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因材施教 顺乎自然

    【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5月号文章】题:我也要自由奔驰(作者米德)
    从我长大到可以在我们家的农场上帮忙时起,我就知道父亲对我有什么期望。家庭作业必须按时完成。待人要公道。做了错事不要找藉口。还有,我长大了要当医生。
    我们祖上三代都是医生。我知道自己将来也会干这一行。我6岁就有了第一个听诊器。
    每年我过生日,父亲都会交给我一些行医用具,全是长辈留下来的。他还指给我看将来我的名字会刻在诊所门铜牌上的什么地方。因此,注定要做医生这种想法早就铭刻在我心里了。
    我逐渐接近大学之门,开始感到做医生并不是我心底的愿望。最使我惴惴不安的是我怕达不到父亲的期望。我不敢把患得患失的心情告诉他,希望自己能够把问题解决。
    上大学前那个夏天,我正为了是否该选读医科而烦恼,父亲给了我一项有点困难的任务,我希望可借此暂时转移注意力。当时父亲在农场里养了几匹马和一批捕鸟猎狗,那些猎狗一向由我负责训练。有个病人看病后送了一只幼小的英国塞特猎狗给我父亲当做诊金,我父亲照常把这狗交给我。“看看你能把它训成什么样子,”他说,“不过我不会对它有太大期望。”
    我相信不会有什么大问题。那小狗约10个月大,很机灵,我们给它取名为捷利。它的毛皮大部分是白色的,零零落落间杂着些红斑。
    训练工作的第一部分很容易。它很快就学会了各种基本动作:坐,站住,蹲下,走。唯一学不会的是“过来”。
    每天的训练结束之后,我会和它一起坐在一棵老树下对它讲话,重复一遍它理应已经知道的事情。有时候我也会谈到我自己:“捷利,我就是不喜欢跟生病的人在一起。假如你是我,会怎么办?”
    不久,我向捷利介绍各种禽鸟的习性。它姿势完全正确,会蹲得低低的,朝猎物的气味前进,步子小而密,落脚很小心,追上鸟雀时,它的身子会突然绷紧,头尽量伸前,右爪稍微提起,摆出典型的准备攻击姿势。
    一天,我带捷利到草地上去遛。我们在草高及膝的草丛里走了约90米,忽然发现有只家燕正在黯淡的暮色中低飞寻找昆虫,并且在捷利头上掠过。
    我过去一直只用鹌鹑来训练捷利狩猎,而鹌鹑是从来不会像家燕那样行动的。捷利站在那里,愣住了,过了一阵子才开始去追逐那只家燕。那小燕子飞得很低,忽前忽后,左转右折,故意逗捷利,跟捷利嬉戏。捷利很亢奋,疯狂奔跑。不久,家燕振翼高飞,没人天空。捷利站定看着家燕飞走,过了一会儿才气喘吁吁地跑到我身边。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它这样洋洋自得。
    其后几天,我注意到捷利已经不再对鸟雀感兴趣;它感兴趣的是奔跑。它会突然拔步飞奔,穿越草丛,捷如羚羊。“这死狗究竟发什么神经?”我心里嘀咕,“为什么不肯做我要它做的事?”
    捷利以奔跑自豪。尽管我渴望能好好训练它,但是很奇怪,它奔跑时我也有欣喜的感觉。
    到了9月,我终于不得不告诉父亲,这只捕鸟猎狗不肯狩猎。“既然这样,”父亲说,“只好阉了它送给城里人当宠物。狗不肯做它天生该做的事,还有什么出息。”
    捷利抬起头,像它平常感到惭愧时那样眯起眼睛看我。我感到伤心,仰天躺下。它也在我旁边趴下,头枕在我胸膛上。我一面闭起眼睛搔它的耳朵,一面苦苦思索。
    接下来那个星期六的清早,父亲带捷利出去,准备亲自看看这狗能够做点什么。起先捷利的表现中规中矩,俨如老手。遇到鹌鹑群时,它的姿势完全正确。我父亲射中了两只鹌鹑,捷利顺利地把它们衔了回来。
    父亲用带着异样的眼神看看我,好像怪我诬赖捷利似的。但就在那一刻,捷利突然撒腿奔跑。
    “它在搞什么鬼?”
    “跑呀,”我说,“它喜欢跑。”
    一点不错,捷利在跑,专心致志地奔跑,好像奔跑就是表现从容优雅,仿佛奔跑可以使它与旷野、光、空气融合为一。
    “它不是猎狗,是鹿!”父亲说。我站在那里看着我的狗搞砸了它一生中最重要的考验,父亲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它不是那种料。”
    第二天,我收拾行李准备去学校。然后我走到狗屋去跟捷利道别。它不在那里,我猜想也许是父亲带进城去了。我走进屋,看见父亲正坐在壁炉前的椅子上看书,捷利则趴在他的脚边睡觉。
    父亲把书合上,注视着我。“儿子,我知道这狗不能尽本分,”他说,“不过它倒也很了不起。看着它奔跑,会叫你精神振奋。”
    他继续目不转睛看着我。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他可以看穿我的心事。父亲接下去说:“任何生物只要有用,而且知道自己有用,透彻知道,就值得活下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爸,”我说,“我不认为我适合做医生。”
    他垂低了头,好像刚才听到的就是他一直害怕听到的话。他的脸色很差,我猜想我马上就要挨训。不过他抬起头来再看着我的时候,眼神中带着我以前从未见过的尊重。
    “这个我知道,”他说,“看见你跟这只没出息的傻狗一起玩时的样子,我心里就知道。你看着它飞奔时你自己脸上的神情,我但愿你能看到。”
    我能体会到他多么失望,不禁泫然欲涕。我真希望自己具备做医生的天赋,能不负父亲的期望,让他高兴。“爸,”我说,“我很抱歉。”
    他目光锐利地盯着我看。“儿子,我不是对你失望。等你到了我今天这个岁数,你就会了解这一点。你不愿意做医生,我当然失望,不过我对你这个人并不失望。你不妨想想你曾为捷利做的那些事情。你期望它成为出色的猎狗,达到你的目标,可惜它根本不是那种料。你有什么感想?”
    我瞧瞧正在睡觉的捷利,看见它的爪子抽动了一下。它似乎甚至在梦中也要奔跑。
    “有一阵子我以为自己失败了,”我说,“但后来我看着它奔跑,看到它那么热爱奔跑,觉得那倒也挺不错。”
    “的确挺不错,”父亲说,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现在我们等着瞧你怎么跑了。”
    他拍拍我的肩膀,道了晚安,然后走了出去。在那一刻,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了解我父亲,心中尽是对他的敬爱。

路不拾遗

    据美联社报道,波兰警方说,一名火车调度员在路轨堤围上拾到一个塑料袋,内有由100元钞票组成、面值共10万美元(约78万港元)的现款。他将钱袋送交警方。
    铁路公司及警方拒绝透露该名调度员的身分。但《共和报》报道,该男子有两个孩子,其妻子正失业。

硬币救命

    据路透社报道,巴西一名售卖彩票的商贩说,他因笃信上帝和在胸袋内藏了4枚小硬币,才不至被劫匪射死。
    他说,有两名持械男子闯进他的小店,声称打劫。卡尔内罗开门让他们入内,求他们不要开枪,但一名劫匪仍用手枪向他射击。幸好子弹射中卡尔内罗胸袋内藏着的钱币。两名劫匪后来均被捕。

剪发受罚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美国弗吉尼亚州堡垒军校的3名女学员,为了想更融入军校生活,互相把头发剪得和男生一样短,结果受到军纪处分。
    堡垒军校的发言人说:“剪头发就像是动脑部手术,不是业余人士可以做的。”
    堡垒军校对女学员的
    头发要求是整齐,并且不
    能太短。必须看起来还是
    像个女人才行。

再生三胞

    据路透社报道,今年的母亲节对一位刚诞下她第二个三胞胎的美国妇女来说尤其具有特别意义。12年前,34岁的葆拉·鲁滨逊生下了她第一个三胞胎(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今年5月9日她又在巴尔的摩的圣阿格尼斯医院产下了她的第二个三胞胎(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她的第二任丈夫杰弗里·鲁滨逊说,为了养活新近增长一倍的子女,他得努力工作。他说:“我们会做好的。”

漫画

这只树熊哪能睡得很香。(原载香港《大公报》)

图片新闻

在圣彼得堡检阅仪仗队:先看我的。(原载法国《周末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