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图片新闻

    
    十一月十八日,西班牙一名十几岁的男孩持刀闯入位于巴塞罗那南部的一所学校,将二十余名学生扣为人质。警方在与他周旋三个半小时后将其制服。图为受惊吓的学生在家长的护卫下离开学校。(美联社)

高科技使警察如虎添翼(二)

    不管怎样,人们相信,有朝一日一定能够在电脑屏幕上用图像显示人的思维活动。不过,对这个问题,在科研人员中也有不同的看法。智能科学实验室的克里斯托夫·帕利耶指出:“不能用图像显示所有的思维活动,因为大脑的很大一部分思维活动是抽象思维。”
    从理论上来说,今后的警察将能够解读嫌疑犯大脑记忆的信息。通过检查涉案人的大脑神经细胞进行查案,警察已经在开始这样做。几个月前,神经心理学家达尼埃尔·朗格勒本在解读人的思维活动方面取得了很有价值的进展。他做了这样一个试验:对几个人的大脑活动区域进行观察,问他们身上藏有什么东西。其他人都如实回答,只有一个人说自己身上没有藏任何东西。朗格勒本当即指出这个人在撒谎,使这个人大吃一惊,因为他身上藏有几张扑克牌。原来,这个人在撒谎时,其大脑的一些活动区域十分活跃,朗格勒本便由此知道此人一定有所隐瞒——尽管他当时并不知道此人在隐瞒什么。
    现在,人们还发明了一种更为先进的识别技术:“大脑指纹”技术。应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要求,伊利诺伊大学的两位心理学家———埃马纽埃尔·唐钦和劳伦斯·法韦尔研究出了这一技术。“9·11”事件后,美国参议院要求对这一技术进行评估。这一技术旨在对一个被怀疑知道某些情况(如一个情报人员的代号、一个受害者穿的鞋子的颜色、一个窝藏者的地址等)的人进行判断。同传统的测谎程序相反,在应用“大脑指纹”技术对一个人进行检查时,这个人无需回答问题。调查人员只要借助脑电描记法对这个人的大脑电波活动情况进行“测量”就行了。在进行这种“测量”时,调查人员会让此人听一些单词。如果某几个单词能刺激此人的思想,脑电图上就会有反应。伊利诺伊大学的另一位研究人员彼得·罗森菲尔德还发现,如果这个人撒谎,脑电图上就会出现信号畸变。这是因为,当接受检查者想欺骗调查人员时,他就必须集中注意力,这就会扰乱脑电波。
    当然,解读人的思维活动是一个大课题。即使是在同犯罪活动作斗争方面,神经科学也还只是刚刚起步。
    
    
    当一个人撒谎时,他大脑的好几个区域,特别是额部皮质区域会十分活跃。

永不言败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9日文章】题:永不言败(作者 薇娜)
    组屋楼下,常遇见一位年逾七十、步履蹒跚的老婆婆。她总是独自一人,绕着一座座组屋底层的空地,艰难却顽强地一步步走着,数年如一日,坚持到了今天。
    前几天和她闲聊几句,才惊悉她身患严重的糖尿病,一只眼睛已经瞎了,双脚肿痛不已,还患有心脏病、高血压。老婆婆是个爽朗乐天的人,她大声说:“医生几年前说我的脚保不住了,两只眼睛都会瞎,没两年可活了。我可不信,就每天慢走两小时,身体再不舒服也坚持。你看,四年过去了,我们同楼的几个比我硬朗的老人都去世了,我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人哪,任何时候也不能服输。”
    好一个不服输!望着眼前这位瘦弱的老人,我感受到了她坚强不屈、永不言败的精神,病魔、死神在她面前也却步了。我深深被打动了,不再对老婆婆充满同情可怜之心,因为她是一位强者,一位胜利者。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是弱者:一位好友因被裁员而终日精神萎靡,垂头丧气;另一个邻居因丈夫离家出走而痛不欲生,寻死觅活。还有各种各样的生活失意者,有几人能具有老婆婆这种永不言败的精神?
    我们在挫折的打击面前往往显得不知所措,懦弱胆小,但结果问题并不能得到解决。上天从不给弱者网开一面。我想,惟一的方法是挺起胸膛,树立信心,做一个强者,决不轻易让困难击倒。

家庭平衡?性别歧视?

    【法国《新观察家》周刊10月30日一期文章】题:“亲爱的,我想要女孩!”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在寻找一种神奇的方法,以便使父母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孩子的性别。18世纪以前,有的医生认为男孩来自父亲的右睾丸,于是有些急于传宗接代的男子便在和妻子同房前把左睾丸用一根细绳拴上。这种做法不太管用,后来人们又试过别的方法:比如在床下放东西,想要男孩就放一把刀子或者锤子,想要女孩就放一把剪子或一个鸡蛋。还有人根据月亮的阴晴圆缺或风向的变化来掐算同房的日子……种种“偏方”、“秘方”,真是不胜枚举。
    现在,比利时一位男科医生开始采用一种科学的方法,让父母在医生的帮助下随意选择婴儿的性别,开价6300欧元。运用这种方法,生男孩的成功率为75%,生女孩的成功率可达90%。
    这位医生名叫弗兰克·科迈尔,今年63岁,是比利时根特大学医院的男性不育症专家。他使用的精子挑选技术并不是自己的发明,他只是把这种方法从美国引进到了欧洲。
    美国农业部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提出这项研究计划,目的是想让各种动物生出更多的雌性幼崽。1996年,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的基因和试管受孕研究所把这项技术应用到人的身上。当时他们是想阻止那些只遗传给一种性别的基因疾病继续传播。后来这种技术逐渐被用来为那些执意想要男孩或女孩却总也不能如愿的父母们解除烦恼。美国人甚至给这种大胆的尝试取了个名字,叫做“性别确定法”,还为它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是为了“家庭平衡”。现在美国有几十家诊所做这种手术。阿根廷和委内瑞拉也能做这种手术。非洲不久也将加入它们的行列。迄今为止,美国共有300多个孩子是通过“性别确定法”出生的。
    科迈尔在自己的私人诊所里悄悄做了第一例性别自选手术,他的第一个选性婴儿即将出生。可是由于这件事被《观察家报》报道后引起了很大的震动,科迈尔成了一场激烈辩论的焦点,谴责之声四起。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视记者纷纷涌向根特报道此事。比利时政府也在考虑要不要像大多数欧洲国家一样禁止这种医疗活动。
    科迈尔医生对于人们的反应处之泰然。他为自己辩解说:“人们指责我不尊重自然规律,可他们却在不断地违背自然规律,你看看节育呀,自愿流产呀,从伦理上讲,这比刻意选择生男生女要严重多了。”他认为,“这对孩子、家庭和社会都没有影响。再说社会上有很多人有这种需求,如果不能满足他们,他们都会跑到美国去。”
    科迈尔并不随便给人做这种手术,他对候选人规定了严格的条件:必须是已婚男女,女方年龄不超过40岁,至少已有一个孩子,想要另一种性别的孩子。尽管条件严格,价格不菲,仍然有几十对夫妇跟科迈尔联系过此事,这些家庭来自南斯拉夫、爱尔兰、俄罗斯等很多国家。
    出人意料的是,在比利时和美国,希望采用这种方法的家庭大多数想要的是女孩,而不是男孩。可是在某些非洲和亚洲国家,重男轻女的现象仍然比较严重。

法制快讯

    孟加拉国建立专门机构打击警察犯罪  法新社11月18日报道,该机构将专门抓捕腐败警察。警方的一位发言人说,这个机构的成员将秘密监视警察的活动,以遏制警察队伍中的腐败现象。当局还计划成立一支快速行动部队,以打击犯罪活动。
    俄打掉一艺术品盗窃团伙使大批珍贵图书失而复得  埃菲社11月18日报道,这个盗窃团伙以一名历史学博士为首领,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喀山等地的图书馆行窃,在3年的时间内盗走珍贵书籍多种。警方这次行动共缴获了20本珍贵书籍,其中包括牛顿1687年在伦敦出版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前译《基本原理》)和著名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1813年出版的《新社会观,或论人类性格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