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莫斯科“英国大厦”为何关闭?

    【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第42、43期文章】题:阿尔巴特街上的“
英国大厦”为何关闭?(作者 赖莎·瓦里托娃)
    9月30日,莫斯科新阿尔巴特街上的“英国大厦”关闭了。出现了商场(
现在是大型商场)第二次大规模倒闭的传闻。下次轮到谁呢?法国人、意大利人
还是德国人?为什么经验丰富的西方商人在本国成绩显赫,而在经济状况还算不
错的莫斯科会惨遭败绩呢?
    滞销品时代的危机
    如今,莫斯科是一个巨大的贸易市场,每天大约有9000家专卖店、百货
店、连锁店等开张。其中46%属于非食品零售贸易。2500家外国公司和厂
家在莫斯科出售自己的产品。
    英国人3年前出现在新阿尔巴特街上,租赁了营业面积约为3000平方米
的楼房。世界著名商标Bhs终于来到了莫斯科人身边。他们花巨资,在莫斯科
大力推广其品牌:仅商场装修、开张和员工培训就花费了1400万美元。
    因为Bhs公司独自将其商品推向市场,所以本身承担了所有费用,这不可
能不反映到价格上。尽管它在市场上宣称面向中等收入客户,但不得不略微抬高
一些档次。因此,在地皮昂贵、繁华热闹的新阿尔巴特街上开商场是一件十分冒
险的事情。但公司认为,商场位于如此吸引莫斯科人的地方,这本身就是盈利的
保障。
    的确如此,最初并没有估计错——几乎所有莫斯科人都光顾过“英国大厦”
。据说,商场第一年的利润率高达200%。
    两年后,商场的利益和客户的兴趣出现严重分歧。危机爆发,莫斯科人的储
蓄被银行吞噬,中产阶级中昨天最富裕的消费者纷纷破产。总之,出现了恶性循
环:质次、价高、公司不盈利。
    Bhs公司代表抱怨:场地年租费过高(1平方米800多美元);卢布汇
率不稳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涨;税法不完善;居民购买力下降。
    没有规则的游戏
    显然,大多数在莫斯科开办商店的外国人都有一个愿望:尽快挣很多钱,但
不十分注重莫斯科市场激烈的竞争。他们听自己的同行说在莫斯科容易挣钱,就
纷纷跑来。然而,他们对俄罗斯客户的特点、消费心理、消费水平、爱好和传统
没有足够的概念,因此在商品价格、品种和质量方面必错无疑。
    例如,在我们的商场里,号称有特色、有风格的著名厂商的服装几乎完全一
样,好像是在一个厂子里制作的。如果是冬装和秋装,全都是黑色、棕色、银灰
色和紫色。这些颜色本身固然不错,但对于我们大多数白皙皮肤的女士来说却不
合适。至于不注重我们的气候和生活条件的问题更是共同的毛病了。所以,他们
就向我们这个一年中多数时间都寒冷的国家供应纯化纤服装,由于不了解俄罗斯
客户的身材,进口的服装都小于42号。
    与英国人不同,意大利人似乎不打算离开莫斯科市场。意大利罗伯托·佩尔
利尼公司只是在莫斯科做贸易的许多公司之一。负责市场销售的副总经理里亚布
什金娜说:“罗伯托·佩尔利尼公司的商品适合俄罗斯女性的爱好和尺寸。大家
都知道,俄罗斯妇女的胳膊比较粗,因此袖子都加宽了一些。我们模特的裙子长
度都在膝盖以上,而大多数上衣都拖到股骨以下。因为我们发现,一半试衣服的
妇女都要把裙子下摆卷起来一些,并一定要搭配加长上衣。”
    好的商家都知道,20%的固定客户会带来80%的收入。因此,他们喜欢
并珍惜这种客户,这种客户越多,公司的日子就越好过。正是固定客户提高商场
档次,促使商场吸引更多的客户。
    看谁走了
    危机前,进口商品在俄罗斯消费市场占43%。危机后,个别进口商品所占
份额大大降低:例如,进口鞋减少62%,纺织品减少53%,布匹减少31%
。进口商品总额大约下降6%。在莫斯科,有250家商店倒闭。
    我们前不久得知,土耳其商人开始撤出由土耳其人自己开办的“拉姆斯托罗
夫”商场。主要原因是没有购买需求。他们发现,他们的商品不再令莫斯科人感
兴趣。商人们在开办商场时显然没有考虑到,我们商品短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甚至在危机以后,俄罗斯市场的供应也高出需求好几倍,连世界名牌产品都摆满
货架。
    我们的客户正逐渐了解外国公司和品牌。早就在俄罗斯工作的外国人对我们
学得如此之快不感到吃惊。所以,那些重新进入我们市场的人只要抓住这一趋势
,可能就不会犯不成功的前者的错误。
    我觉得,危机促使那些不想真正在我们这里经营的公司和厂家离开了这个市
场。在商家与客户的浪漫关系阶段,不管是我们的关税政策不完善,还是过高的
场地费用,都阻止不了商家销售、客户购买那些毫无名气的商品。抛售滞销品的
新渠道给商家带来巨额收入,并且迁就了许多人。现在,蜜月已经过去,每个人
都得到了自己应得的东西:客户发现,商场在向他们兜售价高质次的商品;商家
看到,巨额收入来源一去不复返了。
    思考莫斯科“英国大厦”关闭一事,还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不管市场多么
不完善,它也如同在公共汽车里面一样,一个人站起来了,另一个人会立刻坐到
空出来的位子上。首都消费市场负责部门向我透露,法国人和德国人已经提出租
赁腾出来的场地。

全球电信业扫描(2) 日本电信业关注数据服务

    【英国《金融时报》10月8日文章】题:日本电信业关注市场对数据服务
的需求(记者 中本通世)
    日本电台曾经播放这样一个商业节目:一名年轻女子在超市购物时突然掏出
移动电话。她的同伴问她要干什么,她说想从网上查查怎样用马铃薯做菜。别以
为这是在开玩笑,日本众多移动电话公司和电信企业都打赌说,在不远的将来,
这种场景将随处可见。
    随着固定电话的需求实际上已经停滞和移动电话市场的竞争越来越白热化,
日本电信企业现在都将希望寄托在市场对数据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上。电信业巨
头、前国内电话业霸主日本电信电话公司和最近几年进入日本电信市场的外国公
司都认识到:抢占数据通信市场是在竞争中获胜的关键,否则就将被淘汰出局。
    日本电信电话公司总裁宫津说,该公司不能再“仅起一个电话商店的作用”
;为了保持竞争力,它必须勇敢地闯入多媒体服务领域。该公司下属的移动电话
公司是日本最大的移动电话经营者,它正在努力提高网络服务水平,旨在为用户
提供更好的“因特网”和其它正在发展的数据通信服务。今年上半年,它已拥有
100万用户。它计划到2002年3月将用户发展到1000万。除了网络服
务以外,该公司还为用户提供从娱乐到天气等各种各样的信息。
    外国电信企业也在争夺日本数据通信市场。今年早些时候,英国大东电报局
收购了国际数据公司,准备在日本拓展“因特网”业务。大东电报局东北亚分公
司总经理西蒙·坎宁安说:“日本的‘因特网’市场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
市场。”
    英国电信公司及其合作伙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联合购买了日本电信公司30
%的股份。日本电信公司打算用这笔资金加强“因特网”基础设施的建设、进行
技术改造和扩大移动电话业务。
    美国微波—世界通信公司一直忙于在日本建立自己的高容量网络,并为此投
入巨额资金。该公司的日本分公司经理池内说:“我们认为数据通信将成为电信
业的主要市场。如果我们能够将用户的办公室同可靠的高容量网络连接起来,肯
定会吸引更多的用户。”
    国内外电信企业都希望在处于萌芽状态的日本数据通信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这将使该市场得到迅猛发展。现在的问题是:大量新的竞争者同老企业——例如
日本电信电话公司——在数据通信市场进行激烈的竞争,能否彻底改变日本电信
市场不太景气的现状。
    迄今为止的迹象表明,日本几家主要电信企业将继续在日本“因特网”领域
占据主要地位。十几年前,政府放松对电信市场的管理引起日本电信业的第一轮
竞争;而外国竞争者的介入和“因特网”日新月异的发展正在激起新一轮竞争。
可以肯定的是,新一轮竞争将改变日本电信市场的面貌。

德国经济已见「隧道尽头的亮光」

    【德国《经济周刊》10月14日一期文章】题:隧道的尽头(作者 马尔
特·菲舍尔)
    亚洲危机结束后,德国景气又明显上升。德意志银行的经济学家预言,德国
经济明年将增长3%。如此的强劲为德国统一以来所罕见。
    出口有力地振兴了经济。例如电子工业今年头7个月给韩国的供货已经增长
了20%,同中东欧国家的贸易也高速增长。今年上半年出口还下滑了4%的汽
车业,据该行业一位发言人说,现在也看到了“隧道尽头的亮光”。
    在整个加工工业,国外订货在8月份比年初的水平增加了近20%。满满的
订单令公司越来越乐观。电子工业已经预计明年出口将增长6%—8%。德国批
发和外贸联邦联合会预测,德国出口在2000年也许将第一次突破1万亿马克
大关——增加5.5%。
    出口的火花渐渐跳到国内需求上来。例如,来自国内的加工业订单同2月间
的低点相比上升了7.3%。美国摩根—斯坦利国际投资银行的国民经济学家巴尔
赤预测:“欧元区和德国的经济正处在一个长久繁荣的开端。”
    这种发展受到了货币政策的推动。1998年下半年货币发行银行已经用低
息支持了国内需求并防止出口不振使经济陷入衰退。4月间德国中央银行的降息
再一次给欧洲中央银行应有的动力。
    工商界筹资的低成本和充足的流动资金现在使消费和投资都热起来。德意志
银行估计,公司在1999年将会把它们对机器和设备的投资增加9%,明年将
增加6%。
    消费者现在也行动起来了。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估计1999年下半年私人
消费明显上升,全年实际私人消费支出增加两个百分点。
    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德伊森贝赫在上周中央银行理事会会议后警告说:“经济
增长和货币量的加速扩张是威胁物价稳定的风险。”法兰克福的分析家们预计在
今年就有可能提高利息。但是,景气专家克拉默分析说,即使欧洲中央银行收紧
银根,货币政策迄今的扩张方针“对经济高涨的支持作用也会远远延伸到明年”

    因此,政府中对景气的乐观情绪也在上升。联邦经济部长米勒希望,明年国
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将接近3%,而不是政府所估计的2.5%。这个预测能够实现
,那么明年的经济增长也将推动就业。经济学家们计算,如果经济增长迈过1.8
%这个就业门槛,在德国就会产生新的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