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飞行总统普京

    2000年5月8日到2002年9月1日,普京共飞行75.3万公里,每17.5小时就有1小时在天上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9月18—19日连载文章】题:普京往哪儿飞,为什么飞?(作者 奥夫恰连科 罗季奥诺娃)
    从2000年5月8日到2002年9月1日,普京在当总统的两年多时间里,乘飞机或直升机共飞行75·3万公里,每17·5小时就有1小时在天上飞,其中有一次是环球飞行——莫斯科—南萨哈林斯克—东京—纽约—莫斯科。从时间看,国内国外差不多各占一半。
    “当家的,总统来了!”
    普京考察远东时,路过一个村子。有个汉子正穿着裤衩在劈木柴。老婆对他嚷道:“当家的,总统来了!”“什么总统,见鬼了!”汉子不相信,可是抬头一看,愣了:“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真的是您!”“不,不是我。”普京开玩笑说。汉子不知深浅地请普京跟他儿子一起游泳。当时水温21摄氏度,普京二话没说就下了水。
    这段故事快变成传奇了。此前不论是叶利钦还是苏共中央总书记,都喜欢事先精心策划的视察,听听当地领导汇报,看看名胜古迹。普京讲究“眼见为实”,但是,即使他视察时发现了问题,一般不当场发脾气,而是事后处理,不像以前的领导人,喜欢在电视摄像机前斥骂地方官,事后忘得一干二净。
    即使在群众场合,普京也善于躲开当地领导安插的“工农代表”,专挑未经“训练”的普通人,跟他们聊家常。一次在外地,有个参加过卫国战争的老太对他抱怨,说自己的退休金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没有享受任何优惠。普京回首都后立即向退休基金会会长问明情况。原来,根据规定,想享受优惠就要自己办齐证件去申请,不申请就没有优惠。后来很快改了章程,基金会工作人员应该为退休老人上门服务。
    “要真切地了解祖国”
    普京说过,当国家领导,应当真切地了解祖国。去年,他利用休假长途考察了俄西北地区,今年考察了远东。那是前领导最不愿意去的地方,时差大,没什么好玩的,人民愣,问题多。“来了,许了一堆愿,什么也不落实”——这是人们对前领导视察的概括。
    普京考察外地,并不是摆给人看的“公关姿态”,他乐于摆脱成堆的记者。一次,他在极北地区的苏尔古特,天气突然变得很恶劣。随行的三架直升机驾驶员不敢起飞,记者和摄像器材都只好留下。只有专用直升机驾驶员技术过硬,带着“全天候总统”飞到第一线,普京同天然气开采工呆了一整天。
    从地图上看,普京这两年零四个月内已到过俄罗斯各军区和舰队,这就是说,对军队改革情况的了解,他不仅仅是通过国防部长和将军们的报告;俄罗斯七大行政区他都已考察过一遍,有的区到过不止一次,往往就地举行国务委员会主席团会议,有的会议甚至由电视实况转播,比如在远东那次,目的是让群众监督,看是否有人在糊弄总统。
    普京的考察,有的时间不长,但日程安排很紧,随行人员很少。一次在外地考察期间,他应一位农村老太的邀请,去尝尝她的醋渍蘑菇,就只开了辆小面包车。要不然,大批随行人员还不把老太过冬的食品全吃光了!
    哪儿都去过,哪儿都没玩过
    总统的出国访问很像紧急空降。比如出席在加拿大举行的“八国会晤”,来回各飞15小时,在那儿只呆了46小时,而且时间正好黑白颠倒,同大国领导人谈判的紧要关头,恰好是莫斯科深夜。普京无所谓,深夜回到俄罗斯后,第二天早上照样飞到斯塔夫罗波尔,去考察那里的水灾情况。随总统报道加拿大之行的记者组受不了普京这种工作节奏,只好另换一班人跟着去。
    要说普京出访,真是无处不去,可是他哪儿都来不及玩,不论是伦敦,还是巴黎。普京的出访一般不安排游览观光项目,并不是他没有兴趣,实在是没时间。
    但是,普京的收获却远远大于欣赏美景。通过出访和会谈,他解决了同德国存在多年的转帐卢布的计算问题,使俄罗斯欠德国的债务从90亿美元减少到5亿欧元,而且其中的3·5亿欧元已经偿还。债务反正早晚要还,但是,时机的选择大有奥妙。钱是在德国遭受水灾后立即汇去的,这马上就使古板的德国人对俄罗斯大生好感!至于普京出访期间敲定的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计划,简直就是为后代挣钱,对未来投资!
    普京出国访问,一般带三个人:负责对外政策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普里霍季科、礼宾官谢戈廖夫和新闻秘书格罗莫夫,当然还有保镖。排场远远比不上美国总统,布什出访动辄随行人员上千,飞机多达12架。
    要美国佬,也要古巴
    普京主政后,第一件事是遍访周边国家。访问路线比声明更雄辩,证明普京提出的首要任务是保证周边地区的和平、安全和稳定。普京说过,邻居无法选择,同他们只能和睦相处,尽管他们各不相同。普京同江泽民主席和以他为首的领导集体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关系。普京还到过蒙古,这不仅是由于它跟俄罗斯有共同边界,还因为对聪明的政治家来说,国家没有大小或强弱之分。
    到2000年,普京已经协调了同独联体国家的关系,此后,独联体国家元首会议基本上每次都全体出席。普京在独联体国家领导人索契“茶话会”上,一针见血地提出了问题:咱们一块儿决定吧,独联体这个组织到底是留还是去?于是,独联体动起来了,成立了联合武装力量司令部和欧亚经济共同体,着眼于形成共同的防御和经济空间。
    普京建立同“七国集团”领导人友好关系的行动更加积极。区区数月之间,在同布什和布莱尔的关系中,亲密的私人会晤取代了以往的繁复礼仪。
    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花了十年努力,同西方的关系仅限于空谈和借债,普京只两年就成了发达国家俱乐部的正式成员,而且获得了2006年“八国峰会”主办权。
    普京没有忘掉任何国家,甚至不惜押上自己的政治生命。他把我们几乎已丧失殆尽的国际政治潜力全捡回来了。
    20世纪50年代曾有首著名歌曲,叫做《要古巴,不要美国佬》。普京现在既要美国佬,也要古巴。
    有人以为,访问古巴、朝鲜和越南,会使俄罗斯走入死胡同:莫非我们又要倒退,同那些国家的领导人重新称兄道弟?普京干嘛自个儿送上门去?
    可是,恰恰是在那些国家,埋藏着当初我们培养起来的干部的“黄金宝库”,以及俄罗斯从苏联继承来的大笔旧债。那些迄今为止对其他国家封闭的地方,埋藏着数年后会给俄罗斯带来滚滚红利的投资潜力。普京只不过是把俄罗斯当初丢失的财富敛回来罢了。
    但是,重新修复的不仅是同卡斯特罗的关系。当初同法国的关系是表面好看,实际疏远,同英国和西班牙的关系也磕磕绊绊。普京对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一概拜访、会谈,不厚此薄彼,不从中突出“地缘政治领袖”。
    与此同时,普京特别重视亚洲,把它看作未来经济竞争的天骄。俄罗斯同印度、韩国和日本的关系都得到了改善。
    普京花了两年时间,让世界相信我们愿意成为各国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