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伊纠纷是文明冲突吗? 亨廷顿答记者问:好像是

    【日本《朝日新闻》11月19日文章】题:美国对伊拉克是“文明的冲突”吗(记者 西村阳一 山胁丘志)
    记者采访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摘要如下:
    记者问:美国同伊拉克的纠纷中有“文明的冲突”的因素吗?
    亨廷顿答:萨达姆总统并不是虔诚的穆斯林。不管两国的战争以什么样的方式展开,都很难仅仅用文明与宗教的对立来解释。但是,如果发生战争,无疑会刺激伊斯兰世界,会出现支持萨达姆的动向。从这个意义说,也许战争会以看上去好像是文明冲突的方式展开。
    问:你反对美国单独采取行动吗?
    答:我反对。
    问:你认为战争能够避免吗?
    答:我希望能避免。美国应该努力克制自己,寻求以外交方式解决。萨达姆将来有可能成为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严重威胁。但是,在目前我还不那么看。
    问:据说美国在参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占领日本的方式制定占领伊拉克的计划,是这样吗?
    答:这是无稽之谈。伊拉克不具备当时日本天皇制下绝对权威的基础。美国不管用谁来取代萨达姆,都不可能拥有绝对的权威。并且,在伊拉克有许多宗派和民族,在这点上与日本不同。阿富汗的卡尔扎伊政府为团结各民族领导人费尽心机,伊拉克新政权将面临比阿富汗更大的困难。
    问:布什政府内部分人想在战后的中东建立新秩序,是吗?
    答:如果爆发战争,美国会在短时间内取胜。伊拉克国民恐怕会欢迎驱逐萨达姆。但是半年以后伊拉克国民就会要求把美国赶出伊拉克,会出现针对美国占领军的抵抗运动。反美斗争会演变成权力斗争,伊拉克会陷入某种无秩序状态。伊拉克的混乱将影响到土耳其、伊朗、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中东会陷入不稳定状态。
    我不认为在伊拉克能实现美国政府中部分人描绘的那种民主。应该耐心地利用较长时间建立一个稳健、负责任的政府。即便不是民主政府,也应该是一个放弃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伙伴。如果是这样也许还有可能。
    问:有人把在世界上拥有压倒优势的美国比作罗马帝国,你怎么看?
    答:我不那么认为。罗马帝国当时不存在真正的对手和应该认真对付的大国。但是今天不是单极世界。美国必须与欧盟、俄罗斯、中国、日本、印度等打交道。
    问:倾向于单边主义的现政府谋求让安理会做出决议就是其表现吗?
    答:布什政府想不通过其他国家的合作而实现国家目标。但是国际社会的实力结构并不是那么回事。即便在伊拉克展开军事行动,最起码也得有安理会决议。在做出这种“大动作”时,即便是美国也不得不进行多边协调。安理会决议不过是表明布什政府不得不顺应国际社会的现实。
    问:你曾说由美国、主要地区大国、地区大国、其他国家这4个层次构成的“单极、多极”结构才是今天国际社会的现实,是这样吗?
    答:中国将会抬头。欧盟也将进一步统一,恐怕会作为比美国更大的一个统一国家发挥领导作用。国际社会将用10年时间,渐渐由以美国为顶点的单极和多极世界向多极世界过渡。

俄依然对北约东扩表示担忧

    【俄新社莫斯科11月18日电】题:俄罗斯依然对北约扩大问题表示担忧(作者 俄罗斯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总局专家斯坦尼斯拉夫·诺瓦克)
    俄罗斯对将于11月21日召开的北约布拉格峰会持有自己的看法。这个会上将宣布新成员的名单,其中将有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这样一来,北约将紧靠俄罗斯的边界。
    因此,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可能会产生问题。这个条约规定只能保持最起码的常规力量,而且还要保障武装力量的高透明度。这个条约是保障俄罗斯和北约安全的重要工具。
    俄罗斯严格遵守条约规定的各项义务,从而为有关各国尽快批准这一条约扫清了所有障碍。
    但是,在布拉格峰会前夕,俄罗斯表现出了某种担忧。在北约接收新成员的前夕,俄罗斯方面不能不透过自己的利益来看待经过修改的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俄罗斯国防部对这一问题的立场没有变。建立“20国”在任何程度上都不能是对北约扩大的补偿。首先,这一做法不利于国际条法气候的变暖。因为,在欧洲版图上出现不受武装监督条约严格控制的新的军事同盟国家,会对整个条法制度产生破坏性后果。
    在这种情况下,解决有关修改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协定的生效问题比任何时候都显得迫切。对俄罗斯来说特别敏感的问题是,北约通过吸收波罗的海国家来加以扩大的做法会对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和整个欧洲安全今后的命运产生不良影响。俄罗斯担心,在它的边境附近可能出现一个军事力量和装备部署不受任何限制的“灰色地带”。在俄罗斯单方面承担在西北部和加里宁格勒州限制自己武装义务的情况下,这种担心愈加严重。
    俄罗斯不打算修改保障自身安全的原则和态度。可是有可能会出现迫使俄罗斯做出修改的条件,特别是当俄罗斯对北约扩大的担心受到蔑视的情况下。在北约布拉格峰会前夕,俄罗斯完全有权等待即将加入北约的国家发表声明:一旦修改了的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生效它们即同意加入。俄罗斯也希望北约的其他成员国保证它们无意在波罗的海国家境内部署该条约所禁止的武器和装备。
    同时不能不看到俄罗斯与北约合作的积极方面,这在最近表现得尤为明显。俄罗斯—北约理事会的成立就是一个有力证明。这个委员会代替了原先的联合常设委员会。
    俄罗斯与北约合作的未来不在于从数量上增加各方面合作的措施,而在于改变这些关系的内容本身。它们应当变得更加信任、更加富有建设性。我认为,从中受益的不仅是俄罗斯和北约,而且还有欧洲—大西洋整个区域的所有国家。

美国:两副面孔对世界

    文章说,真实的美国既不是前总统卡特的美国,也不是现总统布什的美国,而是一种混合体,是两者的结合,是一种复杂的东西
    【法国《快报》周刊11月7日一期文章】题:两副面孔的美国(作者  原法国教育部长克洛德·阿莱格尔)
    布什千方百计想让联合国授权他可以随时攻打伊拉克,可能随后还要攻打伊朗、也门或朝鲜。与此同时,挪威却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这真是对现实的莫大讽刺!战争与和平就是这样同时拴在美国的大旗下。这种巧合实际上恰恰反映了美国的两副面孔。
    布什在国际事务中无所作为并自我反省一年之后,现在终于开始对中东发生兴趣。可他提出的是什么建议呢?让两个老对手在个人仇恨和民族利益驱使下爆发的血腥对立自行了断。自私的美国又回来了!
    当年的卡特相信外交手段,相信谈判,相信理性的胜利能够带来和平。现在的布什只相信实力,相信炫耀武力、相信以牙还牙的报复手段、相信战争。
    卡特是第一位敢于说出人权这个词的美国总统。当然,即便他没有结束北美跨国公司对拉丁美洲几十年的殖民剥削,他还是给美国外交吹进了一股新风。我们不要忘记,是他最早给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施加压力。在一名黑人中士蒙冤受审的时候,他公开表示了抗议。
    他是第一位不怕得罪工商界院外势力集团、不惜承担经济损失的美国政客;是他促使美国颁布了关于治理水和空气污染以及处理各种废料的相关法律。
    还是他最早发起削减战略核武器的谈判,可是这件事却让里根在雷克雅未克大出风头。
    相反,布什是里根时代和完全放任的自由主义的产物,是军火商外加石油商势力集团掌中的玩偶,通过在其兄弟担任州长的那个州获得的引发争议的选票,成为值得怀疑的那场总统争夺战的最后赢家。布什代表的就是人们不愿看到的那个美国,那个自我标榜信仰基督,实际上却只认金钱的美国;那个只在口头上表示赞赏伦理道德的美国;那个无视历史、不在乎留下什么恶名的美国;那个不惜用欺骗手段为自己谋利、却指责别人道德败坏的美国。
    真实的美国既不是前总统卡特的美国,也不是现总统布什的美国,而是一种混合体,是两者的结合,是一种复杂的东西。在这里,有时候一些人的观点与另外一些人相抵触,有时候南部的民主党和北部的共和党又让人搞不清彼此的差别。美国既是哈佛大学又是三K党;既是大都会歌剧院又是全国步枪协会;既是手捧圣经的信徒又是在企业帐目上做假帐的骗子,让某些人发财,又让另外一些人倾家荡产;它今天还在为第三世界培养人才,明天又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对它们肆意践踏;它在学校里大讲人权,可是却拒不取消死刑;它人均拥有剧院的面积最大,可是文盲的比例也最高。美国,一方面宽容大度,另一方面却无情地制裁可怜的失败者;一方面制度化地吸收移民,另一方面却存在种族主义倾向……对美国的任何描述只能让人看到它的一个侧面,却抓不到实质。美国有两副面孔,且在不断地变化。将来,大多数美国公民都会是亚洲人和拉丁美洲人。
    我们都知道通过我们的态度、我们的判断、我们的书和我们的言谈来帮助我们喜欢的一方,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还有另一方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