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国总统腰缠万贯

    
    【美联社华盛顿5月16日电】美国总统布什的财富至少相当于9个百万富翁———不过他仍不如他的二把手有钱。
    在美国政风办公室归档的财产报表中,布什总统和第一夫人劳拉申报的财产在900万到1900万美元之间,其中大部分是以保密委托的形式保管的。
    副总统切尼和他的夫人琳恩申报的财产在2300万到7000万美元之间。在重回政府任职之前,切尼是总部设在达拉斯的石油公司总经理。
    布什所列的财产中包括他在得克萨斯州克劳福德附近占地1583英亩的农场,价值在100万美元到500万美元之间。切尼列出了在弗吉尼亚州麦克莱恩尚未开发的地产,价值与布什的农场不相上下。
    在布什夫妇申报的财产中,还包括为他们的双胞胎女儿芭芭拉和詹娜各准备的78万美元的信托财产,其中包括股票、债券和金融市场帐户。他们持有朗讯科技公司、微软公司、宝洁公司、迪斯尼公司、加普公司以及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发行的股票。
    昨天归档的这些财产报表还显示了布什决定保存的一些礼品———总价值为21857美元。切尼保留了价值16158美元的礼品。
    根据联邦法律,担任公职的官员和政府聘用的一些重要顾问必须大致申报自己的财产、收入和债务。

美参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拜登文章 不要拆毁核“防火墙”

    
    【美国《洛杉矶时报》5月16日文章】题:不要拆毁核“防火墙”(作者 美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约瑟夫·拜登)
    作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核大国,美国肩负的艰巨责任是:要确保我们的武器防止、而不是引发核战争。这项任务并不轻松。我们必须作好打核战争的准备,但我们真正的目标是防止其他国家挑起核战争。我们还必须竭尽全力避免其他国家研制或使用核武器或者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今年早些时候,五角大楼拟定了一份名为《核态势评估》的秘密文件。评估的目的之一就是阐明美国在核武器使用方面的意向。该文件提出了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今天将加以审查的重要事项。主要问题是,评估中的建议是否会增大核战争爆发的危险。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核态势评估》在多大程度上为研制新型武器敞开了大门。我们在必要的时候自然会这样做。但是,在没有考虑负面影响之前,任何人都不应该草率作出判断。研制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新型核武器(相对于单纯改装现有武器而言)也许都需要恢复核试验,这可能会破坏《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而且很可能会导致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也开始研制新型武器。这也许会造成《核不扩散条约》的瓦解。如果我们真的开始着手研制这样的武器,全世界就会认为,我们对核武器的重视程度超过了对核不扩散的关注。其他国家就会从中得到暗示。
    如果更多的国家购买核武器,那将是危险和破坏稳定的不安全因素。但是,对这些国家而言,作出决不购买核武器的承诺需要增强两方面的信心:核大国要防止其邻国利用这种对大家都有益的姿态来钻空子;这些核大国不会滥用他们对这种毁灭性力量的集体垄断。
    在核大国不断缩减核力量的规模和重要性的情况下,无核国家最能接受这些国家维持核威慑能力的做法。美俄13日宣布的协议作为进一步取得进展的标志受到欢迎。但是,《核态势评估》中要求的削减核武器的速度十分缓慢,而且强调,我们要最大限度地保持重新装备核武器的灵活性,所以无核国家几乎无法感到安心。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制止了对核武器的使用,其中一个措施就是把它们的性质确定为可怕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们对敌人和自己人都明确表示,一旦采取或招致核反应,任何人都无法确定事态发展的最终结果。如果我们出于导弹防御或者打击新目标(如深藏在地下的掩体)的目的研制小型核武器,我们可能就会摧毁美国和整个世界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小心维系的防止核战争的“防火墙”。这真会使我们更加安全吗?
    核武器是用于报复或者作为最后手段的武器。它们并非便于使用的军事设备,我们决不能把核武器作为便于使用的军事设备看待。

‘对我来说他是个谜’

    
    【英国《泰晤士报》4月30日文章】题:他很有魅力,但很疯狂(作者 巴里·威格莫尔)
    美国迈阿密西班牙语电台的反卡斯特罗广播新增加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声音。这个反卡斯特罗广播每周5个晚上播音,在90英里以外的哈瓦那可以很清楚地收听到。
    美国为这个对古巴政权破坏性极大的电台节目提供据点并不令人奇怪,奇怪的是这个声音背后的女人。这个称卡斯特罗为“菲德尔”(从来不称“父亲”或“爸爸”)的人,就是老卡的大女儿阿林娜·费尔南德斯。她对老卡的了解也许比自由世界任何人都多。
    费尔南德斯是卡斯特罗与一名情妇所生,她在38岁那年离开了父亲。多年来,她目睹古巴的日益衰落和崩溃,费尔南德斯越来越愤怒,也越来越失望。
    现年46岁的费尔南德斯花了9年时间才经马德里、纽约、佐治亚州的哥伦布,最终到达反卡斯特罗运动的中心地带迈阿密,在这里她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费尔南德斯说:“菲德尔毁了古巴,并使这个国家陷入了崩溃。”1959年的革命结束以后,卡斯特罗开始看望自己的情人和女儿。费尔南德斯说:“我至今记得他身上的烟草味。他是个精力充沛、很有魅力的人。但我不喜欢他。在我还是个孩子时,学校都是军事化管理,我们都穿灰色制服。如果学生、邻居、朋友聚集在一起,警察就会来干涉。我感到失望。在古巴,你不可能搞任何反对菲德尔的政治活动。告密者太多了。所以我越来越气愤,一天都呆不下去了。”
    费尔南德斯说,卡斯特罗的阴影总是围绕着她,不是因为他干涉她的生活,而是因为她是卡斯特罗的女儿,别人总是对她另眼相看。尽管如此,她仍然经常见父亲,而且无法完全抵制他那种磁铁般的吸引力。
    有人问她是否爱过父亲,费尔南德斯说:“不是真正的爱。我对他的感情很复杂。也许是一种同情。我认为,爱是一种态度,但我没有勇气爱他。有时他似乎很天真。对我来说他是个谜,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天真还是邪恶。”

欧洲极右政党互不买帐

    
    【美国《新共和》周刊5月14日一期文章】题:法西斯家族的内讧(作者 赖汉·萨拉姆)
    两周前,奥地利自由党前领导人约尔格·海德尔呼吁建立一个泛欧洲联盟,将欧洲大陆所有反移民、反穆斯林和反欧盟的力量联合起来。显然,让—玛丽·勒庞以悬殊比例败给希拉克一事并没有阻止海德尔继续幻想建立一个“民族主义国际”。随着欧洲大陆反移民的情绪日益高涨,其中的原因也就不言自明了。
    但是海德尔的幻想面临一个相当大的问题:欧洲大陆的反移民政党互相仇视。欧洲的民族主义政客将大量时间花在了谴责其他民族主义政客上,这简直就是法西斯家族的内讧。
    莫名其妙的是,海德尔似乎和勒庞比起了“谁更极端”,他将自己与勒庞拉开了距离,称勒庞的立场“站不住脚”,并指责他“在自己的计划中有种族主义倾向”。相反,比利时的佛兰芒人至上主义者菲利普·德万泰却喜欢勒庞,称他是个“小兄弟”。德万泰对海德尔则不以为然,说他虽然“言辞激烈”,但“非常中庸”(不过,据说德万泰领导的佛兰芒集团“不反对和奥地利自由党建立联盟”)。
    其他人则采取了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意大利推崇墨索里尼的詹弗兰科·菲尼谴责勒庞是个“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反欧洲的法西斯主义者”,并拒绝考虑与海德尔建立任何联盟;在荷兰,已故的皮姆·福特伊恩领导的政党的观点是,它“不想与勒庞或海德尔之流联合”。丹麦人民党主席皮娅·凯斯高甚至更为强硬,拒绝支持任何形式的跨国界合作:“我们保卫丹麦的利益,我们没有创建一个泛欧洲政党的计划。”
    这完全出乎海德尔的想像。长期以来,海德尔一直被认为是需要被打倒的极右怪物。但是自从他登上国际政治舞台以来就变得默默无闻,只是偶尔离开他的老家卡林西亚州,去与萨达姆之流小聚片刻。勒庞的胜利使海德尔相信,通过以“新欧洲”的名义可将欧洲极右政党联合起来,他可以重现辉煌。但海德尔想由自己唱主角,所以他将遭欧洲痛恨的勒庞排除在联盟之外。
    海德尔说,与勒庞不同,他本人不是种族主义者,不仇视外国人,也不反犹太人。海德尔说:“他(勒庞)语言过激,与我有着本质的不同。”而实际上,海德尔这个人最出名的一点无疑是称赞希特勒的“就业政策得当”。勒庞取代海德尔成了欧洲的首恶,通过孤立勒庞,海德尔有理由相信其他反移民政客会围绕在自己周围。因此,他没有以死对头的胜利为基础,而是寻求极右势力“在丹麦、荷兰和意大利存在的巨大潜力”,这也是朝着欧洲的“合并”迈出的第一步。
    但是海德尔在实现这一伟大计划时遇到了一些困难,那就是丹麦人、荷兰人和意大利人。丹麦人民党二号人物彼得·斯科鲁普说:“我们已经拒绝了和极右政党的一切联系。”斯科鲁普话虽这样说,丹麦人民党的一个代表团却于2000年夏天前去奥地利会见海德尔领导的自由党,不过很快就被扫地出门,很可能是因为这些丹麦人民党成员过于“极右”。
    至于荷兰人,皮姆·福特伊恩对将自己与海德尔及勒庞相提并论感到愤怒,他在遭暗杀之前说“荷兰的右翼比英国的保守党还要左”。而意大利“全国联盟”的一名发言人在被问及海德尔提议建立的泛欧洲政党时说:“与勒庞或海德尔的政党合作的可能性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