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东欧集团解体后十年系列文章之一 推不倒的「柏林墙」

    【德国《明星》画刊9月16日一期文章】题:德国重新统一十年的总结
    在德国重新统一近十年之后,作家冈特·德布勒因总结说:“这个国家情绪
不好,它虽然重新统一了,但不幸福。”
    试验的代价
    这就是这种无与伦比的试验的现状,即以“一、二、三一起干”的方式使分
开生活了40年之久——其中有28年被柏林墙和铁丝网隔开——的8000万
德国人重新统一,把他们纳入一种共同的社会制度和经济体系。不再是资本主义
和社会主义,而是社会市场经济和祖国统一。
    这是一次昂贵的试验,是用高失业和以后几代人还将支付利息的贷款换来的
,正如绿党联邦议院议员舒尔茨所说,是“靠借钱实现统一”。迄今为止,统一
的费用已高达1.6万亿马克,其中德国东部居民通过纳税自己筹措了4000亿
马克,其余约1.2万亿马克完全是从西部流到东部,它占联邦债务的4/5。这
也是联邦财政部长艾歇尔现在还不得不节支的原因。
    1.2万亿马克可以使200万个家庭各建造一幢房子,或者说可以使400
0万居民每人购买一辆中等轿车。德国西部的每个居民为东部的建设支付了约二
万马克。如果人们把这个数目分配一下,那么已经崩溃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每
一个公民可以得到足足七万马克。前联邦总理科尔在1990年许诺,东部将出
现“繁荣景象”,所有的人会生活得更好。但这位“统一总理”不愿意提统一的
费用。但他的希望只实现了一部分,这也是他在去年9月份的大选中落选的原因
之一。
    鲜明的反差
    在重新统一十年后,东部的经济情况反差很大。除繁华的购物中心之外也有
满目疮痍的村庄,看上去像是最后一场战争才过去几年。投资者绕道而去的地区
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或勃兰登堡州死气沉沉。而在莱比锡、爱尔福特和德
累斯顿周围正在形成充满活力的经济快速增长区,在世界市场上具有竞争能力的
示范性企业在招揽高水平的专业人材。
    要吸引投资首先得建设基础设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陈旧的交通网得到了现
代化改造。到1997年,联邦和联邦铁路在公路、运河和铁路线建设方面投入
了740亿马克。德国电信公司为东部地区建立通信网花费了约500亿马克。
    目前德国东部许多居民的生活状况的确改善了,如今东部20%的家庭的收
入高于西部的平均数。新联邦州退休人员得到的养老金也高于西部的平均数。东
部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上层社会。但据财政部门提供的数据,德国西部有约2.5
万百万富翁,而在东部只有260人的收入达到100万马克或超过100万马
克。在新联邦州,70.6%的家庭拥有一辆小汽车,这个比例仅仅略低于西部。
东部居民配备的冰箱、摄像机和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优于西部居民。
    其实不存在不愉快的理由。但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东部居民看电视的时间
比西部居民长,他们喝酒明显地比西部居民多,生病也要比西部居民多一些,结
婚率和生育率都低于西部居民。原因是明摆着的:无聊、失望和害怕未来。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残酷转变也使数以十万计的人失去工作。正如社会
学家沃尔夫冈·恩勒所说,德国东部居民是在集体社会,即“平等高于一切”的
社会里长大的,现在他们有一种新的错觉:感到不平等。高薪聘用的专家和辅助
工之间、有抱负的大学毕业生和由于联合企业倒闭而被淘汰的50岁开外的人之
间有天壤之别。哈雷经济研究所的吕迪格·波尔说:“东部得益者和失利者的分
化过程至少与西部一样残忍。”
    从东部联邦州迁居到西部联邦州的人仍然多于从西部迁居到东部的人。从1
990年至1998年,从东部迁居西部的人要比从西部迁居东部的人多77万
,甚至比在建柏林墙前两年半里逃到西部的人还多。
    不满和失望
    东部居民对民主制度的失望也在增加。民意调查表明,有61%的人对政治
制度不满意。使用过去曾热切盼望的权利的人越来越少:自1990年首次自由
选举以来,参选率不断下降,在勃兰登堡州只有50%的选民去投票。此外,这
个国家在政治上要比统一初期更不一致。绿党在东部与自民党一样几乎被忘却了
,民社党仍未能在西部立足。因此形成了两个三党制,西部的三党制由基民盟、
社民党和绿党组成,东部的三党制由基民盟、社民党和民社党组成。
    柏林自由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东部德国人中的17%有极右思想,因
为东部地区容易发生暴力活动,1998年德国的极右暴力活动差不多有一半发
生在新联邦州里,尽管东部的居民不到德国总人口的1/5。受害者大多是外国
人。东部存在一种对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仇恨对象的仇恨,外国人在东部居民中所
占的比例不到2%。
    东部德国人的排外思想由于失望而加强。根据福尔萨民意测验所的调查结果
,东部德国人中有14%希望重新建立柏林墙,西部德国人甚至有20%希望重
建柏林墙。因此头脑中的柏林墙,即东部人和西部人之间的隔阂继续存在。
    现在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结束10年之后,东部的建设陷入停顿。东部经济
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西部的时代已经结束。尤其是靠国家投入数以十亿计的资金
而产生的建筑业景气早已消失。1997年和1998年,新联邦州的经济增长
率首次甚至下降到低于老联邦州的增长率。经济学家们估计,今年东部的经济增
长率只能达到微不足道的2%。东部的人均产值仍然比西部的水平低40%多。
    东西部人真正融合还需要很长的时间,热情支持统一的人在1990年预言
,东西部人的生活条件在几年内就能接近,现在看来不那么容易。萨克森州经济
部长朔默喜欢颂扬东部是“德国的改革发动机”,并赞扬东部德国人“难以相信
的适应能力和灵活性”,但尽管西部每年提供数以十亿计的资金,新联邦州仍没
有达到西部的富裕程度。在进入新的千年之后,西部还得向东部继续提供资金。

图片新闻:美联社选出百幅世纪新闻照片(二十二)

    一九七三年十月十三日 西德
    西德总统古斯塔夫·海涅曼被刺客打倒在地,幸未受伤。
    一九七三年九月十一日 智利
    皮诺切特发动政变。

车臣的历史和现状(下)

    (续昨)由前战地指挥官拉杜耶夫、巴萨耶夫、伊斯拉皮耶夫、巴拉耶夫、
班塔耶夫及格拉耶夫等人所领导的武装反对派的形成使车臣的政治形势雪上加霜
。车臣总统所发布的关于解散所有非法武装的命令成了一纸空文。这也证明,格
罗兹尼官方根本没有能力回应战地指挥官们发出的挑战。
    实行伊斯兰教法典制度并未能化解当局同反对派之间的冲突。结果出现了两
个国务委员会,一个由巴萨耶夫领导,另一个由马斯哈多夫领导。
    1999年7月3日召开了车臣人代表大会,几乎所有军事和政治领导人都
参加了会议,他们企图通过这次会议达成共识,找到彼此都可接受的妥协。马斯
哈多夫在会上宣布了关于成立国家最高政治领导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命令
,反对派领导人认为这实际上是要从软弱的总统制转向强有力的、仍由马斯哈多
夫担任最主要角色的集体领导制。这次大会使车臣实际存在的分裂表面化,这种
分裂有利于战地指挥官。最近所发生的武装分子侵略达吉斯坦事件又一次证明,
马斯哈多夫没有能力控制车臣的局势。
    六、车臣的经济来源
    车臣—印古什共和国曾经拥有相当雄厚的由大型石油加工和石化企业所构成
的工业基础。如今,车臣境内石油产品的生产是手工业式的,并已被各武装犯罪
团伙所控制。仅格罗兹尼就挖了1000多口油井,建了数个地下小型石油加工
厂。1997年车臣官方石油开采量为200万吨,1998年大约70万吨,
1999年1—5月只有9.6万吨。据专家估计,1998年初车臣通过非法加
工石油所得的收入每月有300万美元。
    车臣武装分子另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是走私毒品。每年靠出售毒品所得利润
约有八亿美元。
    绑架人质也为车臣带来了不小的收益。仅在1997—1998年,车臣有
60多支非法武装共绑架了1094名人质,1999年绑架了270人。目前
仍有500名人质尚未获得解救。
    在非法的资金来源中还包括国外一些亲伊斯兰组织及激进组织提供的物质援
助。今年这种“援助”总额已达5000万美元。
    迄今仍存在着一条“内部官方供款渠道”,这就是俄罗斯联邦预算为车臣提
供的款项。在1996年车臣战争结束后,俄罗斯为重建车臣拨出了大约25亿
卢布。1999年上半年,中央为车臣提供了1.225亿卢布,用于为预算拨款
部门的职工发放工资,另有1.88亿卢布用于发放退休金。大部分钱都没有到应
得的人手里。
    七、车臣武装力量
    严峻的社会经济形势并没有妨碍车臣领导人斥巨资建设自己的武装部队。据
专家估计,这支部队约有两万人。
    据格罗兹尼公布的资料,车臣武装部队包括:
    总统卫队:指挥者为伊利亚斯·塔尔哈多夫,下辖一个空降强击营、一个摩
托化步兵营、一个仪仗连和一个骑兵连,总共约2000人;“车臣军”:包括
已处于战斗准备状态的部队(1500人)及正处于各级整编状态的部队(1.5
万人)。其中包括巴萨耶夫所指挥的“阿布哈兹”空降强击营;巴拉耶夫的穆斯
林营;格拉耶夫的特种兵团;伊萨耶夫的坦克团、高射炮兵团、反坦克团、第一
和第二摩托化步兵团、第三步兵团;阿尔萨努卡耶夫的山地步兵团、两个工程营
及两个通信营。
    此外,车臣海关和边防机构以及国家安全部也掌握着一些部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