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我希望把握生活脉搏”

    【俄罗斯《论坛报》9月16日文章】题:导演梅尼绍夫(作者 伊琳娜·
赫马拉)
    一提到弗拉基米尔·梅尼绍夫,不少国家的观众都会说:“我们知道,是他
拍摄了《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可见,这部电影征服的不仅仅是我国观众。
    近日,这位9月17日年满60的著名导演向外界透露了他对当今电影业的
看法,也回顾了他所热爱的生活:
    梅尼绍夫说,俄罗斯电影业目前十分不景气。观众嘴上都说喜欢俄罗斯影片
,但很少有人去看,主要是因为票价太贵。他的“体裁”创作室今年共制作了3
部影片:《卡德里尔舞》、《恶意的爱》、《中国服务业》。这3部情节曲折的
喜剧片应该有不错的上座率。影片投资数额不大,但即使这样也很难收回成本。
影响影片发行的因素很多:影院音响和投影的效果、放映厅的环境等。俄罗斯应
当建造现代化的电影院。因为它是发展本国电影业的重要一环。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荣获了1980年度奥斯卡奖。遗憾的是,梅尼绍夫
却未能亲临颁奖晚会。
    在西方,若哪位导演拍出这样一部影响力巨大的影片,他一定会成为亿万富
翁。但梅尼绍夫当时的工资很低。好在导演可以根据影片上座率得奖金,他才拥
有了平生第一笔“巨款”。这笔钱变成一辆伏尔加轿车和送给妻子的衣服、首饰
后就所剩无几了。他后来装修房子的钱还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
    很长一段时间,梅尼绍夫同妻子薇拉都过着艰难、贫困的日子,这对夫妇倒
也心境平和。好在生活一天天在改善,年轻时候吃的苦成了磨练他们的资本。
    梅尼绍夫的作品并不多,至今只问世了4部。他在谈到影片拍摄间隔为什么
这么长的时候说:“我只有在找到能够燃烧激情的题材时才去拍。虽然总共才有
4部影片,但它们都有生命力。每部片子都是在痛苦中产生的。”“我希望把握
生活脉搏,说出某种有分量的话,反映最尖锐的问题。”
    梅尼绍夫教子有方,他的女儿最初也是名演员,现已成为小有名气的电视台
编导。梅尼绍夫说,女儿“开始当演员时,我们对她要求很严格。她学习的时候
,甚至不怕老师,而怕我们提出的意见。老师对她满意,在我们这里却过不了关
”。
    梅尼绍夫虽已是花甲之年,但仍感到像40岁那样精力充沛地活跃在俄罗斯
电影界。
    图片说明:梅尼绍夫和他的妻子

“儿童食堂”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9月23日文章】题:“儿童食堂”(作者 加
林娜·米罗诺夫)
    这里不会有人问,你是谁,从哪儿来,为什么来。每个孩子都可以得到一盘
热粥和一杯茶。只有善良的厨娘瓦利娅阿姨从小窗口不时嗔怒地喊一声:“洗手
了没有?”
    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的这家儿童食堂悄然开张了,甚至没有发通知,但消息在
这座城市的孩子们中不胫而走。今年夏天阿穆尔城几乎再见不到小乞儿的踪影。
    开业当天只备下50份粥,因为不知道谁会来,会来多少?孩子们刚开始还
都是怯生生的,他们不相信会让他们白吃。后来孩子越来越多,粥也越熬越多。
到夏天每天都有近200名孩子来这里吃早饭和中饭。有的孩子甚至是走了6站
地来这里吃饭的。
    办这家儿童食堂的是远东的一位企业家维克托·季莫费耶夫。他主要做食品
生意,他的企业现在是该市最大的一家企业。季莫费耶夫以前是一位音乐教师,
极具音乐才能,情感细腻。他的逻辑思维和悟性也很强,账算得很快。对于办儿
童食堂,他的想法是:“对孩子首先要把他们当成孩子。走上街头行乞对孩子来
说是很难的,他们幼小的心灵还承受不了这一点。”
    季莫费耶夫的施舍并不多,只有16种杂米,每天换一种,而且只够让孩子
们不挨饿。就这样每个月的开支也要10—15万卢布。偶尔有人给点罐头焖肉
,给点大米,这在孩子们来说简直就像过节。有时还有人送来一桶腌黄瓜或是新
鲜蔬菜什么的。每到吃饭时间,食堂门前总聚集着一大批孩子,叫嚷着要开饭。
    季莫费耶夫还准备再开一所这样的儿童食堂。

胖人的烦恼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9月22日文章】题:240公斤的巨人(作者
 奥莉加·穆萨菲罗娃)
    瓦西里·亚诺夫是独联体的大胖子之一,体重240公斤。对常人来说称体
重算不了什么,可是要给亚诺夫称体重可不是一件小事。今年8月,医生把一台
能称150公斤重量的磅秤抬到他家里,谁也没想到亚诺夫那么重,费了不少事
也没测出他的体重。医生只好从粮库借来称粮食的大磅秤。亚诺夫勉强从床榻上
起身,就像一大麻袋粮食似地挪动了两步站到称盘上——整整240公斤。
    亚诺夫穿一身尺码大得惊人的运动服,总是趴在有结实的金属支架的床上,
像一块冻肉似地蠕动。如果平躺着,身上的赘肉就会使他喘不过气来。亚诺夫根
本不能行走,只能在床前站一分钟,站立时间长了,脊柱和双脚就疼痛难忍。亚
诺夫的心脏和肝脏都不太好,可是却无法为他进行比较详细的检查。曾经考虑过
把亚诺夫放在柳条筐里用卡车送到医院。可是怎么把他弄到诊所,怎么让他照X
光,怎么给他做一系列检查等问题都解决不了,因为医院的诊室和检查室不可能
都在一楼。
    亚诺夫一家住在日托米尔已经二十多年了。当地的内科医生波普里丘克是眼
看着亚诺夫“发福”的。波普里丘克早就警告亚诺夫说,你发胖太明显了,活动
得太少。亚诺夫听了简直不耐烦——当领导的哪有瘦人。他是一个洋铁工人合作
社的头头,每天埋头焊接、镀锡,做铁栅栏。一天,他在交通事故中脚部受伤,
只好躺在床上养伤。为了尽快恢复健康,他一个人吃两份饭。后来,亚诺夫的脚
皮肤感染了丹毒,儿子把他送到基辅一家有名的医疗研究所。外科医生给他作了
检查以后只说了一句,先回去减肥,然后再抬来做手术。
    内分泌学家给亚诺夫规定的一天食谱是:肉汤100克、辣汁蔬菜125克
、一杯酸奶、野蔷薇汁等等。可恰恰这时他的一个外甥女举行婚礼,他又管不住
自己的嘴了……
    亚诺夫希望住院治疗,他担心家里人对他严格的饮食限制会把他折磨死。他
总是希望有一种不太痛苦的方法减肥。

芝加哥将拥有世界上最高建筑物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10月11日报道,芝加哥成为拥有世界最高建筑
物的城市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因为市议会上周已经批准欧美房地产公司在市中心
建造一座1550英尺高的大楼。这座豪华的银色摩天大楼高108层,计划耗
资5亿美元。芝加哥市政计划委员会女发言人贝基·卡罗尔说:“这将使芝加哥
重现昔日光辉。”
    根据设计,该大楼将拥有40层以上的360套、每套售价在45万美元以
上的单元房,32层办公用房,11层停车场,其余作为零售商店。该楼计划于
明年春天动工兴建,可望在40个月后竣工。

美国改变贫困线标准

    美国《纽约时报》10月18日报道,人口普查局已着手修改它给美国的贫
穷成分所下的定义,试行一种将把数百万个家庭划到贫困线以下的新标准。
    该局的新做法将实际上把四口之家在贫困线以上的最低生活水平从目前的1
.66万美元提高到1.95万美元。有4600万美国人——占总人口的17
%——将被正式划到贫困线以下。而在上个月,官方正式宣布的比例为12.7
%,是近10年来最低的。

越南上网人数少

    德新社10月22日报道,越南官方媒体22日报道,在准许公众进入因特
网两年后,越南现在只有3.58万名因特网用户,其中一半是外国人。据共产党
的主要报纸《人民报》报道,另外有40%的用户为商业用户。
    据报道称,使用因特网带来的高额费用是用户使用率低的主要原因。越南的
上网收费属于全世界价格最高的国家之列。

丘吉尔怀表重回南非

    中央社10月25日报道,丘吉尔在百年前的南非战争中担任战地记者时曾
被捕,在英国工程师协助下脱逃成功;丘吉尔为表谢意,把一只怀表赠送给这位
工程师。事隔百年,伦敦的史宾克父子公司日前拍卖这只丘翁怀表,结果南非一
位收藏家以9775英镑买到这只表,将携回南非。这只怀表刻有以下谢词:“
丘吉尔赠予多施纳普,感谢从普勒陀利亚脱逃时,所给予的及时协助”。

俄罗斯扫毒加大力度

    俄通社—塔斯社10月25日报道,俄罗斯内务部打击非法贩运毒品总局副
局长坦措罗夫今天透露,截止今年年初,俄罗斯经常使用毒品的人数已达250
万人,到年底这一数字将达300万人。
    这位官员说,今年头9个月,护法机关查明了16万起与毒品有关的案件,
其中3万起与毒品销售有关,还查明677个实验室从事各种毒品生产。

古巴:拟成为“拉美医生摇篮”

    委内瑞拉《国民报》报道,最近位于哈瓦那的拉丁美洲医科大学才建立5个
月。目前,该校有1051名尼加拉瓜、危地马拉和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学生。在
今年的第一学期,学生们开始了专业水平提高的学习,其中包括物理、生物、化
学、数学、西班牙语、美洲史、古巴史、信息学、医学等基础课程。
    到目前为止,古巴政府向医学专业的学生提供的奖学金可实际支付所有费用
。古巴负责大学注册、书籍和教材、校服、住房、食品、学习用具、医疗等费用
。受益国家政府仅负责支付学生的机票。古巴在自己的领土上为其他国家培养医
生的计划是宏伟的。据最初的计划,拉美医科大学预计在今后10年将培养50
00名外国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