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文章:日本担心成为“亚洲孤儿”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5月11日文章】题:日本的不确定性(作者《纽约时报》前驻亚洲记者理查德·哈洛伦)
    日本最近好像令人奇怪地精神沮丧,几乎回到60年代初它经济崛起之前的状态。因此,与许多美国人的期望和一些亚洲人的担心相反,日本远没有成为一个能够分担美国在亚洲的政治和安全重担的世界强国。
    政府官员、公司经理、政治评论家和战略思想家对日本处于这种状态表示失望。首相办公室最近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55%的日本人对前景持悲观看法。日本一家新闻杂志的主编说:“我们对将来不抱希望。”
    的确,以桥本龙太郎为首的不稳固的执政联盟使日本政府无法在外交政策上采取主动。一度自我吹嘘的日本官僚因受到受贿、无能和掩盖事实真相的指控而败坏了名声。商界领导人处境窘迫,因为经济从衰退中恢复得比预期的要慢,而且公众对恢复繁荣丧失了信心。
    三十年前,日本人陷入苦恼,板着面孔,并为他们这个可怜的岛国不致沉入大海而奋力挣扎,哀声叹气。
    1964年,日本成功地举办了奥林匹克运动会。而且这届奥运会使它在二战结束时被击碎的自尊得以恢复。接下来的20年中,日本的国家财富和生活水平获得惊人的增长。
    八十年代末,日本投机性的、华而不实的“泡沫经济”迅速膨胀,日本人随之变得过于自信,甚至自高自大起来。90年代初,“泡沫经济”破裂,造成地价、证券市场、对外投资和日元暴跌。日本滑入衰退。甚至在当前,在日本经济持续复苏的情况下,它仍有一种潜在的不安。在遭受世界大战的毁灭性打击和美国军队的占领之后,日本就把自己缚在和平主义之茧里。现在,它仍裹在这个茧里。因此,丧失了信心的日本人似乎满足于日本的低姿态,远没有谋求施展政治影响或在亚洲安全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
    一位日本外交官说:“在世界舞台上,我们依然迟疑不决。我们不采取主动。”
    不是所有日本人都对这种状况感到满意。一些人指出,日本和大多数邻国关系紧张。或许最令人担忧的是日本和北朝鲜的敌对关系。北朝鲜可能把导弹对准了日本,并要求日本提供粮食援助来解决北朝鲜饥民的吃饭问题。东京则不愿意提供这种援助。
    韩国人一察觉到日本的轻蔑就情绪激动,因为韩国在1905年至1945年间一直处在日本的占领之下。
    中国为日本二战时犯下的暴行,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可能复活以及日本和美国结盟而经常斥责日本。
    日本和莫斯科的关系因日本北方几座岛屿问题而依然紧张。菲律宾和其它东南亚国家一直对二战期间遭受日本侵略耿耿于怀,并对现今日本的经济主宰地位心怀不安。
    一位战略思想家说:“我担心我国在亚洲会成为孤儿。我们在改善与邻国关系方面无所作为。”

俄新任国防部长和代总参谋长简历

    【俄通社—塔斯社莫斯科5月23日电】俄联邦总统新闻秘书亚斯特任布斯基今天说,俄联邦总统叶利钦今天发布总统令,任命伊戈尔·谢尔盖耶夫大将为俄罗斯国防部长。他同时被解除战略火箭军总司令职务,任命阿纳托利·克瓦什宁上将为代总参谋长。
    谢尔盖耶夫1938年4月20日出生于乌克兰伏罗希洛夫格勒州。1960年毕业于黑海纳希莫夫高等海军学校,1973年毕业于捷尔任斯基军事工程学院指挥系,1980年毕业于总参谋部军事学院。1960—1971年在火箭军总司令麾下,担任各种工程指挥职务。
    从1971年到1992年8月相继担任团参谋长、团长,然后是师长、火箭军第一副司令、作战部部长兼火箭军副总参谋长、火箭军第一副总参谋长、火箭军负责战斗训练的副总司令。
    从1992年8月开始担任战略火箭军总司令。
    对克瓦什宁的任命是在他同俄罗斯国家元首会晤之后决定的。克瓦什宁将军从1995年2月起担任北高加索军区部队司令。
    克瓦什宁生于1946年8月15日,毕业于坦克兵学院和总参学院。他的军旅生涯是从担任坦克连连长开始的,相继担任过坦克团参谋长、团长,坦克师参谋长、师长、第一副军长。
    1992—1995年在总参谋部相继担任总作战部副部长、第一副部长。
    从1994年12月到1995年1月担任联邦军队驻车臣联合集团司令。
    1995—1996年负责俄联邦武装力量在车臣冲突地区各部队的指挥。

路透社报道:保加利亚新内阁面临艰巨任务

    【路透社索非亚5月21日电】官员们说,保加利亚议会今天任命的改革派新内阁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即满足公众的高期望和完成自共产党统治结束以来就一拖再拖的市场经济改革。
    一位西方外交官说:“新政府在实行彻底的改革和采取满足平民需要的措施方面会遇到困难。如果新政府不能履行承诺,对它过高的期望可能会对它不利。”
    有240个议席的议会批准了由主张改革的民主力量联盟的领导人科斯托夫组建的内阁。科斯托夫事后对记者说:“我对今后的任务不抱幻想。这项任务非常艰巨,但我们有决心,也有信心。”
    1989年,共产党政权垮台,保加利亚开始向市场经济过渡。科斯托夫政府是从那以后保加利亚建立的第10届政府。公众期望该政府对经济实行彻底改革,惩治腐败和有组织的犯罪活动,并增加外国投资。
    新政府首先要完成的一项任务是实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规定的货币委员会制度。这项制度就是众所周知的限制性固定汇率制,其目的是稳定动荡不定的保加利亚银行和货币制度。
    科斯托夫说,优先做的事还包括加速私有化进程,关闭低效亏损的国有企业和到1998年底以优惠价格把国有银行卖给外国战略投资者。
    科斯托夫许诺政府将完全实行公开化,并要求各部部长中止一切个人经商活动,以免发生利益冲突。
    保加利亚总统斯托扬诺夫说:“这届内阁如果能成功地打击犯罪和腐败,恢复公众的信任并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就能满足人民的期望。”

明斯克群众集会支持俄白联盟章程

    【俄通社─塔斯社明斯克5月23日电】明斯克今天举行了拥护成立俄白联盟的集会。
    此次集会是白俄罗斯一些劳动集体、政党和社会运动发起的。据估计,大约有3万人参加了集会。
    所有在集会上发言的人都认为,5月23日将作为具有光辉意义的一天而载入两国人民的史册。俄白公共委员会主席团成员叶夫根尼·马图谢维奇呼吁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两国议会尽快批准在克里姆林宫签署的这一文件。他说:“有不少人反对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一体化,即使到了目前这一联合阶段,他们也会竭力阻挠两国主要政治家缔结联盟的决心。我们的任务是要积极顶住这股势力。”
    集会的参加者通过了一项决议,表示支持两国元首把两个斯拉夫国家的人民联合起来的努力。决议强调说,新联盟将为其他国家的联合开创先河。白俄罗斯拥护俄白联合的人呼吁独联体国家元首,要以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为榜样。

美报文章:北约与俄签约迫使北约作重大变革

    【美国《华盛顿邮报》5月15日文章】题:联盟面临重大改革
    俄罗斯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今天达成的安全伙伴关系的条款预示着,在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军事联盟中,将会发生自从它48年前建立以来最惊心动魄的激烈变革。
    这个“基本文件”对莫斯科和这个西方安全组织之间的合作新时代作了规定。它可能要求俄罗斯的想象力做出大胆的飞跃。但是,据北约高级外交官说,它将对这个以美国为首的联盟采取行动的方式提出更加大得多的要求。
    北约和俄罗斯将建立一个永久性的委员会,以便讨论维持和平、武器控制、恐怖活动和贩毒等问题。这是这项新协议的中心内容。而这个委员会可能很快就会变成新协议的最有争议的组成部分。
    悲观主义者,特别是东欧的悲观主义者担心,北约—俄罗斯委员会将能够使俄罗斯阻挠这个联盟寻求就棘手的安全问题达成一致意见的努力,从而将不可避免地损坏它的凝聚力。
    但是乐观主义者说,与莫斯科达成的这项协议,将使北约在其当初成立时的目的因为冷战结束而失去意义后能够重新焕发青春。如果与俄罗斯的这种关系能取得成功,北约就能在欧洲安全新秩序中居于中心地位,并成为确保21世纪欧洲稳定的主要组织。
    这个联盟的一位高级外交官说:“从这两个方面的任何一个方面来说,这都意味着向过去的北约告别。”
    北约领导人计划7月份在马德里开会,宣布可能成为该组织新成员国的国家名单——很可能是波兰、匈牙利和捷克。然而,在这个组织开始其雄心勃勃的扩展计划之前,它必须面对重大的机构方面的问题,因为同俄罗斯的这种新关系使得这些问题更加紧迫了。
    最紧迫的问题是如何处理组织方面的要求。北约同俄罗斯、乌克兰和多达12个其他东欧国家的新关系现在有可能使这个联盟陷于全面的停滞不前的状态。
    波兰、匈牙利和捷克的官员担心,它们三国可能被排除在俄罗斯拥有发言权的重要会议之外,北约领导人可能最早在5月27日举行的紧急会议上讨论这个问题。
    此外,北约的议事日程还将充满由于同俄罗斯的新关系而产生的其他战略挑战。最急迫的问题有:能够作些什么来防止在第一批没有被扩大进北约的波罗的海国家和其他东欧国家当中出现安全真空?同时美国会同意在它的国会希望欧洲对它自己的安全承担更大的义务之时承担更大的义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