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蓝筹股”·“红筹股”·“中国概念股”

    反映香港股市水平的指数有恒生指数和所有普通股指数。恒生指数由恒生银行附属机构恒指服务有限公司负责编制,在交易时间每隔15分钟公布一次。恒生指数选取33只最具代表性的股票作为计算用的成分股,它们又被称为“蓝筹股”。所有普通股指数由联交所负责编制,是以在联交所挂牌的全部普通股作为成分股,但同样以资本市值加权法来计算。
    近年来,香港股市上又多了一个新名词——“红筹股”。所谓红筹股是指在港上市的中资或有中资背景的公司发行的股票。红筹股可分三类:红筹实力股,指内地驻港传统机构的下属公司发售的股票;红筹买壳股,指中资公司把资金注入原有的香港上市公司中买壳上市的股票;中国内地国营企业直接在香港上市所发行的H股。通常所说的“中国概念股”包括“红筹股”以及在内地投资比例较大的香港本地公司发售的股票。

李鹏总理离尼抵达坦桑尼亚访问

    【法新社达累斯萨拉姆5月12日电】中国总理李鹏今天抵达这里,对坦桑尼亚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预期他在访问期间将促进增加私营部门的联系。
    本杰明·姆卡帕总统在李鹏来访之前在这里对中国记者说,由于坦桑尼亚像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正在脱离中央集中计划经济走向自由市场经济,它同中国的联系“必须建立在私营部门投资的基础上”。
    姆卡帕说,在坦桑尼亚已制订了一些措施,其中包括修改一些条例以便让投资者把利润汇回国。
    姆卡帕在对中国记者的提问所作的书面答复中说:“现在是以利润目的鼓励中国投资者来坦桑尼亚投资的时候了。”
    在30多年中,中国已帮助建了坦桑尼亚通往赞比亚的一条铁路,在达累斯萨拉姆建了一家纺织厂,并对许多农业项目提供了援助。
    【法新社阿布贾5月12日电】中国总理李鹏今天离开这里,在访问期间,他同尼日利亚统治者萨尼·阿巴查就一系列合资项目举行了会谈。
    李鹏是自从尼日利亚在1960年取得独立以来访问这个西非国家的中国最高级官员。
    【路透社阿布贾5月12日电】尼日利亚和中国今天签署了几项合作协议,包括一项关于至关重要的石油业的协议。官员们说,此举会大大促进双方的关系。
    尼日利亚石油部长丹·埃泰特10日说,中国对购买尼日利亚的原油感兴趣。原油是这个西非国家主要的出口品。
    驻拉各斯的外交官们说,促进与中国的关系是务实之举,此举旨在事先防止西方在联合国安理会对尼日利亚采取行动。
    一位外交官说,尼日利亚需要中国否决联合国对这个国家实施的任何制裁。

日报报道:中国开始在东北实施大粮仓计划

    【日本《日刊工业新闻》5月8日报道】题:中国东北开始实施大型粮仓计划
    中国政府为了解决随着人口剧增而带来的农业问题,将在中国东北的黑龙江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开始实行大型粮仓计划。据认为黑龙江省和内蒙古自治区是中国最后一块适合农业发展的地区。这是一个大规模的开发项目,包括日本的日元借款和国家开发银行等的贷款在内,总耗资达83.5亿元人民币,计划到2000年以前生产1000万吨谷物,确立粮食自给体制。
    大粮仓计划的实施地为黑龙江省三江平原、该省中部以及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和海拉尔市以北的三处地方,总面积达227万公顷。
    日本方面已经于1996年10月派遣了中国东北投资和产业开发考察团,进行了9天的调查。
    大粮仓计划的资金筹措,除了日元借款之外,还将利用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的贷款,国家开发银行已经决定提供26.6亿元人民币贷款。
    这一计划实施地区的居住人口,预计到2000年为200万人,生产的谷物(大米、玉米、小麦和大豆),80%将提供外地。该地区的粮食生产,历来只有325万吨到375万吨。如果实现增产1000万吨,则将是一个重要的福音,因为中国人口逐年增长,而且长江流域的粮仓地带每年都遇到灾害。
    1997年中国将投入40亿元人民币建设农业基础设施,政府期望到2000年粮食总产量由1996年的4.9亿吨增加到5亿吨以上。

圣普国政府发表声明强调:以民族尊严换取金钱有损国家形象

    【台湾《联合报》5月12日报道】西非岛国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的总统特罗瓦达决定与台湾建交,引起争议,已引发一场政治风暴;圣国两党联合政府昨天发表声明质疑这项决定。
    本月6日,台湾发表一项由外长章孝严与圣国外长签署的联合公报,谓两国已“同意尽快互派大使”。
    此事预料会送交圣国国会审议,特罗瓦达的政党在国会居少数,而执政的两党联盟居多数。内阁会议定明天讨论此事,会中料将有一番激辩。
    特罗瓦达接受法新社记者电话访问时说,圣国国穷民困,除了向能找到的任何国家寻求财经援助外,“别无选择”。但圣国政府指出,总统竟以为国家经济困境寻求解决之道为由,让圣国走向一条有悖国人尊严的道路,此事非同小可。声明中说,在台北签署的协定“对圣国无益,因为台湾承诺要给的3000万美元绝对无法弥补原来从与中国(共)友好、有成果的合作关系中蒙受的利益的损失”。

连战称七月将辞去“行政院长”职务

    【中央社台北5月12日电】副总统兼行政院长连战今天晚上表示,国内近来发生多起重大治安事件,他曾向李登辉总统请辞行政院长职务,但客观情势下他只有接受慰留,但他首次透露,等修宪完成,将是他“离职的时候”。
    连战今晚接受TVBS电视频道访问,在谈到国内接连发生重大治安事件时,连战说,这些案子至今未破,造成民心不安与强烈反应,他对此深感“非常不安与深挚歉意”。
    连战进一步说,内政部长与警政署长曾为此自请处分,他认为自己也应负责,5月初曾向总统口头表达辞意,5月3日正式向总统提出辞呈,但面对修宪等客观情势,他无法离开现职、只有接受慰留。
    连战后来透露,修宪是为了国家长治久安,等7月国民大会修宪顺利完成,新宪法开始施行后,“这应该是我离职、辞职的时候”

更正

5月12日香港小资料《新机场》中,“赤躐角”均应为“赤鱲角”。鱲音Liè。

日本公司仍看好香港

    【英国《金融时报》5月1日报道】题:日本把资金押在香港
    中国坚持说香港问题是它的内政,但这对香港的经济伙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日本驻香港总领事上田秀明先生说:“我们的许多公司是从这里开始发展海外业务的。”目前,在香港的日本工商企业已增加到2000家,其中包括68家银行。约2.45万日本人住在香港。那里的日本人几乎和英国人一样多。
    尽管香港所有的经济伙伴都在考虑香港移交可能对商业造成的影响,但日本商界似乎仍保持平静的心态。上田先生预计,日本和香港的商业和政治关系仍然会很牢固,而且香港仍将在日本公司的规划中占主要地位。他说:“香港实现平稳过渡是个重大的挑战。但我仍有信心。”
    日本商会主席、三菱公司地区主管石井义彰先生说,日本商业团体继续在香港扩展业务,这证明对香港仍抱有信心。他说:“在1989年到1995年间,日本在这里开办的公司几乎增加了一倍。现在,这里的日本公司以每年约5%的速度增加。日本对香港的投资从1989年的约80亿美元增长到目前的160亿美元。”
    东京的人士同样有信心。日商岩井公司高级经营主管佳田进先生说:“我们计划继续扩大在香港的业务。我们倾向于认为,中国大陆会继续实行一国两制的政策。为了自身利益,中国大陆也必须给香港以目前这样的自主权。”
    在日本公司中,八佰伴零售连锁店集团对香港的投入最大。1990年该集团把总部迁到香港,成为第一家把基地移到国土以外的日本公司。八佰伴集团负责日本公共关系事务的竹田伴美先生说,这种投入的程度没有降低。
    八佰伴集团认为,构成香港主要市场的富有的中产阶级在7月1日以后仍将发展壮大。
    日本公司对香港投资的增长部分,体现在它们对中国南方投资的扩大。
    日本一家出口促进机构负责香港业务的总管井上平先生估计,深圳经济特区大约有400家日本制造公司,其中包括由供应商和合同转包商组成的网络。
    日本在香港最大的一家贷款银行东京—三菱银行说,它的投资“不足以”向日本公司在中国扩展业务提供服务。该银行负责亚洲和大洋洲业务的高级经理大家弘武先生说,他很“乐观地”认为,香港是该银行向在中国的日本制造商提供贷款的基地,而香港移交不会影响他的这一看法。

谁来拯救台湾?(上)

    【台湾《新新闻周报》5月10日一期文章】题:谁来拯救台湾?(作者南方朔)原文提要台湾的混乱,乃是滥用权力所致,但当滥用权力而造成混乱时,人们却不假思索地要给予他更大的权力。“治乱世用重典”,固然显示出台湾人民望治殷切,但可以肯定的是,若因果不分,台湾就不可能脱离目前的噩梦。台湾沦为“残酷之岛”
    台湾的厄运有如东西掉进了水里那样的愈沉愈深。不到10年,台湾即由“混乱之岛”变成“贪婪之岛”,再接着就是“残酷之岛”。由混乱而贪婪,再从贪婪变成残酷,1996年乃是分水岭,强暴轮暴案相加,忽然由917件暴增至1400多件;而绑架勒赎案则由92件跃升到150多件。暴力充斥,台湾已不再是小偷小盗的社会,而是各种残酷大盛的新野蛮国家。
    台湾的残酷正在快速升级。桃园县长官邸命案,受害人被绑成一串,一人一枪宛若死亡行刑;彭婉如命案连刺30余刀,简直是一种疯狂。这两起命案因为是知名人物被害而被广泛知道,其他升斗小民被害还有更惨的。还记得去年年底最后第二天吧,一名女童才只五岁,下体即被歹徒用尖竹插入;差不多同时,一个彰化少女被强暴晕厥,歹徒竟将她活活肢解。
    台湾的残酷正快速窜升,这是歹徒的“泯灭人性”吗?答案恐怕不是,而只能说这是时代已将人性带到了残酷的方向。当一个时代的权力意志已无限膨胀,权力即意志,意志即权力,有权力者已失去了起码的敬畏之心,并无所不为的随心所欲。统治者的权力意志即召唤出了犯罪者的权力意志。不同的只是他们的猎物;有权力者的猎物乃是更大的权力,而犯罪者的猎物则是更多的鲜血。台湾人民生活在恐惧中
    此刻的台湾,是一个既“失去信念”,又“满腔激情”的社会。社会中间阶层绝大多数的非政治人口,他们看多了政治上无休无止的斗争,出卖、背叛、胡扯、无能,也看多了社会上日益增加的混乱,但对这些他们却又都完全的无能为力,于是他们只好自我心灵放逐,并将一切的不满转变成一种冷冷的嘲讽。他们懂得无可奈何的嬉笑怒骂并蔑视所有的政客与政党。在对政治和社会日益冷漠之后,他们遂只关心自己的生活,消费成了他们残余自我最后的寄栖之地。但他们并不能免于恐惧的阴影之外,他们不知道疯狂的政客会在哪一天将战争带进他的家门;他们不知道无能的官吏会在哪一天使他蒙受到天灾人祸;他们也不知道妻女某天出门之后会不会全身而返。恐惧已成了他们摆脱不了的宿命。消费、生活、犬儒、焦虑、畸形的台湾,连人都活得畸形荒诞起来。(上)