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格拉乔夫将出任俄驻北约第一任大使

这位俄罗斯前国防部长准备在五月二十七日俄与北约签署协议之前赴布鲁塞尔北约总部上任。(法新社)

瓦文萨说西方与俄签署协议犯了大错

瓦文萨十九日说,该协议将怂恿莫斯科继续执行与西方对抗的政策,这也有害于莫斯科本身的利益。(路透社)

叶利钦任命农业和食品部长赫雷斯通为主管农业问题的副总理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十九日宣布,赫雷斯通的任命是由联邦委员会一些成员和地区领导人向总统推荐的。(俄通社—塔斯社)

叶利钦向乌克兰总统通报俄与北约关系文件情况

叶利钦十九日在给库奇马的信中说,文件将为加强整个欧洲的稳定开辟道路,无疑会对欧洲的政治气候产生良好影响。(俄通社—塔斯社)

俄国防部长说俄将继续发展同中国的军事技术合作

罗季奥诺夫是十九日在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会谈时说这番话的。(俄通社—塔斯社)

乌克兰表示乌将抵制美国的压力继续生产短程和中程导弹

乌克兰高级安全官员十九日说,这是出于防务目的。他还表示乌无意向利比亚、伊拉克和伊朗这些国家出售导弹技术。(路透社)

朝韩双方同意在北京举行会晤

韩红十字会二十日接受朝方建议,定于本周在北京讨论粮食援助问题。(美联社)

东盟计划建立自由投资区

马来西亚贸工部负责人十九日披露,定于明年建立的这个自由投资区将成为该地区自由贸易计划的一部分,旨在使东盟成员国资金自由流通,便利技术与技术人员的交流。(法新社)

叶利钦谈俄与北约关系

    【俄通社—塔斯社莫斯科5月19日电】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今天在克里姆林宫会见联邦议会两院主席和国家杜马各党团负责人时说,俄罗斯和北约在起草文件过程中“取得了平衡性的,而非妥协性的成果”。
    叶利钦说,如果北约决定接纳前苏联共和国为北约成员,俄罗斯联邦就将重新考虑自己同北约的关系。
    叶利钦强调说,在确定对待北约东扩问题的立场方面“俄罗斯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以抗议和声明反对北约东扩,二是把北约东扩的后果降到最低程度。
    叶利钦说:“我们走了第二条路。在六轮复杂的谈判过程中,我们没有对任何一个原则性问题作出让步。”他说,就在一年前,北约还说俄罗斯无权对北约东扩提出抗议,而今天对于双方来说,重要的是寻求消除对峙的途径。
    叶利钦认为,目前俄罗斯借助这份已起草的文件,能切实保障本国的安全。已经起草的文件能让双方在平等的基础上解决欧洲安全问题,“文件中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部分是军事方面的问题”。

鲁杰罗表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谈判进入最后阶段

    【法新社马尼拉5月19日电】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鲁杰罗今天说,世界贸易组织同中国有关加入该组织的谈判已进入最后阶段。
    鲁杰罗在菲律宾首都说:“我们进入了谈判的最后阶段。”他还说,他们在3月份同中国就市场准入问题举行了“成功的谈判”。
    他表示:“我们期望中国提出大胆的建议。”“我们需要了解中国的提议。”
    鲁杰罗还说:“还未谈到(中国加入该组织)预定的日期,但谈到(加入的)过程。”
    讨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所作的长期努力的谈判定于本周在日内瓦恢复,人们希望北京将会为非正式双边谈判注入新的活力。
    与此同时,太平洋地区经济理事会今天要求“及时接纳中国、俄罗斯和中国台北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拉莫斯总统指出:与中国建设性接触是菲律宾国策

    【法新社马尼拉5月19日电】菲律宾总统拉莫斯今天说,同中国进行“建设性接触”是菲律宾的国策。
    菲律宾外交部长西亚松在另一个场合说,政府同上周两名菲律宾国会议员登上菲中有争议的南中国海一座珊瑚礁一事没有关系。
    总统府一份声明援引拉莫斯的话说:“同中国进行建设性接触一直是菲律宾的国策。”
    他说:“我们的忠告一直是在经济上相互依存,以保持亚太地区的稳定。”
    总统府的声明没有提到菲中关于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本报注)和两国都声称拥有主权的其它南中国海岛屿的最新争执。

美国表示将与卡比拉政权合作

    【法新社华盛顿5月19日电】国务院发言人尼古拉斯·伯恩斯说:“我们过去与扎伊尔有关系,我们现在与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关系。”
    早些时候,白宫发言人戴维·约翰逊说:“既然卡比拉和他的军队实际上控制了扎伊尔,我们当然将同他们合作。”他说:“我们在那里驻有大使。我们还有其他一些人在过去几天和几周里一直同卡比拉接触。”
    找不到扎伊尔驻华盛顿大使馆人员以便请他们发表评论。大使馆没有悬挂国旗,但是一位年轻妇女在接电话时说:“这里是刚果民主共和国大使馆。”
    【路透社维也纳5月19日电】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今天说,联合国准备同扎伊尔新政府合作,并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这个国家恢复正常。
    正在维也纳进行为期三天访问的安南对记者说:“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们同各国政府合作,我们将同(扎伊尔)新政府合作。”
    他说,现在他希望卡比拉着手建立一个基础广泛的政府,除了他领导的刚果解放民主力量联盟之外,还应该吸收其它政治反对派。

克林顿宣布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

    【美联社华盛顿5月19日电】克林顿总统说,他将把对中国的最惠国贸易待遇延长一年。他说,这是进一步使中国与其他国家融为一体及“保证我们的利益和最终目标”的最佳途径。
    克林顿指出,1980年以来的每一位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都作出了同样的决定,他敦促国会不要改变这个决定。
    克林顿对一群企业界领导人发表讲话时指出,一些批评他的人认为,“因为我们与中国在人权、武器技术或香港的未来等方面存在分歧,因此如果拿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作抵押”,美国就会有更大的影响。
    总统说:“但我认为,如果我们取消正常的贸易待遇,那会切断我们与中国人民的接触、削弱我们对中国政府的影响。”
    克林顿必须在6月3日以前正式向国会提出建议。众议院和参议院可以在他正式通报之日起90天内以简单多数票推翻他的决定。
    克林顿可以否决取消中国最惠国待遇或延长其最惠国待遇时间不到一年的任何法案。尽管如此,政府不希望出现关于中国政策的引起不和的辩论,因为它正为中国主席江泽民今年晚些时候的国事访问作准备。
    【美联社特拉华州威尔明顿5月19日电】国务卿奥尔布赖特19日在克林顿宣布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决定之前就已透露:“克林顿总统已决定明年继续延长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
    奥尔布赖特在威尔明顿发表讲话时说,美国国会某些议员可能会提出,对华采取强硬政策更有可能改变中国在人权和武器销售问题上的立场。但是,克林顿政府认为,在所有问题上同中国进行“战略性对话”是维护美长远利益的最佳方式。
    奥尔布赖特在讲话中还指出,无论美国延长还是不延长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中国都将成为国际事务中的一支“新兴力量”。
    【路透社华盛顿5月19日电】美国总统克林顿19日在白宫对美国一些企业领导人讲话时宣布,他已决定把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地位延长一年,他为预料中的同国会进行的有关美外交政策的新一轮较量打响了第一枪。
    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说,取消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地位将使美国消费者每年遭受约六亿美元的损失。她还说:“在过去的10年中,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加了三倍多。对中国的这些出口在美国创造了17万份工作。”她还说,如果取消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地位,将会导致中国对美国的报复,也会使中国的市场向美国的竞争者们敞开。
    克林顿政府官员认为,保持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地位还有助于保持香港的稳定。巴尔舍夫斯基说,香港官员们估计,如果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地位被取消,那么香港同美国的贸易将会减少20—30%,从而使香港丧失掉约8.5万份工作。这对香港的稳定显然是不利的。
    看来美政府已作好了在国会遇到强烈反对的准备。国会的许多议员都对中国的人权记录、武器出口和对美贸易顺差持强烈的批评态度。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国会议员罗拉巴克尔说,今年对是否延长中国贸易最惠国地位的争论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激烈。
    众院议长金里奇说,在去年对延长中国贸易最惠国地位而进行的投票结果是286票赞成、141票反对,预计今年的投票结果将会比这更为接近。
    克林顿政府官员和一些分析家们都认为克林顿在同国会的此次较量中将会获胜,即克林顿将不会使他的反对者们能拉够足以推翻他的这一决定的选票。但是这些官员和分析家们都认为,这场战争将会非常激烈。

英国防大臣称英继续致力于波黑和平

    【法新社波黑巴尼亚卢卡5月19日电】英国新上任的国防大臣今天在此间说,英国决心致力于波黑的和平,并承诺将继续派军队参加以北约为首的波黑维持稳定部队。这是这位国防大臣自本月就任以来首次出访这里。
    英国新工党政府的国防大臣乔治·罗伯逊在到达英军设在塞族控制的城市巴尼亚卢卡的基地时说:“虽然英国政府换了……但英国政府对波黑的态度没有变。新政府决心维护代顿和平进程,并将继续参加维持稳定部队。我们认为,代顿和平进程为波黑未来的重建提供了绝好的机会。”
    罗伯逊今天开始对波黑进行24小时的访问。在访问期间,他将会晤穆克联邦和塞控区当局的代表。

拉那烈说乔森潘将另立新党

    【法新社金边5月19日电】柬埔寨第一首相拉那烈今天说,红色高棉名义上的领导人打算组织没有红色高棉那些臭名昭著的领导人参加的政党。
    拉那烈说,有“可靠人士”对他说,乔森潘将同持强硬立场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切春和宋成决裂,以组建高棉团结党。
    这位首相说:“乔森潘将出任该党主席。”他还说,新党有资格加入柬埔寨团结阵线党领导的民族团结阵线。
    他说:“乔森潘已同意我方提出的14点意见。乔森潘有权这样做,因为他是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的成员。”他指的是在1992—1993年统治柬埔寨的临时政府的执行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