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卡斯特罗反击美指责

    
    【埃菲社哈瓦那5月10日电】古巴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今天否认他的国家支持生物战争,同时他还指责美国是在“撒谎、撒谎、撒谎”,其目的是为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封锁进行辩解。
    卡斯特罗今天对新闻界发表讲话,揭露美国副国务卿博尔顿最近的指控。博尔顿说,古巴鼓励生物战争,而且古巴的技术进步正在为世界上那些最需要这种技术的人服务。博尔顿声称,古巴对美国安全的威胁“不容小看”。
    卡斯特罗说:“希望拿出最起码的证据来,因为不存在,而且也不可能存在。他们连一点事实根据也没有。”

错将雷电当‘导弹’

    
    【俄新社柏林5月10日专搞】德国国防部官员10日说,在德国总理施罗德9日从喀布尔飞往塔什干途中,总理乘坐的军用运输机的雷达遇到雷电,发出了可能受到导弹打击的预警。
    据德新社报道说,当时机组人员采取了“规定的措施”,向飞机周围发射了一些装着锡箔条和镁球的袋子作为假目标迷惑敌方导弹。机组人员起初认为,他们遭到地空导弹的攻击,因为阿富汗恐怖分子的导弹能达到这个高度。后来才搞清,附近的雷电把机上的雷达“搞糊涂了”。
    搭乘这架飞机的除随行的实业界人士外,还有德国著名足球运动员、拜仁慕尼黑俱乐部主席贝肯鲍尔。当时许多乘客焦虑不安,而施罗德总理非常冷静。他在到达塔什干后说:“有什么可慌的?即使真的有危险,慌也没用,反正跑不出去。”

吉议会批准吉中边界补充协定

    
    【俄新社比什凯克5月10日专稿】吉尔吉斯斯坦立法会议10日批准了吉中补充协定。据吉议会新闻中心官员说,协定内容是分割吉中边境有争议的乌焦恩久库什地区,该地区面积为27万多公顷。吉尔吉斯斯坦总统说,这将使吉有可能扩大与中国的互利交往,并将推动关于吉向中国输电的谈判。这种谈判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有望得到积极解决。
    据悉,几名议员没等投票开始就离开会议大厅以示抗议。他们认为,吉方应该把水利资源丰富的争议地区留给自己,以便再建造一座水利发电站。
    【法新社比什凯克5月10日电】吉尔吉斯斯坦议会下院的议员们今天批准通过了一项备受争议的边界协议,将尚有争议的领土割让给中国。
    这项边界协议是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在1999年签订的,协议规定将大约9万公顷有争议的领土划归中国。
    这个问题对阿卡耶夫总统来说成了个烫手的山芋。阿卡耶夫敦促下议院批准这一协议,说这是比什凯克能指望的最好的协议了。
    主要来自共产党的反对派议员在投票前离开议会大厅以示抗议,不过有60个席位的下院还是以36票批准了协议。
    反对派议员说,他们将开始征集签名,争取就边界问题和对总统的信任问题举行全民公决。

“台湾正名大游行”起冲突

    
    【美联社台北5月11日电】今天,台北市数千人随宣传车上街游行,要求把台湾岛的正式名称由“中华民国”改作“台湾”。反“正名”人士同示威者发生短时间冲突。
    警方估计约有8000人参加了游行,许多人缠着紫色头带,上面用中文写着“台湾正名大游行”。大幅标语上则用中文写着“咱是台湾人”等。
    游行人群跟一批开着宣传车追赶上来的反“正名”人士发生冲突。抗议者向站在宣传车顶上的8个人投掷杂草、方便面和石块,后者随即离开。
    参加游行的一名初中数学老师说,把台湾岛称作“台湾”比称作“中华民国”要合乎情理。他说:“我们都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看看美国总统布什吧,他是美国人,不是英国人。”另一名抗议者说,他赞成改名,因为台湾人持“中华民国”护照出国时常常被人跟中国游客混为一谈。

战火引发的反思

    
    ‘人体炸弹’震醒巴勒斯坦人
    【美国《华盛顿邮报》5月10日报道】题:巴勒斯坦人重新考虑自杀性爆炸策略
    4月23日,三名15岁的巴勒斯坦少年并肩走在加沙市尘土飞扬的马路上。他们穿过一个荒废了的游乐场,在灿烂的阳光下奔向他们计划的目的地。
    几分钟后,守卫内特扎里姆定居点的以色列士兵向前进中的三名男孩开枪。这三名萨拉赫丁中学的优秀生当场身亡。他们的身上捆有炸弹,还带着几把刀子。然而,他们永远无法接近犹太人,那是他们的目标。
    安瓦尔、伊斯梅尔和优素福的死加长了牺牲者的名单。巴勒斯坦人称牺牲的人为烈士。
    但是,除了为烈士感到光荣以外,这里的人们突然有了某种新的感觉。这三个学生的死似乎让人感到过于沉痛。公众的情绪发生了转变。过去把牺牲看成是荣誉,现在开始感觉是悲哀,甚至认为是错误。
    两周来,加沙的市民和领导人对巴勒斯坦的自杀性爆炸策略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有些自杀性爆炸攻击超出了可以接受的限度。然而,制造自杀性爆炸事件一直是巴勒斯坦人对付以色列的最有力武器。
    伊斯兰抵抗运动,即“哈马斯”,在发生这起事件后,批评这三名男孩的行动。它在公告中禁止青少年自行参加此类爆炸行动。据哈马斯一位政治领导人阿布·希纳卜说,从4月23日以来,又发现另外十多名少年计划向以色列人发动类似的进攻行动。他们已被劝阻。
    优素福的父亲说:“出事前,我一无所知。我没有觉察到他想去做这件事。”他说:“假如事先能同他谈谈,我会劝他别去,我会要他好好学习,要读大学。那也是抗击以色列的办法……谁都不可能让孩子去干这种事。有人说,是我们让孩子去牺牲。这不是事实。我们为他们感到悲哀。”
    一位42岁的服装店老板说:“我们一定要抗击以色列占领我们的土地,但是我们要派受过专门训练的人,有组织地去发动攻击,而不能让十几岁的孩子去做无谓的牺牲。”
    阿拉法特周围响起批评声
    【法国《费加罗报》5月10日文章】题: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权威在内部受到争议
    为抗议阿拉法特在改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方面拖拖拉拉,议会事务部长纳比勒·阿姆鲁辞职了。他说:“5月3日,在阿拉法特主席办公室摆脱被包围处境之后的第一次内阁会议上,我站起来对主席说:‘必须立即进行改革。我们已没有时间了。’”
    采取这种态度的并不只有阿姆鲁一人。工程部长阿扎姆·艾哈迈德说:“我们都同意他的看法。我们在4个小时里一直在努力说服主席。”但阿拉法特的回答却使与会者感到失望。他问道:“你们是要在现在,在战役中进行改革吗?”
    巴勒斯坦的部长们希望有一个由专家组成的政府、一个能控制安全部门和同以色列谈判进程的议会,希望进行选举(上一次选举是在1996年)。
    这些持不同政见者不仅希望改革,他们还指责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自1993年成立以来的管理工作:缺乏民主,腐败,在同以色列的谈判中犯了战略性的错误,内部争斗,7个安全部门不透明。
    阿扎姆·艾哈迈德说:“我们犯了很多错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一位副部长说:“我们失败了。我们没能成功地把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变成一个政府。问题在建立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时就出现了。”
    反抗之声已非常普遍。在被占领土上,人们讲出了长期以来压在心头的话。各报纸几乎每天都有要求改革的自由论坛专栏。阿拉法特的占多数地位的党法塔赫的干部们也在请愿,要求党召开大会(该党已有10多年没有召开大会了)。一个论坛在加沙集合了数千名积极分子,拟定了一份“民族公约”,要求建立一个“拯救政府”。
    据一位观察家说,巴勒斯坦内部除了持不同政见者运动以外,还存在一种两派争夺权力的斗争。但阿拉法特并没有失去对这种争权斗争的控制。
    【法新社加沙5月10日电】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今天谴责说,为期5周的围困伯利恒圣诞教堂事件的结束是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当局达成的一项“可疑交易”。
    该组织在一项声明中说:“哈马斯谴责巴勒斯坦当局以结束被困人员苦难为借口而同意的这项可疑交易。”
    政治家从人民苦难中得利
    【美联社华盛顿5月11日电】以色列总理沙龙的国内支持率急剧上升。阿拉法特在巴勒斯坦和在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支持率也有增无减。沙特阿拉伯王储阿卜杜拉和美国总统布什则因致力于和平而赢得广泛赞誉。
    这场危机看起来十分棘手,给那么多人带来了苦难,而领导人怎么反倒从中捞到了政治好处呢?
    中东问题学者和分析人士认为,沙龙和阿拉法特的支持率飚升都是暴力冲突的结果,而且恐怕正促使暴力冲突继续蔓延。“这是两个手段高明的政治家,根本不懂策略也根本没有眼光却显得非常杰出,”纽约外交学会的分析家优素福·易卜拉欣说。
    就国际社会而言,这场斗争没有赢家,只有输家,那就是处境艰难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公民。
    阿拉法特的支持率原本只有30%,而且遭到伊斯兰激进组织“哈马斯”的百般指责。沙龙的坦克包围了他在拉姆安拉的总部以后,他的支持率扶摇直上。
    前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马丁·因迪克说,阿拉法特现在觉得自己逐渐占据了上风,因为他说服了布什承诺建立巴勒斯坦国,并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同情。因迪克说:“他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不是人民的受苦程度。那不过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他能保住地位就是走上了成功的道路。”

图片新闻

        
    经过多方努力,联合国儿童问题特别会议11日通过了一份改善儿童未来12年生活目标的纲领性文件。图为在文件通过后,与会代表全体起立,为儿童的未来静默祈祷。(美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