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独联体各国电视台扫描(八·完)

立陶宛维尔纽斯电视台是立陶宛唯一的一家每天从早8时到晚24时播放节目的电视台,除本国节目外,它还转播俄罗斯电视台的节目,其中新闻节目每天播3次。每逢星期一和星期五用俄语播放节目,分别是一小时和半小时,报道有关俄罗斯的问题。只要安装上专用天线或接通卫星电视,立陶宛可以接收俄罗斯任何一个电视频道的节目。
    立陶宛有许多规模不大的商业电视频道。其中资格最老的商业电视频道是“电视—3”。这是一个最普及的电视频道,是瑞典基金资助建立的,也是女归侨巴什考斯凯捷的功劳。长期以来,巴什考斯凯捷希望通过“电视—3”频道教立陶宛人学习英语,播放青年人喜欢的音乐节目。这个频道被认为是反对派的频道。目前盛传该频道有可能被瑞典人买下。
    立陶宛独立频道是在立陶宛最受欢迎的一个频道,经常播放许多受欢迎的独具特色的节目。该频道的很大一部分股票为农业银行购买。农行领导人说,准备以后将股票卖掉。目前,正在为此事同外国公司谈判。
    立陶宛电视台禁止播放淫秽节目,但是,色情片并不禁止播放,当然,时间规定在深夜。节目主题要符合道德法规。
    美国、法国、意大利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诸国的电影片播放得很多。不过,由于经费不足,立陶宛电视台只购买一些“糟片”。过去很少播放“肥皂剧”,但观众仍然很希望看。(八·完)

美国人工作不稳定

    【法国《新观察家》周刊5月13日一期报道】题:工作不稳定——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记者菲利普·布莱—热尔古)
    今年3月,理查德·奥唐奈结束休假上班,一个同事告诉他说:“你知道吗?我们单位已被卖掉了!”奥唐奈自然也就失去了在这个单位里的工作。
    这是奥唐奈第七次变换工作地点。他看着年方7岁的儿子,想着这一新的变动在孩子头脑里可能引起的反应,心中不禁感叹:“7次了!而且每次都不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每次人家的说法总是:‘单位已被撤消。’”奥唐奈说:“我对此有充分准备。我接触面广,口碑也好。在得到上述消息后,我发出了346封求职信,已有12封信有了回音。”他接着说:“这是一种新的生活和学习方式。按照这种方式生活,人们最后会把自己看成是独立的、与企业没有什么感情联系的劳动者。流动性和选择工作的自由,这是我喜欢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处于本世纪末期的美国,像奥唐奈这样的人有数十万之多。每5名职工中就有1人认为自己会在12个月后失去原来的工作,而且也知道找到新工作的工资待遇会低于原来的工资待遇(平均低14%)。对工薪人员来说,美国并不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国度!侥幸避免了最坏遭遇的人也经常处于压力之下。据调查,人们平均每周工作时间1973年是40.6小时,1995年是50.6小时。带薪休假已成往事!美国的劳动市场给人的印象是,人们屈服于极端自由主义枷锁之下,到处是厚颜无耻的雇主和遭受粗暴对待的工薪人员。有将近1/5的人感到找工作很困难。
    那么,奥唐奈怎能忍受这种工作的无保障性呢?他的态度是:努力适应,不要反抗。所有的美国人都是这种态度。他们自“制”了一种对付严酷现实的“安全空气袋”
    ——他们决不采取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办法。在企业里,美国人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他们进入企业工作时,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希望在该企业里干20年之久,而是希望企业能为他们提供学习和进步的条件,帮他们学到更多的知识和技能。
    一个老板对职工说:“我不指望你们多么忠于我,但我也不会给你们多少保障。”在忠于老板或公司的问题上,为了在紧张的一天里把家庭生活和工作结合起来,职工们毫不犹豫地弄虚作假。常见的有3种作假手段:忽视质量检查,隐瞒事故,请病假。与此同时,他们时刻注意和寻找在待遇方面更高,或更稳定的工作。
    美国的劳动世界不是一个固定的世界,而是一个灵活的、流动的世界,它要求人们具有一种适应精神。美国社会是一种高风险社会,对个人、企业和国家来说,回报和所冒风险的程度是成正比的。在不确定因素(贸易、技术和结构调整)同时也是发展因素的时期,努力避免风险并不是好政策。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工薪人员已明白了这种逻辑。他们努力适应这种机制,尽管他们并不赞成这种机制。

日本一些公园被流浪汉「占据」

    【日本《产经新闻》5月15日报道】题:流浪汉“占据”新宿的户山公园
    近3年来,住在位于新宿区的都立户山公园的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增加了3倍。还有流浪汉从这个公园移居到了新宿区的其它公园。来逛公园的人们抱怨说,“不能让孩子们在这里玩耍”。
    据公园管理人说,1994年10月调查时,地跨大久保和户山两个地区的户山公园里仅住着25个流浪汉,现在却达到了100多人。去年8月,户山公园里有59个帐篷,现在经确认有80个。
    住在周围住宅区的居民也感到不满。因此,公园管理所从1993年底开始采取措施,每两个月“特别清扫”一次。一方面是对公园进行清扫,另一方面是赶走住在公园里的流浪汉。但是这样做不仅没有制止住流浪汉的增加,而且本月上旬甚至发生过流浪汉威胁说“如果进行清理便要袭击公园管理所”的情况,令人感到精神紧张。
    一位在附近经营商店的人(55岁)说:“六七年前公园里还不显眼地支着几个帐篷,但现在看起来却使人感觉像是流浪汉们在炫耀其存在。最近不仅帐篷数目增加了,而且流浪汉们无所顾忌地开始到处居住。”一位领着两个孩子的主妇(33岁)说:“有时正在玩耍的孩子突然就遭到流浪汉的大声叱责,孩子们难以在公园好好玩。”
    据有关人士说,流浪汉们在户山公园内争地盘,由此不断有流浪汉被迫搬到其它公园去住。
    新宿区政府投入大约40亿日元修建的区立小泉八云纪念公园,于1993年对外正式开放,但是,没有多久又被流浪汉占领了。
    小泉八云纪念公园位于区立大久保小学正门前面,但学生们只在上下学时从这里经过,几乎看不到他们在公园里玩耍的身影。
    此外,在区立西大久保公园和区立大久保公园,也不时能够见到流浪汉的身影。

图片新闻

说明:公园里越来越多的流浪汉帐篷(原载日本《产经新闻》)

洞穴:土耳其格雷默人的家

    【美国《纽约时报》5月2日文章】题:在我的家——美好的洞穴里,生活更好,寿命更长
    在石器时代结束几千年后的今天,土耳其卡帕多基亚地区的人们认为,洞穴生活好处多,不但有益健康,而且省钱。洞穴生活甚至成了一种时髦。
    格雷默市市长穆斯塔法·米兹拉克也许是世界上唯一一位居住在洞穴里的政府官员,也是唯一一位乐于承认自己是穴居者的官员。他的几千名选民也都和他一样。
    在格雷默和附近地区有近500个住人的洞穴。米兹拉克说,住在洞穴里的人往往能活到85—90岁,而这个地区通常的预期寿命是60—70岁。他认为,原因在于居住在洞穴里的人不用水泥或化学涂料,构成这些洞穴的多孔岩石透气性很好。
    卡帕多基亚位于安纳托利亚高原的中心地带,是早期基督教的中心之一。公元4世纪,修道士为逃避当局的迫害从地中海地区来到这里。他们在凝灰岩中挖出成千上万个洞穴,有的用作教堂,有的作为修行的住处。
    自那以来,许多洞穴已经倒塌,剩下的也大多岌岌可危。但在格雷默地区,形成凝灰岩的火山灰比较牢固,因此这里的穴居生活从未消失过。现在,游客发现了这个地区,一些居住在洞穴里的人开始想办法靠自己的家赚钱。
    格雷默最大的几个洞穴已装修成酒吧和餐馆,成为这里最热闹、最好的去处。

埃及十年计划生育见成效

    【法新社开罗6月2日电】今天公布的人口普查结果表明,埃及的人口增长速度和文盲在人口中的比例有所下降,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迁移也在趋缓。
    负责人口普查的官员伊哈卜·埃尔维说:“普查结果表明,埃及在过去10年里开始解决几个问题,降低了农村人口迁移和人口增长的速度以及文盲在人口中的比例。”
    埃尔维说,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表明,就人口而言,埃及排在世界第17位。从80年代初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人口增长率从1986年的2.8%降至现在的2.1%。埃及家庭的平均人数从10年前的4.9人减少到4.6人。
    埃尔维还指出,向城市迁移的农村人口现在第一次出现减少。开罗的人口增长率为1.6%,是全国最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