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亚马孙寻踪

    【美国《发现》月刊文章】题:亚马孙寻踪(作者 约翰·多尔夫曼)
    “一旦我确定了目标,”安娜·柯特纽斯·罗斯福的语气强调了这几个字,“其他任何事都是次要的。我不会让任何事阻拦我。”目前,她的目标是巴西境内亚马孙流域深处的一处遗址,一个科学家从未涉足的地方。四年前,一位淘金工人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大的形状怪异的矛头和一个保存完好的木鱼叉。两年前,当安娜第一次在亚马孙河流域一家乡间旅馆的临时博物馆中看到这位矿工发现的物品时,她知道自己必须去那里,寻找古代人定居的标记。
    55岁的安娜·罗斯福现任芝加哥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考古馆馆长、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考古学教授,是一位有着50余次探险经历的老手。她一生都在冒险——不管是探访遥远的遗址,还是挑战通行的教条。
    亚马孙河流域长期以来没有得到考古学家们的重视,因为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人类在这里出现的时间较晚,而且活动比较少。安娜·罗斯福在这片不为世人所了解的土地上看到了机遇。她最初在秘鲁境内的安第斯山脉进行野外考古,随后在墨西哥和委内瑞拉工作。20世纪80年代初,她终于获准在巴西境内亚马孙河流域开展考古发掘。她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来自马拉若岛,那是亚马孙河出口处一个贫瘠的小岛,面积与瑞士相当。她在那里发现了1800年前先进的筑墩文化。
    让她名声大噪——同时撼动了考古学既定理论——的是她就巴西境内佩德罗平塔多山洞的发掘工作所写的报告。这个洞穴位于蒙蒂阿莱格里镇附近俯瞰亚马孙漫滩的小山上,洞中绘有岩画。尽管长期以来它为当地人所熟知,却从未被发掘过。安娜·罗斯福在那里的发现似乎与关于人类如何在新大陆定居的标准解释不相符。
    她在这个洞穴的出口处发现了石制弹头,并在同一矿层发现了从古代遗留至今的诸如棕榈子、巴西果和鱼等食物的遗迹。人类在此处定居的时间可能早得让人难以想像。安娜·罗斯福利用碳—14标定有机物年代,并用热发光法对一些石具及沉淀物进行年代鉴定,她推算人类最初在这个洞穴居住的时间在10900年至11200年前之间,这与北美靠捕猎猛犸生活的人最早的定居时间差不多。
    我在贝伦与安娜·罗斯福碰面,这里是亚马孙河出口处一个生机勃勃的港口城市,人口大约100万。港口的对面便是荒凉、辽阔的马拉若岛屿,即安娜·罗斯福发现筑墩文化的地方。
    我们乘飞机向西来到一座名为圣塔伦的小城,与考察小组的其他人汇合,他们中有考古学家毛拉·伊马齐奥·达西尔韦拉、卡洛斯·帕列塔·巴尔博萨,还有两位来自贝伦的消防员:马里奥·莫赖斯上校和热达利亚斯·巴拉塔·蒙泰罗军士,安娜·罗斯福聘请他们作安全专家并指导如何使用自携式水下呼吸器。
    我们从圣塔伦乘飞机向南赶往新普罗格雷苏,这是一个以采矿和伐木为主的城镇,在地图上很难找到。按计划,一位名叫爱德华多的飞行员将把我们从这里送到矿工村。他迟到了,天黑后,他才驾着飞机降落在一条没有照明设施的简易跑道上。
    我们乘机前往“梦幻城堡”,也就是那个发现上述文物的矿工瓦尔德马·卡塔诺的家。我们一到,安娜·罗斯福同瓦尔德马以及他的家人就坐到门廊里,劝说他加入我们的探险队。
    瓦尔德马今年75岁,还有心脏病,但他是唯一能带领我们去那个遗址的人。经过大约半小时的协商,他同意跟我们一起去。瓦尔德马体格健壮、头发花白,看上去要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一些。因为他在亚马孙河流域做矿工多年,我猜想,前往疟疾横行的欣吉,他可能比我准备得还要充分。安娜·罗斯福也如此,她热衷于“节食加运动”的生活方式,并打算活到95岁。她告诉我,她感觉还像16岁时一样,我对此毫不惊奇。    
    罗斯福不是她家族里第一个被吸引到亚马孙河流域的人。1913年,她的曾祖父西奥多·罗斯福参加了一支探险队,前往巴西境内地图上没有标识的一条河,这条河原先叫“疑问河”,后改称罗斯福河。这支探险队受尽事故、疾病和成员中途退出等种种困扰,罗斯福一度重病缠身,他恳求其他人丢下他一个人等死,而不愿成为大家的累赘。尽管他后来顺利地回到家,但是,五年后他的离世在很大程度上与其在亚马孙河的遭遇而引发的健康问题有关。
    对于任何将她与曾祖父相比的说法,安娜·罗斯福都会很气愤。她说:“他不是一个真正的探险者。他做了两次小的探险,而我已经做了50次。”几年前,她收到参加重启她曾祖父失败旅行的邀请,她断然拒绝了。她说:“人们对西奥多·罗斯福的兴趣胜过了对我的兴趣。”
    安娜·罗斯福从小到大与母亲、祖母和两个姐妹一起生活在长岛的奥伊斯特贝,罗斯福家族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就定居在这里。她母亲是一位画家,对美洲西南部印第安文物有浓厚兴趣,安娜说,母亲才是真正激励她追求考古学和冒险的人。她说,从9岁起,她就知道自己此生要做什么。
    她说:“很幸运,在我长大成人之前,家里所有的男人都过世了,因此我可以在一个母权制的环境下长大,而且知道由女人控制一切而让男人当陪衬,是完全可以的。所以,这有助于我的个性养成,并使我取得了成功。因为我从没有觉得要温良谦让。”    
    当我们乘飞机前往欣吉河畔更偏僻的乡村时,下方的河水泛起银色的浪花,在太阳下波光粼粼。终于,瓦尔德马指向飞机下方的那处遗址,爱德华多取出全球定位系统测经纬度。我们在着陆前,还需在一个名叫恩特里里乌斯的地面站得到降落许可。
    大约15个挎着自动步枪的士兵在停机坪上等待我们的到来,因为我们事先没有通过无线电通知他们。他们以为我们可能是非法采矿者、毒品贩子、或者是最糟的一种人——盗林者。虽然有人冲我们亮家伙,恩特里里乌斯的每个人还是友好的。他们告诉我们有两条可供选择的路线:一条是到附近印第安人占据的地盘着陆;另一条是到更远的一个简易跑道着陆然后乘船前进。我们决定采取后一种方案。
    我们在丛林中的一条简易跑道上着陆,旁边紧挨着欣吉河支流上一个破败的小村落。生活在这个村落中的就是巴西人称作“卡普哥洛”的一族人,他们是印第安人与欧洲后裔的混血儿,他们靠收成仅够自己果腹的耕作、采矿和天生的技能维持生计。
    第二天清晨,这个家族的族长、嘴上总是叼着烟的贝内和他16岁的侄子希科先带着安娜·罗斯福、瓦尔德马、莫赖斯上校和我坐着两艘破旧的摩托艇向下游前行。原计划是他们二人再返回去接其他人。但是,在水上航行了三小时后,两艘摩托艇的发动机都“劈—啪”一响熄火了,原因是我们在新普罗格雷苏买的汽油不纯。当时已经是下午3点了,太阳通常在5点半落山。
    安娜·罗斯福希望无论如何都要继续向下游进发,但贝内和希科认为,我们需要在一处熟悉的地方避一避。河水很浅且暗礁丛生,在没有星星和月光的环境下,我们的向导很难辨别方向。在我坐的这条船上,贝内和莫赖斯轮换着,一人用竹竿支撑,让船涉过高低起伏的暗礁,另一个人在后面推;罗斯福用铁铲划水,我用手电筒照路。我们逆水前行,经常是前进一步退几步。当一艘摩托艇原地打转,完全失控时,我们当中最有经验的野外生存者看上去也惊惶失措了。我们甚至还在水面上看到了一对熠熠发光的橙色圆点——那是鳄鱼的眼睛。八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一个狭小却舒适的小屋——希科父母的住处。我们在那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我们幸运地遇到了一些淘金工人,他们有一条宽敞的木船可以出租。他们中的三个人加入了我们的行列:艄公弗朗西斯科·绍泽·达席尔瓦和他的两个儿子何塞·马里亚与塞巴斯蒂昂。此后,船的航行就比较顺利了,但还是花了15个小时——而不是我们先前被告知的4小时——才到达那个遗址。
    当空气压缩机在岸上轰隆作响时,安娜·罗斯福和莫赖斯上校换上了潜水服和脚蹼。他们在第一次下水时,从北到南,随后从东向西仔细搜索了整个河岸。第二次下水时,他们发现了那处遗址,曾在这里采矿的何塞·马里亚用手指向河底倾斜的一处,这里比四周低13英尺,他们把沙子拨开,下面的地层便露了出来。
    安娜·罗斯福看到的人类定居的痕迹让她相信,最早在亚马孙河流域生活的人群可能以小团体的方式群居,男人、女人和孩子都参与采集食物和狩猎。鱼是他们主要的动物蛋白来源,不过,他们也吃龟、小蜥蜴,以及她说的“带汁的胖腿蟾蜍”。像那些从棕榈树上采集的油脂丰富的果实也占其食谱的一大部分,还有树上结的果实和巴西果。
    潜水员们在近乎漆黑的环境中摸索,寻找含有火山物质、闪着绿光的地层,矿工往往能在其中找到金子,他们将这一地层称作“财富层”。瓦尔德马说,他发现的那个矛头就是在这个地层中找到的。他们用全球定位系统读取了这个地点的位置数据,然后在这里放置了一个塑料浮标,为的是第二天能找到它。其间,贝内和希科划船往回去接考察队的其他人。
    其他人与贝内、希科连夜乘摩托艇,第二天清晨便赶到了这里。再次下去潜水时,这些考古学家们用手指拨开沙子,就在较厚的杂色砂砾层的下方,露出了薄薄的“财富层”。在这一层绿色物质的上方,他们提取了包括木头和种子等有机物质的样本,其年代有待测定。他们还提取了“财富层”的样本,也准备对其做年代测定。安娜·罗斯福明年将回到这里进行全面的挖掘工作,但就现在而言,她的工作做完了。我们整理了一下,向上游进发。
    如今,我们的工作日程已超过原定的两天,安娜·罗斯福拿不准我们的“空中的士”是否还会在那个林中简易跑道上继续等待。没有无线电,我们能做的就是先让我们的船员去送消息。等我们赶到这个简易跑道时,得知爱德华多将比我们要求的晚一天来接我们。我们坐在跑道上等,约定的时间到了,他没有来。约定时间过了,他还没有来。我们开始盘算,坐贝内和希科的船,到最近的镇子阿尔塔米拉要多长时间。36小时或48小时——大家意见不一致。正当争论愈见激烈时,我们听到了飞机飞近的“嗡嗡”声。
    
    A为由白云制成、用于捕杀大型猎物(比如野牛)的克洛维斯飞镖的镖尖。
    
    B为由水晶制成的矛尖,它底部的倒钩使之非常适合戳刺大鱼。
    
    安娜·罗斯福认为:亚马孙河流域人类居住历史之长和居住人口之多要超过考古学家们的设想。1998年,麦克阿瑟基金会授予她“天才奖”,表彰其有关史前人类如何在热带雨林中生活并影响雨林构成的研究。
    
    安那·罗斯福在遗址开始了第一次水下考察。她和她的小组准备寻找有助于确定此处地质年代的考古样本。
    
    一个不同寻常的矛头和部分木制的杆儿,激发了安娜·罗斯福对其发现处的考古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