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告诉你,我是间谍”

    【英国《卫报》9月14日文章】题:告诉你,我是间谍
    现年64岁的西蒙兹不像电视中那个金色头发、身体强壮的英俊间谍,也不
能在直升机上做惊险搏斗,或在游泳池边同漂亮女郎嬉戏。他现在几乎身无分文
,同时饱受糖尿病和哮喘病的折磨。
    自从1981年返回伦敦,他就想坦白曾经为克格勃效力的经历,但没人相
信他。直到最近,从克格勃泄露出的档案才证明他那离奇的故事是真的。
    以下就是他的故事:
    我一直想当一名警察,从我孩提时就有这个理想。我父亲也很想当一名警察
,我们有一些当警察的朋友和亲戚。我父亲由于体检不过关而没能实现当警察的
愿望,但我成了一名警察。
    1972年,我因为受到贪污的指控被迫离开警界。我是无辜的,我为此感
到很痛苦。由于受到陷害,我不得不背井离乡逃到摩洛哥。我开始找一些其它的
事情做,我的唯一特长是当过警官和军官。于是,我成了一名雇佣军的教官,在
非洲教人如何开枪。从那时起,我决定尽我所能揭露警界的黑暗。我身在非洲,
有家却不能回,而且身体很糟糕,心情郁闷。
    我重新写了关于那些贪污警官的资料,把我所知道的贪污、腐败和罪恶都写
了进去。有一次,我在雇佣军军营遇到了一个叫马塞尔的家伙。他要帮助我出版
我写的书,因为他在德国和法国都有关系。经常和他在一起的有一个小个子,他
长着金色头发、蓝眼睛,皮肤很白,有一颗明显的金色门牙。
    后来我知道,这个家伙是克格勃间谍,也是俄罗斯驻拉巴特使馆的间谍头子
。马塞尔和他的这位朋友对我透露的高级警官的腐败活动非常感兴趣,所以对我
写的书也很感兴趣。他们想知道一切,了解这些警官的家庭背景、是否结婚、有
什么苦恼、是不是同性恋,甚至有没有性变态等等。
    此后,马塞尔帮助我安排了去保加利亚就医,在那里我认识了尼克。随后出
现了两位医生。他们都对我写的东西感兴趣。于是本来短暂的旅行一再延长。他
们对高级官员的腐败行径尤其感兴趣,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看某些人的材料。
    在尼克的鼓励下,我开始和一位保加利亚女孩约会,通过她,我认识了一位
德国女郎。她很吸引人,故事就从此开始了。
    这个德国女郎告诉我她丈夫与西德安全部门有关,他正在跟踪一个间谍(后
来证明那个间谍是共产党安插在西德的)。我把这些都告诉了尼克,于是他让我
到波恩找这个女郎,继续探听有关情报。我接受了一些培训,比如怎样做记号、
遇到人怎样答话等等。在西柏林,我找到了那位德国女郎,并和她频频幽会,出
入酒吧、俱乐部等场所。我的上司们就是想记录下我们的谈话、拍下我们的照片
。这是我的第一次任务,我完成得很好,受到了表扬。任务结束后,我被邀请继
续在世界各地扮演情人的角色。我接受了各种培训,以便作个更出色的情人。我
于是经常出去,以不同的方式勾引女人,尤其是勾引使馆中的女人。
    我还接受了一些作为间谍的正规培训,例如怎样传递情报、怎样写情报、用
什么样的铅笔等。我有各种不同的国籍,身分也不断变换,我必须了解不同国家
的背景,同时使我自己的身分更容易吸引女人。一切都像是一场游戏。但这又不
是儿戏,这是工作。它不仅是男女之欢,而要让对方感到我是她的唯一,我是让
她感到最安全的男人并最终为我盗取情报。
    我和多少女人逢场作戏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有几百个吧。每个月都有那么几
个目标,接近她们、了解她们、讨她们欢心,然后把她们弄到手,使她们背叛自
己的国家。
    一次,克格勃给了我一张卡,这使我能进入英国驻苏使馆俱乐部。我的任务
是去勾引一个他们盯了很久的目标。她很孤独寂寞,生活不如意。但她是一个大
人物的秘书。我被告知她喜欢芭蕾和歌剧。我的任务是这样的:打扮一新之后去
看一场演出,坐在她的附近,接着装作不经意地与她交谈,最后带她喝上一杯柠
檬茶。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以后的事情都是一样——窃取有用的情报。
    由于我这样的事干得越来越多,逐渐受到怀疑。我有很多次遇到麻烦,尤其
是澳大利亚人和美国人已经对我产生怀疑。我感到很累。
    一回到英国,我就承认我曾经为克格勃效力。我说我愿意贡献一些克格勃的
情报并与英国情报部门合作,但他们不仅不理睬我,还把我当垃圾。我对自己的
一生并不后悔,什么样的好日子我都经过了。

老布什爱写信

    【美联社华盛顿10月6日电】对乔治·布什来说,信就像其他政界人士的
握手——慷慨给予并且亲自动手。
    前总统布什总爱写信:给家人细腻的长信,给朋友清新的短信,给一面之交
者礼节性的信件。据说他有厚厚一叠通讯录。
    现在他的许多信件与公众见面了。布什说他不写回忆录,他的信件和日记选
集将代替回忆录。
    他的信既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飞机被击落后给家人描述的可怕情景,也
有一年前他对老人钓鱼的思考。
    八年前,布什总统估计了在总统竞选中与戈尔较量的可能性。他在日记中这
样写戈尔:“一个有魅力的家伙,但他说他演讲不如我。如果这个可怜的家伙不
如我,那他就真的麻烦了。”
    一个月后他写了这样一段话:“比尔·克林顿,一个很不错的人,可能加入
竞选。”
    随着竞选的深入,布什越来越困难,有时感到沮丧,他在给撰稿人佩吉·努
南的信中说,克林顿“对事实和数字了解得比我清楚,我比他懂得生活。”
    几乎每个遇到布什的人都得到过他的亲笔信。
    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在空战前夕本来可以收到他的一封信,但是布
什说,这封警告“我们处在战争边缘”的信留在日内瓦的谈判桌上,因为萨达姆
的使者拒绝把信带回国。
    布什在他的选集中还承认在海湾地面战争前的一段时间脑海中“总摆脱不了
运尸袋的形象”。他在日记中写道:“反对战争的人都扯起运尸袋,它让我感到
痛心……但是我必须前进。”
    他说他曾考虑不再让一名军事助手拿着装有发射核武器密码的箱子一步不离
地跟着他,但他的助手否决了他的想法。
    书中说总统要被问及希望葬礼怎么安排。布什要求把他在海军的身份号码以
及“他深深地爱着巴巴拉”一起刻到墓碑上。
    书中确定1991年5月31日是美国总统用个人电脑向另一位世界领导人
发信的日子。这是给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一封短信,但是布什犯
了一个“历史性错误”,把米哈伊尔(Mikhail)写成Michael。
    布什挑选的信和日记反映的基本上是他政治生涯中美好的一面。尽管书中的
基调是欢快的,但也可以看出他对不到四岁的女儿罗宾1953年死于白血病充
满悲痛。几年后他在给母亲的信中还写到屋里四个男孩就少一个女孩。“我们需
要一个女孩。我们曾经有一个……”

普京过生日没有“意思意思”

    【俄罗斯《生意人报》十月八日文章】题:不搞任何庆祝(作者 安德烈·
巴格罗夫)
    十月七日普京满四十七岁,属下认为得庆祝一下,多少要「意思意思」。但
这一心愿一大早就受挫。总理说:「不搞任何庆祝!」写着朴素祝词的花束也立
刻被拿出了政府会议大厅。
    政府大厦的人向来喜欢庆祝生日。礼物很平常,给男人送酒,给女人送花。
给总理过生日就得多破费一些了,也得多花点心思。切尔诺梅尔金生日时送的是
猎枪和装饰物。切尔诺梅尔金收藏猎具,卸任时,其摆放在政府大厦办公室内的
藏品用卡车运了两天才运完。切尔诺梅尔金过六十岁生日时新总理基里延科送了
他一把弩。
    基里延科得到的生日礼物则是好友涅姆佐夫送的一辆山地自行车,当时涅姆
佐夫任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通常会把赠送的酒打开与大家共饮。基里延科打破
了这一传统,他没有打开涅姆佐夫随同山地车赠送给他的那瓶伏特加,而是一直
留到去职时同在政府大厦前静坐的煤矿工人告别时才拿出来享用。
    喜欢在亲朋好友聚会时当宴会主持人的普里马科夫生日那天去了格鲁吉亚,
因此他没有得到政府大厦为他准备的礼物。
    普京既没去外地,也禁止别人向他表示祝贺。部长们不知道拿那些写着祝词
的花束怎么办。秘书处主任伊戈尔·谢钦将花从政府会议大厅搬到了自己的办公
室。
    生日当天,普京平静地主持了政府会议,出席了农业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
为俄罗斯信息中心的落成仪式剪了彩’然后就回别墅了。次日清早,他又和往常
一样开始了四十五分钟的晨跑。

图片新闻:美联社选出百幅世纪新闻照片(六)

    1940年12月29日 英国
    在德国空袭伦敦中,圣保罗大教堂屹立不倒。
    1940年9月9日 挪威
    德国战列舰“布鲁彻”号在挪威被击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