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埃及“克隆”尼罗河:将使沙漠繁荣,还是使水井干涸?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5月19日一期报道】题:埃及克隆尼罗河:将使沙漠繁荣,还是使水井干涸?
    在埃及的西部沙漠,痛苦劳累的穆罕默德因为风沙双眼红得发痛,嘴和鼻子都用白布蒙着。他礼貌地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他说自己是“建造现代金字塔的奴隶”。
    这个23岁的压路车司机皮肤粗糙,他所在的单位只是挖掘新河谷运河的埃及人中的一支小队伍。新河谷运河将是贯穿地球上最热、最干地区之一的一条水泥渠道。在运河的一端,将有一个巨大的抽水站,每天从纳赛尔湖——阿斯旺高坝将尼罗河截流而成的水库——抽水36亿加仑。制订计划的人士说,抽到几百英里之外的水将喷洒在沙漠中间,将一条狭小的古老的绿洲变成茂盛的新河谷并营造100万英亩农田。
    不只是穆罕默德,还有许多埃及人,开始把这个巨大的工程看作是胡斯尼·穆巴拉克总统的金字塔——这位埃及领导人将因为这一建筑而被人们记住。唯一的争论是,该工程将证明他有远见卓识呢还是愚昧无知?改善自然环境
    支持这一工程的人对许多世界之最充满了热情:这条世界最长的运河将通过最险恶的地带将水从世界最大的一个人工湖输送到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土壤改造工程。
    但不少研究自然资源的专家说,该工程只显示了,要说服个人和一些国家的政府以一种新的方式——水是珍贵商品而不是从古到今农民一直不花钱就得到的东西——来思考水的问题,是多么重要和多么困难。他们认为,浪费20亿美元搞一项试图把沙漠变成绿洲的无法承担的工程来把水几乎无偿地供应给农民,这是埃及最不需要的。开罗的内科医生马格迪是位环保主义者,他说:“尼罗河就在我们眼前,埃及人禁不住就会觉得我们的水又多又好。但这是一种错觉。”
    埃及已经用了根据国际条约分配给它的尼罗河水的全部份额,主要用于灌溉农作物。然而,埃及一半多的粮食,包括每年约1000万吨谷物,仍靠进口。据伦敦大学东方和非洲问题研究院的教授、水问题专家托尼·艾伦说,因为种出1吨谷物要耗费1000吨水,所以,也就是说,埃及已每年进口了大约100亿吨“虚体水”。
    整个中东是世界上出口石油最多的地方,但这里也是进口虚体水最多的地方,但似乎该地区各国的政府和它们的人民都还没有认识到这一事实。艾伦说:“每年包涵在谷物中的水比沿尼罗河流到埃及农民地里、家里的水更多。”他计算,1972年前后,中东就“用完了水”
    ——因为中东已无法用这里有限的供水来养活迅速增加的人口,从那以后,中东就一直通过进口虚体水的方式来弥补对水的需要。
    相对来说,这还没有令埃及及其邻国感到痛苦,因为美国、加拿大和欧洲联盟长期以来一直补贴谷物出口。艾伦说,80年代,在没有直接出口补贴的情况下,生产1吨小麦可能要花200美元,而这些谷物生产大国却以平均每吨100美元的价格向埃及及其邻国出售小麦。流淌的资本但虚体水的价格看涨
    ——去年,谷物价格达到1吨250美元——中东对水的需求也在增加,主要是因为人口迅速增长。结果将出现缺水现象,因水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一直存在着。上周,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警示:因为在共享供水问题上发生了争执,约旦愤怒地取消了王储哈桑与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会晤。
    通过淡化海水的方式来缓解缺水现象绝不是万灵药。
    这样做虽能提供饮用水,但用这种方式来灌溉
    ——灌溉是干旱的中东地区用水最多的方面——可就太昂贵了。因此,西方顾问一直敦促阿拉伯国家停止追求粮食自给自足这一难以实现的目标。相反,专家们说,中东国家应当进口它们所需的谷物,团结起来运用他们在市场中的影响力来降低粮食价格。它们自己的农业则可集中种植单位用水能创造高价值的作物,如蔬菜;它们还应逐渐提高水的价格,鼓励保护水资源和提高灌溉效益。
    但在粮食自给自足仍为受欢迎的政治目标的许多国家中,很难这么做。例如,沙特阿拉伯在沙漠里用淡化水种植小麦,每蒲式耳小麦价格约为世界小麦价格的7倍。约旦是该地区最缺水的国家,它几乎是免费地向农民供水。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已花了10多年、耗资300亿美元搞一项庞大的灌溉工程,穿过沙漠钻到努比亚沙岩地下蓄水层——这是3万多年前冰河时代形成的蓄水层
    ——打了几千口深井,但他没有补给来源。结果,他所称“巨大的人工河”的灌溉工程被其他人称为“大疯子的河”,因为这将耗尽宝贵和有限的所谓古地质年代蓄积的地下水资源。
    迄今为止,以色列是中东唯一听从西方经济学家的忠告的国家。60年代,当时的以色列总理列维·埃什科尔及其内阁就开始减少农业的供水量。以色列将农民的用水费逐渐提高到平均每1000加仑80美分,这是世界灌溉水费最高的国家之一。以色列不再增加小麦或肉类的生产,而是集中发展蔬菜、水果和鲜花。在极其有效的滴灌方面,以色列处于领先地位,以色列下水道中的污水,55%得到处理和再利用——主要用于灌溉如棉花和亚麻之类非食用作物。褒贬不一
    但埃及存在着许多以色列没有的问题,穆巴拉克推动新河谷运河工程不只是作为解决本国人口过分拥挤和失业问题的一条途径。由上可见,埃及是一片广袤的干旱平原,只有一条窄窄的绿色地带——尼罗河从埃及中间流过。埃及6000万人口中,有95%拥挤在这条只占国土5%的狭长地带上。预计,20年内,埃及人口将达到8500万之众,真难以想象,新增的这2500万人口将在何处生活或工作。根据官方统计数字,埃及的失业率居高不下,为11%左右,而实际失业率估计达到20%。埃及政府希望在今后20年里用暂时免税、廉价土地和足够的水来吸引700万人到新河谷去。
    埃及制订计划的人士说,他们能通过节约该国目前用水的10%来向运河注水。通过修缮泄漏管道和衬砌渠道、运用新的灌溉技术和减少诸如稻米、棉花和甘蔗等需水多的作物的种植面积,就能实现所需的节约。
    尽管运河现已开工修筑,但额外的供水和应会创造的就业机会还只停留在纸上。因为供水将继续收很少的钱或根本不收钱,农民可能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节约用水的积极性。人们对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可能希望过大。穆巴拉克政府说,私人投资商将在新河谷开办外向型农场。但为了具有竞争性,私营出口商必须利用自动灌溉系统并控制劳动力成本。研究沙漠农业经验丰富的埃及水文地质学家鲁什迪·赛义德预言:“这个工程将为几千人而不是几百万人提供就业机会。”他和另外一些对该工程持批评态度的人士认为,更明智的做法是停止城市对尼罗河河谷及三角洲的侵蚀并在最近发现的沿海油田周围建设新的工业城市。
但是,穆巴拉克决心要搞这个工程,对此,埃及人几乎毫不怀疑。埃及从哪里去弄到挖掘运河和建造抽水站所需的20亿美元和在新河谷兴修道路、创办学校和其他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另外150亿美元,仍不得而知。“穆巴拉克的金字塔”,穆巴拉克总统和新河谷运河
图片说明:在人口迅速增加、供水有限的情况下,埃及已开始修筑耗资20多亿美元的新河谷运河。这条运河将使尼罗河延伸至埃及西部沙漠,从而新辟耕地100多万英亩。该 工程第一阶段:在两年半时间里完成新河谷运河从阿布·辛拜勒北面不远处到图什凯洼地的修筑任务,长度为41.6英里。第二阶段:在2017年之前,新河谷运河将修到巴里斯绿洲,总长度192英里。另外,一些长远计划已拟将新河谷运河修到拜哈里耶。该运河底部宽100英尺,顶部宽175英尺,深20英尺。
图中英文Suez Canal指苏伊士运河,Nile River指尼罗河,Cairo指开罗,Aswan指阿斯旺,Aswan High Dam指阿斯旺高坝,Lake Nasser指纳赛尔湖,Abu Simbel指阿布·辛拜勒,Toshkadepression指图什凯洼地,Baris oasis指巴里斯绿洲,Canal指运河,Land to be newly irrigated指新灌溉地,Kharga指哈里杰,Dakhla指达赫莱,Farafra指费拉菲拉,Bahariva指拜哈里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