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中华龙鸟”研究吸引世界古生物学界

    【法国《费加罗报》4月28日报道】题:中华龙鸟失去了羽毛(作者塞韦里纳·迪帕尔科)原文提要去年夏天在辽宁省发现的1.4亿年至1.2亿年前的化石曾在古生物学家中间引起了震动。专家们以为终于掌握了恐龙—鸟类演变关系的证据。上周末,一些分析家否定了“原始中华龙鸟”身上长有羽毛的说法。但是,通过化石可以发现其他的秘密。
    兴奋的情绪一直围绕着“中华龙鸟”化石。化石吸引了整个古生物学界,它讲述了带翼恐龙转变成鸟类的历史。然而,专家们在经过分析之后指出,这种状似小鸡的动物并没有羽毛,但它长有一种任何人都还无法鉴别的神秘的毛。更令人兴奋的是,在对化石进行研究方面,科学家们第一次发现了这种动物的皮肤和器官的痕迹。于是,解剖学上的争论开始了。
    1996年8月,辽宁省农民、正在寻找化石的李玉民(音)在北票遇到了“中华龙鸟”。李玉民认为自己的发现有很大价值,于是同北京的中国地质博物馆和南京的地质和古生物研究所取得了联系。如他所料,这两个机构分别购买了一部分他发现的化石。这是一场激烈争论的开始。因为中华龙鸟不仅仅是、一种1.4亿年至1.2亿年前的两足食
    肉的、喜欢吃昆虫和蜥蜴的小恐
    龙。中国人认为,它的背部和尾
    巴上长着一些黑色的圆点,这很
    容易被误认为是鸟的羽毛。
    这种长50厘米左右的恐龙尾巴支在空中,头摆向后边,好像长着一种羽毛,它是不是联系现代鸟类和它们的假设祖先恐龙的树枝状图上所缺少的那一枝呢?巴黎六大的古生物学者和恐龙方面的专家埃里克·比弗托说:“在经过了6个月的激烈争论之后,一些美国和德国的科学家决定到中国去。”他们3月18日已经出发了。“在这些专家中,有美国古生物学者约翰·奥斯特罗姆。”奥斯特罗姆认为鸟类是小食肉恐龙的直接后裔,他在70年代末曾为一个百年假说昭雪。
    4月24日回到美国后,研究人员很明确地否认了以前的说法:在恐龙骨架上发现的黑色附属器官“不是羽毛,不是毛皮,也不是绒毛,而是某种新的、完全不同寻常的东西”。
    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法国古生物学家和恐龙专家比弗托认为:“专家们应该继续进行分析,寻找这种‘东西’的蛋白质性质。如果对分子进行仔细的观察,就可以鉴别它们并对这种动物的皮肤有更多的了解。”这些真皮“附属器官”究竟是什么呢?比弗托犹疑地说:“它们有点儿像是鬣蜥的长鳞片。”
    中华龙鸟好像还保留着其他的惊人之处。“美国和德国的专家在动物化石中发现了内部器官的痕迹。这并不是说将能找到整个的肝或胃,而是说可能找到一些可供参考的数据资料,这将有助于我们对这种动物的内部结构进行研究。”还有一个条件,必须有完整的、未受破坏的蛋白质。人们还在中华龙鸟的腹中发现了一个授了精的卵子。可能这只神奇的恐龙怀孕期间正赶上火山大喷发,辽宁北票就在火山的灰烬中凝结了。
    国际上的科学家们准备重返中国,带上现代的分析仪器对它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俄罗斯人在北京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5月6日报道】题:为什么富有的俄罗斯人在北京的小巷购买“美国产”牛仔裤
    莫斯科疾风暴雨般的经济变革的影响甚至正波及北京,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影响着中国的首都。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商人离开他们的祖国,到中国寻找发迹的机会。
    现在,北京有了一个越来越大的“俄罗斯区”,俄文招牌和会说俄语的店主欢迎着中国昔日的敌人在那里大把大把地花钱。
    北京的一位俄罗斯商人说:“中国经济正处于迅速增长的时期,而俄罗斯经济在衰退。最早来这儿的一些商人已成了百万富翁。”
    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说:“我们希望促进两国的经济和技术合作,使它与两国改善了的政治关系相一致。”
    根据中国的资料,去年双边贸易额为70亿美元,但一位在北京工作的俄罗斯分析人员说,实际数字可能是其两倍。她说:“在这里做生意的俄罗斯人大多采用现金交易,由于腐败、高税率和俄罗斯缺乏法律上的保障措施,他们常常不上报。”
    这位分析人员说:“最富有的一些俄罗斯人还在北京郊区购买了西式别墅。”
    她说,在中国经济改革成功的时候,苏联解体以后的俄罗斯却出现了经济动荡。
    她说:“中国的经济改革带来了几乎整体向上的倾向,而俄罗斯的改革产生的却是一小部分富人和大部分穷人。”
    同时,7年来,北京的雅宝路已变成了“小俄罗斯”。俄罗斯人都在那里购买中国的服装和玩具。
    在北京,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的第一外语几乎都是英语,但是雅宝路成了俄语的一个小小的但正在日益扩大的地盘。
    这里的俄罗斯风味餐馆播放着来自莫斯科的最新录像和流行音乐,中国的女服务员也用俄语与顾客交谈。
    但一些不成文的禁忌似乎使中国顾客不愿来这儿。上文的那位俄罗斯企业家说:“天黑以后,北京的‘俄罗斯区’会变得相当喧闹,吸引人们来这里的‘淘金热’使它颇像美国过去的西部,只是没有牛仔帽和马。”

在华法国人眼中的中国

    【法国《周末三日》周刊5月14日一期文章】题:在中国生活的法国人
    吕克·本扎说:“中国对我来说,就是身体、精神和物质之间的和谐。”他是唯一一个获得武术冠军的西方人。吕克·本扎住在北京体育大学的一个小房间里。这位“本扎师傅”目前在教50来个中国孩子学武术,他对这样的生活很适应。他还参与了香港许多影视剧的拍摄。总之,他是法国的李小龙。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奥迪勒·皮埃坎的经历令人吃惊。这位年轻女子是抱着毛主义的理想来到中国的。当她1974年来到中国时,文化革命已进行了8年。她先是被派到炼钢厂,几个月后,又到农村去插秧。然而,她却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她是最早嫁给中国人的西方女子之一。她是坚定的法国人,而又对中国充满了感情。她现在在驻北京使馆的法语学校教中文。
    罗班·韦尔纳原来在黑龙江从事家畜方面的工作。那里是中国最寒冷的地区之一。他说,“在两年的时间里,我过着没有水、没有电的生活。冬天,房间里只有2摄氏度。然而,中国教会你要有毅力、忘我和忍耐”。现在,这位年轻的兽医居住在黑龙江省会哈尔滨的郊区。他受雇于雀巢公司,负责检查奶制品的质量。
    贝尔纳·泰尔米内—许蓬就住在市中心附近。他对放弃了在法国南方蓝色海岸所拥有的帆船、直升机和住房丝毫不感到遗憾。他是唯一一个按照自己的主张获得成功的经济顾问。他的中国同行们教会了他如何完全掌握谈判的艺术。所有希望打入中国的法国大公司都来向他求教。作为经济市场的大胆探索者,他在北京和上海与许多小企业的负责人合作。所有这些中国迷在开始阶段都是很困难的。现在,他们所付出的努力和作出的牺牲都得到了回报。
    贝尔纳·泰尔米内—许蓬说,“中国不是美国的西部,更不是经济乐园”。不管怎样,中国对法国企业来说不是乐园,例如,它们比不上意大利或德国同行在中国的成功。法国北京工商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顾问强调指出:“谈判的成功取决于两个因素,而这两个因素常常被我们的同胞忽视。首先是时间概念。在这里,任何事情都不是固定的,一切都是临时的。法国工业家却习惯于认为,他们将打破陈规,将教会中国人如何做生意。
    “第二个因素是人际关系的特点。中国人信任一个人,但却不信任他所代表的公司。由于外国人在中国平均只住一年,因此也就不可能建立牢固的!关系。”如果加上法国人习惯于迷信合同,而中国人则更愿意按自己的传统方式行事,人们就会更好地理解为什么法国企业在中国的成绩平平。
    标致公司的冒险已经结束。雪铁龙公司正处于最困难的阶段。雷诺公司在天津生产的运输牌汽车其成本比在法国生产的还要高。进入中国市场已有很长时间的阿尔卡泰公司完全被爱立信公司和摩托罗拉公司挤出了中国移动电话市场。而家乐福超市再无权打着自己的招牌……一位德国专家说,“法国人缺乏热情,缺乏现实主义精神”。
    然而,中国确实已经进入了21世纪。诚然,这个国家并没有消除它所有的矛盾,可是13亿中国人每天都有饭吃。生活水平普遍得到了提高。所有的公职人员由国家支付工资。市场经济得到了确认。在法律上,土地仍归国家所有,但是农民可以自由经营分到的土地。城市居民掀起了消费热潮。

同关节炎斗争中的盟友

    【香港《亚洲新闻》5月23日一期文章】题:同关节炎斗争中的盟友副题:一种新药用姜使患者解脱痛苦
    从咖喱菜肴到甜饼干,在所有的食品中都少不了用姜。可以把姜晒干、磨成粉、冷藏起来、装在罐头里和榨成汁。它增添活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对身体有益。这种看上去歪七扭八的块根可以缓解恶心、有助消化,而且是治疗肠胃气胀的良品。使用芳香疗法的医师也使用姜油精来暖和肌肉,缓解肌肉酸痛,改善循环和加速伤口愈合。
    而现在姜又做成了将解除关节炎的大部分疼痛和炎症的药丸。这种药名为ZINAX,是丹麦使用中国的姜研制出的。为什么用中国姜呢?回答是:中国姜和印度姜、非洲姜或者其他各种品种的姜不同,它的姜醇含量多。姜醇是阻滞发炎的成份。另外也很重要的是姜醇没有副作用。
    在1996年对丹麦关节炎患者进行的调查中发现,ZINAX使70%的参加治疗者的疼痛得到了缓解。对于另外30%,它可用来减少常规药的用量,且与常规药不发生有害的相互作用。
    目前新加坡的陈笃生(音)医院在研究亚洲的关节炎问题预计试验工作将在8月份完成。

香港回归掀起“世纪”采 访大战(三)

越南记者也来了
    在一个记者会上,一位东南亚记者向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发问。当董建华听说他来自越南通讯社时,有点诧异:“啊!原来越南的也来了?”这位记者就是越南通讯社香港分社社长乔省。该分社于去年4月成立,目前共有三名人员,每天向越南报章、电台及电视台发稿。河内方面将增调三至五名记者赴港报道政权回归。乔省慨叹由于经费不足,人手及设备都不够,“很多事情都得自己动手,加上不会讲广东话,在香港采访也有一定限制”。香港传媒不甘示弱
    面对外来媒体的挑战,占尽地利的香港传媒不甘示弱。6月30日中英政权移交仪式当天,《东方日报》有超过100名采访人员报名参观交接盛况,整个港闻版采访人员都将投入作战。总采访主任陈钟坤透露,他们会聘用临时工当资料搜集,但参与采访的全是现职记者,不会用特约人员。
    6月30日的政权移交大典是高潮所在,香港的电视台各出奇谋吸引观众。无线电视新闻总监梁家荣说,该台新闻部将“倾尽全台”报道回归大典;专题报道方面,早于去年开始就推出一系列以回归为主题的节目,例如《九七透视》等,并于7月1日前夕开始,连续90小时播放特备节目。
    有线电视打算把英国治下的最后一天与香港特区管治第一天中社会各层面的变化作48小时新闻报道,除直接转播于会展中心新翼举行的交接仪式外,还把北京、广州、深圳、伦敦、台北、旧金山市及多伦多等地的反应转播至香港。有线电视新闻总监赵应春说,无线电视及亚洲电视当晚的重点集中于娱乐节目,大典新闻只穿插其中;但有线电视的优势是拥有24小时新闻台,当天节目将以新闻为主,并透过街头访问,捕捉香港各阶层的情绪及心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