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李登辉攻击中华文化受谴责

    【中央社台北11月16日电】国民党政策会副执行长张荣恭今天指出,前总统李登辉激烈抨击中华文化,这与他在总统任内大力宣扬中华文化形成两极自我矛盾和自我否定,会让和李登辉有关的历史文献,成为显衬他个人反复虚伪的材料,等于是自我摧毁形象和公信力。
    张荣恭代表国民党针对李登辉有关中华文化的言论提出质疑。
    对于李登辉上午说“中华文化没有理想,是堕落的文化”,张荣恭引述李登辉在第八任总统就职演说中告诉国人:“中华文化所揭橥的政治经济社会制度的目标与现代民主自由国家所施行及追求者,可谓不谋而合”,他进而呼吁“谋求中华文化的复兴与发扬光大”。
    张荣恭说,1996年李登辉当选首位民选总统的就职演说,仍然颂扬“中华民族能立5000年而不坠,端赖优秀文化的维系”。而1995年传播全球的“李六条”郑重宣示:“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是全体中国人的共同骄傲和精神支柱,我们历来以维护及发扬固有文化为职志。”
    张荣恭指出,李登辉还曾表示“以兼任中华文化复兴总会会长为荣”,所以李登辉现在的相反言论就会使人认为过去的立场只是为了保有权位,更严重的是分裂了国人思想,混淆了社会价值观。

台报评十六大后两岸关系

    【台湾《中央日报》11月16日社论】题:中共十六大后的政局走向和两岸关系
    这次中共十六大的召开,可谓平稳顺畅,在对台政策方面,重申了“三个不改变”,也就是国际社会承认一个中国的基本格局不会改变;台湾民众求和平、求稳定、求发展的主流民意不会改变;和平统一的大趋势不会改变。
    值得重视的是,在既有的“一中”原则和“八项主张”之外,中共提出了可以通过谈判解决台湾问题,也就是透过两岸谈判解决台湾地区在国际上与其身分相适应的经济文化与社会活动空间问题,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问题等等。除此之外,还表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导弹不针对自己的同胞手足”的观点,以作为“不放弃对台动武”原则下一项软性的诠释。由此看来,在两岸互争“对我有利”的政策竞赛中,相对于中共政策,扁政府在两岸关系上“鸵鸟主义”的逃避心态,已使我方在开展对大陆的政策主动权方面,明显落于劣势。
    【台湾《中国时报》11月16日社论】题:十六大闭幕 中共权力转移完成
    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确定的高层人事布局,我们可以看到,不论在中共政治局及其常委会、中央书记处、中央军委会,以至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均是新人辈出,其平均素质之高,非过去可比。这种迹象显示,中共已向后革命时代迈出了一大步。在未来,应可预见,一个更专业化、现代化的中共领导团队已经出现。
    当然,我们也认为,中共十六大的人事布局与历史意义还不只如此,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的思想及“与时俱进”的观念,必定会让中共对传统的政治观念有不同层次的思考。
    在两岸关系方面,不容否认,由于台湾当局“一边一国”论的出现,两岸关系正处于相对紧张的状态。目前双方授权的交流管道全部中断,而两岸民间的交流却仍如潮似涌,甚至两岸“三通”也已如箭在弦,两岸民间力量的涌现,正将两岸关系推向民众更期待稳定与和平的方向。在此情况下,希望更大程度地缓和两岸关系,建构两岸长期和平、繁荣与稳定的基石。

洛杉矶市将台北路标正名

    【香港《新报》11月17日报道】题:洛杉矶将台北市隶属中国
    与台北市缔结姊妹市长达23年的美国洛杉矶市政府,在未告知台方的情况下,于周五突然更动坐落于市区、包含所有姊妹市名称的路标,将台北市的英文名称由Taipei Taiwan改写成Taipei Muˉnicipality,Taiwan,China,台湾驻洛杉矶代表处立即向洛杉矶市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台北市新闻处长吴育升强调,若洛杉矶市政府没有善意的回应,不排除与洛杉矶断绝姊妹市。
    这个标有洛杉矶所有姊妹市的路标,是于今年9月18日由洛杉矶市府交通局竖立,当时台北市的英文名称是Taipei Taiwan,却招致中共强烈抗议,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洛杉矶市政府突然更改台北市的英文名称,同为洛杉矶姊妹市的广州市的路标名称是Guangzhou,China.

中国像一块巨大磁铁吸引外来投资

    【德国《商报》11月4日文章】题:中国备受赞扬 
    过去几周里,中国受国际投资者喜爱的程度超过了美国。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比中国吸引更多的外国直接投资。欧洲、美国和日本的投资者对这个国家的投资热情就证明了这一点。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将近1年,今年它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近8%。
    在这个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时期,国际投资者是从哪儿获得对中国的巨大信心呢?首先,相信中国经济会继续发展,出口也会持续强劲增长。几天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国民经济学家肯尼思·罗戈夫预言,在未来几十年里中国将同作为全球经济增长发动机的美国竞争。尽管中国在其非常困难的
转轨过程中可能出现挫折,但这一预言几乎不会被认为是冒险的论断。    其次,人们越来越多地发现中国是个巨大的销售市场,销售商必须显示实力。今后5年内,年收入超过1万美元的4亿新消费者中有一半多将来自中国。特别是欧洲和日本的厂商在越来越多地把它们的生产转移到中国,以便承受得住不断增加的价格压力。
    中国的出口也通过针对第三方市场的直接投资得到增长。生产转移可能已经促进中国的出口增长40%。但不仅仅是不断增长的国内市场和廉价劳动力把投资吸引到中国。仍处于垄断下的一些市场的乐观前景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外来投资。外国生产商希望在结构调整之初就在改革的市场上抓住中国最好的伙伴。尤其在中国的汽车、航天、银行和能源工业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提供高水平的劳动力的情况也大有改善。中国的大学每年培养20多万名工程师。这是美国的三倍,比欧洲也多45%。同时,从国外回国的学者也大量增加。
    目前,主要是日本公司和台湾公司在大规模地向中国大陆转移。对于它们来说,在多数情况下大幅降低成本的惟一机会是把生产转移到中国大陆。这导致的后果是:仅在去年,日本在中国的直接投资就增长了57%,增加到约50亿美元。
    为了确保日本和美国跨国公司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元件特许组装订单,台湾首先必须在电子工业领域大幅降低成本。已经有大量投资从台湾岛内转移到中国大陆。台湾公司在大陆的投资可能已经达到了1000亿美元。已经有大约30万台湾人生活在上海周围的工业区,他们为自己建立了一整套基础设施,其中有台湾学校、老师和教科书以及台湾餐馆和酒吧等。
    北京打算使自己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模范学生并努力兑现它在加入WTO时做出的承诺。正如负责贸易事务的欧盟委员帕斯卡尔·拉米几天前所说,大多数外国投资者认为列车在朝正确的方向行驶。

大前研一批评日本人对中国存在偏见

    他认为,日本企业在华投资的损失不过是对美国投资损失的1/10。尽管如此,日本企业还是责怪中国商人不好,不能原谅。但如果是美国的生意伙伴,即使日本企业遭到巨大损失,也认为可接受。日本企业现在需要认真探索顺畅的日中合作之路
    【日本《现代周刊》11月15日文章】题:踌躇不前的日本企业必将失败(作者 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
    原编者按 “现在的日本类似100年前的英国。英国嘲笑当时的新兴国家美国,说美国的发展终究是有限的。然而就在对美国的嘲笑中,英国衰退了。日本的经营者对中国也依然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大前研一批评了日本对华投资谨慎消极的态度,同时认为日本只能利用中国的经济腾飞来实现自己的经济复兴。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世界对华投资额正急剧增加。今年1至7月,世界对华投资额为29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2%。日本一些企业着眼于将来,正逐步推进与中国的合作,例如三洋电机公司与中国家电厂家海尔进行全面合作,松下电器公司与另一家电厂家TCL集团携手合作,跨国公司丰田也决定以天津为中心开始正式投资中国。
    回顾80至90年代,一些日本企业乘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东风进入中国市场,但在对华投资过程中却尝到了一些苦头。这是因为当时中国国有企业民营化尚处于摸索阶段,双方在商贸洽谈中难免会出现纠纷。但是经过改革,中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欧美企业竞相到经济持续迅速增长的中国投资,而此时的日本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对华投资上过于谨慎。
    担任了30多年经营顾问的笔者认为,其实让日本损失最大、最令日本企业倒霉的国家是美国。日美之间的专利权之争使日本损失数千亿日元,两国间的各种纠纷诉讼常常多达上千起。日本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彻底失败,而日本企业在华投资的损失不过是对美国投资损失的1/10。
    尽管如此,日本企业还是责怪中国商人不好,不能原谅。但如果是美国的生意伙伴,即使日本企业遭到巨大损失,也认为损失可以接受,从中学到了东西,这就是日本人对中国的偏见。我们必须注意,在国际商务中,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心中存在的某种偏见。
    例如,100年前的英国曾经也面临过类似今天日本所面临的局面。
    日本不能重复英国曾经犯下的错误。现在,日本必须敞开胸襟,毫无偏见地看待中国,不要惧怕所谓的“中国威胁”,而应投入到即将腾飞的大国的怀抱。应该具有“利用这个国家经济实力来谋求发展”的胸怀。如果依然踌躇不前,将来必然会一败涂地。
    那么具体地来说,怎样才能在中国成功投资、赢利呢?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出现了六大区域,它们是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京津走廊、山东、福建、东北三省(辽东半岛),应该根据这些区域的各自特点进行有效投资。中国的六大经济区正在以迅猛的速度向前发展,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将以这6个地区为核心,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日本要想生存下来,除了投资中国,别无选择。
    对我的这种主张,也许有人会提出批评,认为鼓励日本企业投资中国将使日本产业越来越空心化。这种观点实际上是错误的。在日本经济繁荣的80年代初,欧洲工会认为使用工业机器人将会减少就业,因而拒绝推广工业机器人的使用。而当时的日本处于迅速发展阶段,工会接受了工业机器人的使用,结果日本变得更加强大,而欧洲的失业率则达到了两位数。
    从中应该吸取的教训是,不能因为害怕带来裁员而不敢向新的体制转变,否则就会被果断的国家或企业打败。投资中国也是同样的道理。
    日本企业现在需要做的是从根本上转换商业观点,抛弃对中国的偏见,认真探索顺畅的日中合作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