得阿富汗战争的胜利
    击败塔利班的不是令人恐怖的美国杀伤炸弹,也不是北方联盟的军阀,而是一个提着满满一箱美钞的男子。
    美国资深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在一本新书中披露了一名代号为“大块硬糖”的中央情报局特工在“9·11”事件仅两周后是如何带着一个装有300万美元的公文包潜入阿富汗的。他率领约6个中情局准军事小组中的第一组走遍整个阿富汗,并为以美国为首的联盟赢得了阿富汗战争的胜利。
    在去年的最后3个月,通过向一贯惟利是图的阿富汗军阀行贿7000万美元,他们确保了塔利班民兵迅速崩溃。
    布什总统在他的得克萨斯牧场接见伍德沃德时称阿富汗行动的代价是值得的。伍德沃德曾因报道水门丑闻而著称,目前担任《华盛顿邮报》主编。
    早在去年底,《观察家报》就报道过中情局小组潜入阿富汗破坏塔利班支持者的消息。
    这次是白宫首次正式证实,他们的战术对美元威力的依赖与对军事装备功效的依赖一样。
    这一战术并不总能发挥作用。
    去年10月,普什图族反对派指挥官阿卜杜勒·哈克在部落成员没有响应他发出的反抗塔利班号召后被杀害了。美国人把1万美元和一部卫星电话给了当地部落首领,以诱使他们与哈克合作。他们收下了钱,却把电话给了激进的伊斯兰民兵。
    美国人还将数百万美元给了四分五裂的北方联盟的各个军阀,以说服他们共同对付塔利班。
    阿富汗北方重镇马扎里沙里夫去年11月沦陷完全是因为中情局贿赂了反对派的两名关键指挥官,使其与美军合作。此次战役促使塔利班迅速崩溃,是盟军发动攻势的重大转折点。
    几个世纪以来,阿富汗领导人和军阀一直依赖海外势力提供维持其作战所需的资金。阿富汗太穷了,以致没有多余的钱用于武器购置和部队建设。结果是阿富汗各派都自愿充当代理人。
    一些专家对美国的上述战略能否长期奏效表示怀疑。他们声称,美国提供的金钱正在巩固军阀的地位,并阻碍了真正的民主机制的发展,包括阿富汗的多元文化。他们引用了一句阿富汗谚语:你无法收买阿富汗人,你只能暂时租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