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

    【俄通社—塔斯社柏林5月15日电】题:失而复得的瑰宝
    失踪了近半个世纪之久的稀世珍宝——琥珀厅的一幅镶嵌画最近在德国发现。
    琥珀厅是圣彼得堡皇村叶卡捷琳娜宫中的一个独一无二的厅堂,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它原在普鲁士,是根据霍亨索伦王朝的国王弗里德里希一世的要求于18世纪初建成的。琥珀厅镶满了用琥珀拼成的一幅幅壁画,工匠们整整干了20年,耗资10万金卢布。用琥珀镶嵌的墙壁约32平方米,共有22幅大的镶嵌画和107幅带有镜子和木雕饰物的小镶嵌画。厅中还绘着普鲁士的单头鹰和用弗里德里希名字的第一个字母组成的花纹。室内还有用从佛罗伦萨运来的大理石镶嵌的图案,它象征着人的五种感知:味觉、视觉、听觉、嗅觉和触觉。后来弗里德里希的儿子想与俄罗斯结盟,就在庆祝俄罗斯在波尔塔瓦战胜瑞典人时把琥珀厅送给了彼得大帝。据许多史料记载,这个事件发生在1716年。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琥珀厅被德国法西斯盗走并被运往前东普鲁士首都柯尼斯堡。1944年春之前它一直存放在国王的城堡里,准备运往德国。此后这批文物就失踪了。
    对琥珀画的命运有种种猜测:它在大火中被焚烧掉了;它被运出了这座城市;它可能藏在加里宁格勒附近什么地方,或是在某个湖底,或是在某个废矿井里;它早就被某个私人收藏家收藏了。许多人在寻找琥珀厅的珍品。
    1946年琥珀厅中的三幅画被找到了,于是这批文物被大火烧毁的推断被否定了。1967年成立政府专门委员会,它领导着加里宁格勒考古队一直活动到1984年,最后因缺乏经费和设备而被迫解散。在这15年里,考古队调查了100多个目标,分析了有关琥珀厅的所有材料。
    1979年俄罗斯部长会议决定重建琥珀厅。现在修复工作已经完成了40%,修复者们参考了86张黑白照片、1张彩色幻灯片、1张水彩画和约60多块偶然保留下来的琥珀画的残片。复制琥珀厅需要5吨未加工的琥珀。复制工作计划在2003年完成,届时圣彼得堡恰好庆祝建城300周年。
    人们对能够找到琥珀厅似乎已不抱希望了。最近突然从德国传来消息说,波茨坦警察局发现了一幅55×70厘米的琥珀画。据说,画主12年前从其父那里继承了这幅画。他父亲二战时在圣彼得堡的皇村弄到了这幅画,并把它带到了德国。画主原来不知道这幅画的历史,1990年他得知画的真正价值,并经文物鉴定证明它是真品。去年他想卖掉它,交易是通过一位妇女进行的,在马上就要成交时,“买主”带来了警察。
    经鉴定,这幅画是那批销声匿迹的琥珀画中的一幅,画面表现的是人们在花园中散步的情景,在琥珀厅中这类画共有4幅。
    琥珀画在德国发现的消息在俄罗斯引起不小的震动,朝野内外一致要求归还这批珍贵文物。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绍欣说:“即使在德国发现的只是琥珀厅的一部分也应当归还给俄罗斯。”俄罗斯一博物馆副馆长在与德国政府负责文物归还的官员通过电话之后说,如果在德国发现的镶嵌画是真品的话,那么很快就会归还给皇村的叶卡捷琳娜宫。俄罗斯的文物鉴定专家已前往德国鉴定这幅镶嵌画的真伪。

克里姆林宫的神秘药丸

    【法国《科学与生活》月刊5月号报道】题:克里姆林宫的神秘药丸(作者索尼娅·费特沙)
    事情发生在60年代冷战时期的托木斯克(西西伯利亚)。长期以来,西伯利亚的这个古老首府一直处于关闭状态:苏联军工联合体选择这个地方生产重型军事装备。除了生产数以千计核弹头以外,人们还根据苏共中央的命令在托木斯克综合工厂里生产供苏共政治局委员服用的药丸。
    这种被称为“救命丸”(科学的叫法是“自动电子刺激丸”)的药丸是一种大颗粒不锈金属胶囊,长2—3厘米,直径7—8毫米,内有一个微型电子回路和3片氧化银片。据说,这种药丸能治疗胃痛、消化器官疾病、便秘、阳萎、性冷淡症以及其它涉及肾、胰腺、前列腺和肝脏的许多疾病,而且疗效神奇。苏联卫生部已在1985年认可了它的疗效。俄罗斯卫生部门在1995年也肯定了它的疗效……
    这种药丸属于国家机密。它是苏联权势集团及其领袖勃列日涅夫的专用药品。现在,苏联帝国已不存在,由于军工集团部分转产,这种昔日被人们称之为“政治局药丸”的药丸已可能服务于所有的人。需求量是很大的。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每粒药丸售价高达100美元!这就是说,每月只挣10美元的一般莫斯科人或一般圣彼得堡人还不能得到这种药丸。
    现在,这种药丸的生产者正在把经营活动转向国外,特别是转向法国。关于这种药丸的实际效用,专家们的第一个看法是:这种药丸只不过是一种能在人体内起作用的微型电池。电刺激能对肌肉系统产生有益的作用。打开药丸的外壳,我们就会发现一个由微处理器和两个电容器组成的电子“心脏”。两个电容器确定了脉冲节奏。3片氧化银片为系统提供直流电压。法国的一位专家说,这个系统就像一个电池,两电极间的电压是4.65伏。电流大小取决于药丸所处的部位,在5.4毫安至12毫安之间。
    根据说明书,这种药丸的用法是:吞服或置入(直肠或阴道)。可以同时用两丸(一丸吞服,一丸置入有关部位)。
    一旦进入体内(如进入胃里),胃液使刺激器的两极之间有了接触,电路就接通了,从而出现针对胃壁的电子放电现象。实验表明,在人服用药丸一刻钟后,胃每隔3秒钟震动一次。一天24小时都是如此……
    从治疗角度看,这种药丸对肠胃功能紊乱会产生有效的治疗作用,因为电脉冲能刺激胃肌(或肠肌),从而促进消化。但据医疗专家说,虽然这种药丸能使肠胃功能紊乱现象消失,但并不能治疗肠胃疾病。
    据巴黎的一位医生说,药丸服用后在体内产生的电流是很弱的,不会有什么危险。从理论上说,危险可能会来自可能发生的短路,因为短路会产生电火花。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内部充满各种气体的胃或结肠就可能爆炸!不过,这种事故是不大可能发生的。据我们所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故。
    但也可能出现其它的问题。例如,如果药丸意外开裂,就可能发生危险的氧化银中毒现象。此外,还可能出现对药丸成份(如不锈金属)过敏问题。但最大的危险是可能出现肠梗阻现象。
    尽管如此,法国生物节律协会仍打算在最近进口这种克里姆林宫药丸。但法国人是否会接受这种疗法,还是一个问题。预计,克里姆林宫药丸可能会引起一场争论。

西班牙当代“罗密欧与朱丽叶”

    【德国《彩色画刊》4月17日报道】题:他们会成为西班牙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吗?
    一个国家举国上下期盼一对恋人喜结良缘而为之祈祷,近来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之所以祈祷,不仅是因为这两个年轻人的爱情是那么罗曼蒂克,而且也是因为他们的婚礼可能结束长达几十年之久的恐怖主义行动。
    这对恋人是: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及王后索菲亚的次女克里斯蒂娜(31岁)和巴斯克族的手球职业运动员伊纳基·乌当加里(29岁)。一个是聪明美丽的公主,一个是来自恐怖主义组织巴斯克民族和自由组织很活跃的巴斯克省的英俊男子汉。
    国王当然疼爱他最小的女儿,并希望她生活幸福。但是,国王对这门亲事还是迟疑不决。他在考虑,这个婚姻在政治上是否可行,因为巴斯克民族和自由组织把这对恋人列上了他们谋杀的黑名单,举行婚礼可能给迄今未受损害的王室招来炸弹横飞之祸。
    然而,克里斯蒂娜同伊纳基情深意笃。自从亚特兰大奥运会以来,他俩起初偷偷来往,后被父亲发现,现在已经完全公开。她已带他见过双亲,并一再催促父亲,希望他有一天正式宣布他们订婚。
    婚礼怎样才能带来和平呢?伊纳基是个巴斯克人,很有名气(手球在西班牙就像足球一样普及)。他的父亲是个银行家,是巴斯克民族主义党有影响的干部。该党要求加大自主性,但主张采用和平手段。如果克里斯蒂娜同这个男子结婚并生儿育女,这将是桀骜不驯的巴斯克人同王室之间的第一条血缘纽带。西班牙人希望这能带来和平。
    对一对年轻的恋人来说,这个政治负担是不是太重了?克里斯蒂娜和伊纳基是否经受得住?这个婚姻带着这个长期而沉重的负担能不能幸福美满?
    克里斯蒂娜知道,她的爱情被列入政府和他父王的政治盘算之中。伊纳基也明白,作为国王的女婿他将成为他人手中的一枚棋子。但至今他俩都表现不错。
    问题是,他们的相爱是否也会打动巴斯克民族和自由组织恐怖主义分子的心?我们会不会看到一个现代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故事?他们会不会因为周围的人势不两立而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克里斯蒂娜想尽快渡过难关。她向父亲提出了一个两阶段计划:
    8月订婚。此时王室正在马约卡的夏宫度假,巴斯克民族和自由组织恐怖主义分子也要在阳光下、海滩上享受生活,整个西班牙都将会比较平静。
    10月结婚。大概在巴塞罗那举行婚礼。此时新郎伊纳基正在那里打球,新婚庆典可能给有点不顺从的加泰隆人带来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