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梦里梦外

    【美国《华盛顿邮报》10月20日文章】题:梦里梦外——工作与做梦的关系(作者 希尔斯廷·格里姆斯利)
    睡觉乎?工作乎?
    罗伯特·约翰逊今年58岁,是大瀑布村人。有时候,他会梦到自己深夜在安蒂塔姆国家公园的一块玉米田边行走,这里曾是1862年一场血腥战役的战场。约翰逊是一个美国内战迷,阅读有关内战的书籍是他的爱好。
    在梦里,他突然听到一种“喀嚓、喀嚓”的声音,还有玉米秆在沙沙作响,黑暗中,一双燃烧着怒火的黄色眼睛正在熠熠发光。随后,一只500磅重的孟加拉虎鬼魅般地从暗处跳了出来。这头野兽用巨掌给了他有力的一击,将他掀翻在地。在一刹那的恐惧中,约翰逊知道自己会被狼吞虎咽地干掉。然后他就吓醒了,心脏狂跳,血脉贲张。
    每个人的梦境中都可能出现饿虎,但对约翰逊而言,这还表示他的工作正在影响其睡眠。约翰逊是利斯堡动物公园的主管,负责照顾数十只野生动物,包括他正在为布里奇国家动物园养育的一只孟加拉幼虎。约翰逊晚上常常带这只体形尚幼但长势很快的幼崽回家,和它嬉戏,然后把它关到厨房里,自己上楼睡觉。最近,他注意到这只幼虎变得越来越凶猛,而且看到它和自己的牧羊犬玩耍时,他开始有点担心了。
    约翰逊的梦非常具有戏剧性,但梦境总是现实与幻境不可思议地混杂在一起,栩栩如生、有时又令人惊恐的场面穿插着平凡的细节。每个人都做梦,但并非人人都记得自己的黑甜乡奇遇。然而睡眠障碍专家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像约翰逊一样,工作的影响正在渗入他们的睡眠。
    让人焦虑的梦境
    罗莎琳德·卡特赖特是芝加哥拉什大学心理学系主任,也是睡眠意识领域的专家。她在过去30年里一直进行梦的研究,她注意到与工作相关的梦的数量一直在上升。她说,首先,现在梦到工作的女性比过去更多,因为她们“如今像男人一样承受工作压力”,而女性过去倾向于梦见生活和人际关系等其他方面。
    卡特赖特说,今天的一个典型梦境是:一名职员走进一家饭店,在桌旁坐下。他注意到一群同事坐在附近的桌旁。如果是在过去几十年里,做梦的职员会认为这个场景是令人愉快的,但而今他们往往认为它传达的是负面信息。
    卡特赖特说:“做梦者会说:‘他们正在议论我。我会被解雇。’而且这种梦的出现频率比过去更高了。”
    约翰斯·霍普金斯医疗中心的心理学家兼睡眠医疗专家戴维·纽鲍尔说:“梦的内容往往是熟悉的话题,涉及我们最近参与的活动。这就可以理解了,既然我们都把那么多时间花在工作上,我们的梦当然会与工作相关。”
    人类学家斯蒂芬·胡安指出,最常见的5种梦是跌落、被追逐或被攻击、努力想完成一个简单任务却失败、从事日常琐事和处理人际关系。
    很多人梦到他们设法完成通常可以轻松搞定的事情,却往往以失败而告终,有时还导致可怕的后果。森特维尔的发型设计师米莉·格芬梦到自己正在给一位客户做发型的定型。然后,由于某个她也不清楚的原因,她跑出去做一件事,结果发现自己因为交通堵塞或者其他障碍而无法回去了。在余下的梦境中,她一直为无法返回而心急如焚,绝望地寻找回去的方法。这个梦还有另一种结局:她终于回去了,但发现客户的头发已经变成了一蓬乱草。
    人们还经常在梦中重新经历以前给他们带来创伤的事件。研究梦的专家指出,尽管人们做美梦也做噩梦,但不幸的是人们更多记住的是噩梦,因为我们做噩梦时会惊醒。此外,如果是被外界声音(例如闹钟和电话铃声)惊醒的,人们也更容易记住梦的内容。
    梦是什么?
    对于大脑在睡眠中的这种活动是否有意义,专家们意见不一。
    里士满大学心理系主任、神经科学副教授克雷格·金斯利深信,梦“只是神经系统随机迸发的火花”。关于梦的意义,金斯利在文章中写道,它们“是神经活动的爆发,在短期记忆通过脑部海马区的激活转存为长期记忆的过程中,必然的神经联接的刺激形成了梦。在做梦期间,眼球会快速转动。”
    他补充说:“大脑只是一个高级的组织者,它把这些随机活动收集到一起,像玩牌高手那样,把它们以尽可能讲得通的方式组合起来。”
    另一方面,拉什大学的卡特赖特认为,梦是有价值的“情绪调节器”,帮助人们应付烦心事。她说:“令你感到气愤、沮丧的事最容易成为梦的主题。”
    有些人很幸运,会做有益的梦。他们安安稳稳地静卧在床,就可以找到努力的途径,给白天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找到解决方法。例如,剧作家可以梦到自己未完成剧本的合适结局,画家在动笔之前就会梦到自己萦绕于心的画面,小说家可以在梦中为小说找到精彩题目。
    此外,还有最受欢迎的梦:胜利之梦。45岁的特雷西·阿布曼是美国州、县、市政雇员联合会的组织者,9年来一直在努力动员伊利诺伊的心理医疗人员加入工会。她和同事已经召纳了5000人,但还有大约1·5万名职员还未加入。她说,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是在为自己所代表的员工争取到了1美元/小时的加薪之后,有一天晚上,做梦一向很生动的阿布曼得到了一个有生以来最美妙的梦。
    她笑着说:“我梦到我们把伊利诺伊所有的幼儿保健人员都吸收进了工会,而且为他们争取到了健康保险和养老金。一觉醒来,我觉得很累,但真的非常高兴。我感到很振奋,很受启发。一切看上去都充满了希望。”

弗洛伊德说对了什么?

    【美国《新闻周刊》11月11日一期文章】题:弗洛伊德说对了什么?(作者 弗雷德·古特尔) 
    重新审视弗洛伊德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脱离主流科学的时间已经太久了,所以我们很容易忘记,在20世纪初,人们曾把他奉为科学界的翘楚——而不像如今,大家只记得他创立了渐受冷落的心理分析疗法。
    从业之初,弗洛伊德希望创建一种“意识的科学”,但他所掌握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科学手段太过生硬,所以无法完成这样一项任务。因此,弗洛伊德放弃了“科学”,让他的患者躺在沙发上,围绕童年、梦境和臆想展开无拘无束的交流。这种疗法引出了一种革命性的观点,即:人的意识就是一部肥皂剧,充斥着暗藏的欲望、敌对的心理、邪恶的动机、自我欺骗和充满隐含意义的梦。问题在于,弗洛伊德列举了许多奇闻轶事,却几乎没有掌握任何实验数据。在发明了诸如正PET扫描(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之类的方法后,科学家们对心理分析中的浮夸推测产生了怀疑。
    然而,在弗洛伊德日益受到贬低时,一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在对大脑的生理结构展开比较深层的探索后,研究人员为他的一些理论找到了依据。如今,一批人数不多但颇具影响力的研究人员正在利用他的观点指导未来的研究工作;他们甚至在3年前创办了一份刊物——《神经心理分析》。艾奥瓦大学医学院的神经学研究负责人安东尼奥·达马西奥写道:“弗洛伊德关于意识本质的见解与当代神经科学的最新观点是吻合的。”值得注意的是,达马西奥没有集中关注心理分析或者俄狄浦斯情结。相反,目前开展的是基本研究,即情感的产生和藏匿在梦的阴影中的原始情感。
    内驱力与梦
    除了寻找食物和避免伤痛的动物本能之外,弗洛伊德还确定了精神力量的两个来源。他称之为“内驱力”:敌对心理和性冲动(后者包括性欲,但还有更为广泛的含义,涉及追求刺激和成就的欲望)。他理论的关键在于:这些都是潜意识的内驱力,无需干扰我们清醒的意识就能影响我们的行为;它们披着厚厚的伪装,只在我们的梦中出现。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心理学和神经学方面的研究工作没有重视潜意识内驱力的作用,而是强调意识清醒状态下的生活中的理性过程。与此同时,梦境被斥为一种精神干扰,是睡眠状态的大脑中出现的零散记忆。然而,研究人员发现有证据表明,弗洛伊德所说的内驱力确实存在。它们来源于边缘系统——这是大脑中的一个原始部分,主要在潜意识状态下活动。
    如今,内驱力通常被称为情感,包括五个因素:愤怒、恐惧、分离焦虑、欲望、性冲动的变异形式——渴求。弗洛伊德1915年就预言了这一发现。他写道,内驱力源于“机体内部”,是应施加于头脑的要求而产生的,这种要求“是头脑与身体相关联的结果”。换言之,内驱力是原始的大脑电路,控制了我们对环境的反应:饥饿的时候寻找食物,恐惧的时候逃跑,渴望配偶。
    梦的起源
    研究人员在对“渴求”这种内驱力的探索中取得了尤为丰硕的成果。尽管和其他内驱力一样,“渴求”源于边缘系统,但它也涉及部分前脑,而前脑是比较高级的精神活动的发生地。20世纪80年代,俄亥俄州立博林格林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雅克·潘克塞普开始对脑皮层附近的一个名叫腹侧被盖区的区域产生了兴趣。人脑中的这个区域就位于前额发际线以上。当潘克塞普刺激老鼠的相应区域时,老鼠会在空气中嗅个不停,跑来跑去,好像是在寻找什么。是饥饿吗?不。老鼠会径直从一盘食物旁边跑过,对潘克塞普能够想到的任何东西都视而不见。这部分的大脑组织似乎导致了一种对新事物的渴望。
    伦敦大学学院的神经心理学家马克·索尔姆斯认为,这听起来与性冲动十分相似。索尔姆斯说:“作为神经科学家,潘克塞普发现了弗洛伊德在心理学领域的研究结果。”为了加深对梦的了解,索尔姆斯研究了大脑的同一区域。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神经学家就知道,梦是在一种特定的睡眠状态下出现的。那就是快速眼动睡眠状态,而这种状态又与大脑中一个叫做“桥”的原始部分有关。因此,他们认为梦是一种低层次现象,在心理学上没有多大意义。然而,索尔姆斯却发现,与梦相关的关键组织其实就是腹侧被盖区,与潘克塞普确认的产生“渴求”情感的区域是同一组织。情况似乎表明,梦就源于性冲动,而这恰恰是弗洛伊德的观点。
    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也许在许多方面有所欠缺,但它也是现有的最合乎逻辑、最富有意义的理论。潘克塞普说:“应该把弗洛伊德和达尔文归于同一类人物。达尔文生活在基因发现之前的年代。弗洛伊德让我们了解了精神器官。我们需要加以探讨,加以发展,加以验证。”也许我们不需要证明弗洛伊德是对是错,而是要完成他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