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没有一个人希望打仗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10月3日报道】(记者 亚历山大·叶夫图申
科)
    在车臣,战争的迹象随处可见。人们说这里发生的是“第三次国内战争”(
第一次是1994年年底,第二次是1996年8月)。前不久还热闹的大街现
在冷冷清清——人们怕被炸伤,不敢上街。夜晚的格罗兹尼漆黑一片,根本看不
见人。煤气供应完全被切断了,不知为什么白天只供几个小时电。夜晚如果看到
哪个窗口透出光亮,就说明那里生活着“固执的”车臣人,他们我行我素。
    小贩们仍在兜售商品,就是晚上也借着烛光守着自己的摊位。只是商品的数
量很少,可选择的品种也不多。不过,香蕉、烤羊肉和鲟鱼肉还能买得到。酒甚
至比一年前还好买,当然是黑市价。
    我在格罗兹尼和许多人攀谈过,没有一个人说希望打仗。但是许多男人不得
不打仗。
    车臣北部瑙尔斯基区已经发生过真正的战斗。我在那里时一名战地负责人正
通过无线电装置向地区领导人报告“前线”的情况。通过话筒可以听到机关枪射
击声和火箭筒的爆炸声。
    一天夜里我见到了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下面是我们的谈话。
    记者:您对目前在车臣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马斯哈多夫:俄罗斯空军轰炸车臣已经快一个月了。俄罗斯陆军已经向车臣
纵深推进。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我认为,战争已经开始了。
    问:不久前所有人都说您将会见叶利钦总统。现在,战争已经开始了,您和
叶利钦还可能见面吗?如果见面,您会对叶利钦说什么?
    答:如果能停止战争,哪怕是一天以后,一个小时以后,也应当进行会见。
如果明天会见叶利钦,我会提醒他我们过去有协议。1997年8月30日,叶
利钦对我说,我们现在签订关于共同经济和军事空间的条约,下次再签订互相承
认的条约。我说,不行,应当一起签订三个条约。叶利钦同意了。当时我们商定
一周后再次见面,签订所有条约……
    另外,如果我现在见到俄罗斯总统,我就让他用30分钟时间看看他的亲信
在总统选举前夕的冒险行为。我认为,俄罗斯军队再次与车臣开战与俄罗斯政局
、与权力之争有直接的关系。
    问:有关车臣的前景您有什么考虑?
    答:提醒您注意一下卡拉马希和恰班马希。这两个地方都与达吉斯坦权力机
关签订了协议,这两个地方属于达吉斯坦,但它们有自己的法律,是根据伊斯兰
教法典制定的。如果两个村庄都被夷为平地,在车臣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对我
们来说,领土不是问题,谁也不会把领土带走。问题在于人民的安全。我们正在
争取对这种安全的国际保证。如果在与俄罗斯的条约中写上这一点,那就可以再
商谈这个问题。
    问:您的国防部长谈过在俄罗斯的战斗行动计划。谈过搞破坏行动的组织。
据说,已经给指挥员下发了特别公文……
    答:有情绪的领导人不止一次坚决要这样做,但是我反对。车臣从来不在别
人的地方打仗。尽管俄罗斯这次又会做种种不想再次蒙受失败耻辱的事情。也就
是说,要打仗。我们已经习惯了。遗憾的只是,又会有成千上万士兵死亡,无论
是我们的士兵,还是俄罗斯士兵。

美报文章 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人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10月6日文章】题:阿富汗人苦不堪言
    塔利班取得阿富汗的政权已经三年了,他们似乎对国际社会的压力不屑一顾
,一味追求建立一个纯粹伊斯兰国家的梦想。
    但他们的支持者说,塔利班对伊斯兰法律的解释使他们感到厌烦,其中包括
:男人必须留胡子,女人出门必须从头到脚包严实,小偷要被砍去手脚,妇女不
得受教育和就业,禁止听音乐、看电影和照相。
    很多阿富汗人说,由于塔利班使阿富汗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人民对由此造成
的经济困境感到厌倦。
    只要塔利班继续与被罢黜的布尔汉丁·拉巴尼总统争夺剩余的阿富汗领土,
就会把大量的钱用于战争。这将使遭受战争蹂躏长达20多年的阿富汗难以恢复
国力。
    一位阿富汗官员说,像阿富汗这样一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恢复和平需要时
间、金钱和强有力的支持。他说,目前战争还没有停止,政府的注意力仍然在军
队上。
    无论是本·拉丹还是到阿富汗避难的恐怖分子,或者美国去年的导弹袭击都
没能在阿富汗人中掀起波澜。因为他们麻木了,他们的国家已经垮了。
    31岁的店主萨达尔说:“我们对目前的敌对状态感到担心,我们希望战争
结束。”他承认,现在店里的收入比塔利班掌权之前要少。
    在苏联人退出阿富汗之后,阿富汗爆发了内战。这造成一种无政府状态。喀
布尔的居民说,现在比以前安全一点,但还远远不够。
    一位有八个孩子的母亲说:“社会还算安定,但面包呢?我们没有面包。”
她说,她讨厌从头到脚地包裹起来出门,而且如果没有男性陪同出门购物就会受
到塔利班军人的骚扰。
    旧货商马吉德说,清真寺里有信徒的名单,如果他们不去祈祷,塔利班的人
就会到他们家里殴打他们。他说:“人权很重要,但食品也非常重要。”
    其他阿富汗人也为生存问题忧心忡忡,他们已经买不起肉了,还背了债务,
同时也担心如果孩子不能上学,将来如何找工作。女孩子已经不能上学了。在战
争中毁坏的学校也没能得到修复。
    阿富汗人喜欢直言不讳,但一些人已经感到不能再畅所欲言了。一些人说,
塔利班不喜欢外国人到阿富汗人家里作客。在公共场所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的阿富
汗人一看到塔利班军人就立即缄默不语。

美国《外交》杂志文章 美国当了老大后怎么办(七)

    影响干预的决策
    建立并保持美国式的世界体系最终既取决于美国人及其领导人的所作所为,
也取决于外部影响,抑或更取决于前者。对真正实现这一目标形成的一个内部阻
力产生于希望做得太多的愿望之中,来自于确立显然是雄心勃勃的目标的行动之
中。
    正如人们已经注意到的那样,霸权主义就隶属于这个范畴。民主扩张也隶属
于这个范畴。民主扩张是克林顿政府为界定遏制后时代的外交政策理论而作的惟
一尝试。除了长期占领之外,美国根本就没有办法来确定其它国家的政治风气和
制度。正如海地的情况所表明的那样,长期的占领通常是难以做到的,而且也难
以确保一定能够起作用。
    再则,局部的成功可能会使一些国家易于受民族主义狂热的影响。与此同时
,不采取行动不仅会使失去家园或生命甚至两者都失去的无辜百姓付出真正的代
价,而且还有损于美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另外,建立在自我利益基础之上的狭隘
的外交政策不可能跟得上美国人民的想象力,也不可能获得他们的支持,因为美
国人民希望奉行具有道义内涵的外交政策。但是,美国如何才能走上正确道路呢
?为摆脱这种困境,将人道主义干预分成如下三个问题:是否干预、如何干预和
为何干预,那将是有益的。
    哪些因素可能会影响到干预的决策呢?第一是问题的严重程度,并非每一种
压迫都是大屠杀。
    第二个要考虑的问题是,除了人道主义利益外,是否还存在其它利益,如经
济利益或战略利益。这些利益是反对通过军队来进行干预呢,还是主张进行军事
干预呢?车臣是前者的例子,科索沃则是后者的例子。
    第三是伙伴问题。美国能够期待其它国家提供多大程度上的帮助,无论是军
事或经济上的帮助呢?
    第四个因素是,干预可能付出多大代价和产生什么结果?干预行动将大大减
少问题的严重性吗?它将给美国在该地区乃至其它地区的利益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吗?最后一点是,如果奉行其它政策——包括但不仅仅限于不采取行动,可能会
产生什么结果呢?
    这些客观问题绝非是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判断的替代办法;根本不可能存在干
预的固定模式。但它们确实提供了一些原则,并通过这些原则提供一些潜在的指
导。(七)

图片新闻:美联社选出百幅世纪新闻照片(一)

    美联社在国内外接近一万个用户的联合挑选下,选出了二十世纪一些历史事
件的——
    一九○○年六月十九日美国
    伊利诺伊州布卢明顿市的一场无情火’把整个城市烧为平地。
    1903年4月3日美国
    老罗斯福总统主持黄石公园开幕仪式。
    1902年9月1日南非
    强风直扑伊丽莎白港,一片山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