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打工姊妹闯世界 改革大潮领风骚

    【美国《洛杉矶时报》11月22日文章】题:中国农村妇女走出村庄(
记者范瑞丽发自中国四川莲花村)
    刘春兰(音)的家乡在四川绵延起伏的大山中,在这个偏远的村庄里,他
们说,养大女儿只是为了嫁到别人家里。
    与中国成千上万个村庄一样,男孩在这里被视为宝贝。他们承担繁重的农
活,继承家里的香火,赡养父母。像刘春兰这样的年轻女子没什么选择,只有
结婚,然后在丈夫家里干农活。
    然而,10年前,在中国市场改革的大潮下,很多农民到外面打工。人们
开始意识到,让在家无足轻重的女人和男人一起到中国沿海的发达地区打工不
会有什么损失。
    现在,这些被到处播撒的“种子”带来了意外收获。妇女们赚的钱正在帮
助农村脱贫致富。钱也为她们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地位、尊重和独立。结果是
,一度被认为没有用的妇女走上了社会和经济革命的前沿。
    负责研究这种现象的美国福特基金会驻北京官员斯蒂芬·麦格克说:“我
认为,这是中国社会变革的一个最重要因素。外出打工的农民成为中国迅速城
市化的渠道,是提高生产力和经济活力的源泉。这种变革的规模在世界是空前
的,它意味着在妇女身上将出现重大的革命性转变。”
    这种转变是不知不觉的,也是强有力的。农村妇女并不是有意要发动一场
革命。正如四川农村妇女们所说,外出打工更多地意味着生存,也有一点冒险

    在20岁时,刘随着外出打工的亲戚姐妹离开了家乡莲花村,到上海的一
个打火机厂做工。她每月寄回家里的钱相当于70美元,这几乎是她家干农活
月收入的6倍。这些钱使她家能买足够的种子和农药。当4年后回家时,她不
仅帮助家里渡过了难关,而且赢得了尊重、羡慕,甚至还有别人的嫉妒。
    中国大约有8500万人外出打工,其中大约一半是妇女。但是,这些“
打工妹”通常比男人挣得多、省得多,因此她们的作用也就更大。
    “打工妹”赚来的钱对家庭、乡镇,乃至全省的经济都有帮助。到发达地
区打工也使她们有机会向城市的姐妹看齐。
    然而,对刘春兰她们来说,最重要的好处是有了赚钱能力以后给家乡带来
的变化。刘说:“现在女孩子可以做很多她们以前不能做的事:上学、旅行、
工作并自由恋爱结婚。这都是由于有了钱。”
    最重要的是,随着妇女经济地位的提高,女婴的死亡率下降了,年轻农村
妇女自杀人数也大幅度减少。四川省妇女问题研究中心的负责人徐平(音)说
:“整整一代人都已经意识到女性的价值和她们拥有的选择。现在人们生了女
孩,他们对孩子的看法和他们的父辈、祖父辈就不一样了。”
    在刘春兰的家乡,这种变化是很明显的。原来镇上的主街道不过是一条肮
脏的小道,如今在这条街道两旁,店铺鳞次栉比,出售儿童服装、日用品和食
品。最重要的是,一半以上的店铺是由妇女经营的,其中很多人都到城市打过
工,然后回乡开了自己的铺子。这个镇上1/4的人都出去打过工,其中大约
80%是妇女。
    在寄钱回家的同时,她们也为自己积聚了经济实力。22岁的杨小华(音
)5年前离家到广东的一家鞋厂做工。几年后,她作了领班,每月有相当于1
20美元的收入。她5个月前回家开了一个餐馆。她说:“我的想法改变了很
多。在厂里,我学会了独立……我想自己作老板。”现在她既不着急结婚,也
不忙于再进城。
    但打工潮也造成一些问题。由于有时夫妻分开长达几年,妇女在经济上不
再依赖丈夫,孩子交给老人照顾,农村的离婚率开始上升。对外出打过工的未
婚女性来说,在家乡择偶也比较困难,因为家乡人担心她们太独立。而想在家
乡做生意的一些妇女也发现当地的经济不利于生意的发展,她们遭到家人反对
,或当地官员的刁难。

中国申办奥运有多种有利因素

    【日本《读卖新闻》11月26日报道】题:北京宣布申办2008年奥
运会(记者石井利尚发自北京)
    北京市25日正式宣布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中国明年将迎来建国
50周年,对于以江主席为核心的中国领导层来说,在首都北京举办奥运会是
一项能够使12亿中国人民齐心协力的长期国家目标,中国政府力争通过这次
申办来增强共产党政权在下个世纪的凝聚力。
    自去年秋季以来,中国的全方位外交一直进展顺利,江主席和美国总统克
林顿实现美中首脑间的互访,中国同欧洲、俄罗斯、东南亚等国进一步密切了
关系。从25日开始的江主席访日将把这一系列外交努力推向最后的高潮,至
少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已不存在敌对的国家。
    目前,中国经济增长因受亚洲经济危机的影响而开始放慢,申办奥运会将
会带动长期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从而给朱镕基内阁大胆实行的经济改革以
有力的支持。申办奥运会也将对国民的心理产生很大作用,它能够提高国民对
收入翻番的期待,从而消除经济增长速度放慢所造成的不利影响。
    【法新社北京11月25日电】中国官员今天说,北京将申办2008年
奥运会。此举表明北京在中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失败后将开始新的努力。
    其它竞争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的城市是伊斯坦布尔、布宜诺斯艾利斯
、多伦多和西班牙的塞维列。还有人说,巴黎和墨西哥城可能也将加入申办行
列。
    韩国釜山本周宣布不再申办2008年奥运会。该国总统金大中今年9月
对萨马兰奇说,如果釜山退出,韩国将支持中国。
    澳大利亚国际奥委会成员凯万·戈斯珀对北京的决定表示欢迎。他说:“
在1993年我们以微弱多数打败他们之后,我一直希望北京再次提出申请。

    【时事社东京11月25日电】题:中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面临多种
有利因素
    中国北京市25日正式宣布参加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角逐。对于
代表日本申办奥运会的大阪来说,这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大阪将面临严
峻的挑战。
    在申办2000年奥运会时,北京和悉尼展开了激烈的角逐,最终仅以微
弱之差输给对手,因此北京可望获得同情票。此外,如果社会主义国家提出申
办要求,那么本着奥运精神,在从未举办过奥运会的社会主义国家举行这一体
育盛会,意义非常重大。此外,韩国也打算支持中国的申办,这对大阪来说也
很不利。可以认为,许多因素都对中国有利。
    【日本《读卖新闻》11月26日文章】题:中国举国上下将再次进行挑
战(作者 佐佐川修二)
    在申办2000年的奥运会时,中国北京市曾首次站出来挑战。北京在保
持了5年的沉默之后又表示要进行第二次挑战。这将是一次作了充分准备的雪
耻战。
    在决定奥运会举办地的问题上,有一种“摆的理论”在起作用。譬如,1
996年的奥运会是在亚特兰大(北美),2000年是在悉尼(大洋洲),
2004年是在雅典(欧洲)举行的。按顺序,2008年的奥运会应在亚洲
举行。中国曾考虑让2012年的奥运会在北京举行,但到那时,如果大阪申
办成功,那么,在中国举行的可能性就会无限期地推迟。所以,中国只好把目
标放在2008年的奥运会上。

台北引进最新无痛分娩技术

    【中央社台北11月23日电】曾经做过无痛分娩的女性都会有下半身麻
木无法用力的经验,台北荣民总医院引进最新的无痛分娩法搭配麻醉新药,经
上百例产妇临床经验显示立刻且全程止痛,却不会双脚麻木,从而影响生产使
力。
    台北荣总麻醉部妇幼麻醉中心主治医师许淑霞表示,传统无痛分娩的麻醉
采半身麻醉方式,麻药打在硬脊膜外腔渗透到脊髓内,大约二三十分钟才发挥
药效,产妇常常反映下半身麻木无知觉无法使力,往往需要器具夹出胎儿,而
且脊髓液会从注射针孔中渗出,影响运动神经,造成产后头痛欲呕的后遗症。
    许淑霞说,最近上市的Sufenta麻醉药可以说是专门用来无痛分娩
的麻醉药,穿过硬脊膜外腔到脊髓内,在脊髓内作用,所以药物剂量可以大量
减少,剂量可产生最大的止痛效果,使用两三分钟后就能止痛,并且使用仅男
人头发粗的二十九号细针注射,所以产后的后遗症很少。
    台北荣总引进的Sufenta脊髓与硬膜外腔合并操作的无痛分娩,是
将Sufenta麻药注射在脊髓内,并将一根细管留置在硬脊膜外腔,外接
一个微型帮浦,如此很快就能止痛,当药效渐渐消失时,又可以用帮浦打麻药
到硬脊膜外腔,使麻药慢慢渗入脊髓,维续持久的止痛效果。
    许淑霞形容合并麻醉的好处是可以立刻止痛,而且产妇不会双脚麻木甚至
可以步行,同时产程中可以照样使劲用力,对于产程动辄十几个小时的初产妇
而言,全程麻醉止痛安全可靠。
    无痛分娩可适用于大多数产妇,惟凝血机能不好、注射部位感染及患有癫
痫症的产妇必须避免使用。

走近上海新雅皮士

    【台湾《中国时报》11月22日文章】题:上海新雅痞(即雅皮士──
本报注)(作者 许大仁)
    “雅痞”这个在台湾流行于80年代的社会新阶层(指的是年轻有专业知
识、中高所得的都会人士,现在可能应称为新人类了),如今,在上海随着社
会急速的变迁,也悄悄出现了。他们的社会性格和态度,概括说来,跟老上海
时代的中上阶层人物还是非常类似的。比如,重视生活品味、衣食住行皆讲究
消费格调,对中式传统生活排拒,展开双臂迎纳西方现代化的步调。但在对社
会、经济甚或政治的看法及行为倾向,与老上海白相人有很大的明显差异。
    我在上海时,一些高消费或低消费但具西方格调的咖啡馆,经常看到此类
衣着时髦、举止优雅的年轻人。在徐家汇一些日式火车寿司店也发现不少。至
于茂名南路、长乐路及静安寺一带,更是他们出入的场所。他们跟那些新近跃
起的大款(暴发户)有明显的不同。
    不乱挥霍摆阔,言行有礼,对生活方式或文化事物具有多方面的接触和了
解,有极佳的个人丰富资源,如年轻、高学历、挫折少、反应敏锐、能应付瞬
息变化的职业生涯、个性坚强自信、感情丰富坦率、勇于表现自我。但对社会
责任则采取冷漠态度,易陷于情爱漩涡,但会很快地改变态势,不受压抑。
    他们的偶像不再是流行歌手或影视明星,反而崇拜绍罗什、比尔·盖茨、
前几年的艾科卡等。
    对上海的这批新兴族群,我比较有兴趣的是观察他们在公、私领域的行为
取向。因为他们势必是上海日后中产阶级或上层人物的代言人。在公领域,他
们的专业能力也不错,尤其是在外商公司,因为他们的语言能力极为优秀,甚
至超过旧上海时代的洋务人员,很受上司的倚重。
    但在私领域,他们面对强大西方现代化及港台二手西化的冲击,内在又必
须面对超稳定的中国传统社会的家庭及里弄文化牵制,必须在家中表现顺从及
无能。
    他们的现代化科技知识,几乎在家居生活上起不了作用,完全仍是屈服在
俗民生活的制约下。因此虽然表面仍维持家庭和谐、遵守集体社会及宗法家庭
的规范。但内心颇为疏离,极力寻求自己一片独立自主的领域。
    据估计,上海目前大概有5万至10万这类新雅痞,占改革开放后约5%
的上岗就业人员。他们正值青壮年,在日后上海的社会、经济甚至政治领域属
于权力菁英,有很大的左右局势的影响力。
    图片说明:迎接新世纪,上海的新兴族群将以新的价值观挑战并影响新社
会。(原载台湾《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