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改变了美国体育的ESPN(上)

    【美国《洛杉矶时报》9月7日文章】题:改变了体育的四个字母(作者迈
克·彭纳发自康涅狄格州布里斯托尔)
    原编者按 ESPN电视台使传媒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它今天满20岁了
,这种现象是好是坏还有待争论。
    传媒本身就是信息——马歇尔·麦克卢汉。
    我们知道,ESPN(美国娱乐和体育电视台)的《体育中心》、《全美橄
榄球联赛黄金时段》、《今晚RPM》和其它一些电视栏目现在已成为经典,有
鉴于此,学术权威马歇尔·麦克卢汉会怎样看待ESPN呢?
    “发了疯”的体育电视台
    在60年代,麦克卢汉这位颇受争议的传媒理论家预见了这样一个时代:各
种电子传媒将通过网络形成巨大的“地球村”。他还争辩说,电子传媒本身会比
它所传播的信息产生更大的影响。
    麦克卢汉勉强赶上了“体育地球村”的开张大典。他死于1980年。就在
他去世的几个月前,ESPN接通了它的第一架卫星天线,并首次以全年日夜不
停的方式播送体育电视节目。
    ESPN在这20年来已经发展成了一个“传媒巨兽”,几乎笼罩和压倒了
它所涵盖的任何领域。
    ESPN是发了疯的马歇尔·麦克卢汉。它已经改变了体育的消费方式和运
作方式。它创造了新的体育项目,大力宣传了其它一些体育项目(如大学生篮球
赛),还使一些非体育项目成了吸引观众的主要节目(如全美橄榄球联盟的球员
分配情况)。它创造一种特殊的环境:报道新闻的人会比制造新闻的人更有名—
—他们会出现在商业广告节目中,而这些节目通常会比他们报道的体育节目引出
更多的街谈巷议。
    它产生了大量的模仿者,并导致了新层次的竞争,像福克斯电视公司(Fo
x)和有线新闻电视公司(CNN)等对手也开设了自己的24小时体育频道。
它还促成了一个广受欢迎的黄金时段情景喜剧——《体育之夜》节目。
    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播音员鲍勃·科斯塔斯说:“可以证明,这是在
过去20年里整个体育领域的一个大变化,而不仅仅是在体育传媒方面。它改变
了所有东西。”
    他说:“我敢肯定,它改变了体育爱好者们的‘新陈代谢’,改变了他们对
精彩节目的趣味。一方面,它使体育迷们受益匪浅,因为它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
随时奉上那么多的节目,而且节目普遍都制作得相当好。另一方面,它在某种程
度上使体育世界变小了。”
    他说:“在ESPN出现以前,如果你住在圣路易斯,你可能一年才看到‘
红袜子’队的两三场比赛。你可能是一个真正的篮球迷,但你可能不知道一些球
星长什么样。现在,每支球队都在露脸了,可以这么说吧,就在你的面前。”
    他说:“过去几乎只是地区性的报道现在已经成了全国观众都感兴趣的内容
。”
    雷德·史密斯认为,这个崭新的24小时体育电视网络会是“自汽车发明以
来,对美国社会结构的最恐怖的威胁”。
    棒球队投手蒂姆·贝尔彻说:“ESPN是我们的行业信息来源,就像CN
N的《财富》节目是投资银行家的行业信息来源一样。它是我们搜寻新闻的地方
,我们可以随时获取信息。”
    强调的是娱乐
    贝尔彻说:“他们把节目办得很有意思。不过有时候也有趣过头了。”
    这就是这头“巨兽”的另一个更加可怖的脑袋。ESPN直译为“娱乐和体
育节目网”,它强调的是娱乐。在这个名称里根本就没有提到“新闻报道”。
    ESPN公司负责市场营销的副总裁李·安·戴利说:“娱乐是我们追求的
头号目标。ESPN不是作为一个体育电视网,而是作为一个体育迷来进行品牌
定位的……我们非常严肃地对待体育,但我们并不是非常严肃地对待我们自己。

    这就是回荡在康涅狄格州布里斯托尔ESPN总部各条走廊里的“座右铭”
。使他们发笑,使他们高兴。这是宗旨——使观众一下子获得满足正是ESPN
引以为豪之处。但从长远来看,这种宗旨会陷入麻烦的境地。
    每晚的《体育中心》节目是ESPN电视台的新闻与精选节目的重头戏,它
常常类似于“喜剧铺子”的后台:一帮过于时髦、过于喜欢冷嘲热讽的“准喜剧
演员”正在试图通过竞相使用过于夸张的幽默来掩盖极度的无聊。它长期的后果
是产生了整整一代满怀抱负的体育节目主持人,他们都深信快速成名之道就是冷
言冷语和大肆逗笑。
    在主持人说出了将在本周风靡各地的流行语之后,而“电子提词机”还没显
示下一个“暂停……笑吧”指令,电视上还有更加使人伤脑筋的精选节目——超
级本垒打,超级扣篮,超级远投。当刺激与夸张成了“《体育中心》俱乐部”大
门的口令时,那些根本性的和细致入微的表演将被抛弃一旁。
    影响运动员的行为方式
    ESPN主持人史蒂夫·利维说:“ESPN改变了运动员们从事体育运动
的方式。绝对是的。我并不十分肯定这是件好事。”
    默契的团队配合不再流行,取而代之的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表演。
    《纽约邮报》的电视专栏作家菲尔·穆什尼科说:“我坚信孩子们会模仿在
电视上看到的所有东西,特别是体育方面的。ESPN助长了球员们大摆姿势的
风气。棒球场上,每天都有球队因为队员没有跑一垒而吃败仗,因为它会在《体
育中心》节目上隆重播出。”
    “就在过去的这个春季,我看了一场我女儿的朋友打的少年棒球联合会赛,
那小家伙打出了一个飞向空当的远球,然后,他站在那里大摆姿势。”
    “嘿,他的教练倒没有教他摆姿势。他是从电视上学来的,很可能就是ES
PN。球从栏杆顶部反弹回来,那小家伙在二垒被封杀。如果他早点跑的话,那
会是一个场内本垒打。这就是我们为之付出的一部分代价。”
    ESPN资深主持人鲍勃·利承认说:“很不幸,我们助长了这种装模作样
的风气。”他记得有一次在场边目睹了这样的一幕:一名大学生篮球运动员在扣
篮的时候打破了篮板,然后得意洋洋地大喊:“今晚的《体育中心》节目肯定播
这个!”
    利说:“这使我感到恶心。”但他又相当实际地说:“每一次革命都会造成
一些伤亡。电视革命出现了,一路上总会留下一些尸体。”
    ESPN电视台起初曾短暂地名为ESP网。观看1979年9月7日首播
节目的《体育画刊》记者斯坦·伊萨克斯写道:“我看到了电视体育的未来,它
使我发笑。”
    ESPN的第一位演播室主持人李·伦纳德利用虚张声势、大胆放肆、而且
是颇为夸张的手法向糊里糊涂的首批观众介绍了这个电视网络。他说:“你在以
后几分钟、几小时和几天里看到的节目可能使你相信,你已经进入了体育天堂…
…此刻,你正站在明天的边缘。”
    ESPN制定的基本游戏规则是:任何人在镜头前都要放松。
    加点幽默。
    加点见解。
    如果需要的话,还可以在报道新闻的时候加点商业成份。(上)

推着婴儿车训练的长跑名将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10月10日文章】题:参加大北方赛跑的母亲
(作者史蒂文·唐斯)
    上周,一名妇女一边推着一辆三轮婴儿车,一边沿着泰晤士河的堤岸慢跑着
。乍一看,人们很容易把她当成是一名普通的慢跑者。只有当索尼娅·奥沙利文
和她的小宝宝西亚拉跑到近前,人们才会发现,她就是曾经先后两次摘取欧洲冠
军的著名运动员,她现在正在进行轻松的例行训练。
    奥沙利文今天将重返赛场,参加“大北方赛跑”比赛,这将是她女儿西亚拉
7月10日出生以来,首次参加重大比赛。她将继续书写自己过去创下的辉煌战
绩。在此之前,她已多次在世界大赛中夺冠。去年她在欧锦赛上夺得5000米
和10000米双料冠军,还在世界越野跑锦标赛上,破天荒地摘取了两枚金牌

    一年前,这位爱尔兰妇女从纽卡斯尔跑到南希尔兹,首次夺得了“大北方赛
跑”这项半程马拉松赛的冠军。奥沙利文以超出一分钟的优势打败了两届欧洲马
拉松冠军得主、葡萄牙选手曼努埃拉·马沙多,成绩是1小时11分50秒。然
而,下月即将度过自己的30岁生日的奥沙利文明智地认识到,此次比赛只不过
是她备战明年的悉尼奥运会的一项有益的尝试而已。她说:“大北方赛跑是我结
束上一赛季的最后一项比赛,是我恢复今年比赛的一个合适的赛事,也是明年的
一个良好的起点。”
    奥沙利文并没有因怀孕而中断训练。与其他怀孕的中长跑运动员一样,她在
怀孕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进行慢跑训练,把这9个月当成一段积极的休息阶段。她
在距生产还有6周之际停止了训练,原因是一只脚扭伤了。即使这样,她还在西
亚拉出生前一天,在健身器上骑了75分钟的脚踏车。
    奥沙利文发现,从事长跑运动的母亲们还必须比普通长跑运动员更好地安排
自己的时间和计划。她说:“有许多事情要干。我充分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的训
练时间。”她刚结束了又一次推着婴儿车进行的训练,从脚上脱下粉红色耐克跑
鞋。
    今天,2000年奥运会对于奥沙利文来说似乎还很遥远,但是,这位爱尔
兰女选手的准备活动已经拉开了帷幕。
    【法国《队报》10月13日报道】在10日举行的英国“大北方赛跑”半
程马拉松比赛中,奥沙利文以1小时10分5秒跑完了13英里。虽然只获得了
第四名,但这一成绩却比她去年夺冠的成绩提高了1分45秒,而且是在她刚刚
生育了第一个孩子16个星期后创造的。
    奥沙利文是否会在某一天写一本书,书名就叫《如何怀孕生育和重返半程马
拉松并在90天内恢复到最高水平》?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从最初怀孕
,生育,到恢复参加比赛,爱尔兰女运动员奥沙利文对她的生育作了精确的计划

    奥沙利文说:“我在一个星期六凌晨两点分娩,而十点钟我就出去走步了。
10天之后我重新开始快走。我的第一次正式训练是在生育后的第17天。”
    但是,奥沙利文并不满足于这些,她的最终目标是悉尼奥运会。“我知道我
还有一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