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网站文章 丑陋的欧洲人

    
    【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网站4月26日文章】题:丑陋的欧洲人(作者 克里斯·叙埃伦特罗普) 
    “9·11”事件后,很多观察家预计,美国人的丑陋很快会暴露无遗。排外情绪和民族主义将借机蔓延。针对阿拉伯裔美国人的暴力活动也将出现。一些更悲观的人担心,美国人会扣押全部穆斯林。但事实证明,人们对美国的担心是多余的。相反,恐怖袭击事件使丑陋的欧洲人暴露出来。
    法国国民阵线主席勒庞的反穆斯林言论只是欧洲反穆斯林趋势的最新动态。“9·11”事件发生后不到两周,德国最民主的州汉堡就把主张排外的候选人罗纳德·席尔选入州议会。去年11月在丹麦,主张反穆斯林的丹麦人民党在选举中获得12%的选票,比3年前7%的选票大大增加。今年3月,葡萄牙人民党呼吁对非洲移民采取特殊政策,因为他们是暴力的根源所在,这一主张帮助该党进入了葡萄牙联合政府。
    当然,欧洲人并不是在“9·11”事件后才变得丑陋的。他们对穆斯林的反感在恐怖袭击事件前就已存在。但是,对反穆斯林党派来说,恐怖袭击事件正中下怀,这不仅使它们有了充分理由而且帮助它们培养了更多知音。反穆斯林情绪虽然已经在欧洲广泛蔓延,但“9·11”事件无异于催化剂,使这种情绪越发高涨。
    这种思想的影响力是明显的:主张反穆斯林的席尔提出,汉堡州对穆斯林采取宽容态度无异于从穆斯林国家“引进失业和犯罪”,这种观点迎合了一些选民,席尔的支持率迅速上升了5%。
    丑陋的欧洲人提出的主张大部分都和美国人的主流政治思想类似:如坚决打击犯罪,提倡基督教价值观,改革福利制度和限制移民等。但不同的是,欧洲人在这些问题上的倾向不是源于政治思想而是基于种族偏见。欧洲人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无一不暴露了他们的丑陋:如何打击犯罪?把制造犯罪的穆斯林赶出去。为什么改革福利制度?因为穆斯林榨干了我们的血汗。为什么提倡基督教价值观?因为穆斯林威胁到我们的信仰。为什么限制移民?因为穆斯林不能融入欧洲文化。
    丑陋的欧洲人把他们的观点建立在排外的民族主义基础上。法国反穆斯林派代表勒庞提出:“法国是法国人的。”奥地利极右势力代表海德尔说:“奥地利是奥地利人的。”丹麦人民党主席皮娅·凯斯认为,穆斯林就应该滚回老家去。她说:“绝不能让他们进入丹麦社会。”反穆斯林党派认为,如果抱有伊斯兰信仰,想融入这个社会也很难。
    比利时的反穆斯林领导人德万泰对比利时政府准备在他的家乡安特卫普建立避难中心提出了强烈抗议。他说:“安特卫普不是垃圾站。”
    丑陋的欧洲人固执地反对多元化、多种族的社会,他们还为此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把反穆斯林说成是保护多元文化和价值观。他们疯狂反对欧盟,因为在他们看来,欧盟使欧洲大陆各国的差别消除了。他们也反对美国,尤其讨厌无处不在的美国文化和美国的多种族社会。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丑陋的欧洲人竟与伊斯兰极端主义有一点相似之处。他们可能不是恐怖分子和杀人凶手,但他们的分裂主义想法与伊斯兰极端主义非常接近:即基督徒和穆斯林无法融合,只有把异教徒赶出去,他们的国家才能得以保全。
    
    勒庞的震撼(原载美国《纽约时报》)

一个装病 一个奢靡 英国机密文件中的斯大林和波波夫

    
    【美联社伦敦5月8日电】日前首次公开的英国机密情报文件披露了二战两位风云人物——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和英国间谍杜斯科·波波夫的一些怪癖。
    独裁者斯大林在反法西斯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在国内实行铁腕统治。在闭关自守的苏联,经常会流传有关斯大林突然生病的谣传。据英国军情五处的最新解密文件透露,一位俄罗斯间谍曾暗中向英国情报机构透露,斯大林常常把装病作为对付其政治对手的一种战术。
    这些文件中包括这位据说在苏联某大使馆担任“要职”的间谍1932年提供的一份报告。报告对有关斯大林身体状况糟糕的谣言提出了质疑。
    这位间谍说:“事实上,斯大林的健康并未受到严重损害,但出于他自己的一些特殊理由,斯大林有时觉得,对有关他即将退休的谣言不予否认是有利的。”
    另外一份最新解密的间谍文件透露,美国官员曾对二战时期的英国高级间谍波波夫花花公子般的生活感到震惊不已。
    波波夫是一名受英国情报机构雇用担任双重间谍的南斯拉夫人。在居住在纽约、向德国人提供假情报的18个月里,他奢靡的生活令美国人目瞪口呆:大手大脚地花钱、与好莱坞影星西蒙娜·西蒙约会……。
    这些最新的解密文件指出,当时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认为,英国对此事的处理“令人反感”,而英国军情五处则强烈抱怨美国人不予合作。
    在1941年日本突袭珍珠港事件发生前4个月,波波夫就发现德国人在搜集“具有直接军事用途”的有关美国珍珠港海军基地的情报。
    波波夫的一位助手抱怨说,波波夫过着花花公子般的生活,他在美国的14个月里花掉了8万美元,其中大部分花在与他约会的女人、他在纽约公园大街租用的豪华公寓和他滑雪所去的西部旅游胜地上。

美刊描述萨达姆内心世界

        
    【美国《时代》周刊5月13日(提前出版)一期文章】题:萨达姆的内心世界(记者约翰娜·麦吉里发自巴格达)
    多年来西方一直在试着了解萨达姆的心理状况。有关他的一些生活细节早已被了解得清清楚楚。比如说,萨达姆从不在他的豪华宫殿里睡觉,而是每个晚上都到不同的密室或帐篷里过夜。他抽卡斯特罗提供的雪茄,将灰白的头发染成黑色,走路略微有点跛,据说是由背部不适引起的,但是,当他出现在电视上——通常不是坐着就是站着———的时候,他看上去非常健康。现在他总是身着剪裁合体的西服出现在公开场合,以前他则喜欢穿绿色的军服。据伊拉克人说,1998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告诉萨达姆,如果他换上政治家常穿的西服,他的形象将大大改善,从那以后,他在公开场合从未穿过军装。
    萨达姆对西方的了解较为有限,他周围都是些对他唯唯诺诺的人,他们只说他想听的话。但是,他对某些信息表现出急切的渴望。他经常监听美国CNN和英国BBC的节目,喜欢美国恐怖片,崇拜斯大林和意大利政治思想家马基雅弗利。他还写浪漫小说,据说不用别人帮忙。就在上周,在巴格达新开张的一家豪华剧院,上演了据说是根据萨达姆的小说改编的一出戏,名为《扎比芭和国王》。故事情节是这样的:一位孤独的国王爱上了一名善良的普通女子扎比芭,她在1月17日(1991年的这一天,美国为了将伊拉克从科威特赶出去而袭击了伊拉克。)被人强奸,她那嫉妒的丈夫在外国异教徒的教唆下,杀害了她。国王决心听从已牺牲的扎比芭的建议:只有采取严厉措施才能让人民遵纪守法。
    据说萨达姆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人。众所周知,他四周总是围满了警惕性极高的保镖,然而,当萨达姆邀请穆罕默德·苏卜希———一位去年曾在巴格达表演过的埃及男演员———到他的一所宫殿做客时,保安措施几乎松懈到不存在一样。苏卜希和他的剧团成员未经搜身就被引进了宫殿。萨达姆轻松地与他们闲聊,他谈到了伊拉克的诗歌,也说起了巴勒斯坦问题。他允许每位客人与他合影留念。这位声名狼藉的独裁者给这些埃及演员留下了和蔼可亲、轻松愉快、热情敏感及面带微笑的印象。他看上去非常自信,苏卜希回忆道,“萨达姆说每位伊拉克人都认为他是胜利者,他的骄傲毫发无损。萨达姆还说:‘我们什么也没有失去,我们拒绝在美国人面前蒙羞受辱。’”
    在海湾战争爆发前的几周内,中央情报局向老布什提交了一份有关萨达姆的心理分析报告。分析人士得出的结论是:萨达姆性格沉稳,能作出理性的、深思熟虑的决定。他们没有关于他精神有问题的证据。他不是一个不计后果的人,但能得心应手地行使绝对权力。他会冒险调用毫无准备的军队。他既机警又是个机会主义者,只依赖自己作决定。他的使命感有可能影响他的判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