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寻访“库尔茨上校”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周末版》10月25日一期文章】题:美国的无
名战士(作者 阿德里安·利维 卡西·斯科特—克拉克)
    原编者按 《现代启示录》是一部以越南战争为题材的电影,片中的库尔
茨上校是一个惨无人道的军阀式首领。这是一个真实的人物。他就是安东尼·
波谢普尼,中央情报局特工和受过良好训练的杀手,在丛林中建立了自己的王
国,坚决不肯回家。25年后,阿德里安·利维和卡西·斯科特—克拉克寻踪
问迹找到了他。
    这个身材粗壮的男子坐在阴影中,活像一尊大佛。窗帘关着,阳光偶尔泄
进来,可以看到他光光的大脑袋上伤疤累累。他的左手只剩下拇指、食指和小
指。
    他周围的一切都来自另一个时空。落满尘土的镜框里陈列着各种奖牌:五
枚紫心勋章,因作战勇敢而荣获的各种奖章,一枚印有“中央情报局”字样的
星形大勋章。镜框旁边是三张照片:两个身穿水手服的美国小男孩微笑着站在
夏威夷的珍珠港码头;一位身穿纱笼和丝绸罩衫的亚洲公主;一支叛军行进在
林中空地,身材矮小的赤足男子穿着黑马裤,扛着各式各样的火枪。
    墙上挂着外国国王和政府的颂扬之词。老挝北部一个部落在一块匾额上感
谢他们“富有献身精神的”美国首领,称他是“我们的父亲”。
    尽管这个人受到如此的吹捧,你却肯定从未听说过他。他住在旧金山的森
塞特郊区,就连他的邻居们对他的过去也一无所知,没人知道他的一生经历创
造了越战题材影片中最伟大的偶像。这个人的大半生在鲜为人知的动荡中度过
,他是马龙·白兰度在惊险片《现代启示录》中扮演的库尔茨上校的真实原型

    特工“尤平”
    穿过泰国和老挝,我们沿着湄公河来到与中国接壤的一个偏僻村庄,最后
来到美国,找到了真正的库尔茨。一路上,我们采访了数十名中情局老特工和
特种部队军官、外交官和雇佣军及曾与他们交战的共产党将军,他们证实,确
实有一个代号为“尤平”的美国超级间谍。
    美国政府对“尤平”的身分和使命严格保密。和电影中的库尔茨一样,他
招募了1万名部落成员组成一支私家军,娶了一位公主,变得和他赖以为家的
丛林一样桀骜不驯。如今真相大白,特工“尤平”就是安东尼·波谢普尼,中
情局在越战中部署的最卓越谍报人员之一。在丛林中呆了10年以后,波谢普
尼拒不服从回国的命令。1975年美国从老挝撤军,波谢普尼销声匿迹20
年。巴德邦是一条在天黑之后才会热闹起来的小街,50多年前,它作为美军
前往越南途中的曼谷服务站逐渐兴盛,如今成为掠夺成性的西方商人挥霍享乐
之地。街上有一家“马德里酒吧”,店主杰克·舍利曾是一名职业杀手,从事
政治谋杀、绑架、帮助中情局发动革命长达25年。经过多次接触,他终于答
应跟我们讲一讲那个叫“尤平”的超级特工。
    他从钱夹里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老挝丛林战训练营的一名“军事顾问”
。舍利说:“这就是真正的库尔茨。他的名字叫安东尼·波谢普尼,是个难缠
的家伙。”
    失去控制
    舍利和波谢普尼第一次见面是在1952年,当时他们都是弗吉尼亚州中
情局训练营的新兵。1961年,两人受命发动一场秘密战争。他们前往老挝
首都万象的美国大使馆报到。在一间用隔音材料建造的房子里,中情局特工比
尔·莱尔要求他们招募该国北部山区的叛乱部落成员,迅速组成一支军队。
    几个星期后,莱尔把安东尼·波谢普尼送进老挝北部山区。中情局技术人
员向波谢普尼设在北部荒凉丛林中的基地运送装备,回来后说,他睡觉的时候
,夹克衫上挂着一串手榴弹。他的特征是:武装带上装满烟幕弹,肩上的皮套
里插着一柄13英寸的单刃猎刀和一把“大酒瓶”手枪。
    到了1965年,波谢普尼已威震前线双方阵营。政治家们命令他不要参
与战斗,对此“尤平”深感沮丧,逐渐表现出傲慢无礼。莱尔开始接到有关未
经许可而杀人的报告。莱尔怀疑波谢普尼已失去控制,于是不断把他派往更加
边远的地方。不久后,他的怀疑得到证实,中情局秘密空运线的一名飞行员回
来说,波谢普尼不顾中情局的禁令,与当地的赫蒙族(苗族的自称──本报注
)公主森拉成了亲。
    为了使波谢普尼不至于被他在华盛顿的政敌害死,莱尔尽量把他派到了最
远的地方──老挝西北与中国接壤的南尤村,让他阻止中国人越过边界。
    虽然远离前线,但波谢普尼很快在自己身边聚集了成千上万的部落成员。
每天清晨六点,他喝上一大碗自制米酒,然后钻出小屋,对边境对面的中国人
发动袭击。晚上,他通过一条美国所有军方高层人士都能收听到的绝密无线电
路,醉醺醺地大骂中情局和美国大使。
    销声匿迹
    到了60年代末,中情局再也无力保护他们的特工。美国驻万象大使麦克
默特里·戈德利接到报告说,波谢普尼下令手下人将俘虏斩首,把人头丢在敌
人的阵地。舍利前去看望老朋友,发现他活的像只动物。“他睡在丛林中一个
脏得像猪圈的地方,周围全是‘白马’牌威士忌空瓶。他说,他让手下人割下
俘虏的耳朵,以证明他们确实很卖力。”
    戈德利派人接他回来,但徒劳而返。随着在老挝的战争加快步伐,戈德利
忙于战事,几乎忘记了特工“尤平”的存在。
    波谢普尼在南尤村一直呆到1973年,当战争达到高潮之际,他突然消
失了。似乎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他的几千名部落士兵被抛弃了。1975
年,美国从老挝撤军,万象不久便落入共产党人手中。
    如今仍有1.3万多赫蒙族成员非法滞留在泰国。老挝和泰国政府都指称
他们继续在老挝进行游击战。两国政府声称,离曼谷两小时车程以外的寺庙大
建筑群“坦加博”是叛乱活动的据点。在那里,我们找到了波谢普尼
训练过的人。他们仍尊称他为“父亲”,说他们得到美国“朋友”的
援款,请求我们如果找到波谢普尼的话就捎句话给他,说“我们仍在等待”。
    厌倦战斗
    离开“坦加博”,我们向北进发,找到南尤村,后来又来到居住着3.5
万名赫蒙族人的加利福尼亚州弗雷斯诺。经过一路寻访,终于,在旧金山一幢
昏暗的公寓里,我们见到了安东尼·波谢普尼本人。他把南尤搬到了美国,在
这里,特工“尤平”仍过着丛林首领式的生活,柚木家具上刻着大象和棕榈树
。时至今日,他依然穿着在南尤时穿的那种卡其布瑟法里装。
    看着面前这位老态龙钟的75岁老人,很难想象他怎么会激发部落成员的
狂热崇拜并创造出库尔茨上校这样一个银幕形象。当他开口说话时,这种疑虑
烟消云散。谈到暴力和死亡,波谢普尼的语调既残忍又冷静。他承认了所有关
于他的传闻。对他来说,生活就是场战争,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没有什么是不
可思议的。
    波谢普尼显然厌倦在战争中受到爱戴而在和平时期受到憎恨的生活。他的
赫蒙族军队仍在为推翻老挝共产党政府而筹款,但他们的首领已精疲力尽。他
说:“他们有些人认为我是首领,但我已教导过他们,他们该靠自己战斗了。

    波谢普尼的人生哲学是绝不投降,这是一种完全以力量为基础的个人哲学
,对这样一个人来说,伴随着衰老而来的难免是脆弱。今天的政府宁愿他不要
抛头露面,因为他会让人想起那场美国永远无法打赢的战争。他从中情局领取
退休金,但从来没有人邀他相聚。
    压题照片:美国影星马龙·白兰度在影片《现代启示录》中饰演的库尔茨
上校。
    图片说明:▲波谢普尼和他获得的奖章。
    ▲波谢普尼在老挝的村庄。

世纪末的回眸(十一)

    ▲1945年 苏联红军于5月2日在柏林帝国议会大厦上升起苏联国旗

    ▲1945年8月14日 美军在纽约时代广场上游行,欢庆胜利。
   ▲1945年 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迫使日本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